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孙凤琴:故乡 
  关廷光:重返黑土地(二)
  关廷光:重归黑土地(一)
  卓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卓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张志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董薇芳:难忘查哈阳,难忘
  王念:查哈阳之恋10—知
  王念:查哈阳之恋9---
  王念:查哈阳之恋8&nb
  王念:查哈阳之恋7&nb
  王念:查哈阳之恋6&nb
  王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王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王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王念:查哈阳之恋2战友情
  王念:查哈阳之恋1黑土地
  朱兵:十连知青重回查哈阳
  杨国英:重访故地忆往惜
  谭昕:再回查哈阳
  吴展:四十五年再聚首——
  冯忠秋:67团一营十连上
  随海生:寻迹、访友、返故
  沈于健:重访查哈阳
  董薇芳:一.回查哈阳--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三)
  小燕齐飞:《回望青春故乡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二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一
  陈爱君:《北兴农场纪实》
  陈爱君:《在北兴农场的日
  陈爱君:《北兴之旅随笔》
  京、哈、沪、甬知青回访六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7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6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5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4
  时雨:回连队 
  时雨 :回连队
  罗帆:重回塞北感吟&nb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1
  钱品石:查哈阳的不了情
  小三子:就算是汇报
  李俊杰:采访窦国斌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潘迪煌:送书日记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周慧丽:回到四十年前栽下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齐爱东:情深意长(二)
  齐爱东:情深意长(一)
  陈红星:走在家乡的田埂上
  张强:风雨家国四十年*回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寻访刘桂荣
  阿金:返查哈阳有感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品石: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查哈阳农场宣传部:原50
  钟安京:故乡行
  王忠平:我们的战友刘庆建
  赵冀生.朱之琳:查哈阳的
  俞琇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孙魁明:黑土地的梦
  刘同民:查哈阳-旧地重游
  赵宁:再回查哈阳
  张得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郝志宏:回故乡
  王莲珍:重返查哈阳随笔
  刘树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马莎:重返北大荒(八)相
  走进北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李淑文:重返查哈阳——寻
  马莎:重返北大荒(七)大
  齐海东:黑龙江、查哈阳、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王学书: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杨建秋:踏上黑土地&nb
  马莎:重返北大荒(六)熟
  马莎:重返北大荒(五)回
  马莎:重返北大荒(四)奔
  马莎:重返北大荒(三)在
  马莎:重返北大荒(二)又
  马莎:重返北大荒(一)指
  徐金定:重返查哈阳
  石培康:第二故乡行(20
  俞琇珽:十六连“寻梦之旅
  王学书:18连北京,天津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随海生:寻迹、访友、返故乡
作者:随海生 加入日期:2014-9-8 录入:顾龙 点击:1143
随海生:寻迹、访友、返故乡
作者:随海生 加入日期:2014-07-03 录入:顾龙 点击:421
寻迹、访友、返故乡
作者:佚名随海生 加入日期:2014-07-03 录入:知青 点击:1
寻迹、访友、返故乡

随海生

    心怀着对查哈阳那遍黑土地的深深眷恋,二零壹零年秋高气爽的九月初,相约了几位战友(卫文平、杨敏夫妇及陶家荣),又一次踏上了北去的列车。去追索那十年知青生涯中,用青春和汗水在诺敏江畔那黑土地上浇铸的痕迹。去寻访与探望当年的战友、老友和父老乡亲,去圆那心中梦绕的恋乡之情。

    列车飞快地向北方行驶着······
    我托腮坐在窗前,遥望着窗外的远方。远处的山河美景和一片片翻着金色浪花的农田,一派丰收的景象从眼前飞驶而过。伴随着耳边节奏的车轮声,脑海中又一次浮现出查哈阳那成片滚滚的麦浪,仿佛又好像闻到了那迷人的稻花香味。虽说我们已离开差哈阳三十余年,但那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仍然清晰的记忆在大脑中。特别是在那蹉跎的岁月中,我们在查哈阳修建的水利工程,更是不可磨灭地深深烙刻在脑海中。 

    说起我们参与修建查哈阳的水利工程,应该是从71年春开始的。当时50团从12连和团部工程连各调了一个排,共同组成了农建连。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们这些人就与灌区的水利结起了不解之缘。记得当年我们完成整个丰收通往新立的黄河篙大桥全部工程,已是年底了。就在过完春节后没几天,一张调令,将整个连队调到了水管站。(以农建连为主,组建成水管站工程连。)全面负起了,整个灌区的水利建设工作。现回想起,我们在那住荒野、睡帐篷的艰辛万苦中,用自己青春、汗水和双手,为查哈阳灌区的水利灌溉,建造了多处的水利工程设施。更是值得我们骄傲的,是那些我们当年建造的多处水利工程,至今仍然发挥着灌溉农田的重要作用。

