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柯长勇王建忠::怀念东源
  杨利明:悼志海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窦国宾一路走好——摘自各
  李俊杰: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王秀英:此情绵绵无绝期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李娜: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518)送
  杨利明:随笔(516)哭
  沈国英: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薛仲迪:于滨江
  韩伯英:追思仁兄于滨江
  讣告
  周凯军: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周南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杨利明:随笔(448)马
  杨利明:讣告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
  王念:僅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童昌达:悼老宁
  吴志勋:也说吕尧南
  杨利明:随笔(428)&
  程小华:思念
  关廷光:追思
  王绍品:了却一个心愿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
  叶金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童昌达:念战友徐少云
  修鹤年:深切悼念好友徐少
  句句“微言”寄哀思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河春子:怀念秦维茜
  秦仪:我的母亲—秦维茜
  沈伟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讣告:树立战友一路走好
  齐海东:泣送战友
  谢志勇:悼念田作斌
  王学书:18连紧急通知
  武晓璥:怀念挚友陈荣新
  王文学:我也送送老金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李余康:深深怀念金康民老
  修鹤年:怀念金康民老师
  许文锐:老金走了
  傅宝智:老金,你走好!
  傅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王绍品:遍插茱芴少一人
  杨利明:随笔(313)悼
  杨利明:讣告
  傅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杨利明:随笔(302)悼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薛仲迪:回忆二黑
  薛仲迪:二黑,一路走好
  祁晓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阿里郎:相聚
  沉痛悼念好战友:李梯智
  张铁山:讣告通知-怀念战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
  李佳:感悟生命
  于中德:阿妈妮,你在天上
  杨利明:随笔(256)赶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
  潘迪煌:一声叹息
  谭唯芳:力保,回来吧
  司玉恩:想起战友王福喜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孙凤琴:我亲爱的兄弟,你
  杨国英:遗憾,终生的遗憾
  孙建华:战友崔云虎一路走
  程小华:虎哥走了
  李文:宗继光~一路走好
  蔡忠民:宗继光不幸辞世
  张石:别了,战吉通
  沈国英:徐香虎一路走好
  王跃民:悼战友徐香虎,愿
  刘绍欣:怀念张保国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平平安安遗作:活着就是一
  平平安安遗作:幸福女人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
  程小华:我的天津哥哥
  郝志宏:回忆焉小奇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阿尔:归来吧,小奇
  沈伟椽:焉小奇和他的《随
  小奇-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209)悼
  韩伯英:感怀故人焉小奇
  薛仲迪:小奇,愿你走好
  沈伟椽:焉小奇战友,一路
  司玉恩:怀念战友---王
  高培帼:悼朋友,屹峰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位知青战友
作者:杜望基 加入日期:2014-3-19 录入:李余康 点击:2461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位知青战友
作者:杜望基 加入日期:2014-02-23 录入:顾龙 点击:466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位知青战友
作者:杜望基 加入日期:2014-02-22 录入:知青 点击:8

