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张雕:金边故事(四)
作者:张雕 加入日期:2015-1-7 录入:顾龙 点击:1146
张雕:金边故事(四)
作者:张雕 加入日期:2014-12-05 录入:顾龙 点击:1224
金边故事(四)
作者:张雕 加入日期:2014-12-04 录入:知青 点击:5
金边故事(四)  打柴禾、枯井、药片

        在金边生活每到秋季就要准备过冬用于取暖做饭的柴草了,卫生所的大夫们虽说用现在眼光看应是知识份子,是干所谓"细活"的,可在那时那个地方却不是那样,真的是拿起锄头能种地拿起笔来能开药方的"能人"。而且每个大夫都有一手好字确是当地的能人。能人也得生活,每年一季的打柴草就显示出大夫们的能量。他们按照上级分配的地块准备好工具分批去打草,因为工作还得继续,只能轮着去。所里当时几个男知青医务人员也就责无旁待的加入其中,帮助老大夫们打柴草。说起打柴禾其实就是在甸子里打草,东北那疙瘩儿的草甸子自然生长,在团部和大西山六队、砖厂之间大片空地就为团直单位职工准备了足够多的柴草。打柴草对我们知青来说是个新生事物,首先工具是一名叫"善刀"的东西。这刀头有一尺多扁长,把近二米多,打草时要站稳用胳臂夾紧刀把,刀背紧贴地面,用腰部力量起转轴作用来回旋转,当然刀锋必须锋厉,这样一来一回草便割下,两个人配合好一左一右并排往前走"趟子"要"备透",最后用木插传起成垛装車运回,当时卫生队上海知青卓礼平打的最好,而我总是跟不上,备不透。一到冬季一进屯子里家家户户门前门后都是一垛垛柴禾,基本上够烧一冬的。其实说了许多让人看不明白你到底想说嘛呢?就說说你曾经打过柴草,其实不是,我说的这些其实和后面的事还是有些联系的。打柴草为过冬,水井是解决喝水问题的,那药片是为了治病的,可我要说的却恰恰相反那水井和药片却要了两个年幼的生命。这事过了几十年却难以忘记。
        冬去春来,屯子里家家户户的柴禾垛用的也差不多了,有一家的柴禾己用完见底了,这家的柴禾垛垛在一个废弃的水井上用一块木板档着,水井近干枯,常年不用被人忘记,可当柴草用完这井口就暴露出来了,危险步步逼近。话说有一日,一小男孩,在这就不说是谁家的孩子了,在外面玩耍忽见地上蹦出一只小青蛙,他拾起一小树枝蹲下逗打小青蛙,蛤蟆蛤蟆气鼓蛤蟆蛤蟆气鼓,就这样小蛤蟆一蹦他往后一倒扑咚一下掉进枯井,待小伙伴们惊吓过后告诉家长说谁家孩子掉井里了大家赶紧组织抢救,可惜时间已久,救上来時孩子已无生命迹象。送到卫生所后大夫们仍尽全力抢救,大家轮流接力做人工呼吸心脏按摩,但最后仍回天无力,一个小生命消失了。另一件事也是后屯一户人家发生的不幸事件。那年团卫生队新址己建成,晚上我吃过晚饭习惯到门诊办公室呆会儿,那天正赶上停电,屋里我点了蜡烛,昏暗的灯光下看书。忽然走廊里传来急切的跑步声,可能是看到了我屋里有亮光就大叫开门救命,打开门一看只见一男子抱一小孩说吃药卡嗓子眼了,我赶紧跑到门诊值班室那天正赶上刘丕贤大夫值班,小刘大夫在卫生队是儿科疾病高手,他急忙来到病人面前经查当时孩子心跳呼吸均无,经与病人家属紧急商量只能进行气管切开,这也是最后的救生机会。病人家属同意后,问题又出来了,一无手术器械,二无电黑灯瞎火的。怎么办找人来不及了,小刘大夫当机立断问我有手术刀吗?我正好有一把,用酒精消毒后在蜡烛灯光下,在我的办公桌上进行了绝无仅有的一次外科气管切开术,那真是心惊气跳的一幕,令人终身难忘。虽然小生命没有抢救过来,但小刘大夫尽了全力,那场面令人感动。原来小孩母亲精神不正常,孩子生病她喂药,小孩不愿吃她就用筷子将药片往嘴里捅,这一捅竟将药片送进气管,在家忙乱抢救一下后在送到医院小生命终结。
       回忆这些事,心情总是很沉重,此文如引起不适,在此道歉。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