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柯长勇王建忠::怀念东源
  杨利明:悼志海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窦国宾一路走好——摘自各
  李俊杰: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王秀英:此情绵绵无绝期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李娜: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518)送
  杨利明:随笔(516)哭
  沈国英: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薛仲迪:于滨江
  韩伯英:追思仁兄于滨江
  讣告
  周凯军: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周南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杨利明:随笔(448)马
  杨利明:讣告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
  王念:僅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童昌达:悼老宁
  吴志勋:也说吕尧南
  杨利明:随笔(428)&
  程小华:思念
  关廷光:追思
  王绍品:了却一个心愿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
  叶金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童昌达:念战友徐少云
  修鹤年:深切悼念好友徐少
  句句“微言”寄哀思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河春子:怀念秦维茜
  秦仪:我的母亲—秦维茜
  沈伟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讣告:树立战友一路走好
  齐海东:泣送战友
  谢志勇:悼念田作斌
  王学书:18连紧急通知
  武晓璥:怀念挚友陈荣新
  王文学:我也送送老金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李余康:深深怀念金康民老
  修鹤年:怀念金康民老师
  许文锐:老金走了
  傅宝智:老金,你走好!
  傅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王绍品:遍插茱芴少一人
  杨利明:随笔(313)悼
  杨利明:讣告
  傅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杨利明:随笔(302)悼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薛仲迪:回忆二黑
  薛仲迪:二黑,一路走好
  祁晓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阿里郎:相聚
  沉痛悼念好战友:李梯智
  张铁山:讣告通知-怀念战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
  李佳:感悟生命
  于中德:阿妈妮,你在天上
  杨利明:随笔(256)赶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
  潘迪煌:一声叹息
  谭唯芳:力保,回来吧
  司玉恩:想起战友王福喜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孙凤琴:我亲爱的兄弟,你
  杨国英:遗憾,终生的遗憾
  孙建华:战友崔云虎一路走
  程小华:虎哥走了
  李文:宗继光~一路走好
  蔡忠民:宗继光不幸辞世
  张石:别了,战吉通
  沈国英:徐香虎一路走好
  王跃民:悼战友徐香虎,愿
  刘绍欣:怀念张保国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平平安安遗作:活着就是一
  平平安安遗作:幸福女人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
  程小华:我的天津哥哥
  郝志宏:回忆焉小奇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阿尔:归来吧,小奇
  沈伟椽:焉小奇和他的《随
  小奇-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209)悼
  韩伯英:感怀故人焉小奇
  薛仲迪:小奇,愿你走好
  沈伟椽:焉小奇战友,一路
  司玉恩:怀念战友---王
  高培帼:悼朋友,屹峰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程小华:思念
作者:程小华 加入日期:2014-8-3 录入:顾龙 点击:3048
程小华:思念
作者:程小华 加入日期:2014-07-16 录入:顾龙 点击:783
思念
作者:程小华 加入日期:2014-07-16 录入:知青 点击:19
                                         思念

   
                  
     今天上午11点29分,我的手机接到一个短消息,只寥寥几个字:伏已离开了。看完短信,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两个月前我在上海还见过她,她还能自己上下饭店的楼梯,她还陪着东北来的朋友逛街,怎么说走就走了。我茫然地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已经沉淀的往事在心底蔓延,在眼前掠过......
     记得那是去年的8月20日,我听说连队的上海战友伏小平由于身体不适,住进医院做系统的检查治疗。在这期间,我给她打了一个电话,鼓励她坚定信念战胜病魔。然而,几天后又收到消息说,因为发现的太晚了,医院认为不易手术治疗采取保守治疗方法。得知这个消息后,心里有些难过,并已猜想到保守治疗的后果。只有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奇迹能够在她的身上发生。其间还曾想再给她打个电话安慰一番,可是思前想后地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因为对一个实诚人,所有的语言都是那样苍白、虚伪......
      让我没想到的是,9月3日早晨接到了她打来的电话,她用平静的语气叙述了自己的病情。我安慰她说,既然到了医院,咱就听大夫的。她笑着回答我说,到了这儿也只能听他们的了。临挂电话时,她还不忘对我说,以后有时间到上海来玩......
     撂下电话,阵阵心酸又有些感慨,一个女同志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居然还能如此淡定,真是令人刮目相看!让我不由地对她多了几分敬重。
     伏小平是1970年5月下乡的上海69届初中毕业生,来到连队时也只有十六岁出头。说来也好笑,由于不在一个排,由于不是一个地方的知青,由于男女之间的那道界限,我在连队时从未跟她说过一句话。还清晰地记得,与她说的第一句话是在连队上海知青下乡30周年的聚会上,她迟到了,我当时跟她开了句玩笑,她爽朗地哈哈大笑起来......
     通过交往,渐渐地了解了她,她待人诚恳、热情,性格开朗、大方,为人很讲义气。在我看来很有些北方人的性格,这大约与她参加工作后的经历有关。记忆中她大约是在1976年离开连队,开始了她的漂泊生活,她曾在辽宁呆过,后又辗转至天津工作,多年后才回到她的家乡---上海。
     记得连队的天津知青说过,她在天津工作时曾邀请部分天津知青到她家去聚会,为此事她还专门买了一个长条餐桌。她预备了许多酒、菜,还特地上了两大盆海鲜---白灼虾与清蒸螃蟹,让这些昔日的战友们可劲“造”。实际上在连队时她与许多男知青并不太熟悉,她在意的只是战友之间的情谊。
     也记得她在各种聚会活动上举杯畅饮时那灿烂的笑容以及爽朗的笑声......
    还记得她在我的博文《偷瓜》里评论说:“哈哈......你也干过“偷”“抢”之“羞”事啊,现在听说有很多人都干过,想想我们那时怎么就这么笨呢,从来就不敢,那时特别想吃毛豆,大地里那么多,都不敢拿点回来,就怕有人给你上纲上线。”我想告诉你,因为你是个好人,只有好人才会在那个混乱的年代中做事不超越做人的底线。我与你相比自愧不如!
     忘不了那年我去上海,她知道我在写博文的时候喜欢加几句上海闲话。由于我是北方人,所以用词并不准确。在一次聚会聊天的时候,她笑着对我说,为了提高我的写作水平,要给我寄一本有关上海话的书。讲老实话,我当时并没有特别在意。让我惊喜的是,回到北京后没几天,我就收到了她给我寄来的两本书,一本是拼音版的《上海话大词典》,另外一本是《临时急需一句话——上海话》。仅此一件小事就可以看出她办事很认真,对人很真诚。
     今年5月上旬,我与几名北京知青战友来到上海,11日中午在上海战友的宴请饭桌上,我又见到了她,她依然如同往常一般谈笑。但是我注意到,她比以前消瘦了许多,并且没有吃什么东西,只是稍微地喝了一些水。事后,有上海战友告诉我,在听到我们来到上海的消息后,她执意要来见见这些昔日的战友们......
     前年年底在上海时,我听说她有了一个宝贝孙女,一直忙着在家伺候小姑娘。但是,她还是抽出宝贵的时间与北京来的战友们欢聚一堂。我想,她都忙碌一辈子了,也到了在家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了。让人没想到的是,只短短的时间她就匆匆地离去了......
     思念至此,眼前的一切已经变得模糊起来,止不住一声长叹!天堂里又多了一个好人。
     衷心祝愿我的战友伏小平在天堂快乐幸福!

                                                   2014年7月15日
 
  1431581731551892949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