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李俊杰:依然沉浸在大连相
  周绍铭:寻人(周本发)启
  寻启人事
  杨利明:随笔(535)丙
  王绍品:42年后的一次拥
  周南征:告知
  薛仲迪:致三连哈市战友
  叶金厢:知青何惧路途远&
  卓然:亲爱的战友——哈尔
  叶金厢:请帮我找找朝鲜屯
  潘炳荣寻找50团战友衣丰
  叶金厢:南站探访王跃民
  卓然:22连上海知青战友
  卓然:22连上海知青战友
  叶金厢:身边的雷锋——蔡
  薛仲迪:邂逅(四)
  李佳:来自蒙特利尔的问候
  叶金厢:金铎网上找到我&
  55团二营知青徐培馨回沪
  韩景阳:寻人启事
  薛仲迪:怀念
  杨利明:随笔(429)&
  薛仲迪:求助
  俞琇珽:相隔四十五年的团
  回金成:京津战友重聚津门
  唐林虎:乒乓球活动“讯息
  韩伯英:林北方从南方来
  孙克龙:看望荒友--董洵
  杨利明:随笔(408)北
  张炳丽:信件
  韩伯英: 不信
  个人声明
  杨利明:随笔(398)姑
  杨利明:随笔(397)寻
  杨国英:大爱无疆
  杨利明:随笔(381)寻
  杨利明:随笔(379)王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杨利明:随笔(368)老
  黎子林去哪啦?
  周立东:您在哪里,我的启
  杨利明:随笔(350)忘
  杨利明:随笔(347)黑
  卢少英:信息
  李佳来信
  李佳来信
  王海芝:写给龚曾武
  刘惠丽:重逢在上海---
  柴运昌:贾琴芳“撒无赖”
  韩伯英:谁能联系韩文清
  柴运昌:祝愿袁忠民早日康
  孙凤琴:老朴来了
  杨利明:随笔(331)欢
  张莉莉:很巧的……
  杨利明:随笔(329)老
  王有衡:迟到的感谢
  杨利明:随笔(328)急
  司玉恩:难以忘怀的上海之
  韩伯英:隆冬小聚酒更香
  杨利明:随笔(326)王
  杨利明:随笔(325)寻
  关廷光:相聚在金秋十月的
  童昌达:和王有衡夫妇相聚
  叶金厢:只要想找就能找到
  王建忠:以球会友在天津
  俞琇珽:金秋小聚尽欢
  杨利明:随笔(317)天
  周南征:与严志海吴尔琪夫
  黄锦:我终于见到了你
  徐秀珉:欢迎好友王有恒夫
  童昌达:北京荒友王有衡夫
  薛仲迪:国英一家人
  王绍品:祈愿
  刘树贵:欢聚在上海
  杨利明:随笔(284)看
  赵伟:雨中情
  苏丽敏;战友相聚
  杨利明随笔(278)全部
  关廷光:40年后再相聚&
  杨利明:随笔(278)度
  杨利明:随笔(277)把
  时雨:看望鸡西战友【2】
  王玲梅:寻找王松根!!!
  时雨:看望鸡西战友(1)
  杨利明:随笔(271)血
  陈展华:67团20连申城
  唐林虎:来往和交流
  杨利明:随笔(264)感
  杨利明:随笔(263)空
  汤黎明:到香山看望姚鼎
  李文:寻原50团好友陈琪
  李文:转告金光三队各地知
  王艳芬:创建13连QQ群
  王艳芬:欢聚在上海
  时雨:欢迎程继和战友们
  赵宁:顺利办理完退休手续
 
 栏目导航  首页-荒友往来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2)--梅园村大聚会
作者:关廷光 加入日期:2014-5-7 录入:顾龙 点击:1516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2)--梅园村大聚会
作者:关廷光 加入日期:2014-04-26 录入:顾龙 点击:329
砖厂战友上海相聚(2) ——梅园村大聚会
作者:关廷光 加入日期:2014-04-25 录入:知青 点击:3
                      砖厂战友上海相聚(2)—— 梅园村大聚会
    
    刚刚踏上去上海的飞机,心已飞到战友们的身边。早上8:15的航班,到上海10:00整,在上海的战友们原计划去苏州游玩,留大脑袋——王银祥等我,后因下雨取消了苏州之行,都在酒店等我了。

    大脑袋——王银祥见我心情最为迫切,电话里说要到机场来接我,我没有告诉他航班号,怕他真来机场接我,毕竟是60多岁的人了。但他还是在地铁中转站“世纪大道”站内等我,由于到的时间过早,他在站内足足等了1个多小时。见面后,我们很激动,长时间相拥,仔细打量离别40多年的变化,岁月冲刷掉了彼此脸上曾经的青春痕迹,银丝已无情地爬满了老友的鬓稍,时间却增添了彼此间浓浓的思念之情。

