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柯长勇王建忠::怀念东源
  杨利明:悼志海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窦国宾一路走好——摘自各
  李俊杰: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王秀英:此情绵绵无绝期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李娜: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518)送
  杨利明:随笔(516)哭
  沈国英: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薛仲迪:于滨江
  韩伯英:追思仁兄于滨江
  讣告
  周凯军: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周南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杨利明:随笔(448)马
  杨利明:讣告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
  王念:僅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童昌达:悼老宁
  吴志勋:也说吕尧南
  杨利明:随笔(428)&
  程小华:思念
  关廷光:追思
  王绍品:了却一个心愿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
  叶金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童昌达:念战友徐少云
  修鹤年:深切悼念好友徐少
  句句“微言”寄哀思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河春子:怀念秦维茜
  秦仪:我的母亲—秦维茜
  沈伟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讣告:树立战友一路走好
  齐海东:泣送战友
  谢志勇:悼念田作斌
  王学书:18连紧急通知
  武晓璥:怀念挚友陈荣新
  王文学:我也送送老金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李余康:深深怀念金康民老
  修鹤年:怀念金康民老师
  许文锐:老金走了
  傅宝智:老金,你走好!
  傅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王绍品:遍插茱芴少一人
  杨利明:随笔(313)悼
  杨利明:讣告
  傅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杨利明:随笔(302)悼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薛仲迪:回忆二黑
  薛仲迪:二黑,一路走好
  祁晓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阿里郎:相聚
  沉痛悼念好战友:李梯智
  张铁山:讣告通知-怀念战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
  李佳:感悟生命
  于中德:阿妈妮,你在天上
  杨利明:随笔(256)赶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
  潘迪煌:一声叹息
  谭唯芳:力保,回来吧
  司玉恩:想起战友王福喜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孙凤琴:我亲爱的兄弟,你
  杨国英:遗憾,终生的遗憾
  孙建华:战友崔云虎一路走
  程小华:虎哥走了
  李文:宗继光~一路走好
  蔡忠民:宗继光不幸辞世
  张石:别了,战吉通
  沈国英:徐香虎一路走好
  王跃民:悼战友徐香虎,愿
  刘绍欣:怀念张保国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平平安安遗作:活着就是一
  平平安安遗作:幸福女人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
  程小华:我的天津哥哥
  郝志宏:回忆焉小奇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阿尔:归来吧,小奇
  沈伟椽:焉小奇和他的《随
  小奇-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209)悼
  韩伯英:感怀故人焉小奇
  薛仲迪:小奇,愿你走好
  沈伟椽:焉小奇战友,一路
  司玉恩:怀念战友---王
  高培帼:悼朋友,屹峰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作者:李余康 加入日期:2014-1-6 录入:顾龙 点击:1843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作者:李余康 加入日期:2013-12-11 录入:李余康 点击:411
    金康民老师的追悼大会于2013年11月7日在杭州市殡仪馆举行,金康民生前黑龙江查哈阳67团23连的十几位知青前往杭州参加追悼会,23连上海战友代为查哈阳知青网向金老师敬献花圈,以示查哈阳知青以及他生前工作的宣传股和宣传队对金老师表示深深的悼念。
    
    金康民老师生前是杭州话剧团原团长,离休干部,国家一级演员。原戏剧家协会会员,浙江省剧协理事,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浙江省电视艺术家协会理事,浙江省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地四、五、六届杭州市委员会常务委员。
    
    金康民先生祖籍安徽芜湖,1933年1月生于上海,1949年9月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1951至1952年,张家口中央军委机要通讯工程学校文工团工作,1952年至1958年,北京公安军政治部文工团话剧队演员;1958至1963年,黑龙江牡丹江农垦局文工团话剧队担任分队长;1963至1969年,佳木斯东北农垦总局话剧团演员;1971至1977年,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67团任文宣队长;1977年后进入杭州话剧团担任演员,1984至1993年期间任杭州话剧团团长。198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金康民老师对自己一生从事的话剧艺术事业,倾其心血,潜心奉献,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自己热爱的话剧舞台,先后演出过的话剧及影视剧有《西望长安》《北大荒人》《霓虹灯下的哨兵》《陈毅市长》《网段天涯路》《谍海》《开天辟地》等,金老师在六十年代初主演的话剧《北大荒人》曾经在全国范围引起热烈反响。八十年代初金老师因在话剧《陈毅市长》中饰演陈毅市长而享誉杭州及省内其他城市。

    此外,金康民老师在影视艺术领域,也有卓越贡献。先后出任过导演、编剧,多次获奖。其中话剧《秋瑾》获省现代戏调研剧本二等奖、导演奖,电视剧《西湖船娘》获“杭州文艺奖”二等奖。金康民老师在其一生的表演艺术生涯中,塑造了多个深受群众喜爱的舞台艺术形象和银幕形象。
    
