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é‡‘群乐:查哈阳农场欢迎知
  ä¿®é¹¤å¹´ï¼šæµæ°´å½“年话往事&
  å­™å‡¤ç´ï¼šæ•…乡 
  å…³å»·å…‰ï¼šé‡è¿”黑土地(二)
  å…³å»·å…‰:重归黑土地(一)
  å“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å“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å¼ å¿—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è‘£è–‡èŠ³ï¼šéš¾å¿˜æŸ¥å“ˆé˜³ï¼Œéš¾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0—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9---
  çŽ‹å¿µ:查哈阳之恋8&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7&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6&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çŽ‹å¿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çŽ‹å¿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2战友情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黑土地
  æœ±å…µï¼šåè¿žçŸ¥é’重回查哈阳
  æ¨å›½è‹±:重访故地忆往惜
  è°­æ˜•:再回查哈阳
  å´å±•:四十五年再聚首——
  å†¯å¿ ç§‹ï¼š67团一营十连上
  éšæµ·ç”Ÿï¼šå¯»è¿¹ã€è®¿å‹ã€è¿”æ•…
  æ²ˆäºŽå¥ï¼šé‡è®¿æŸ¥å“ˆé˜³
  è‘£è–‡èŠ³ï¼šä¸€.回查哈阳--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三)
  å°ç‡•é½é£žï¼šã€Šå›žæœ›é’春故乡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二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一
  é™ˆçˆ±å›:《北兴农场纪实》
  é™ˆçˆ±å›:《在北兴农场的日
  é™ˆçˆ±å›:《北兴之旅随笔》
  äº¬ã€å“ˆã€æ²ªã€ç”¬çŸ¥é’回访六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7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6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5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4
  æ—¶é›¨ï¼šå›žè¿žé˜Ÿ 
  æ—¶é›¨ ï¼šå›žè¿žé˜Ÿ
  ç½—帆:重回塞北感吟&nb
  æ—¶é›¨:回连队,见战友(1
  é’±å“çŸ³ï¼šæŸ¥å“ˆé˜³çš„不了情
  å°ä¸‰å­ï¼šå°±ç®—是汇报
  æŽä¿Šæ°ï¼šé‡‡è®¿çª¦å›½æ–Œ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½˜è¿ªç…Œ:送书日记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å‘¨æ…§ä¸½ï¼šå›žåˆ°å››åå¹´å‰æ ½ä¸‹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二)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一)
  é™ˆçº¢æ˜Ÿï¼šèµ°åœ¨å®¶ä¹¡çš„田埂上
  å¼ å¼ºï¼šé£Žé›¨å®¶å›½å››åå¹´*回
  è°­å‚è°‹é•¿:天津知青张强金
  è°­å‚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寻访刘桂荣
  é˜¿é‡‘:返查哈阳有感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å“çŸ³ï¼šå›žæœ›æŸ¥å“ˆé˜³çš„杨树林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æŸ¥å“ˆé˜³å†œåœºå®£ä¼ éƒ¨:原50
  é’Ÿå®‰äº¬:故乡行
  çŽ‹å¿ å¹³ï¼šæˆ‘们的战友刘庆建
  èµµå†€ç”Ÿ.朱之琳:查哈阳的
  ä¿žç‡ç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å­™é­æ˜Ž:黑土地的梦
  åˆ˜åŒæ°‘:查哈阳-旧地重游
  èµµå®:再回查哈阳
  å¼ å¾—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éƒå¿—宏:回故乡
  çŽ‹èŽ²ç:重返查哈阳随笔
  åˆ˜æ ‘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八)相
  èµ°è¿›åŒ—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æŽæ·‘æ–‡:重返查哈阳——寻
  é©¬èŽŽ:重返北大荒(七)大
  é½æµ·ä¸œ:黑龙江、查哈阳、
  åˆ˜å®‰é¡º:圆梦之旅---重
  åˆ˜å®‰é¡ºï¼šåœ†æ¢¦ä¹‹æ—…---重
  çŽ‹å­¦ä¹¦: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æ¨å»ºç§‹:踏上黑土地&nb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六)熟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五)回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四)奔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三)在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二)又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一)指
  å¾é‡‘定:重返查哈阳
  çŸ³åŸ¹åº·ï¼šç¬¬äºŒæ•…乡行(20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沈于健:重访查哈阳
作者:沈于健 加入日期:2014-7-1 录入:顾龙 点击:1591
沈于健:重访查哈阳
作者:沈于健 加入日期:2014-06-06 录入:顾龙 点击:481
重访查哈阳
作者:沈于健 加入日期:2014-06-06 录入:知青 点击:9
重返查哈阳   (游记)

重访太平湖         
                                                           æ²ˆäºŽå¥

    ä»Šå¹´5月23日,我只身一人,登上了北去的列车,前往第二故乡-—黑龙江甘南县查哈阳农场太平湖分场八队。(前身是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五师六十七团一营八连)。
    25日上午9时许,列车到达齐齐哈尔,齐市富拉尔基知青,连队的老战友富伟夫妇、孔令文、孙秀英、初桂琴、苏洪兰、李大珍一行七人,冒雨在车站迎接我。李大珍大姐,已经68岁,不顾年迈(她住在齐市)早早为我订了旅馆和饭店,令我感动不已!
