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æŸ¯é•¿å‹‡çŽ‹å»ºå¿ ï¼š:怀念东源
  æ¨åˆ©æ˜Žï¼šæ‚¼å¿—æµ·
  ç«¥æ˜Œè¾¾:怀念战友夏仁辛、
  ç«¥æ˜Œè¾¾:怀念战友夏仁辛、
  çª¦å›½å®¾ä¸€è·¯èµ°å¥½â€”—摘自各
  æŽä¿Šæ°: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çŽ‹ç§€è‹±:此情绵绵无绝期
  è”¡çº¢æ€¡:又一个好人走了
  æŽå¨œ: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ç¨‹å°åŽï¼šæˆ˜å‹ï¼Œä¸€è·¯èµ°å¥½
  æ¨åˆ©æ˜Ž:随笔(518)送
  æ¨åˆ©æ˜Ž:随笔(516)哭
  æ²ˆå›½è‹±: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è–›ä»²è¿ªï¼šäºŽæ»¨æ±Ÿ
  éŸ©ä¼¯è‹±ï¼šè¿½æ€ä»å…„于滨江
  è®£å‘Š
  å‘¨å‡¯å†›: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å‘¨å—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æ¨åˆ©æ˜Ž:随笔(448)马
  æ¨åˆ©æ˜Ž:讣告
  å¶é‡‘厢:《远去的旭光》帮
  çŽ‹å¿µï¼šåƒ…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ç«¥æ˜Œè¾¾:悼老宁
  å´å¿—å‹‹:也说吕尧南
  æ¨åˆ©æ˜Žï¼šéšç¬”(428)&
  ç¨‹å°åŽï¼šæ€å¿µ
  å…³å»·å…‰:追思
  çŽ‹ç»å“:了却一个心愿
  æœæœ›åŸºï¼šæ‚¼å¿µä¸å¹¸åŽ»é€çš„三
  å¶é‡‘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ç«¥æ˜Œè¾¾ï¼šå¿µæˆ˜å‹å¾å°‘云
  ä¿®é¹¤å¹´ï¼šæ·±åˆ‡æ‚¼å¿µå¥½å‹å¾å°‘
  å¥å¥â€œå¾®è¨€â€å¯„哀思
  é¡¾é¾™ï¼šå°‘云,一路走好!
  æ²³æ˜¥å­ï¼šæ€€å¿µç§¦ç»´èŒœ
  ç§¦ä»ªï¼šæˆ‘的母亲—秦维茜
  æ²ˆä¼Ÿæ¤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æŽä½™åº·ï¼šè¿½æ€é‡‘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è®£å‘Šï¼šæ ‘立战友一路走好
  é½æµ·ä¸œï¼šæ³£é€æˆ˜å‹
  è°¢å¿—勇:悼念田作斌
  çŽ‹å­¦ä¹¦ï¼š18连紧急通知
  æ­¦æ™“ç’¥:怀念挚友陈荣新
  çŽ‹æ–‡å­¦:我也送送老金
  æŽä½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æŽä½™åº·ï¼šæ·±æ·±æ€€å¿µé‡‘康民老
  ä¿®é¹¤å¹´ï¼šæ€€å¿µé‡‘康民老师
  è®¸æ–‡é”ï¼šè€é‡‘走了
  å‚…宝智:老金,你走好!
  å‚…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çŽ‹ç»å“:遍插茱芴少一人
  æ¨åˆ©æ˜Žï¼šéšç¬”(313)悼
  æ¨åˆ©æ˜Ž:讣告
  å‚…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æ¨åˆ©æ˜Ž:随笔(302)悼
  å‚…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è–›ä»²è¿ªï¼šå›žå¿†äºŒé»‘
  è–›ä»²è¿ªï¼šäºŒé»‘,一路走好
  ç¥æ™“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é˜¿é‡ŒéƒŽï¼šç›¸èš
  æ²‰ç—›æ‚¼å¿µå¥½æˆ˜å‹ï¼šæŽæ¢¯æ™º
  å¼ é“å±±ï¼šè®£å‘Šé€šçŸ¥-怀念战
  æŽä½³ï¼šæ„Ÿæ‚Ÿç”Ÿå‘½ï¼ˆä¹‹2)回
  æŽä½³ï¼šæ„Ÿæ‚Ÿç”Ÿå‘½
  äºŽä¸­å¾·ï¼šé˜¿å¦ˆå¦®ï¼Œä½ åœ¨å¤©ä¸Š
  æ¨åˆ©æ˜Žï¼šéšç¬”(256)赶
  ç«¥æ˜Œè¾¾ï¼šé¢‚松——怀念我的
  æ½˜è¿ªç…Œï¼šä¸€å£°å¹æ¯
  è°­å”¯èŠ³ï¼šåŠ›ä¿ï¼Œå›žæ¥å§
  å¸çŽ‰æ©ï¼šæƒ³èµ·æˆ˜å‹çŽ‹ç¦å–œ
  å´å®è¿žï¼šçŽ‰æ•å§èµ°å¥½
  å­™å‡¤ç´:我亲爱的兄弟,你
  æ¨å›½è‹±ï¼šé—憾,终生的遗憾
  å­™å»ºåŽï¼šæˆ˜å‹å´”云虎一路走
  ç¨‹å°åŽï¼šè™Žå“¥èµ°äº†
  æŽæ–‡ï¼šå®—继光~一路走好
  è”¡å¿ æ°‘:宗继光不幸辞世
  å¼ çŸ³ï¼šåˆ«äº†ï¼Œæˆ˜å‰é€š
  æ²ˆå›½è‹±ï¼šå¾é¦™è™Žä¸€è·¯èµ°å¥½
  çŽ‹è·ƒæ°‘:悼战友徐香虎,愿
  åˆ˜ç»æ¬£ï¼šæ€€å¿µå¼ ä¿å›½
  å´å¿—勋:悼念张宝国
  è‘£æ™“敏:假如“大炮”还在
  å¹³å¹³å®‰å®‰é—作:活着就是一
  å¹³å¹³å®‰å®‰é—作:幸福女人
  å…³å»·å…‰ï¼šâ€œå—窑地”知青的
  ç¨‹å°åŽ:我的天津哥哥
  éƒå¿—宏:回忆焉小奇
  ç¥–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é˜¿å°”:归来吧,小奇
  æ²ˆä¼Ÿæ¤½ï¼šç„‰å°å¥‡å’Œä»–的《随
  å°å¥‡ï¼è·¯èµ°å¥½
  æ¨åˆ©æ˜Žï¼šéšç¬”(209)悼
  éŸ©ä¼¯è‹±ï¼šæ„Ÿæ€€æ•…人焉小奇
  è–›ä»²è¿ªï¼šå°å¥‡ï¼Œæ„¿ä½ èµ°å¥½
  æ²ˆä¼Ÿæ¤½:焉小奇战友,一路
  å¸çŽ‰æ©ï¼šæ€€å¿µæˆ˜å‹---王
  é«˜åŸ¹å¸¼ï¼šæ‚¼æœ‹å‹ï¼Œå±¹å³°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作者:顾龙 加入日期:2014-2-18 录入:顾龙 点击:1992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作者:顾龙 加入日期:2014-02-03 录入:顾龙 点击:785
      å’Œå–„待人    ä»—义执言
        å°‘云,你一路走好!

