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柯长勇王建忠::怀念东源
  杨利明:悼志海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窦国宾一路走好——摘自各
  李俊杰: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王秀英:此情绵绵无绝期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李娜: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518)送
  杨利明:随笔(516)哭
  沈国英: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薛仲迪:于滨江
  韩伯英:追思仁兄于滨江
  讣告
  周凯军: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周南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杨利明:随笔(448)马
  杨利明:讣告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
  王念:僅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童昌达:悼老宁
  吴志勋:也说吕尧南
  杨利明:随笔(428)&
  程小华:思念
  关廷光:追思
  王绍品:了却一个心愿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
  叶金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童昌达:念战友徐少云
  修鹤年:深切悼念好友徐少
  句句“微言”寄哀思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河春子:怀念秦维茜
  秦仪:我的母亲—秦维茜
  沈伟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讣告:树立战友一路走好
  齐海东:泣送战友
  谢志勇:悼念田作斌
  王学书:18连紧急通知
  武晓璥:怀念挚友陈荣新
  王文学:我也送送老金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李余康:深深怀念金康民老
  修鹤年:怀念金康民老师
  许文锐:老金走了
  傅宝智:老金,你走好!
  傅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王绍品:遍插茱芴少一人
  杨利明:随笔(313)悼
  杨利明:讣告
  傅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杨利明:随笔(302)悼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薛仲迪:回忆二黑
  薛仲迪:二黑,一路走好
  祁晓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阿里郎:相聚
  沉痛悼念好战友:李梯智
  张铁山:讣告通知-怀念战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
  李佳:感悟生命
  于中德:阿妈妮,你在天上
  杨利明:随笔(256)赶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
  潘迪煌:一声叹息
  谭唯芳:力保,回来吧
  司玉恩:想起战友王福喜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孙凤琴:我亲爱的兄弟,你
  杨国英:遗憾,终生的遗憾
  孙建华:战友崔云虎一路走
  程小华:虎哥走了
  李文:宗继光~一路走好
  蔡忠民:宗继光不幸辞世
  张石:别了,战吉通
  沈国英:徐香虎一路走好
  王跃民:悼战友徐香虎,愿
  刘绍欣:怀念张保国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平平安安遗作:活着就是一
  平平安安遗作:幸福女人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
  程小华:我的天津哥哥
  郝志宏:回忆焉小奇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阿尔:归来吧,小奇
  沈伟椽:焉小奇和他的《随
  小奇-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209)悼
  韩伯英:感怀故人焉小奇
  薛仲迪:小奇,愿你走好
  沈伟椽:焉小奇战友,一路
  司玉恩:怀念战友---王
  高培帼:悼朋友,屹峰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念金康民老师)
作者:李佳 加入日期:2013-12-2 录入:顾龙 点击:1441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念金康民老师)
