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æŽä¿Šæ°:依然沉浸在大连相
  å‘¨ç»é“­:寻人(周本发)启
  å¯»å¯äººäº‹
  æ¨åˆ©æ˜Žï¼šéšç¬”(535)丙
  çŽ‹ç»å“:42年后的一次拥
  å‘¨å—征:告知
  è–›ä»²è¿ª:致三连哈市战友
  å¶é‡‘厢:知青何惧路途远&
  å“然:亲爱的战友——哈尔
  å¶é‡‘厢:请帮我找找朝鲜屯
  æ½˜ç‚³è£å¯»æ‰¾50团战友衣丰
  å¶é‡‘厢:南站探访王跃民
  å“然:22连上海知青战友
  å“然:22连上海知青战友
  å¶é‡‘厢:身边的雷锋——蔡
  è–›ä»²è¿ª:邂逅(四)
  æŽä½³:来自蒙特利尔的问候
  å¶é‡‘厢:金铎网上找到我&
  55团二营知青徐培馨回沪
  éŸ©æ™¯é˜³:寻人启事
  è–›ä»²è¿ª:怀念
  æ¨åˆ©æ˜Ž:随笔(429)&
  è–›ä»²è¿ª:求助
  ä¿žç‡ç½ï¼šç›¸éš”四十五年的团
  å›žé‡‘成:京津战友重聚津门
  å”æž—虎:乒乓球活动“讯息
  éŸ©ä¼¯è‹±ï¼šæž—北方从南方来
  å­™å…‹é¾™:看望荒友--董洵
  æ¨åˆ©æ˜Žï¼šéšç¬”(408)北
  å¼ ç‚³ä¸½:信件
  éŸ©ä¼¯è‹±ï¼š ä¸ä¿¡
  ä¸ªäººå£°æ˜Ž
  æ¨åˆ©æ˜Ž:随笔(398)姑
  æ¨åˆ©æ˜Ž:随笔(397)寻
  æ¨å›½è‹±:大爱无疆
  æ¨åˆ©æ˜Žï¼šéšç¬”(381)寻
  æ¨åˆ©æ˜Ž:随笔(379)王
  å…³å»·å…‰ï¼šç –厂战友上海相聚
  å…³å»·å…‰: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å…³å»·å…‰: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å…³å»·å…‰: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å…³å»·å…‰: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æ¨åˆ©æ˜Žï¼šéšç¬”(368)老
  é»Žå­æž—去哪啦?
  å‘¨ç«‹ä¸œï¼šæ‚¨åœ¨å“ªé‡Œï¼Œæˆ‘的启
  æ¨åˆ©æ˜Ž:随笔(350)忘
  æ¨åˆ©æ˜Žï¼šéšç¬”(347)黑
  å¢å°‘英:信息
  æŽä½³æ¥ä¿¡
  æŽä½³æ¥ä¿¡
  çŽ‹æµ·èŠï¼šå†™ç»™é¾šæ›¾æ­¦
  åˆ˜æƒ ä¸½:重逢在上海---
  æŸ´è¿æ˜Œï¼šè´¾ç´èŠ³â€œæ’’无赖”
  éŸ©ä¼¯è‹±ï¼šè°èƒ½è”系韩文清
  æŸ´è¿æ˜Œï¼šç¥æ„¿è¢å¿ æ°‘早日康
  å­™å‡¤ç´:老朴来了
  æ¨åˆ©æ˜Žï¼šéšç¬”(331)欢
  å¼ èŽ‰èŽ‰:很巧的……
  æ¨åˆ©æ˜Ž:随笔(329)老
  çŽ‹æœ‰è¡¡ï¼šè¿Ÿåˆ°çš„æ„Ÿè°¢
  æ¨åˆ©æ˜Ž:随笔(328)急
  å¸çŽ‰æ©:难以忘怀的上海之
  éŸ©ä¼¯è‹±ï¼šéš†å†¬å°èšé…’更香
  æ¨åˆ©æ˜Ž:随笔(326)王
  æ¨åˆ©æ˜Ž:随笔(325)寻
  å…³å»·å…‰:相聚在金秋十月的
  ç«¥æ˜Œè¾¾ï¼šå’ŒçŽ‹æœ‰è¡¡å¤«å¦‡ç›¸èš
  å¶é‡‘厢:只要想找就能找到
  çŽ‹å»ºå¿ ï¼šä»¥çƒä¼šå‹åœ¨å¤©æ´¥
  ä¿žç‡ç½ï¼šé‡‘秋小聚尽欢
  æ¨åˆ©æ˜Žï¼šéšç¬”(317)天
  å‘¨å—征:与严志海吴尔琪夫
  é»„锦:我终于见到了你
  å¾ç§€ç‰ï¼šæ¬¢è¿Žå¥½å‹çŽ‹æœ‰æ’夫
  ç«¥æ˜Œè¾¾ï¼šåŒ—京荒友王有衡夫
  è–›ä»²è¿ªï¼šå›½è‹±ä¸€å®¶äºº
  çŽ‹ç»å“ï¼šç¥ˆæ„¿
  åˆ˜æ ‘贵:欢聚在上海
  æ¨åˆ©æ˜Ž:随笔(284)看
  èµµä¼Ÿï¼šé›¨ä¸­æƒ…
  è‹ä¸½æ•;战友相聚
  æ¨åˆ©æ˜Žéšç¬”(278)全部
  å…³å»·å…‰ï¼š40年后再相聚&
  æ¨åˆ©æ˜Ž:随笔(278)度
  æ¨åˆ©æ˜Žï¼šéšç¬”(277)把
  æ—¶é›¨ï¼šçœ‹æœ›é¸¡è¥¿æˆ˜å‹ã€2】
  çŽ‹çŽ²æ¢…:寻找王松根!!!
  æ—¶é›¨ï¼šçœ‹æœ›é¸¡è¥¿æˆ˜å‹ï¼ˆ1)
  æ¨åˆ©æ˜Žï¼šéšç¬”(271)血
  é™ˆå±•åŽ:67团20连申城
  å”æž—虎:来往和交流
  æ¨åˆ©æ˜Žï¼šéšç¬”(264)感
  æ¨åˆ©æ˜Žï¼šéšç¬”(263)空
  æ±¤é»Žæ˜Žï¼šåˆ°é¦™å±±çœ‹æœ›å§šé¼Ž
  æŽæ–‡ï¼šå¯»åŽŸ50团好友陈琪
  æŽæ–‡ï¼šè½¬å‘Šé‡‘光三队各地知
  çŽ‹è‰³èŠ¬ï¼šåˆ›å»º13连QQ群
  çŽ‹è‰³èŠ¬ï¼šæ¬¢èšåœ¨ä¸Šæµ·
  æ—¶é›¨ï¼šæ¬¢è¿Žç¨‹ç»§å’Œæˆ˜å‹ä»¬
  èµµå®ï¼šé¡ºåˆ©åŠžç†å®Œé€€ä¼‘手续
 
