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胎的故事)
作者:贾宏图 加入日期:2014-1-20 录入:顾龙 点击:1724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胎的故事)
作者:贾宏图 加入日期:2013-12-27 录入:李余康 点击:705
 
    编者按:2001年12月27日,是三胞胎老三咸慕群去世的日子。12年前的今天,老三因为患病过早离去,这对三胞胎老大老二是个很大的打击。2009年,知青作家贾宏图专程去三胞胎老大家采访老大老二,后写成《三人行》的记叙文章《我们的故事之一百零五》《我们的故事》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为纪念三胞胎老三去世12周年,特转载这篇访问记。


    周恩来总理健步走向舷梯,和走下飞机的斯里兰卡总理亲切握手。这时,三个长得一样的小姑娘跑上前去,老二、老三向外宾献花,老大向周总理献上鲜花。把外宾送上轿车后,周总理用温暖的手揉搓着老大冻僵的小手,亲切地问:“小鬼,你冷不冷?”老大笑着说:“不冷,不冷!”周总理又把老二、老三叫到自己身边,然后对摄影师说:“来,给我和三个小姐妹照张相吧!”照相时,周总理拍着她们的肩膀说:“小鬼,你妈妈生养你们姐妹不容易,你们可要好好学习呀!”  这是发生在1963年1月8日的一件事。

    周总理和三胞胎姐妹当时的合影现在就挂在上海徐汇区那栋老楼四层的一间房子里,这里是老大咸慕真的家。就在这张珍贵的照片下,老大和老二慕和接受了我的采访。老三慕群为什么没有来,后面的故事会告诉你。  岁月无情,在这两位58岁的姐妹脸上已经找不到照片上三个小姑娘天真可爱的神情了。那时,她们才十二岁,梳着小辫子,同样颜色的条绒上衣,又朴素又漂亮。三个女孩那一样的装扮,一样美丽的笑容,谁看了都会感动。  老大说:“我们姐妹见过两次周总理,第二次是在1965年7月,他陪同缅甸外宾来沪访问时,观看上海民兵*事表演。在我们三姐妹射击表演结束后,周总理接见了我们。他笑着说‘你们哪个是老大、老二和老三?’我们争着说‘我是老大!’‘我是老二!’‘我是老三!’总理和蔼地点头笑了。可能在场的领导告诉了周总理,我们的大哥咸镛泉牺牲在抗美援朝的上甘岭战役中了,他用深沉的语气嘱咐我们‘要继承你们哥哥的遗志,好好练习本领,保卫好国家!’”

    咸家三姐妹出生在1950年1月28日,那时上海刚刚解放几个月,她们是这个城市解放后的第一列三胞胎  老大说:“我们全家一直有种感恩的思想,当我们上小学时,父亲决定不能再要政府的补助了。那时学费也便宜,最后学校给了半免,一个学期每人才交六元钱。到了1968年,正好我们初中毕业。我们一心想当兵,因为周总理说了要我们好好练习本领、保卫祖国,当兵是保卫祖国的最好岗位了。可当时我们住的卢湾区只有两个女兵指标,我们检查身体就没通过。这时,听说黑龙江兵团也来招人,上兵团也能保卫祖国,于是我们跑去报名。可区里不同意,当时我们姐妹三人经常参加*事表演,市里不想让我们离开,答应将来可以安排到工厂学徒。可我们坚决不同意,就是要上兵团。我们姐妹三个一商量,决定写血书表决心!我划破手指,在一张大白纸上用流下的血写道:“我们姐妹是党和政府培养大的,现在我们坚决响应党的号召,到边疆去建设祖国,保卫祖国!请组织一定批准!因为字太大,我手上流的血不够,老二、老三又都用刀划破手指头才写完,结果用了三张纸。我们把这份血书送到区知青办,当时写血书要求到边疆的不少,像我们三个姐妹一起写血书的,谁也没见过。他们被感动了,上级终于批准了我们的请求。

