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忆
作者:叶民 加入日期:2014-3-26 录入:顾龙 点击:1475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忆 
作者:叶民 加入日期:2014-03-11 录入:李余康 点击:438 
--------------------------------------------------------------------------------
 
    三十多年前,我是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五师五十五团二营营直学校的学生。那段让一代知青刻骨铭心的岁月,也同样给我们留下了与知青永远分不开的童年记忆。当年风华正茂的热血青年已进入花甲之年,当年的孩子也已年过半百,好像也开始怀旧了。我很想把记忆里零散甚至有些模糊的但又很珍贵的记忆和还有长大之后的感受写出来。
    我似乎记得欢迎知青到来敲锣打鼓的时刻。知青们都坐在大卡车上,穿着绿色军大衣(或是夏装?),表情好像很严肃。那万千滋味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我们小孩和欢迎的人群在马路边追着,跑着,仰着头向上看他们。好象在大红门附近。我们都高兴地看这个少有的热闹。哪知道那是一个历史的时刻,那是兵团的历史时刻, 更是一代知青命运转折的时刻! 这个画面每次浮现出来都是一样的。我总觉得这是真实的记忆,不是从电影里看到的。
    记忆中好像家家都有那幅金训华为抢救国家财产壮烈牺牲的画。一代楷模的英雄事迹令人震撼和难忘。我曾问过我父亲,为什么他只呢为抢救一块木头就牺牲了?父亲说,木头只是一个象征,意思是国家财产(大概这个意思) 。这幅画是找不到了,但心中的那幅画却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我对兵团和农场的记忆好像相当多的是对知识青年的记忆。那时候无论是连队,还是机关、卫生所、修理所,到处都有知识青年的身影。修桥挖河有知青,春播秋收有知青,开车送信有知青, 吹拉谈唱有知青。他们多才多艺无所不能。他们的伟大贡献无需我来评价。我只真切地记得,他们为我们偏远荒凉的北大荒农场平添了多少勃勃生机啊! 
    尤其幸运的是我们这些在校的孩子。我从70年上小学到80年上大学离开查哈阳,接受了最完整的知青老师的教育和培养。我们二营的学校几乎全部都是知识青年老师,每一个老师我都记得。小时记住的是他们的名字,他们的特点,说话走路的样子。现在长大了,对他们更多了一份深沉的理解和感激。越来越理解自己是多么幸运。我没生在上海,却受到来自上海南洋模范中学毕业生的教育。她们对我们的教育和影响是全方位的,令我受益终生的。我从心里感谢她们。谢谢她们在那个整个民族经历厄运的时代,给了我们一个有歌声、琴声、读书声的童年,和那宝贵的偏远地方最缺乏的教育,以及那更珍贵的纯真质朴的爱心! 很多美好画面至今记忆犹新。三棵大树前大操场上,有一群由老师“看护”的叽叽喳喳的孩子们,做体操时,后面一排穿着一样衣服的老师们,和知青合在一起演出的宣传队,一年一度的体育盛会,大人的篮球比赛,都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拥有这些美好记忆,我多么幸福!
    我们也有一些有趣儿的回忆。由于学校的位置,我们经常看到来往于连队的知青。看长了,从大红门那边老远就能看出那是谁,或是哪伙人,是14连上海知青还是13连北京知青。骑车的是通讯员还是卖冰棍儿的都能分出来。当分场有了康拜因时,我们总是看见它从学校门前缓缓驶过,说不定驾驶员就是个知青。
    有一次食堂卖大米饭,回家途中的许云校长赶紧返回告诉老师们这个好消息。我正在办公室窗户外边,只听得老师们一个个拿起装着勺子的饭盒,飞快地跑出去。那叽哩咣荡的饭盒声和欢叫声渐渐远去。可却留给我长久的记忆。我们小孩子当时在笑。可后来想起来常感辛酸。吃一顿大米饭多不容易呀!
    那个时代,本应花枝招展青年人却青一色的灰黄蓝的服装。女老师唯一的装饰可能就是那翻出来的略有花纹的领子。即使这样,这些大城市里来的青年仍然引领我们的着装乃至气质。耳濡目染我们也似乎变得开化。本是农场的孩子,长大后到了外地,谁都猜不出是哪里的。我上大学时别人非说我是城市的。不只我一个人有这种经历。不是说农村不好,只想说开了眼界的我们眼神里的确少了些迷茫,多了些向往,也许还有自信。这种影响是知青们由内而外的知识、素养与气质带来的。这是后来才理解到的。现在的年轻人都没有这种气质了。那个让我们眼前一“亮”,心里一“动”烫了发的上海女知青,还有那个留长发的天津男知青,我们小时常常从后面偷看他们。他们现在都在哪里?
    当乌云最终散去,知青返城之后,农场,特别是我们分场,顿时完全没有了昔日的热闹和繁荣,随之而来的是一片萧条和冷清。当时我家已搬到场直。回到金光看到学校不成样子,窗户都没有了玻璃,象是不再有人管了。我真的都要哭了。他们真得都走了吗?再也不回来了吗?那种连自己都表达不清的感受从没对任何人讲起。后来才懂得,他们把最宝贵的青春献给了北大荒,他们早该回去了。
    一代知青,带给我们太多的幸运。我更深知,那是个时代的悲剧,那是整个民族大灾难中的一部分。多少悲欢离合苦痛辛酸发生在那个时代。那几个悲惨的故事我不愿想起。后来知青的故事我就全然不知。只知道也可以想象全国范围知青经历了多少的坎坷和磨难。
    四十年过去了,只是“弹指一挥间”。谁能忘记这一段历史? 看到网站里那么多深情回忆文章,那么多珍贵历史照片。一场接一场的团聚, 一拨又一拨的返乡。一种“外人”无法理解的不了情。我深知这份丰厚而宝贵的精神财富,是知识青年怎样用他们的青春,用他们的汗水和泪水换来的! 
    五十五团相册里好多熟悉的面孔,除了我的老师们, 我们宣传队的,还有跟爸爸妈妈一起共事过的知识青年。我父母那代农场人见证过知青从来到走的全过程,与知青很有感情的。老照片看得让人无限感慨和激动。真想知道他们在哪。现在是什么样了。无论认识与不认识的查哈阳知青,我深深地祝福你们!

    附:此文作者叶民曾是55团2营营直学校的学生,上海知青徐雪娟老师等教过她,北京知青刘玲玲老师带领的文艺演出队里有她参加。她现在美国定居,近年来回国探亲,曾到北京与刘玲玲等老师幸会,又常浏览查哈阳知青网,感慨之余,不由得拿起笔,写下了这篇情真意切的回忆文章。
    在此,我们知青老师及知青朋友们向叶民同学表示真诚地感谢!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