 栏目导航  首页-荒友往来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2)--梅园村大聚会
作者:关廷光 加入日期:2014-5-7 录入:顾龙 点击:1592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2)--梅园村大聚会
作者:关廷光 加入日期:2014-04-26 录入:顾龙 点击:329
砖厂战友上海相聚(2) â€”—梅园村大聚会
作者:关廷光 加入日期:2014-04-25 录入:知青 点击:3
                      ç –厂战友上海相聚(2)—— æ¢…园村大聚会
    
    åˆšåˆšè¸ä¸ŠåŽ»ä¸Šæµ·çš„飞机,心已飞到战友们的身边。早上8:15的航班,到上海10:00整,在上海的战友们原计划去苏州游玩,留大脑袋——王银祥等我,后因下雨取消了苏州之行,都在酒店等我了。

    å¤§è„‘袋——王银祥见我心情最为迫切,电话里说要到机场来接我,我没有告诉他航班号,怕他真来机场接我,毕竟是60多岁的人了。但他还是在地铁中转站“世纪大道”站内等我,由于到的时间过早,他在站内足足等了1个多小时。见面后,我们很激动,长时间相拥,仔细打量离别40多年的变化,岁月冲刷掉了彼此脸上曾经的青春痕迹,银丝已无情地爬满了老友的鬓稍,时间却增添了彼此间浓浓的思念之情。

    è‡ª2012年末通过网络与失散多年的战友联系上之后,唯独大脑袋没有音讯。98年我也曾上海住了几个月的时间,清晰地记着当年他家在上海的地址,但找到时已是人去楼空,不知他家搬到哪里去了。还是上海的武晓璥、杨利明费尽周折今年年初才找到了他。大脑袋也没闲着,一直在想方设法寻找当年的砖厂战友,知道原砖厂的老职工在辽阳,大脑袋携夫人专程乘飞机前去见面,可见思念战友的情之切。

    é€”中蔡耘多次打电话,询问我们到那儿了,我知道她心脏不好,叮嘱她在家里等我,可当我走出站时,她还是和先到上海的几个北京兄弟姐妹们在站外等候了,中午蔡耘安排在她家里为我接风,真是让我感动和不安。