    8月21日,我们三姐妹一起登上了北去的列车。父母都到车站送我们,就像当年送两个哥哥当兵一样。他们都在流泪,我们却在笑,这回可以实现周总理的嘱托了——我们也拿起枪去保卫祖国了。”老大不承认当年自己流过泪,她说:“当时我们三个互相鼓励,咬牙挺着,干什么都要走在前面。下了工,我们凑到一起读书、讨论、写读书笔记。思想一充实,什么困难都不在乎了。后来老二被调到了连队的小学当老师,我和老三当上了拖拉机手。小的时候,很崇拜中国第一个女拖拉机手梁军。那真是很豪迈的工作,开着红色的东方红拖拉机在绿色的荒地上奔跑,看着后面的大犁翻起黑浪,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高兴。这时老三就会高声歌唱‘北大荒,北大荒,我把青春都献给你……’她歌唱得特别好,就是在北大荒的田野里练的。”  老二说:“在北大荒当老师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小学校是土房,条件很差,冬天时特别冷,我被冻的得了气管炎,可没耽误学生一天课。当时搞的是复式教育,一个班好几个年级,语文、数学、音乐、体育我都教。那些孩子特别朴实可爱,过端午节时,每个学生都给我送来鸡蛋、鸭蛋、鹅蛋,一个书包都装不下。我不好意思收,要退回去,校长说那可是家长和孩子们的心意呀。我就送给老大、老三和其他知青战友吃。我现在还经常梦见这些孩子。”  

    北大荒喜欢要强的三个上海姑娘。1972年,她们三人陆续被调到了团部,老大被调到团科研连,她很热爱科学种田,在这个连里当过保管员、出纳员和团支书。老二被调到团部医院当护士,  一到休息日,老二、老三都往老大那里跑,她们连离团里还有十多里的路,虽然老大只比她们早出生几分钟,但两个妹妹都听她的。她从小就出头,热心又有主意;老二性格内向,是个慢性子;老三直爽,性格活跃。她们来,老大赶紧给她们包饺子,做好吃的。她们在一起更多的话题是议论周总理,她们一起回忆和他老人家见面时的幸福,更多的是为他担心。中国正陷于“文革”的混乱中,周总理最累,周总理最苦,她们真心地祝福他能领着中国渡过难关。  我说:“周总理是中国人心中最劳苦的领导人,一想起他,我们心里就难过。你们能不能给我说点快乐的,你们谁先搞对象的?”老二瞧着老大笑。老大很开朗,“那我就说吧!”她的朋友叫李素宝,也是上海知青,只比她大一天,是她们连的农工排长。干活时,比如锄地、收割,他总和老大垄挨垄,他总干在前面,然后帮老大干一段。干别的活也总是想法帮她。开始是为了回报,老大一有空就帮素宝洗衣服、拆被子。素宝得痢疾,她还给他买过鸡蛋。有一次素宝到拉哈拉东西,回来时给她买了一公斤黑枣,说给她妈妈买的,那时老大正准备探家。等老大探家回来时,她给素宝捎了两双尼龙袜子,说“这是我妈给你买的”。当时老大留了个心眼,就是不想欠人家的。有一次,他们同时在上海探家,小李请她到家玩,结果要吃饭时她跑了。后来她对小李说:“我是要扎根边疆一辈子的,你很有前途,有机会去上大学。我不和你处朋友,是怕拖累你!”她的真诚更让李素宝感动,他说:“我非你不娶!如果需要,我和你一起扎根边疆。”  1976年12月21日,就是毛主席发表“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很有必要”八周年的那一天,他们结婚了。这是他们自己选择的日子,借此表达他们的决心。可是再大的决心也挡不住潮流,1979年已经在北大荒安了家的老大和素宝也跟着大家返城了,他们用十一年的青春证明了他们对那片土地的深情。