    2月1日,伯康、丽娟中午来电:少云大哥在除夕夜走了!
    å™©è€—,我不能相信他走得这样的急急匆匆!

    åŠæœˆå‰ï¼Œ1月18日我去龙华医院看少云大哥,他坐在床上,刚吃好午饭,嘴上吸着氧气。他见到我很高兴,拉着我的手,摘下氧气罩,吃力地说:“我挺好,就是耳朵听不清了。刚才吃了三个馄饨,气急,吸口氧,再吃!”我贴近他耳边说,“你气色蛮好,胃口也好,你会好起来的。”他笑了,笑得很灿烂!过会儿,他又摘下氧气罩说,看到你,我很开心!我不让你们来看我,就是想养养好,我们可以好好聊!记得少云得病后,我与凤英去年除夕去他家看他,他也是这句话。少云是一个乐交朋友的人,他只想好好养病,尽早恢复健康!
    è¿™å¤©ï¼Œæˆ‘的同窗、又是一起赴北大荒的战友,少云的夫人周炎正巧回家休息,我与她通了电话,我说少云全靠你了!周炎说:“是啊,晚上他要我陪着,他离不开我。”我知道老同学身体不好,但性格刚强。这次要不是少云需要白蛋白针药,她是不会找大家的。我说:“少云会好的,你有什么需要就打电话给我,我们是同学、是荒友,亲上加亲!”真的没想到,又是一个除夕,少云大哥仙逝了,你太年轻,才66岁!

