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李俊杰:依然沉浸在大连相
  周绍铭:寻人(周本发)启
  寻启人事
  杨利明:随笔(535)丙
  王绍品:42年后的一次拥
  周南征:告知
  薛仲迪:致三连哈市战友
  叶金厢:知青何惧路途远&
  卓然:亲爱的战友——哈尔
  叶金厢:请帮我找找朝鲜屯
  潘炳荣寻找50团战友衣丰
  叶金厢:南站探访王跃民
  卓然:22连上海知青战友
  卓然:22连上海知青战友
  叶金厢:身边的雷锋——蔡
  薛仲迪:邂逅(四)
  李佳:来自蒙特利尔的问候
  叶金厢:金铎网上找到我&
  55团二营知青徐培馨回沪
  韩景阳:寻人启事
  薛仲迪:怀念
  杨利明:随笔(429)&
  薛仲迪:求助
  俞琇珽:相隔四十五年的团
  回金成:京津战友重聚津门
  唐林虎:乒乓球活动“讯息
  韩伯英:林北方从南方来
  孙克龙:看望荒友--董洵
  杨利明:随笔(408)北
  张炳丽:信件
  韩伯英: 不信
  个人声明
  杨利明:随笔(398)姑
  杨利明:随笔(397)寻
  杨国英:大爱无疆
  杨利明:随笔(381)寻
  杨利明:随笔(379)王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关廷光:砖厂战友上海相聚
  杨利明:随笔(368)老
  黎子林去哪啦?
  周立东:您在哪里,我的启
  杨利明:随笔(350)忘
  杨利明:随笔(347)黑
  卢少英:信息
  李佳来信
  李佳来信
  王海芝:写给龚曾武
  刘惠丽:重逢在上海---
  柴运昌:贾琴芳“撒无赖”
  韩伯英:谁能联系韩文清
  柴运昌:祝愿袁忠民早日康
  孙凤琴:老朴来了
  杨利明:随笔(331)欢
  张莉莉:很巧的……
  杨利明:随笔(329)老
  王有衡:迟到的感谢
  杨利明:随笔(328)急
  司玉恩:难以忘怀的上海之
  韩伯英:隆冬小聚酒更香
  杨利明:随笔(326)王
  杨利明:随笔(325)寻
  关廷光:相聚在金秋十月的
  童昌达:和王有衡夫妇相聚
  叶金厢:只要想找就能找到
  王建忠:以球会友在天津
  俞琇珽:金秋小聚尽欢
  杨利明:随笔(317)天
  周南征:与严志海吴尔琪夫
  黄锦:我终于见到了你
  徐秀珉:欢迎好友王有恒夫
  童昌达:北京荒友王有衡夫
  薛仲迪:国英一家人
  王绍品:祈愿
  刘树贵:欢聚在上海
  杨利明:随笔(284)看
  赵伟:雨中情
  苏丽敏;战友相聚
  杨利明随笔(278)全部
  关廷光:40年后再相聚&
  杨利明:随笔(278)度
  杨利明:随笔(277)把
  时雨:看望鸡西战友【2】
  王玲梅:寻找王松根!!!
  时雨:看望鸡西战友(1)
  杨利明:随笔(271)血
  陈展华:67团20连申城
  唐林虎:来往和交流
  杨利明:随笔(264)感
  杨利明:随笔(263)空
  汤黎明:到香山看望姚鼎
  李文:寻原50团好友陈琪
  李文:转告金光三队各地知
  王艳芬:创建13连QQ群
  王艳芬:欢聚在上海
  时雨:欢迎程继和战友们
  赵宁:顺利办理完退休手续
 
 栏目导航  首页-荒友往来
黄锦:我终于见到了你
作者:黄锦 加入日期:2013-10-25 录入:顾龙 点击:1123
黄锦:我终于见到了你 
作者:黄锦 加入日期:2013-10-02 录入:李余康 点击:471 
--------------------------------------------------------------------------------
 