    回城后,他们想用自己的成熟和经验再为自己的家乡做一次奉献,可惜1989年素宝患了食道癌,那时他是纺织机修厂的优秀工人。在以后的两年里他住了三次院,每次都是老大昼夜陪护,两把椅子并在一起就是她的床,最后一次从夏天一直住到冬天。在女儿去考中学的那一天,素宝不行了。这时,身高1.77米的英俊汉子已经骨瘦如柴。素宝拉着妻子的手说:“我欠你的太多了,本来就没挣多少钱,为我看病都花没了,又给你扔下一个女孩子。我死了以后丧事从简,饭也不要吃……我真的对不起你了,找个好人重新开始生活吧……”  老二说,素宝死后,大姐的日子特别艰难。为了能多挣点钱,已经在江宁环保设备厂当总支书记兼副厂长的她,又调到一家福利机构当会计。最困难时她曾到医院卖过血,每月卖两次。“我和老三知道后都哭了,我们说‘大姐,有什么困难我们能帮你呀!’”现在大姐的日子好了,女儿大学毕业,有了一份好的工作,也结婚成家了。现在的老大都当外婆了,外孙女已经7岁了!现在她又开始为北大荒操心了。当年她们三个刚到连队时住在一位钟大叔家,钟大叔对她们比对自己女儿都亲。听说钟大叔的女儿钟玉芝丈夫去世后又找的丈夫得重病瘫痪了,她马上给寄去3000元钱。去年她和战友回连探望老乡,带给他们许多东西,又给钟玉芝扔下1000元钱。  

    没想到,我想提出个快乐话题,却引来这么多悲伤的回忆。也许生活就是这样,人有悲欢离合,正如月有阴晴圆缺。不过每个老知青的不幸,都让我特别难过。更没想到的是,那个生性快乐的老三去世了,她当然也就无法接受我的采访了。老三返城后,先在飞跃电器厂当工人,因为擅长文艺被调到卢湾区的准海文化站当站长。她真是全能,美声唱得好,舞跳得棒,又会拉琴弹琴,还是一个有激情的大合唱队的指挥。正干得风风火火时,她却在一次体检中发现了肝癌转移,不到一年就去世了。最后时刻,她把两个姐姐都叫到跟前,让她们带来了那张和周总理的合影,她指着照片说:“谁说我们长得一样,小时候我就比你们漂亮!”大姐二姐说:“是,我们早就知道小三最好看!”说着,她们抱头痛哭……还好,慕群留下了一个英俊的儿子,和她一样有艺术才华,现在一家礼仪公司当音响师,两个姨对他比谁都亲。  还好,老二一家的生活很平静很幸福。她返城后,先在街道当在街头上摆小旗的交通安全协管员,后来考上了瑞金医院的助理护士。因为没有文凭,只能穿蓝领的护士服。后来又半脱产学了三年,拿了中专文凭,才换上了白服。病人都说,咸护士对我们特别亲切和温柔。她说,干这一行二十年,自己已经习惯了。她的丈夫史黎明,也是他在16连的战友,后来调到团部中学当过外语老师。返城后当过国棉厂的机修工,还当过车间党总支书记。下岗后老史精心炒股,据说很成功,儿子结婚时他给买的房子。儿子已经大学毕业了,在一家公司搞销售。  

    四月的上海,阳光格外明媚,从咸慕真家的窗子射进来,我们感到了温暖。我和老大老二一起在周总理和她们三姐妹的合影前摄影留念,她们是我新结识的老朋友。老大说:“周总理的人格形象影响了我们的一辈子,我们就是照着他的嘱托工作和生活的。虽然吃了许多苦,但是从来没有后悔。”  我说:“你们姐妹三人在北大荒的百万知青中很特殊,因为受到周总理的关怀,这种关怀让你们更自强更自律。因此,你们的人生就更多彩更灿烂
 
  slide0015_image009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