    ç”±67团知青自发组成的“开心就好”微信聊天群,遇到最不开心的一天。
    2月1日下午13点47分,一条“大年夜徐少云走了,少云一路走好!”的微信,震惊了聊天群里的荒友,远在山西太原的李绪章甚至不敢相信,发信息给凤英“是真的吗?”。接着很多荒友的都发来了微信悼念,有上海、北京、天津、齐齐哈尔、哈尔滨的老知青,太原的李绪章老宣传干事、成都的谭祖培参谋长,甚至远在美国的王平。这一条条微信,又通过短信传送给周炎,寄托哀思,节哀顺变。

    2月3日上午徐少云告别会在益善殡仪馆青松厅举行。会场正中放着徐少云的遗像,两边是黑龙江荒友写的挽联:上联:少时赴疆  å…µå›¢æ•°è½½ å’Œå–„相处  æˆ˜å£«ç¬‘貌犹在
          ä¸‹è”:云间驾鹤  å¤©åœ°ä¹‹é—´ ä»—义执言  å¾‹å¸ˆéŸ³å®¹æ°¸å­˜

    æ˜¨å¤©ä¸‹åˆï¼Œå‘¨ç‚Žç»™æˆ‘来电,说挽联一直没想出合适的,要我这位老同学帮忙,我答应了。因为刘洪占发来的挽联就写得很好,特别是两联的藏头字,是“少云”。按周炎的要求,挽联要突出少云的律师生涯。我与凤英商量,将洪占原创的上下联作了点修改,上联主要讲少云的兵团经历,少云与知青朋友“和善相处”,是“战士”;下联突出他回沪后热爱律师工作,在华政读书,1993年考上律师证,在沪一律师事务所一直工作到病倒。“仗义执言”就是他的宝贵品质!

    å¾å°‘云安祥地睡在花丛中,身边放着爱妻周炎的鲜花篮。查哈阳知青网67团联谊会敬献了花篮,2006年徐少云曾是网站发起人之一,负责法律咨询。
    10点15分,告别会开始。徐汇区司法局的领导致悼词。听着听着,与少云相识的那些年、那些事浮现在我眼前。

    å°‘云原是67团团直工程连的知青。我在团部宣传股当新闻干事,就听说他是工程连一员“虎将”。后来,调来团部当青年干事,我们住在一个宿舍,又都在政治处,很快就成了好朋友。他比我大2岁,当然是哥了!
    å°‘云后来当上67团团委副书记,我们工作联系更多,因为共青团活动多,需要广播报道。少云,是个乐天派,开朗,点子多,共青团的工作很活跃。记得他主持召开的团委工作会议,都是知青积极分子,会后的联欢会总是热热闹闹的!
    
   ä¸‹ç­åŽï¼Œä»–是文娱爱好者,常来我们宣传股,拉拉唱唱都在行。那时候,团宣传队排《智取威虎山》,他扮演少剑波,那扮相帅、那唱腔正,扮演李勇奇的天津知青许文锐在悼念微信中说,他至今珍藏着当年一起在太平湖演出的照片。
    
  ç”±äºŽæˆ‘们住在一个机关宿舍,除了下连队,只要在机关,几乎是同进同出,晚上挨着睡,总要聊到眼皮子撑不开。记得一天晚上少云去参加重要会议,我躺在被窝里等他。快12点了,门开了,少云轻轻地进来,钻进了被窝。他见我没睡,就凑过脸贴近我耳边,悄悄地说:“出大事了,林彪叛逃摔死了”。原来他刚听完团党委的紧急传达,他对我说,睡吧,明天都会听传达的。由此可见我俩的关系,他是相信我的,了解我的。当我1975年申请入党时,他与于彤作了我的入党介绍人,如今他俩都去马克思那里了。

