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张雕:金边故事
作者:张雕 加入日期:2014-11-17 录入:顾龙 点击:1431
张雕:金边故事
作者:张雕 加入日期:2014-11-03 录入:顾龙 点击:193
金边故事
作者:张雕 加入日期:2014-11-03 录入:知青 点击:7
金边故事
(一)一打三反,三两运动
今年六十有二,头发已白,感觉自已老矣,闲暇之余上网看看新浪搜狐铁血人民等总少不了点击心中那难抹的记忆查哈阳知青网。总想看到自己曾呆过的单位战友同事有网上文章发布,但每每失望。其实单位上海北京天津哈尔滨齐市福拉尔基鸡西知青战友许多,估计大家看客居多。我这么说似有些狭隘,其实网上还是读出许多记忆中年青的面孔。写下面的事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可能会触及当年的一些人和事,如有看到只当雷同。话说半天还没入正题别急还得罗嗦几句,在67团团直有一小孩叫李查金,当年在兵团时我就觉得这名字起的不错,尤其这三个字组合更有味道,人起个名字有时很费心思,但来到查哈阳金边只要从这五个字中选对两个字就很有学问。又说了许多,只证明—点人老了话多了。其实恰恰是这名字才勾起我的回忆 。
因为时间太久,记的不太清楚。那是七十年代一场轰轰烈烈的"一打三反,三二运动"开始了,运动内容打什么反什么,哪三哪二记不清了,当时卫生队下了工作组,组长是一干部夫人.人当时四十多胖胖的,运动吗就是开会动员发动群众大会小会揭发检举,人员主要针对当时管钱管物管库等所谓重要部门。你说当时卫生院只是营级就那么十来个人,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要揭发检举什么呢?况且每天门诊还要照办,下了班的时间宿舍就成开会的地方,坑头上大家围坐在一起读报读文件发言沉默就这样循环往复。搞运动就得树有一对立面,.相信哪个单位都一样。许多事情大多说明运动对那些人缘好的基本大都好过,只是那些正赶上又撞上枪口的人缘又差的就要倒霉了。那么卫生院当时的会计就走了霉运,因为管钱管物的必定是运动重点对象,现在看来,这个会计真的是无辜,是个认认真真工作的好人,只是用现在眼光看用时毫的话说有点小资情调,人穿着干净整洁,不象当地妇女,挺注意自我。她爱干净,开会时喝水大家都用一个杯子,拿过来就喝表示蛮不在呼,完她喝时只从杯子把那点位喝,就这一动作也竟被当时的运动组长看个满眼,当然后果是罪错一条了 。
运动进行了一段时间也没什么阶段性成果,到把大家搞疲惫了,到后来竟闹出笑话。记得一次开会仍然是老套子,老大夫揭发检举劝说让她主动交待,大夫们轮翻上阵说运动时间也不短了,你也没交待问题,你想不想争取从宽处理,我们可—直对你跟踪,昨天晚上开会后我一直跟着你,你回家后我就躲在你家窗下观察,看到你思想活动挺激烈,从坑东头走向坑西头往返多次,然后到外屋地好象烧什么东西稀里哗啦的,你要老实交待你烧毁什么证据呢?这时会计说我我确实思想活动挺激烈,可我没烧什么,让我好好想想,噢想起来了我就在外屋地洒了一泡尿。接下来是一片笑声,会议结束。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