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柯长勇王建忠::怀念东源
  杨利明:悼志海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窦国宾一路走好——摘自各
  李俊杰: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王秀英:此情绵绵无绝期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李娜: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518)送
  杨利明:随笔(516)哭
  沈国英: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薛仲迪:于滨江
  韩伯英:追思仁兄于滨江
  讣告
  周凯军: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周南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杨利明:随笔(448)马
  杨利明:讣告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
  王念:僅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童昌达:悼老宁
  吴志勋:也说吕尧南
  杨利明:随笔(428)&
  程小华:思念
  关廷光:追思
  王绍品:了却一个心愿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
  叶金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童昌达:念战友徐少云
  修鹤年:深切悼念好友徐少
  句句“微言”寄哀思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河春子:怀念秦维茜
  秦仪:我的母亲—秦维茜
  沈伟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讣告:树立战友一路走好
  齐海东:泣送战友
  谢志勇:悼念田作斌
  王学书:18连紧急通知
  武晓璥:怀念挚友陈荣新
  王文学:我也送送老金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李余康:深深怀念金康民老
  修鹤年:怀念金康民老师
  许文锐:老金走了
  傅宝智:老金,你走好!
  傅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王绍品:遍插茱芴少一人
  杨利明:随笔(313)悼
  杨利明:讣告
  傅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杨利明:随笔(302)悼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薛仲迪:回忆二黑
  薛仲迪:二黑,一路走好
  祁晓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阿里郎:相聚
  沉痛悼念好战友:李梯智
  张铁山:讣告通知-怀念战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
  李佳:感悟生命
  于中德:阿妈妮,你在天上
  杨利明:随笔(256)赶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
  潘迪煌:一声叹息
  谭唯芳:力保,回来吧
  司玉恩:想起战友王福喜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孙凤琴:我亲爱的兄弟,你
  杨国英:遗憾,终生的遗憾
  孙建华:战友崔云虎一路走
  程小华:虎哥走了
  李文:宗继光~一路走好
  蔡忠民:宗继光不幸辞世
  张石:别了,战吉通
  沈国英:徐香虎一路走好
  王跃民:悼战友徐香虎,愿
  刘绍欣:怀念张保国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平平安安遗作:活着就是一
  平平安安遗作:幸福女人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
  程小华:我的天津哥哥
  郝志宏:回忆焉小奇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阿尔:归来吧,小奇
  沈伟椽:焉小奇和他的《随
  小奇-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209)悼
  韩伯英:感怀故人焉小奇
  薛仲迪:小奇,愿你走好
  沈伟椽:焉小奇战友,一路
  司玉恩:怀念战友---王
  高培帼:悼朋友,屹峰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齐海东:泣送战友
作者:齐海东 加入日期:2013-12-20 录入:顾龙 点击:1655
齐海东:泣送战友
作者:齐海东 加入日期:2013-11-22 录入:顾龙 点击:611
泣 送 战 友
作者:齐海东 加入日期:2013-11-21 录入:知青 点击:5
泣 送 战 友 

    惊悉战友田作斌突患心肌梗塞虽经抢救,但回天乏术。终究离开了我们。恶讯传来,倍感痛心,他拼搏一生,厉经磨难,几经沉浮,天伦之乐未经享受几年,就走了。他走了,走的那样匆忙,我和他的家人一样为他感到悲痛流泪,他的音容笑貌时刻浮现在我的眼前,往事历历在目。。。。。
   他和我都是上海市徐汇区漕溪中学六八届初中毕业生。一九六九年五月四日一个终身难忘的日子;在最高指示的感召下和千千万知青怀着对未来美好理想和幢景来到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原五十团二营十八连,当时作斌刚满16岁是我们这一批年龄最小的一个。
    作斌年龄虽小,但却很懂事理,为人豪爽,热情乐观,耿直和战友相处很融洽。喜欢开玩笑,“开心果“给大家带来了很多欢声笑语。众人取笑他,他从不急不恼,无忧无虑是个天生的乐观派。
    有一次割地每人一条垄,他半躺在地上,直呼我的妈,把腰累坏了,半天爬不起来。后来不知是何故连队让他做通讯员,这真是个”肥缺”。众知青都羡慕的一个工作,从此基本不用下大田干重活了。有时候去营部取报纸及信,还骑着一匹枣红马。威风凛凛,好不得意。
    当时连队生活很乏味,农活又多。但下班后知青的业余生活自娱自乐丰富多彩,情趣乐观。我们在连队自制篮球场玩投篮,分组对抗和二十连战友举办篮球友谊赛,玩的不亦乐乎。当时在场的还有我和作斌,许 嘉龙, 厉长春、李贵宝(裁判)陈俊林,其它还有天津的杨见秋,王椂(已故)本地的刘海江,刘会计等,至今还保存那时篮球场上的合影风采。如今宜人去,物尚在人凄凄。
    我们曾经为吃不饱饭而去玉米地里烤玉米吃,晚上知青宿舍火炕里永远都会飘出土豆香味,空气中的豆香味和臭脚丫味,汗臭味搅合在一起那才真叫一个酷。有一年冬天我们实在嘴馋的很,居然从食堂煮沸的大锅里取出一块猪肉,我们几个饱餐了一顿,那块肉估计有五六斤多,现在每每想起总是有些心酸酸酸的。
    有一件事,不得不提到,那就是发生在二营十八连一件突发事件。那是个严寒的冬季,室外气温超过零下二十几度。那天晚上各排正在分排学习文件,忽然窗外传来嘈杂声,隐约听到说有人落入水井里。快救人啊,会开不成了,众人一哄而散。连队马厩前有一口水井,众人正在搭救落水人。水井周围积满了冰层,一不当心人就会滑到。在这样严寒的天气,,一个人大头朝下落入黑咕弄咚深不见底的水井里,按本地话语说够呛。但在众多乡亲的抢救下居然人给救出来了,而且人居然未伤筋骨,未伤皮毛。被救起的人也是创造了奇迹的人,就是田作斌。这真是匪易所思,一时家喻户晓,被传的神乎其神。
   听作斌妻左金凤道;这几年他在家尽心尽责,操持家务难得外出。他对父母非常孝道,老父住院几个月里都是他陪伴伺候。亲戚要替换他,他总是说,你们都在上班,还是我来吧。很多时候他都默默地承受着生活的重担和岁月的磨难。他曾患有心肌炎,也曾短暂休克过。家人劝他去医院看看,都被他拒绝了,总说我没事,昔日的隐患积劳成疾,终于酿成了今天之大悲。
     作斌和我同是校友,又是连队战友,曾和许嘉龙等一起拜为兄弟。他父母朴实无华、勤俭侍家,我经常去他家和他们很熟悉。他们家里兄妹四人,作斌排行老大,有两个兄弟一个妹妹,现有一个儿子,儿子长的英俊高大,且悼词读的,感情丰富,可圈可点,作斌九泉之下应该感到欣慰和安息。
   作斌在连队时,一般人都不称起姓道其名,直呼其“小日本”不知哪位老兄给起的名,他既不矮又不胖,何其对其称谓“小日本”,好在他本人并不介意,“小日本”比田作斌更有名气。
     作斌走了,突然走了,走的是那样的安详,没有痛苦,只有解脱,没有怨恨,只有遗憾,留下了孝敬父母,忠于家庭,盛待同志的美德,留下了亲人们无尽的哀思。。。。。。!
   
三更惊坐披衣起    蓬莱仙境显知己

长恨人间崎岖路   幕然回首泪作雨
   

原六十七团二营十八连齐海东

2013年11月21日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