    å°‘云,和善待人,爽朗豁达。记得1977年恢复高考的时候,少云的同学、教育干事王钢报名参加高考。我因为是“老初三”,没有资格报考。那时,少云见我报考没希望有点情绪低落,就对我说:“别灰心,来年还有机会!”临考还有一周,团部招生办突然同意我以特殊专长报考。少云是头一个来祝贺的,还鼓励我好好考。王钢主动提出与我一起复习,但是犯愁没有地方呀。
    è¿™æ—¶å°‘云与周炎刚喜结良缘,分到了新房。他知道我们没处复习,就将他的新房让给我们用。我与王钢开始没同意,这是少云与周炎的婚房啊!少云就说,你们白天用,我们晚上用,两不误!就这样我与王钢七进七出,在“新房”里复习,一呆七天。这一周84小时“封闭式复习”,确保我俩复习迎考。
   
   è®°å¾—那年考试结束,少云周炎做了一桌菜在家里请我俩,那天喝醉了,我们祝他俩生个小宝宝,少云俩口祝我们考上大学!那是77å¹´12月底,机关知青都回家了,我醉得足足睡了24小时才醒。1978年春天,我和王钢都考上了大学,而少云周炎添了个千金,取名“怿静”。 æ€¿ï¼ŒéŸ³yi,少云翻遍字典,选这字,他说竖心旁,右是毛泽东的泽,去了三点水,意为“心向毛泽东”;静,希望女儿文静一点。

    å°‘云处事是很认真的,但是也是实在的。我在他家复习时,我曾问他:“我与王钢上大学了,你和周炎真一辈子扎根了?”他说,老弟,北京知青也不是穿着“扎根鞋”回京城了?天津老大哥被招回去当老师了,我想上海不会不管我们吧。 æœ‰æœºä¼šæˆ‘们也会回到黄浦江畔的!
    æ˜¯çš„,当我还在大学读书时,少云、周炎与金边知青都“病退”回沪。少云开始在区副食品公司工作,后来在华东政法大学读书,1993年考上了律师,这是少云最喜爱的职业。每次我们聚会,少云乐意帮助知青解答法律的事,也会唱首歌,跳个舞,总是开开心心!

    2011年查哈阳知青网举办五周年纪念联欢会,我与周霁如合计排一个男声小组唱,第一个就想到少云。当我打电话给他,少云一口答应。每次在吴肇国家排练,他总早早到来,拿着歌谱练。我们排练《社员挑河泥》、《游击队员之歌》,5个人里有几个新手,少云是大哥,他会主动指挥大家唱准和声,反复操练,他是最费心的。当7月17日登台演出,获得满场喝彩,少云与我们都笑了。没想到,这会成为他最后一次演出。此后不久,少云就病倒了!

    å‘Šåˆ«ä¼šä¸Šï¼Œå°‘云女儿带抽泣声的答词,将我从追思中拉回来。会前,静静对我说:她与丈夫这次从日本回来,就想好好陪爸爸、妈妈过春节的,可是怎么也想不到,爸爸在除夕的下午3点离开了我们,他独自去天堂过春节了!
    
    åœ¨å“€ä¹ä¸­ï¼Œçž»ä»°é—容,向少云告别!三鞠躬,一支鲜花留下一份战友的思念之情:倪行亮、张凤英、吴肇国、王娟娟、童华隆、龚蓓菁、冯玉惠、陈美娣、王钢、金群乐、杨荷英、杨贤龄、张红坚、钮斌、潘丽丽、金雷等,还有少云中学的同窗,大家心中此刻装着同一个祈祷:少云,你累了,安息吧!
    å°‘云,一路走好!

                                                           è’友   é¡¾   é¾™
 
  2011年7月17日徐少云(左四)参加男声小合唱
 
徐少云60大寿全家福
 
  兵团67团政治处合影,第二排左一为徐少云
 
  1969年赴黑龙江列车上右一为徐少云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