    自2012年末通过网络与失散多年的战友联系上之后,唯独大脑袋没有音讯。98年我也曾上海住了几个月的时间,清晰地记着当年他家在上海的地址,但找到时已是人去楼空,不知他家搬到哪里去了。还是上海的武晓璥、杨利明费尽周折今年年初才找到了他。大脑袋也没闲着,一直在想方设法寻找当年的砖厂战友,知道原砖厂的老职工在辽阳,大脑袋携夫人专程乘飞机前去见面,可见思念战友的情之切。

    途中蔡耘多次打电话,询问我们到那儿了,我知道她心脏不好,叮嘱她在家里等我,可当我走出站时,她还是和先到上海的几个北京兄弟姐妹们在站外等候了,中午蔡耘安排在她家里为我接风,真是让我感动和不安。

    蔡耘家住在浦东新区一个小区内,房子收拾得很干净,陈设井井有条,客厅内摆着一架电子钢琴,墙壁上挂着几件精致的小画,电视内播放着轻柔的沪剧旋律,很是温馨。蔡耘爱人是退休公务员,高高的,瘦瘦的,很是好客。为招待我们,一大早就采购和下厨房准备。都说上海男人细腻、持家,这次我真的领教了。蔡耘爱人(我们称为姐夫)厨艺很高,我们到后不久,一桌丰盛的江南菜肴就摆上了桌,海参、桂鱼、河虾等样样俱全,其中一盘鳝鱼丝,最为让我推崇,色、香、味俱全,使我有点欲罢不能。老实说,我在上海也曾吃过许多饭店和餐馆,蔡耘爱人的手艺绝不比大饭店厨师的手艺低。

    我们几个北京来的也不见外,大快朵颐,风卷残云,吃个精光。不觉到了下午3:00,晚上安排的大聚会时间快到了,电话来了,性急的段永庆和闫瑞娟早早在那儿等候了。

    我们赶紧起身,顾不上收拾桌上的残汤剩饭,驱车前往聚会的酒店——梅园村。梅园村在浦东最著名的商厦——八佰伴的对面,处于浦东经济区中心地带,酒店陈设豪华,我们的聚会被安排在8楼的一间能容纳十几个人的大包间内。

    一进屋就见到了等候多时的段永庆和闫瑞娟,老段的样子没怎么变,还像砖厂一样,不胖不瘦,很结实。闫瑞娟穿着一身黑色的外套,还是那样瘦小和漂亮,说话细声细气,软软的。当我和她提起她当年在砖厂爬大烟筒的壮举时,她抿着嘴笑起来,说:“你们怎么还记得这件事呢?我都快忘了。”他们俩认认真真的看着我的iPad里当年战友们的照片和战友在北京聚会的视频,不停的问这问那,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过一会儿,傅光荣、杨利明、魏杏权,还有蔡耘的爱人(为我们在家收拾残局而晚到)也都陆续赶到,而陈怀玉老师和爱人却迟迟未到,后来一问,是他儿子开车开过了,兜了一大圈才找到,足足在周边转了一个小时。

    聚会开始,钱永美代表上海战友致欢迎词,大家共同举杯,庆祝40多年后在上海的相聚。开场白后,大家顾不上满桌的丰盛美食,便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聊了起来。老段和闫瑞娟和我当年都是砖厂预制件排(六排)的,说的最多的是当年排里的人和事,很想念葛振兴和张岳翔,还清晰地记得他们当年的样子。老段当时是六排的排长,对葛振兴印象最深,说小葛性格比较“嘎”,还记得当年有一次在宿舍午休,下午该上班了,老段还没醒,小葛说,“先别叫醒他,咱们还能多待会儿”,谁知被老段听到了,到今天都没忘。是呀,我和小葛当年刚满16岁,正是爱玩儿的时候,现在全当笑话提起来,大家一笑了之。这次小葛因为母亲瘫痪,常年卧病在床,没能来上海聚会,不无遗憾。
    
    傅光荣和杨利明已经退休了,傅光荣现在忙着在家看孙子,杨利明则是在国内云游,据说马上要二次去西藏。魏杏权在一个个体的弹簧厂当厂长,还在整天忙碌着,嗓门还是那么大,那么健谈。陈怀玉夫妇来沪多年,和朋友一起从事民办教育,现在也已退下来了,在上海养老。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快到晚上10点钟了,由于大部分人都住得很远,六、七十岁年龄,钱永美宣布聚会结束,大家互道珍重,依依不舍地告别了。


    久别重逢战友的面孔既陌生又熟悉,

    岁月改变不了的是各自的性格和言语。

    言谈话语间的幽默还依然如故,

    离别仿佛是在很短的时间里。

    美食、美酒、美景、美好的回忆,

    好言、好语、好心情、充满着甜蜜。

    相互间倾诉着40年间的事情,

    无法用语言表达相逢后的欣喜。

    说一句祝福,道一声珍重,

    盼望不远的将来再一次相聚。

                                       55团砖瓦连关廷光  2014.04.25于北京
 
  863283753671867644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