    è”¡è€˜å®¶ä½åœ¨æµ¦ä¸œæ–°åŒºä¸€ä¸ªå°åŒºå†…,房子收拾得很干净,陈设井井有条,客厅内摆着一架电子钢琴,墙壁上挂着几件精致的小画,电视内播放着轻柔的沪剧旋律,很是温馨。蔡耘爱人是退休公务员,高高的,瘦瘦的,很是好客。为招待我们,一大早就采购和下厨房准备。都说上海男人细腻、持家,这次我真的领教了。蔡耘爱人(我们称为姐夫)厨艺很高,我们到后不久,一桌丰盛的江南菜肴就摆上了桌,海参、桂鱼、河虾等样样俱全,其中一盘鳝鱼丝,最为让我推崇,色、香、味俱全,使我有点欲罢不能。老实说,我在上海也曾吃过许多饭店和餐馆,蔡耘爱人的手艺绝不比大饭店厨师的手艺低。

    æˆ‘们几个北京来的也不见外,大快朵颐,风卷残云,吃个精光。不觉到了下午3:00,晚上安排的大聚会时间快到了,电话来了,性急的段永庆和闫瑞娟早早在那儿等候了。

    æˆ‘们赶紧起身,顾不上收拾桌上的残汤剩饭,驱车前往聚会的酒店——梅园村。梅园村在浦东最著名的商厦——八佰伴的对面,处于浦东经济区中心地带,酒店陈设豪华,我们的聚会被安排在8楼的一间能容纳十几个人的大包间内。

    ä¸€è¿›å±‹å°±è§åˆ°äº†ç­‰å€™å¤šæ—¶çš„段永庆和闫瑞娟,老段的样子没怎么变,还像砖厂一样,不胖不瘦,很结实。闫瑞娟穿着一身黑色的外套,还是那样瘦小和漂亮,说话细声细气,软软的。当我和她提起她当年在砖厂爬大烟筒的壮举时,她抿着嘴笑起来,说:“你们怎么还记得这件事呢?我都快忘了。”他们俩认认真真的看着我的iPad里当年战友们的照片和战友在北京聚会的视频,不停的问这问那,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过一会儿,傅光荣、杨利明、魏杏权,还有蔡耘的爱人(为我们在家收拾残局而晚到)也都陆续赶到,而陈怀玉老师和爱人却迟迟未到,后来一问,是他儿子开车开过了,兜了一大圈才找到,足足在周边转了一个小时。

    èšä¼šå¼€å§‹ï¼Œé’±æ°¸ç¾Žä»£è¡¨ä¸Šæµ·æˆ˜å‹è‡´æ¬¢è¿Žè¯ï¼Œå¤§å®¶å…±åŒä¸¾æ¯ï¼Œåº†ç¥40多年后在上海的相聚。开场白后,大家顾不上满桌的丰盛美食,便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聊了起来。老段和闫瑞娟和我当年都是砖厂预制件排(六排)的,说的最多的是当年排里的人和事,很想念葛振兴和张岳翔,还清晰地记得他们当年的样子。老段当时是六排的排长,对葛振兴印象最深,说小葛性格比较“嘎”,还记得当年有一次在宿舍午休,下午该上班了,老段还没醒,小葛说,“先别叫醒他,咱们还能多待会儿”,谁知被老段听到了,到今天都没忘。是呀,我和小葛当年刚满16岁,正是爱玩儿的时候,现在全当笑话提起来,大家一笑了之。这次小葛因为母亲瘫痪,常年卧病在床,没能来上海聚会,不无遗憾。
    
    å‚…光荣和杨利明已经退休了,傅光荣现在忙着在家看孙子,杨利明则是在国内云游,据说马上要二次去西藏。魏杏权在一个个体的弹簧厂当厂长,还在整天忙碌着,嗓门还是那么大,那么健谈。陈怀玉夫妇来沪多年,和朋友一起从事民办教育,现在也已退下来了,在上海养老。

    æ—¶é—´è¿‡å¾—很快,不知不觉快到晚上10点钟了,由于大部分人都住得很远,六、七十岁年龄,钱永美宣布聚会结束,大家互道珍重,依依不舍地告别了。


    ä¹…别重逢战友的面孔既陌生又熟悉,

    å²æœˆæ”¹å˜ä¸äº†çš„是各自的性格和言语。

    è¨€è°ˆè¯è¯­é—´çš„幽默还依然如故,

    ç¦»åˆ«ä»¿ä½›æ˜¯åœ¨å¾ˆçŸ­çš„时间里。

    ç¾Žé£Ÿã€ç¾Žé…’、美景、美好的回忆,

    å¥½è¨€ã€å¥½è¯­ã€å¥½å¿ƒæƒ…、充满着甜蜜。

    ç›¸äº’间倾诉着40年间的事情,

    æ— æ³•ç”¨è¯­è¨€è¡¨è¾¾ç›¸é€¢åŽçš„欣喜。

    è¯´ä¸€å¥ç¥ç¦ï¼Œé“一声珍重,

    ç›¼æœ›ä¸è¿œçš„将来再一次相聚。

                                       55团砖瓦连关廷光  2014.04.25于北京
 
  863283753671867644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