    åˆ°ç«™åŽï¼Œå…ˆæŠŠéšèº«ç‰©å“å®‰ç½®åœ¨æ—…馆后,刘国富陪我吃了面条(北方有接风的面条送行的饺子习俗)然后,由孔令文、富伟夫妇、孙秀英、初桂琴陪同,前往扎龙湿地看丹顶鹤。虽然还下着点小雨,但,我们一行人还是兴高采烈,拍了不少照片。
    æ™šä¸Šï¼Œå¯Œæ‹‰å°”基的七位战友在车站最好的饭店宴请我。第二天孔令文、富伟夫妇、孙秀英陪我一起回连队。
26日上午,我们乘车到达查哈阳。八连的老战友孙海清、霍亚锋,还有闻讯从太平湖赶来的原1连的高宪廷,早早就在查哈阳车站等候我们。孙海清还在查哈阳的家中设宴招待我们。离别查哈阳整整37年了,今日,见到了老战友,心情的激动、兴奋难以言表!
    ç¬¬äºŒå¤©ï¼Œä¹Ÿå°±æ˜¯27日早上,孙海清联系了两辆车,(是现在8连的队长和书记两位年轻干部的车)带着我们到太平湖分场。稍作逗留后再往北去8连。途径9连,原打算看看至今还留在那里,我的中学同学,一起下乡的窦国宾。可惜他家大门紧闭,据说和他家人一起出远门了,不在家。
    å¿«åˆ°8连时,眼前所见到的大草甸子完全变样了,种上了很多树,少部分开辟成农田。各个连队的草房不见了踪影,全是具有俄罗斯农庄样式的平房,高大宽敞漂亮。
    8连的战友听说我们来了,都来欢迎我们。
    çŽ‹å®ˆè´µã€å­Ÿå®ªå…‰ã€åˆ˜å›½å†›ã€å­™æµ·é¾™ï¼ˆä¸‰ç–¤ç˜Œçœ¼ï¼‰ã€éƒ­å’Œä¸œç­‰äººä¸€çœ¼å°±è®¤å‡ºäº†æˆ‘。
    å¤§è€å­™ã€éŸ©æ˜¥æ˜Žå¹´ä¸”八十,不顾年迈,陪同我们在屯子里转悠。
    ä¸­åˆï¼Œæˆ‘们在杨金荣家用餐。杨金荣去呼兰县了,他儿子儿媳设宴招待我们,加上连队的老战友,男女共二十来人,两张大圆桌拼在一起。饭桌上,大家激动、兴奋,气氛达到高潮!王守贵说:“8连这块黑土地,没有给于知青什么东西,给你们的只是艰苦和劳累。沈于健,离开8连37年了,还想着回来看看这地方,看看这里的老战友,为什么?为的就是情和义!为了这情和义,我也得干了这杯”!
    å­”令文等带去两瓶白酒,霍亚锋带去一瓶,主人家又拿出5斤白酒。还有啤酒、饮料。一顿8斤白酒,桌上当场有人醉倒;刘国军据说平时从不喝酒,那天兴奋异常,喝了不少,回到家吐了,还打了吊针。
    å½“晚,我和孙海清住在杨金荣家。一路的车马劳顿,腰肌酸痛。(都是以前在连队铲地、割地、抗麻袋所致)离开几十年了,今天再睡在这热炕上,腰部有说不出的舒坦。
     27日,在孙海清。霍亚锋的安排和陪同下,两辆小车载着我们观看了太平湖大坝。然后再回到查哈阳,观看如今查哈阳的新面貌。宽敞整洁的双向四车道马路,东西贯彻查哈阳,有五条之多。六层的居民住宅楼和城市的格局一样,还有别墅群,几乎不相信那是东北的一个小城镇。以前的55团团部,(查哈阳)除了一个大烟囱,就是低矮破旧的平房。如今的查哈阳之外观,尤其是查哈阳高级中学,完全可以与江南的二三线城市相媲美!