    金康民老师是一位优秀的艺术人才,他对工作兢兢业业,认认真真,积极肯干,任劳任怨。对同志和蔼可亲,充满爱心。
    
    金老师和我们知青的缘分主要是在蹉跎岁月凝结成的。1971年,那一年中苏关系紧张,黑龙江边境中苏军事对峙,在那阶级斗争异常紧张的年代,金老师和老诸从佳木斯农垦总局文工团被转移到了查哈阳67团的23连,算是比较后方一点。当时他的表妹徐小平在这个连队,徐小平的父亲是非常有名的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的厂长徐桑楚,金老师是不是来投奔徐小平的不得而知。当时连队分给金老师和老褚一间草房,这间房只要下雨在屋里就得穿雨鞋。可见漏得很厉害。他们和知青一起劳动。夏锄时,老金铲地的姿势、动作、速度与老农没什么两样,紧紧跟着“打头”的,到了地头儿,还回来接那些落后的战友,和连队知青相处很好。秋天割黄豆,不惑之年的老诸本来腰就不好,但她在黄豆地里收割黄豆腰疼得不行,就蹲下割,蹲着不行就跪着割,所以老褚也是一个很要强的人。夫妻俩在连队也是受尽磨难,40多岁的人一直从事文艺工作,却和当地人一样干最苦最累的农活,这对他们是非常严峻的考验。
    
    是宣传股的范股长慧眼识人把金老师从连队调到团部宣传股,给宣传队担当艺术指导。金老师(其实在当年,我们称呼金老师一直很亲切的叫他老金),金老师是一个真诚的人,敢于说实话真话。也正因为这个性格,才从北京下放到北大荒。几年接触,从来没有听见老金抱怨什么。他积极面对现实,积极投入到文艺宣传活动中。所以宣传队的各地知青对他们俩都非常尊重。团部也给他们安排了新的砖房,他们和宣传队的知青在一起排练,一起工作还是很愉快的。
    
    和金老师接触比较多的是在67团俱乐部建好以后。团电影队入驻俱乐部,当时面临的困难是,工程连移交的是毛胚房,舞台的装修由我们电影队负责。我们也不是很懂,也不知道怎么装修,这时范股长和金老师一起,指导我们装修,请了宣传队的小木匠王正一起讨论。王正设计了几套方案,最后确定在舞台地下建设一个地下室,作为演员的化妆间。这个设想真的很大胆,我们都不敢想象,范股长和金老师都支持这个设计。当时的上海知青王正真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还真的把地下化妆间建好了。舞台的地板用的是坚硬的桦木,而且不是平铺的地板,是把木板横过来一块块排列起来。大家戏称弹簧地板。就是在这个舞台上,金老师发挥了自己的最大的特长,自己最喜爱的舞台话剧,和那么多的大城市知青在一起,这段日子也是金老师比较快乐的一段时光。

    在这个舞台上,金老师排列许多优秀的节目,比如京剧《红灯记》全本,这可是一件不简单的事情,一个团的知青能够排一台革命样板戏,那要克服多少困难可想而知。金老师是全身心的投入,手把手的教会大家,付出很大的心血。还有就是排练出《智取威虎山》的主要几场戏。当时有人也想拍全场的,金老师表示凭我们当时的实力是不可能排的,因为武打动作太多,舞台场景要求高,最后大家还是听金老师的,只排了其中的几个段子。

    当时金老师和知青还一起创作了许多小节目,这些小节目表现的都是连队知青的生活,比如女生二重唱《我爱我的连队》;表现哥俩在连队成长的男生表演唱《比翼双飞》;(金康民词,王平曲)。金老师把放羊、剪羊毛的舞蹈框架讲给王平听,并写出了歌词,王平根据金老师的构想,一点点地创作了舞蹈《我为祖国剪羊毛》,(金康民词,王平曲),并且由王平表演,王平的娴熟的舞蹈才能,从过去的北大荒走向今天的美国,这在四十年前的北大荒已经很有舞蹈根底和基础了。这个节目在兵团五师演出中获奖;反映科研班故事的歌剧式表演唱《丰收之夜开镰前》(金康民词,古锐曲);歌颂养猪模范的小歌剧《红猪官》(金康民词,老诸曲)等等。为了这些文艺创作,金老师常常伏案工作到深夜。金老师的创作作风是十分严谨的,有时为了一个作品,和他爱人老诸争得面红耳赤,老诸也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有自己的观点,是一个非常认真的文艺工作者,如果谁也说服不了谁,金老师就到宣传队征求大家的意见。可见他们俩的工作责任心和事业心是非常重的。金老师和老褚为我们67团的文艺宣传工作做出重大贡献,至今团宣传队的各地知青对他们还是念念不忘,常常去杭州看望他们,直到金老师去世。
    
    金康民老师的一生充满坎坷,从北京公安军政治部文工团到兵团67团23连,那是到达了人生的谷底。当时金老师在逆境中没有消沉没有气馁,积极面对,在患难中和知青一起为活跃知青的业余文化生活,为当地的农场文化宣传,为建设北大荒做出贡献。粉碎四人帮后,金康民夫妇落实政策回到了杭州,从此活跃在杭州的话剧和影视剧舞台上,从事自己一生喜爱的话剧事业,卓有成效。
    
    想不到金康民老师于2013年11月2日与世长辞。他的去世,是杭州乃至浙江艺术界的巨大损失,是我们失去了一位优秀的艺术老前辈。他的乐观、随和、勤奋 的人生态度和乐于助人的高尚品格永远留在我们心间。
 
金康民生前照片
 
金康民和老褚年轻时
 
  2056456179948370706
 
  2116410349987694154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