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石忠华:救战友
作者:石忠华 加入日期:2013-10-31 录入:顾龙 点击:973
石忠华:救战友 
作者:石忠华 加入日期:2013-09-24 录入:顾龙 点击:253 
--------------------------------------------------------------------------------
 
石忠华:救战友 
作者:石忠华 加入日期:2013-09-24 录入:知青 点击:4 
--------------------------------------------------------------------------------
 
                                                救战友

      

    北方的冬季,早上天亮得很晚,大家听到哨音就都得起来,以寝室为单位在连部前的马路上集合,随后由郑副连长带队跑步,大家沿连部前的马路往东边场院方向跑,到大道上沿马路往南跑,到与十连交界处,再转头沿马路跑回来,在连部前解散回宿舍洗漱、七点去大食堂就餐吃饭,八点钟到男生大宿舍开早会,以后由各排长领任务带队上工。

      冬天农业排是挖土方、加固农渠或者是往地里送粪,还有的在场院倒垛、装车送公粮。机务排是检修拖拉机、用胶轮大罗馬挂拖车拉沙子,工副业排主要是做酒、开食杂店、养猪。还有马号,归后勤排管,有十余匹马和耕牛,有时也养几头奶牛。
      有一天早上,通讯员不在,我自己按时到各宿舍门前吹哨,告诉大家出来跑步。
      由于我们这里离苏联很近,加上珍宝岛在打仗,我们军事化管理很严,因为我们的历史使命就是屯垦戍边、建设边疆、保卫边疆。大家很快集合起来,分寝室、列队出发了。这时,我发觉连部对面靠西头的女寝室没出来人,我跑过去,又吹了几遍哨子,也不见出来人,我只好拍窗户大声喊自己熟悉的女生名字,以往的唧唧咋咋的喧闹声全没了,我赶紧敲门、没有动静,推门一见、我懵了,是煤烟中毒!我不知道自己是恐惧、还是责任感,跑到大道上使劲吹哨。
      急促的哨音,引起连领导和战友们的注意,大家纷纷往回跑,我离着老远就喊,“ 连长,女宿舍出事了!”
      最先跑过来的一听说是煤烟中毒,就都到女宿舍往外抬人,地上有倒着的,二层铺都在睡,一层两边对面炕有躺着的、多数半坐着,连长、郑副连长、卫生员、各排干部都率先分头组织救人,把人都一个个搀扶出来,两个人架着一位中毒的女病号、拖着腿在雪地里往前走,让呼吸新鲜空气。靠近女宿舍的知青都腾出铺位让病人休息,食堂人用酸菜汤往女生嘴里灌,......。
      早上由于有广播,电话用不了,连领导很焦急,我是文书,当时只有我在贺指导员身边,我请命去营部叫医生被批准了,我离开现场,一口气跑到马号,喂马的老于头听我说是救知青、请大夫,急忙帮我牵过一匹老实的白马,没有马鞍子,他扶我爬上马背。我一拍马屁股,馬就一颠颠沿着往营部方向的小路跑起来,我心里又兴奋、又紧张、又怕,这是我第一次骑马,一定要小心,把信带到。在过路边壕沟时,我没扯住马鬃,一下子顺马屁股滑下来了,摔进坑里。
      我摔得很痛,为了二十来个北京知青的命,我要努力克服困难,试了几次,马不听我的话,就是不蹲下。
      我真的好无奈!我不得已牵马回来了,走到马号时,我想到被关禁闭的赵胜建,我眼前一亮,不加思索地牵马找到他,把去营部请大夫的事,交给了他去完成。我叮嘱他:向营首长汇报详细一点,要请几个医生来救救煤气中毒的知青,拜托他一定要完成任务。我说:“特殊情况,你禁闭解除啦。”
      他跨上马,一溜烟消失在寒冷的带有雪花飘落的晨雾里。
      我松了一口气,回到连务班,我对连长汇报,“我让赵胜建去营部了,他骑术好,一定能完成任务。” 
      连排长都在,非常时期,大家都理解我的作法,没有人质疑我把被关禁闭的给放了,还让骑马走。
      这次多亏发现早,总算没有出人命。
      目前现场,轻病号都抬到室外、架着散步、有的做人工呼吸,喝了酸菜汤,安置在其他两间女宿舍休息,食堂在给做病号饭。发生煤烟中毒那屋,在做通风、打烟筒、清扫。
      大致有一堂课时间,赵胜建领着医生和营首长来了,重的让紧急送营卫生所或团卫生院继续治疗。
       我走到贺指导员身边,悄悄地说:“赵胜建完成了任务,禁闭解除吧?”
       指导员会意地笑了,我走过去拉着赵胜建手,大声说:谢谢您!
      他一侧耳朵发白挂霜,是冻坏了。我帮他用雪搓耳朵,硬硬的耳朵软了些,卫生员也过来陪我们找营部医生看了看、涂了点药,用药棉纱布包上了。
      我告诉赵胜建,“可以回排里报到了。这次救人表现很好,我向连领导请示了,正式解除你禁闭。”
       “你的那些检查,有空来我这里取走,我没处放!”我笑着逗他。
      他的禁闭,是因一桶洗澡水和知青潘松林打架,被他打的人晕倒了。
      现在潘松林身体没有事,所以这次擅自解除赵胜建禁闭,是为了救二十几条人命。他能不顾一切,冒着风雪把医生和营首长请来,就是以功补过。我也是依据特事特办,在人命关天的紧要关头,把赵胜建禁闭解除是对战友的信任。 
      事后,经我做工作,赵胜建与潘松林俩人都各自作了自我批评,私下和解了。
      我向连领导祥细汇报了擅自解除赵胜建禁闭,派他去营部求援一事经过,和我当时想法。
      连领导认为我当机立断,没有问题的。
      又过了些日子,那间女宿舍有三分之一的知青回北京休养,有一两个直到我1971年返城,她们也没有再回来,听说是在北京参军了。
 
转录於50团知青网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