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作者:于懿德 加入日期:2014-4-11 录入:顾龙 点击:1268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作者:于懿德 加入日期:2014-03-12 录入:顾龙 点击:214
于懿德  :  难忘的中秋节
作者:于懿德 加入日期:2014-03-12 录入:知青 点击:2
                                              难忘的中秋节
                                           (原名:苦中作乐)

                                                于懿德
      

    在黑龙江兵团的那些岁月里,我们这些知青可谓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无忧无虑的单身贵族。但一年中也有几天是多愁的,那就是中秋、春节这些传统的团圆节。每逢佳节倍思亲,思念远在千里之外的故乡与亲人。      

   不知是哪一年的中秋节前,不知是我们四兄弟中的哪一位提出今年要好好地过中秋。这一提议得到了兄弟们的一致赞同。虽然离中秋还有一个来月,我们还是紧锣密鼓地筹办起来,要把今年的中秋晚宴办得历年来最丰盛、场面最大、最有特色、招待更多朋友,共同欢度佳节。
于是我们按这个标准开始分工准备,黑龙江的中秋节已近初冬了,有些地方已开始下雪。这时已是各种蔬菜落市的时候了,必须马上行动准备了。我们的分工是按各尽其能,各显神通的原则。谢继明的酒房虽停产,但他平时做了不少好人,便由他去瓜地搞西瓜。他与家属队的管事一说便取回几只稍好的生瓜蛋(当时已近罢园)。夏松淼、秦其发负责蔬菜,他们白天去了菜园子没有一点收获。当时菜园也快罢园,是买不到什么的。但还是“踩了道”,把菜地里哪块地种的什么记得一清二楚。看情形这几天就要罢园了。经商量认为要搞到菜只有自力更生,时不可待,今晚必须动手。      
    当晚,老天帮忙,朦胧的月色正能“行事”。我们四人乘着月色潜入菜园。其发和我为一组,松淼与继明为一组,沿着白天观察好的道开始行动。我这组摘的是西红柿、辣椒,弯着腰一棵一棵地摸西红柿,上面稀稀拉拉长着几只如鸡蛋、如鸽蛋大小的生硬的西红柿。因为看不清,只能靠手感摘。就这样一棵棵摸,一行行摘,几个来回还是没有几个好摘的,最后只好不管大小都摘。然后再到辣椒地也是这样,枝上长的都是小小的。大约有半个小时,只听得菜园打更屋门吱地一响,老付头走了出来,我们一看也差不多了,赶紧打道回府。待我们回到酒房,把那二只半满的书包倒出来,平时掉地上都没人捡的菜仔散落一桌,我们四人见了好高兴。挑出一些坏的后,将这些好的放入夏松淼一只空箱子里,并包上些旧衣服。过后这些天经常去看看箱中的菜仔,那些青色的西红柿渐渐变红,青椒也有发红的,茄子有些烂的,扔了不少,生瓜蛋也有些弹性了,小黄瓜有些蔫可看起来还有些水灵。看来形势喜人,没有白辛苦,功夫不负有心人啊!我负责采购,备好了鸡蛋,买了水果罐头,并预定好买几斤月饼。我找机会去了趟团部,正赶上供销社节日特供,买到了两瓶泸州老窖,在当时可属罕见的酒。时间过得很快,各项准备工作都落实了,中秋节也快到了。

中秋节那天,我们几个都早早忙乎起来,赶在上班前,捡菜的捡菜,洗菜的洗菜,该切的也切好。这天食堂不错,晚饭时供应每人一份红烧肉。下班后,我们就正式开工了。我负责上灶炒菜,其他摆桌的摆桌,拌凉菜的拌凉菜,由于准备得早,没等天黑,两只方桌拼起的大餐台已摆满丰盛的菜肴。有糖拌西红柿、糖醋黄瓜,拌干豆腐丝、辣白菜等,热炒有青椒肉片、西红柿炒蛋、烧茄子,炸茄子夹肉,还有食堂的红烧肉。最新奇的还数吴绥达做的色拉土豆,他自己调的色拉在当时可属一绝
。我们的朋友先后来到,记得有吴绥达、李吼鸣、吴正东、袁继达、苏丽敏、陈永新、鲁晓玉、十三连的刘新华、张顺娣等十多人。大家看到满桌的菜很惊讶,都问我们是怎么搞的,我们四人只是相视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酒房坐北朝南,没有大门,我们的大餐台对门朝南而摆。中秋之夜皓月当空直照屋内,我们大家坐在月光下,喝着酒赏着月。大家高兴地吃着菜、品着酒,夸菜的花样多,做得好吃,议这些窖酒香甜味美,比这里的土烧酒好喝多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不知是谁举起手中的碗说:“今天是中秋节,我提议为我们上海的亲人中秋快乐!干杯!”一下子那热烈的场面顿时静了下来,慢慢地一只只杯、茶缸、碗举起“干”“干”声起,“叮当”互相碰起了杯。有的一饮而尽,有的大口喝了,有的只是稍稍喝了一点,有的低下头,有的转过身去,好长时间没有了声音……大家的思绪转到了远在数千里外的上海亲人那里,已有好些年没有在亲人身边共度中秋团圆节了。要是能和亲人在家中过中秋节那该多好啊!我想着年迈的老母亲,她好吗?今天过节寂莫吗?但这只是短暂的一念,很快意识到大家情绪这么低不好。为挽回大家的情绪,我马上大声说:“我们还有更好的东西没有上席呢!”说着到里间把当地特产——掉地上不碎的月饼和切成一片片的被捂热的西瓜端上桌。大家看到这月饼没有拿的,而伸手都拿那片不大的西瓜,就这样大家吃着西瓜、喝着酒、吃着菜、啃着硬月饼,望着月亮……     

    那年的中秋节离现在已有廿多载了,但每每想起历历在目,总有一种快意,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中,我们没有消极,还是那样热爱生活,自寻乐趣,苦中作乐,其乐无穷。这就是我们知青生活的一部分。

转录於50团知青网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