    火车经过三十多小时的奔波,我们终于到达了这次返乡的第一站哈尔滨。一出站,就受到哈尔滨战友的热情接待。在战友们盛情地款待和精心的安排下,我们在哈期间,观光游览了哈尔滨多处景点。夏末初秋的松花江畔两岸,柳青花红。江面上,江鹭翱翔在空中。隔江相望的太阳岛,在那岛上绿树成荫的树丛中,各种欧式的屋顶在夕阳照耀下,这景色是那么得柔和而美丽。真是让人迷醉!有着欧陆风情的中央大街,是这座城市的精华。当你休闲地漫步在这大街上,脚踩着一块块花岗岩砌成的路面,置身于文艺复兴时期到新艺术时期各式欧洲古典建筑中时,就好像是一次时空的穿越,让你来到中世纪的欧洲。上世纪初,沙俄在哈建造的索菲亚大教堂,也是该城旅游一张亮丽的名片。外观巍峨壮美的大教堂,处处散发着浓浓的异国情调。索菲亚教堂的广场,也是一个很好纳凉小憩的好地方。当你走到广场的喷泉边,观赏着广场喷泉喷出高低错落的水柱时,随风吹带来的丝丝水珠,飘洒在脸上,那种感觉是那么的惬意。在你累坐在广场边供人休息的椅子上休息时,印入你眼帘是那宏伟教堂、涌喷的喷泉和那一群群在地面上刨食和空中盘旋的广场鸽。这祥和的景色,绝对会给你带来一个好心情。

    在到哈尔滨的第三天中午,我们一行四人来到了长途车站,乘坐上了直达查哈阳的长途大巴。大巴经过五个多小时行驶,终于到达来了日夜梦绕的第二故乡----查哈阳农场。当大巴一驶进农场地界,首先印入眼前是当年种植路边的小白杨,现已长成了绿色盎然的参天大树。原农场的土沙路,现已变成宽阔平坦的柏油大马路。大巴沿海洋、金光一路向场部驶去,沿途不时见到一些残存的红砖平房。这房子虽说已很破旧,但在我们知青的心里,仍对它充满深深的情感。不论怎么说,这也是当年我们大批知青远离父母,来到兵团后的第一个安身之家。当大巴缓缓驶进场部时,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已初步建成现代小城的场部。一排排新建的住宅楼、漂亮的街心广场、路边琳琅满目的商店,让人耳目一新。特别是那高高耸立在大路中央的碑塔和塔顶上金属铸雕的金穗,让你又一次勾忆起查哈阳那万亩穗浪稻谷香的丰收景象。

    大巴停靠在场部中心的十字路口,一下车就见到了前来接我们的卫文平老连队战友吕文琦。在他的带领下,我们穿过街心广场,来到了场部大楼西侧的总场招待所。居住的房间,他已于昨日就帮我们预定好了。在服务员领带下,我们来到了房间。放下随身携带的行李,稍做休息,在老吕盛情邀请下,我们来到了他居住在广场西面的家。可能是听到我们上楼梯的脚步声,女主人已早早地迎在了门口。一进门,就见到女主人为我们而准备的,满满一桌丰盛的菜肴。席间,老吕与我们聊起了由于种种原因,让他没返城而是留在了查哈阳,扎根在了这块黑土地上。在闲谈中,他为我们介绍了在我们返城后,这三十多年来查哈阳农场巨大的变迁。同时他也谈到他与太太现在已退休,女儿按政策前些年已回到了上海。特别是当谈起今后怎么打算时,心里很纠结。对他们来说,很想回上海去陪伴女儿,但考虑到回上海的住房这个现实问题,让他们难以决断。不知不觉,夜已深了。我们起身告别了主人,准备回招待所休息去了。临走时,老吕告诉我们明天去渠首,农场水务局(原水管站)会派车送我们去的,他已帮我们联系好了。

    第二天吃完早饭,在老吕的陪同下,我们来到了水务局。一过马路,就看见车早已停在了门口。此次接待我们的是水务局的工会主席小邓,没想到竟是我们在渠首一起工作老邓的儿子。他比我们小6、7岁,对我们在渠首还有不少记忆。当我们问起他父亲及其他老职工近况,他一一为我们做了介绍。同时他还告诉我们,他已安排好了晚宴,到时让我们好好地与他们叙叙旧。在小邓的招呼下,我们上了车,一路朝渠首进发,车经平阳镇没多少时间就到了查哈阳镇。车一出镇的北街口,就见到了横跨在总干渠上的一座双曲拱桥,这就是我们当年(74年)亲手建造的。当时这可是整个嫩江地区最大的一座拱桥,主孔净跨75米。建这座桥,我们连队几十号人整整干了一年。最让我们难忘的是浇铸北面的桥墩,可能是没有孝敬好该镇的变电所,结果一会儿一停电、一会儿一停电。原本用不了24小时的活,结果让我们连续整整干了48小时。当时电来了就用机械,停电了就人工干。(照明靠一台小发电机)记得浇铸北桥墩那天,我们早早地就来到了大桥工地。边干边看着太阳下山,又看着太阳升起。连续再干到太阳落山和太阳升起,直到第三天早上7、8点钟,桥墩总算浇铸完成。现今看着桥上人来车往,想想这座桥至今还在惠福于两岸的老百姓,很是欣慰,深感当年的累没白受,汗水没白流。看过这座桥后,我们继续沿河堤朝渠首驶去,二公里的路程,很快就到达了渠首。一进渠首,最先见到是总干渠进水闸两边石头沏的护坡,这护坡是72年我们调到渠首后的第一个工程。38年过去了,整个护坡完好无损,当年“百年大计、质量第一”的要求,应该说我们完全达到了。

