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柯长勇王建忠::怀念东源
  杨利明:悼志海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窦国宾一路走好——摘自各
  李俊杰: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王秀英:此情绵绵无绝期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李娜: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518)送
  杨利明:随笔(516)哭
  沈国英: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薛仲迪:于滨江
  韩伯英:追思仁兄于滨江
  讣告
  周凯军: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周南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杨利明:随笔(448)马
  杨利明:讣告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
  王念:僅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童昌达:悼老宁
  吴志勋:也说吕尧南
  杨利明:随笔(428)&
  程小华:思念
  关廷光:追思
  王绍品:了却一个心愿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
  叶金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童昌达:念战友徐少云
  修鹤年:深切悼念好友徐少
  句句“微言”寄哀思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河春子:怀念秦维茜
  秦仪:我的母亲—秦维茜
  沈伟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讣告:树立战友一路走好
  齐海东:泣送战友
  谢志勇:悼念田作斌
  王学书:18连紧急通知
  武晓璥:怀念挚友陈荣新
  王文学:我也送送老金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李余康:深深怀念金康民老
  修鹤年:怀念金康民老师
  许文锐:老金走了
  傅宝智:老金,你走好!
  傅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王绍品:遍插茱芴少一人
  杨利明:随笔(313)悼
  杨利明:讣告
  傅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杨利明:随笔(302)悼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薛仲迪:回忆二黑
  薛仲迪:二黑,一路走好
  祁晓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阿里郎:相聚
  沉痛悼念好战友:李梯智
  张铁山:讣告通知-怀念战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
  李佳:感悟生命
  于中德:阿妈妮,你在天上
  杨利明:随笔(256)赶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
  潘迪煌:一声叹息
  谭唯芳:力保,回来吧
  司玉恩:想起战友王福喜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孙凤琴:我亲爱的兄弟,你
  杨国英:遗憾,终生的遗憾
  孙建华:战友崔云虎一路走
  程小华:虎哥走了
  李文:宗继光~一路走好
  蔡忠民:宗继光不幸辞世
  张石:别了,战吉通
  沈国英:徐香虎一路走好
  王跃民:悼战友徐香虎,愿
  刘绍欣:怀念张保国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平平安安遗作:活着就是一
  平平安安遗作:幸福女人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
  程小华:我的天津哥哥
  郝志宏:回忆焉小奇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阿尔:归来吧,小奇
  沈伟椽:焉小奇和他的《随
  小奇-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209)悼
  韩伯英:感怀故人焉小奇
  薛仲迪:小奇,愿你走好
  沈伟椽:焉小奇战友,一路
  司玉恩:怀念战友---王
  高培帼:悼朋友,屹峰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作者:顾龙 加入日期:2014-2-18 录入:顾龙 点击:1897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作者:顾龙 加入日期:2014-02-03 录入:顾龙 点击:785
      和善待人    仗义执言
        少云,你一路走好!

    2月1日,伯康、丽娟中午来电:少云大哥在除夕夜走了!
    噩耗,我不能相信他走得这样的急急匆匆!

    半月前,1月18日我去龙华医院看少云大哥,他坐在床上,刚吃好午饭,嘴上吸着氧气。他见到我很高兴,拉着我的手,摘下氧气罩,吃力地说:“我挺好,就是耳朵听不清了。刚才吃了三个馄饨,气急,吸口氧,再吃!”我贴近他耳边说,“你气色蛮好,胃口也好,你会好起来的。”他笑了,笑得很灿烂!过会儿,他又摘下氧气罩说,看到你,我很开心!我不让你们来看我,就是想养养好,我们可以好好聊!记得少云得病后,我与凤英去年除夕去他家看他,他也是这句话。少云是一个乐交朋友的人,他只想好好养病,尽早恢复健康!
    这天,我的同窗、又是一起赴北大荒的战友,少云的夫人周炎正巧回家休息,我与她通了电话,我说少云全靠你了!周炎说:“是啊,晚上他要我陪着,他离不开我。”我知道老同学身体不好,但性格刚强。这次要不是少云需要白蛋白针药,她是不会找大家的。我说:“少云会好的,你有什么需要就打电话给我,我们是同学、是荒友,亲上加亲!”真的没想到,又是一个除夕,少云大哥仙逝了,你太年轻,才66岁!

    由67团知青自发组成的“开心就好”微信聊天群,遇到最不开心的一天。
    2月1日下午13点47分,一条“大年夜徐少云走了,少云一路走好!”的微信,震惊了聊天群里的荒友,远在山西太原的李绪章甚至不敢相信,发信息给凤英“是真的吗?”。接着很多荒友的都发来了微信悼念,有上海、北京、天津、齐齐哈尔、哈尔滨的老知青,太原的李绪章老宣传干事、成都的谭祖培参谋长,甚至远在美国的王平。这一条条微信,又通过短信传送给周炎,寄托哀思,节哀顺变。

    2月3日上午徐少云告别会在益善殡仪馆青松厅举行。会场正中放着徐少云的遗像,两边是黑龙江荒友写的挽联:上联:少时赴疆  兵团数载 和善相处  战士笑貌犹在
          下联:云间驾鹤  天地之间 仗义执言  律师音容永存

    昨天下午,周炎给我来电,说挽联一直没想出合适的,要我这位老同学帮忙,我答应了。因为刘洪占发来的挽联就写得很好,特别是两联的藏头字,是“少云”。按周炎的要求,挽联要突出少云的律师生涯。我与凤英商量,将洪占原创的上下联作了点修改,上联主要讲少云的兵团经历,少云与知青朋友“和善相处”,是“战士”;下联突出他回沪后热爱律师工作,在华政读书,1993年考上律师证,在沪一律师事务所一直工作到病倒。“仗义执言”就是他的宝贵品质!