作者:李佳 加入日期:2013-11-09 录入:李余康 点击:460
很相知太晚(深深怀念金康民老师)
作者:李佳 加入日期:2013-11-09 录入:知青 点击:1

    昨晚打开网站,67团新文上有一张黑相框,又有哪一位战友走了?当一眼看见是金康民老师时,心里“咯噔”一下,啊,老金走了啊,而且走在11月2号,没有人通知我,有点遗憾,也许战友们打过电话给我,我在这里看到了几个未知的号码,但我国内手机全部在静音状态了,一来多办半夜惊醒很再难入睡(时差原因)二来以前我接起来百分之99全部都是国内房地产公司来推销生意很烦人,所以干脆静音,有要紧事朋友会发信息给我,这次没有收到任何信息,真遗憾没有尽早向诸老师送上我的心情——愿逝者安息,愿生者节哀,保重,我们敬重敬爱的诸益华老师!(非常感谢宣传队的许文锐大哥写出来我们全体战友的悼念恩师的心情)
说句心里话,实在话,也是旧话,在70年代团宣传队队时,我一直是不招人待见的,老金对我的评价是:我行我素。但凡人的心灵都有感应,我也能感觉到老金对我的态度,抱着在那里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这也是老金在开会时对我提出的批评)的念头,我从来没有想去了解老金,接近老金,更谈不上敬爱了。
真正开始了解老金是在前年我和王平,李洪源一起去杭州看老金,去年又和王平,李洪源,周霁如再次去杭州给两位老师过八十岁生日的时候------
    前年金老师已经开过大刀,我们去看他时脸色虽消瘦,但精神状态很好,天热,他请我们去凉快的餐厅自助餐,他老人家声音洪亮,心情激动,他向我们一吐心中几十年来的感慨------
    老金是朝鲜人,父亲金哲人,早年追随金日成将军来到中国,对中国近代革命做出了巨大大贡献,1949年以后在复旦大学担任重要领导,母亲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解放以后担任华东纺织学院党委书记,这么一对忠诚于革命事业的夫妇,竟然在57,58年双双被打入冷宫,父亲受冤屈的原因我们都在那天亲耳听老金说了,不便再传扬,但母亲的事情更是天大地委屈,57年上面搞运动,华纺有内定指标的右派名额,老金母亲说了公道话说哪来那么多右派,指标没完成,58年就硬把第一把手(老金妈妈)先定上右派,后面才能跟上来右派领导的小右派把人数凑上了,金老师家里从此背上了不实的冤屈,在一定程度上直接影响到他的人生------
金老师性格真诚且单纯,他早年在北京部队文工团话剧队。当年他所在部队的直接上司的老婆被分到他们话剧团当导演,性格直爽年轻气盛的老金当着那位领导说:“你老婆来我们这里当导演,来了一年多,怎么连一台戏都没导过,算什么导演啊”,就这样一句话,老金的名单被划到了:十万官兵下东北的行列------
金老师心比金纯,不但自己把青春贡献给了黑龙江的文艺事业,还动员爱人也放弃了北京总政歌舞团歌剧队的单位,来到条件艰苦的东北边疆,下放地点在原金边23连------
    去年再次去为金老师,诸老师祝寿,看到金老师大腿又黑又可怕,直率的我问了一句如何会这样,金老师气鼓鼓的说:“这就是化疗的结果”他告诉我们,化疗很贵大约一万多元一疗程,他做了两次,人难受得不行,要求停止,被医院告诉必须签字不然一切后果自负,果断的老金当场自己写上要求中断化疗一切后果由本人负责的报告并签字,他说所有做那个化疗的患者和他一起住院的,没多长时间一个一个全走了,他们也想过中断,因为实在太难受,但不敢下决心,老金说我已经那么难受了,又吐又拉,病已经这样,真的好不了,那就活着一天好好过,不想受化疗的痛苦,他说一不二地性格让他有机会再看到我们大家,我觉得他的选择是明智的。
金老师和我们讲这些的时候,也许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身体了,他一定已经无所畏惧了,这两次的交谈,和过去我们当初接触时的时间,地点,他的身体情况,社会环境都不同了,这使我看到了一位最真实的老金,我了解了他高贵的出生门第和他如此坎坷的人生,无比同情他家庭遭受的不公,惊叹他在逆境下的自立自强,惋惜他没有在最适当的地方和青春年华彻底发挥他的才华,更佩服他在晚年出任杭州话剧团法人代表正团长时加入共产党的选择,(他说是为了不受不懂行的人指挥必须要做正职一把手,而要做一把手要求必须是党员,)老金身为文艺人,做的想到全是一心为文艺事业,他真的了不起。他是那么真挚的重视我们昔日的北大荒友情,大热天带着病体亲自开车送我们去火车站回上海,那天我们上海出来时没买到回程票,他说必须送我们,万一没有票他要用车载我们回来住在杭州的,我们告别时,他一直在车站向我们挥手久久不愿离去,那份亲切和真挚宛如少年的纯真,在看到他逝世的消息的第一刻,我满眼是金老师那双脱离了锐气的慈祥告别的最后眼神,也深深遗憾自己过去对他了解太少,厮人去时才很相知太晚------
    我远在加拿大的蒙特利尔,一时不能回来看看诸老师很无奈,相信一定会有我们昔日的战友去杭州看望诸老师的,在这里通过网站向诸老师表达我的慰问,去年诸老师那双柔软的手拉住我说:“虽然接触不多,其实那时候我就觉得你这个小姑娘很正气的------“现在,我在远隔您千山万水之外的蒙城,向您伸出友谊之手,张开敬重的心,祝愿您身体健康,节哀顺变,还有您的一双儿女小鑫小燕们都好,我会在三亚过中国年,如您在冬天也在那里,我一定来看您,您保重啊!

原67团宣传队: 李佳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