    这几年,最高兴的事就是参加知青聚会的活动了,来自上海、北京、天津、哈尔滨、齐齐哈尔、鸡西等城市的知青战友在分别了 30多年后,共聚上海、北京,那个场面真是让人兴奋、激动,难以言表。40 多年前在北大荒黑土地上结下的浓浓战友情谊,让大家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但每当想起曾经朝夕相处、却青春早逝的知青战友,大家都感到万分的痛惜,假如他们能活到今天,也能参加聚会活动那该有多好啊。当年新立分场就有三位战友不幸逝去,他们是:天津知青王志健,逝于1969年(21岁);鸡西知青孙占军,逝于1970年(不到20岁);上海女知青李育静,逝于1971年(不到20岁)。
    在那个特殊年代,城市中学生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奔赴农村、奔赴边疆,战天斗地,屯垦戍边,献出了人生最宝贵的青春,有的知青甚至献出了生命。每每想起这些将生命都奉献给了北大荒的兵团战友,总是令人叹惋。他们没能走出那个特殊年代。更没能赶上粉碎“四人帮”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的改革开放的新时代,也无缘与知青直接相关的恢复高考、大返城的新机遇。
      在新立分场十二连西边,一条叫“西黄蒿沟”的河的东侧,有一块当地老职工叫作三角地的坟地,先后掩埋过这三位早逝的知青战友。
      第一位被掩埋的是在西黄蒿沟游泳不幸溺死的工副业连机务工王志健。王志健是1968年9月17日从天津来到查哈阳农场的,比我们这批上海知青早到一天。天津来的20人和我们上海来的38人一同被分在新立分场种子连,津、沪男知青们同睡一铺大炕,土房是由原种子连准备当猪圈、后因接收知青而突击改建的。王志健是天津一中老高二的,干活从不惜力,所以第一批从知青中挑选机务工时,他就被选中开上了“东方红”。他被我们上海知青称为半个老乡,因为他父亲是上海人,上海话他会讲会听,但不怎么说,平时喜欢下围棋,有股不服输的劲头,有时还很幽默,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记得头一年过春节时,天津知青想喝点酒,但那时营部服务社好像有什么规定,不卖酒给知青,无奈中有人想出了个变通法子,说换上老职工的黑棉袄去试试。说干就干,当下王志健和袁景文两人“临危授命”,借了住在同一宿舍的种子队老梁(老职工)油黑发亮的黑棉袄和皮帽去打酒了。不出一刻钟光景,两人乐得屁巅巅地回来了,还真把白酒给买回来了。事后服务社的刘学连主任说了,你们知青穿上黑棉袄来打酒,哪有认不出来的,只是你们平时也不喝酒,过春节想喝点酒也是人之常情。
      出事的那天是1969年7月27日,天气特别炎热,早晨我还看见王志健在食堂南边约40米的营部学校东山墙旁维修“东方红”拖拉机。中午突然听人说,西窑地出人命了,是个知青。不少人都急匆匆往西黄蒿沟赶去,我也放下手里的活,往西窑地跑去,远远地看见西黄蒿沟桥旁躺着一个只穿着游泳裤的人,待跑到跟前一看,这不是王志健吗。只见他平躺在桥旁,已经停止了呼吸,一条鲜活的生命就此戛然中止,实在让人感到意外而无法接受。据桥旁砖瓦连参加抢救的老职工说,7月的西黄蒿沟水非常急,由于桥下是落差约五六米的水泥坝,水性再好的人如若游近坝,则会身不由己地被急流冲下坝,被坝下水中的乱石撞死淹死。起初大家在坝上撒开渔网捞,无果才转移到坝下捞。当时,砖瓦连的男职工和男知青都下水参加救捞,最后是上海知青、淮海中学的金培幼在坝下用手触摸到后,赶紧将王志健给抱起抬上了岸。可惜,他已经不省人事。从营部卫生所赶来的曹连锁卫生员忙着做人工呼吸、打强心针,也无济于事。王志健有一个妹妹,当时刚下乡,才从天津投奔她哥哥而来,被分在九连,距营部八里地。如何将她哥哥溺死的噩耗告诉她,实在是件非常难办的事,但再难办也得办,怎么也拖不下去的。下午营部就派解放车将她妹妹王志远从九连接来,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只见身材瘦弱的她从驾驶室里下来,表情惊恐茫然(她哥哥20岁,她当年只有16岁),看见眼前站着这么多神情黯然的知青和老职工,猜想一定发生了什么不测之事……
      2005年我去了趟天津,与分别了27年的王志远等知青聚会了一次。王志远模样已变,走在街上已认不出来了,原来瘦弱的形象一点也没了。在聚会上,得知1983年8月王志远与她弟弟去了新立分场,将王志健遗骨从三角地坟地起出后在甘南县城火化,将骨灰带回了天津,了却了父母的心愿。
      第二位被掩埋的是十连的一名鸡西知青孙占军。他是 1969年 8月20日来到查哈阳的,人很朴实厚道,他死得更不幸。那天播大豆时,他站在播种机后踏板上,负责种子的播撒,可能由于太疲劳了,他突然跌倒,被播种机硬是给拖行了几十米。待前面牵引的东方红拖拉机驾驶员发现,停下车来,他已经断气,年青的生命就此献给了黑土地。时间是1970年5月20日,年龄可能也不会超过20岁。
      第三位被掩埋的是十连的上海女知青李育静。她先是被分配在工程连砖瓦排,后变为砖瓦连。砖瓦连都是手工劳动,干活强度极大,她照样敢与男知青比赛脱砖坯。后砖瓦连解散,她与其中的24人又一同分到了十连。她家姐弟三人,一同于1969年5月赴新立,她姐姐李晶洁,1969 年曾与我同在工程连食堂干活,姐妹俩都是干活勤快又麻利的人。李育静留给人的印象,是一个典型上海女中学生,聪明好强,干活从不惜力。姐妹俩性格各异,她姐显得沉稳,而她显得活泼、开朗。就在最最累人的铲地“战役”中,偏偏死神就来纠缠她,开始她以为是发烧感冒,也不听战友们劝阻,照样早出晚归铲地,不请假休息;后来持续高烧不退,这时才去看病,被诊断为出血热,而且已过了最佳治疗期。当时的医疗条件非常有限,尤其是出血热,对知青来说很致命,很恐怖的,一旦得上出血热,到了晚期就没救了。一朵充满了青春气息的生命之花骤然凋谢,真是令人凄然泪下,时间是1971年6月19日,那时她还不到20岁。
      写下此文,作为对当年共同在黑土地上屯垦戍边,但不幸青春早逝的知青战友的悼念。让我们永远记着他们。

 
转录於50团知青网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