    徐少云安祥地睡在花丛中,身边放着爱妻周炎的鲜花篮。查哈阳知青网67团联谊会敬献了花篮,2006年徐少云曾是网站发起人之一,负责法律咨询。
    10点15分,告别会开始。徐汇区司法局的领导致悼词。听着听着,与少云相识的那些年、那些事浮现在我眼前。

    少云原是67团团直工程连的知青。我在团部宣传股当新闻干事,就听说他是工程连一员“虎将”。后来,调来团部当青年干事,我们住在一个宿舍,又都在政治处,很快就成了好朋友。他比我大2岁,当然是哥了!
    少云后来当上67团团委副书记,我们工作联系更多,因为共青团活动多,需要广播报道。少云,是个乐天派,开朗,点子多,共青团的工作很活跃。记得他主持召开的团委工作会议,都是知青积极分子,会后的联欢会总是热热闹闹的!
    
   下班后,他是文娱爱好者,常来我们宣传股,拉拉唱唱都在行。那时候,团宣传队排《智取威虎山》,他扮演少剑波,那扮相帅、那唱腔正,扮演李勇奇的天津知青许文锐在悼念微信中说,他至今珍藏着当年一起在太平湖演出的照片。
    
  由于我们住在一个机关宿舍,除了下连队,只要在机关,几乎是同进同出,晚上挨着睡,总要聊到眼皮子撑不开。记得一天晚上少云去参加重要会议,我躺在被窝里等他。快12点了,门开了,少云轻轻地进来,钻进了被窝。他见我没睡,就凑过脸贴近我耳边,悄悄地说:“出大事了,林彪叛逃摔死了”。原来他刚听完团党委的紧急传达,他对我说,睡吧,明天都会听传达的。由此可见我俩的关系,他是相信我的,了解我的。当我1975年申请入党时,他与于彤作了我的入党介绍人,如今他俩都去马克思那里了。

    少云,和善待人,爽朗豁达。记得1977年恢复高考的时候,少云的同学、教育干事王钢报名参加高考。我因为是“老初三”,没有资格报考。那时,少云见我报考没希望有点情绪低落,就对我说:“别灰心,来年还有机会!”临考还有一周,团部招生办突然同意我以特殊专长报考。少云是头一个来祝贺的,还鼓励我好好考。王钢主动提出与我一起复习,但是犯愁没有地方呀。
    这时少云与周炎刚喜结良缘,分到了新房。他知道我们没处复习,就将他的新房让给我们用。我与王钢开始没同意,这是少云与周炎的婚房啊!少云就说,你们白天用,我们晚上用,两不误!就这样我与王钢七进七出,在“新房”里复习,一呆七天。这一周84小时“封闭式复习”,确保我俩复习迎考。
   
   记得那年考试结束,少云周炎做了一桌菜在家里请我俩,那天喝醉了,我们祝他俩生个小宝宝,少云俩口祝我们考上大学!那是77年12月底,机关知青都回家了,我醉得足足睡了24小时才醒。1978年春天,我和王钢都考上了大学,而少云周炎添了个千金,取名“怿静”。 怿,音yi,少云翻遍字典,选这字,他说竖心旁,右是毛泽东的泽,去了三点水,意为“心向毛泽东”;静,希望女儿文静一点。

    少云处事是很认真的,但是也是实在的。我在他家复习时,我曾问他:“我与王钢上大学了,你和周炎真一辈子扎根了?”他说,老弟,北京知青也不是穿着“扎根鞋”回京城了?天津老大哥被招回去当老师了,我想上海不会不管我们吧。 有机会我们也会回到黄浦江畔的!
    是的,当我还在大学读书时,少云、周炎与金边知青都“病退”回沪。少云开始在区副食品公司工作,后来在华东政法大学读书,1993年考上了律师,这是少云最喜爱的职业。每次我们聚会,少云乐意帮助知青解答法律的事,也会唱首歌,跳个舞,总是开开心心!

    2011年查哈阳知青网举办五周年纪念联欢会,我与周霁如合计排一个男声小组唱,第一个就想到少云。当我打电话给他,少云一口答应。每次在吴肇国家排练,他总早早到来,拿着歌谱练。我们排练《社员挑河泥》、《游击队员之歌》,5个人里有几个新手,少云是大哥,他会主动指挥大家唱准和声,反复操练,他是最费心的。当7月17日登台演出,获得满场喝彩,少云与我们都笑了。没想到,这会成为他最后一次演出。此后不久,少云就病倒了!

    告别会上,少云女儿带抽泣声的答词,将我从追思中拉回来。会前,静静对我说:她与丈夫这次从日本回来,就想好好陪爸爸、妈妈过春节的,可是怎么也想不到,爸爸在除夕的下午3点离开了我们,他独自去天堂过春节了!
    
    在哀乐中,瞻仰遗容,向少云告别!三鞠躬,一支鲜花留下一份战友的思念之情:倪行亮、张凤英、吴肇国、王娟娟、童华隆、龚蓓菁、冯玉惠、陈美娣、王钢、金群乐、杨荷英、杨贤龄、张红坚、钮斌、潘丽丽、金雷等,还有少云中学的同窗,大家心中此刻装着同一个祈祷:少云,你累了,安息吧!
    少云,一路走好!

                                                           荒友   顾   龙
 
  2011年7月17日徐少云(左四)参加男声小合唱
 
徐少云60大寿全家福
 
  兵团67团政治处合影,第二排左一为徐少云
 
  1969年赴黑龙江列车上右一为徐少云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