    ä¸ºäº†ç­”谢查哈阳和以前8连老战友的热情接待,27日中午,我请大家吃饭,中午共有15人。原8连老机务排的滕川江、张万科(老铁匠“二级半”的儿子)、邵宝珍等都闻讯赶来相见。;晚上,还有由我答谢大家,少许点了几个菜肴,和刘国富、孙海清、霍亚锋喝了一点小酒。然后吃油饼。(东北的烙油饼味道还是不错的,相信知青朋友会有同感)。
    29日返回齐齐哈尔。下午乘特快去天津。齐市富区的六位大姐和刘国富为我送行。

    åˆ°å¤©æ´¥çœ‹æœ›æˆ˜å‹
    5月30日中午,火车原本10:47到天津,结果误点50分钟。在天津站等候的聂玉梅大姐和李春来、邓德林、刘广忠等战友,冒着36度高温,等候了近两个小时迎接我。尤其是聂玉梅不知道李春来等人也接。,张新民大哥身体不太好,聂玉梅叫郑子亮在她家做饭,自己在车站接我:但李春来等人已经安排好旅馆和饭店。我只好先随李春来去旅馆和饭店,聂玉梅回家,我决定明天去她家,再和张新民大哥见面。弄得我很过意不去,一再和聂道歉。
中午,李春来、刘广忠、邓德林和我在饭店用餐后,就陪我在旅馆休息。
    æ™šä¸Šï¼ŒæŽæ˜¥æ¥è¿˜çº¦äº†åŽŸæ¥åœ¨å¤ªå¹³æ¹–的天津战友王金政、鲁秋生、王子禄 ç­‰ã€‚老战友相见,回忆畅谈在下乡期间的一些趣事,内心充满了无尽的兴奋与感慨。
    äººç”Ÿå¦‚梦,当年朝气蓬勃的青年,如今都垂垂老矣!。我年纪最小,也六十有二,在座的都比我大一二岁。
大家聊得忘了时间,离席时,饭店其他客人早已走了
    ç¬¬äºŒå¤© å³5月31日,刘广忠很早就来旅馆接我。等李春来到了后,一同前往张新民家,看望张和聂玉梅。张新民夫妇在饭店宴请了我们。我留宿在张新民大哥家。下午我休息一会。然后利用他家的电脑,稍微整理了一下照片,并且给张新民、聂玉梅的电脑里存下一些照片和我平时写的几篇短文。张新民虽然身体不太好,但看见我非常高兴,说话还是那么幽默风趣。晚饭后,我们聊了很晚。他女婿还为我和他们夫妇俩合影留念。
    6月1日上午,还是刘广忠,不顾自己有腿疾,早早来到张新民家接我。去市区最繁华的风情街,海河边观赏。和张新民、聂玉梅道别后,我们就前往天津的风情街,也是旅游的著名景点。王金政现在也在那里为游客摄影。他也为我和刘广忠拍了几张照片留念。中午,我们三人就在古色古香的风情街里的饭店用餐。
    æ™šä¸ŠæŽæ˜¥æ¥ã€åˆ˜å¹¿å¿ åˆçº¦äº†ä»–们能联系到的战友都约来。其中有一个早就不在8连的,天津知青中唯一戴眼镜的,叫徐忠礼(我印象很深的是他的名字,和“总理”谐音)。十几个人在饭店喝酒吃饭。饭毕,因为我乘的车是夜里11点,时间太早,他们又安排去歌厅K歌。
    10点前,我们离开歌厅,到李春来家拿了我的行李箱,刘广忠, æŽæ˜¥æ¥å¤«å¦‡ä»–们三人送我到火车站。
    æœ€è¿‘因为全国各火车站都不卖站台票,我们只好在车站检票处外道别。
    6月2日下午,我回到了上海,结束了这次为期10天的重返查哈阳、太平湖之旅行。

                                            2014å¹´6月6日于上海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