    渠首是我们整个查哈阳地区景色最美的地方,这里也是我们下乡期间在此生活、工作时间时间最长的地方。对这里的每一处山水,每一根草木,心里总存有着一种深深的眷恋之情。悠悠岁月已过三十余载,今天我们又一次踏上了这片恋土,再次见到了梦绕中俊秀的白土山和幽美的诺敏江。特别是站在大桥的工作台上举目眺望;上游的白土山、江心岛,江对岸的四方山,下游江边的江涛子(树林)和江滩上的野花,再加上川流不息的江水,犹如一幅天然的山水画,美不胜美。游览完渠首后,我们沿着白土山边的小路来到了家属区,去探望仍然还住在这里居住的三位老职工。副连长马翠金已年过75岁了,最大年龄是钟景和,他已78岁了,但身体很好。就是最小的刘树桢,也已是67岁了。时隔30余年与三位老战友的相聚,了却了我们这些年对他们的惆怅和思念。相聚的喜悦,也让我们有着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不觉中,天已晌。我们几个商定,由我们做东,将他们请到查哈阳街上的一家饭店,好好地聚上一聚。同时,再让小邓把原联合配水站的站长老周请了过来。在相聚的酒桌上,我们首先举杯,敬谢他们当年对我们这些知青各方面的照应,同时也衷心祝愿他们健康长寿。在大伙儿互述衷肠中,他们也希望我们有机会能常回来看看。

    午宴结束后,我们又将他们送回了各自居住处,然后继续沿总干渠堤坝向一跌水配水站进发。十分钟不到,我们就来到了一跌水配水站。一下车,就见到了当年我们修建的一座进水闸。听配水站留守的人员(8月底停水后留下看护人员)的介绍,我们修建的进水闸,至今仍然在水利灌溉中,担负着重要的作用。在一跌水站稍停了片刻,我们上车又继续向七联配水站和联合配水站进发。当车经过七联站时,没停车,从车窗看到该站基本还是老样子,没有多大的变化。就在车行驶到七联站至联合站的这段路途中,在总干渠的北岸不远处,我们又一次见到我们修建的工程---吴山水闸,听说这水闸至今仍还在发挥着一定的作用。车在颠簸中行驶进了联合配水站,一进站,就见到了当年我们修建的一座小型水利发电站。听站里的一位职工告诉我们,自从诺敏江上游莫旗的水利开发以后,诺敏江的水被截去了很多,现每年流进到渠里的水比原来少多了。由于水量、水位和发电成本等种种的原因,水电站已关停多年。看着这座破旧不堪的发电站,锈迹斑斑的发电设备,让人心里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带着深深的遗憾和丝丝的隐痛,我们离开了联合站,开车直奔朝太平湖驶去。没多少时间,我们就来到了太平湖。太平湖管理处现是水务局下属的一个部门,在太平湖管理人员陪同和带领下,我们游览了整个湖区的美景。这波光粼粼湖水,迷人的湖光秋色,真是让人流连忘返。刚游完湖景,就接到局里的一个电话,说是有几位当地老战友在局里已等我们多时了。接到此信,我们立即驱车朝回赶去。

    一回到水务局,就见到了已等候我们多时的几位老战友。在此,特别是三位已过古稀之年的老友苏木匠、殷铁匠和小邓的父亲老邓,也早早地赶到了现场,盼等着与我们相见,此情景实让我们感慨。再有这战友们久别重逢时的激动场面,也真是溢于言表。虽说自分别后,三十多年末谋面,但蕴藏心底的战友情和亲情,依然没一丝的减少。叙不完的旧情,说不完的往事,仿佛又将我们轮回到了当年。在水务局安的丰盛晚宴上,战友们交杯换盏,叙谈着当年在生活中、工作中和休闲时趣事。同龄的战友小范、小仲和小王二对当年在渠首江里炸鱼、用滚笼捉鸟和冬天套兔子的趣事,至今仍然记忆忧新。晚宴在热闹和祥和的气氛延迟到了夜深,我们带着丝丝的醉意,道别了战友,回到了招待所。

    第三天一早,我们用过了早餐,在吕文琦、小范和小王二的相送下,登车离开了这眷恋的第二故乡。这次返乡时间虽说很短,但不论怎么说,也多少了却这些年对这片恋土念想。这次返乡唯一有点遗憾是,由于交通和时间的原因,没能见到我们修建在荒野中的工程,如一干溢流堤、二干二跌水、黄河篙跌水等工程。但愿今后有机会再回到这片故土时,能见到它们的身影。

修改于二零一四年春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