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作者:张雕 加入日期:2014-11-23 录入:顾龙 点击:1679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作者:张雕 加入日期:2014-11-05 录入:顾龙 点击:205
金边故事(二)打狼
作者:佚名张雕 加入日期:2014-11-04 录入:知青 点击:5
            金边故事
              (二)打狼
        身在67团知青对打狼一事应大多知晓,由于时间较长具体年记不清楚月份应是夏季,这事各种版本较多因角度不同,我来说下我所知的打狼的故事。
       如果没记错的话那是夏末初秋的一天傍晚,当时67团医院还在原卫生所的石头房子里,我们宿舍和卫生所并排,两栋房之间我们开发成自留地.当时种些茄子豆角等蔬菜。下班后我们正在菜园收拾就听见有人喊狼咬人了,大家赶紧出来,当时精神比较紧张,不知狼在哪里,这时被狼咬的伤员陆续送到医院,我记得第一个在处置室治疗的应该是刘助理的爱人,她胳膊三角肌部位被深深的咬了几个洞。相继又送来几名伤者经处理后回家。这时团部广播响起,意思说狼来了大家注意武装连紧急集合。那这只狼是从哪来的呢?这个我不知道,听说是大西山原六队有人掏了狼窝,引发母狼报复,这只狼从大西山经24连一直跑到团部,据说当时后屯的狗都不敢叫唤,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这狼经追赶已经精疲力尽,否则还不知会闹出人命否。
        话说这狼从后屯就径直来到医院附近,大家记得医院旁盖了一排平房住的都是现役军人,临大道第一户蔡团长接着张政委依次顺下排列,那紧靠近卫生队的就是刘助理家,他家院外有一柴禾垛,当时正值傍晚.爱人见小孩没回家,就出来喊小孩回家吃饭,不巧狼正好跑到她眼前,她吓得往后退倒在柴禾垛上这条狼一扑一咬正好咬在胳膊上,随着叫声刘助理也赶出来把狼赶跑,所以第—个送诊的就是她。这狼咬完人后继续逃窜,正见路上两小孩背对着它在玩耍,便叼起一小孩后脖领跑了几步丢下,可能是太累了缘故,这狼竟从团长政委两人间跑过,据听说当时两人正在闲聊也没注意这么个大家伙从中间跑过,可能还迅疾的放了一枪,当然也不知真假无从考证了。狼跑过大道前面便是瓜地,.是团直属连,道旁盖了几间房,当时据说房内正在组织学习这狼就从后窗窜入落在炕上也顾不上咬人下炕出门落荒而逃。
        话说两边,团部这打狼队伍已组织完毕,大队伍打狼浩荡出发据说是在太平湖附近将狼打死。天渐渐黑了大家还聚集在一起议论着,等着看这只狼究竟是什么样,卫生队这边也静下来了,这时也不知谁说了一句这狼是不是疯了,要是疯了咬人那不得狂犬病了吗,哎张雕能化验吗?当时团医院是没有这设备的,好像是刘丕贤大夫说了一句把狼舌头下腺割下送齐市化验,就这句话我拿着手术刀掰开狼嘴将狼舌及下腺割下。这只狼头比狗大多了,又高又大。见到它时没有鼻子,我问这狼鼻子怎么没有了,又不知谁说了一句,跟有心眼的人走了。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