    这个你,不是一个你,而是我一直想见却一直未能见到的几个你。

亲爱的孙兆华弟:
    你好!今年的9月17日那天,郑培英告诉我,说你要路过天津逗留几个小时,托她买票,她已将票买好,说咱俩准备好去接站。从那时起我的心就开始激动,因为大才女傅秀华来津知青老师聚会那次,你因家里有事没能来,我心中就充满遗憾,好像没有机会见到你了。这次你终于来了,你说我能不激动吗?
    接站那天,我一眼就认出了你。虽已四十年未见,但你的容貌轮廓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胖了些,倒是显得更健壮成熟。我大声地喊着你的名字奔向你,你先是一愣,迅速反应过来也叫出了我的名字,接着我们紧紧握住彼此从未握过的手。
    兆华弟,由于那时的我单纯幼稚天性腼腆,加上天津人的封建意识较为浓厚,到15连后,基本不与男生说话,和连队女生也不大往来,所以,你们对我的印象不会太深。可是,15连活泼、聪明的知青和老师倒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让我怀念至今。
    兆华弟,还记得办公室里的跳棋象棋大战吗?那时的你和王善春老师正是年轻气盛,朝鲜族郑老师(女)是很有经验的下棋老手,你俩起初下不过她,但你俩不甘示弱,一定要与郑老师一决高下。于是,蹉跎岁月中的“楚汉之争”和“新式跳棋”大战便开始了。每到中午,我一进办公室,里面你们三人的跳棋象棋大战正杀得不可开交。
    下跳棋时,你俩成掎角之势,嘴里“跳!跳!”大呼小叫地虚张声势夹击郑老师,而郑老师凭着经验老到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沉着应战,竟然突破重围首战告捷。你俩哪肯善罢甘休,继续联手围攻她,几番狂轰滥炸,仍不奏效,于是你俩互使眼色,悄悄施展小计,来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一个诱敌深入,巧妙掩护;一个趁其不备,偷移棋子,郑老师最终招架不住,输了。看到你俩高兴得眉飞色舞,我在一旁抿着嘴乐,你的脸上豪气冲天,王善春的脸上霸气十足,而且朝我喊:“黄老师也来下一盘不?”我摇摇头说:“我不会。”心说,我可不敢成郑老师第二。
    下象棋时,可不比下跳棋,很见真功夫。我一般不轻易支招,有时在旁默默观战,有时在旁看闲书。说来也巧,一次,我无意中一抬头,发现棋盘上没几个棋子了,王善春正抓耳挠腮,不知出哪步棋才能将死对方。我这时随便冒了一句“你的炮卧底呀”,不料这招竟一下把对方将死了。乐得王善春连连冲我喊“黄老师,你的“海底捞月”高,高,实在是高!”其实,那是碰上了,我根本不懂什么叫海底捞月,之前也没看棋局,假如支错招,没准还招人恨呢,你说是吧?
    我还回忆起那个风清气爽的夏夜,孙玲娣老师带我到你家去串门,你为我们沏了茶水,我们坐在你家院子里和你聊天。为了驱蚊,你给我们点燃了艾蒿草,这样我们一点也没挨蚊子咬。你风趣地给我们讲笑话,绘声绘色地学着东北口音说:“几位老哥呀炕上坐,炕上坐,炕上坐不下,旮旯堆仨。”我想像着旮旯堆仨的可笑情景,不由得大笑起来……渐渐地,月亮从你家屋脊背后露出一张甜甜的笑脸,皎洁的月光透过树杈枝叶照在你年轻的脸上,形成一个明暗清晰对比的侧影。艾蒿草燃起的带着草香的轻烟袅袅升起,它在我的眼前缭绕,缭绕到今。我想,那是自己第一次感受到东北人家温馨朴素的生活气息。
    转年春天,我和孙玲娣及郑培英等老师调到营直学校,我们就告别了15连,告别了你。
    按说你我谁也见不着谁了,可是,你虽然看不见我,我却经常看见你,那是怎么回事?原来,你后来成了咱们营直文艺演出队的主力——说相声。而我也经常随刘玲玲、苏秀芬等老师带学生到团部剧场去演出。当你和李德森在台上妙语连珠包袱不断地说着自编自演的相声时,坐在台下时常爆发出开怀大笑的人中就有我。我笑着笑着,继而心生感慨——这孙兆华真是个难得的人才呀!后来我常想,真可惜啊!像你这么有才华的青年,如果赶上今天这个时代,早就是大红大紫的“小沈阳”了。
    兆华弟,一晃四十年过去了。这次,我终于见到了你——我心目中多才多艺的幽默知青,我也了却了一段绵绵无期的未了情。
    听说你和小李要当姥爷姥姥了,愿你们早抱大孙,尽享天伦之乐。
    顺问孙兆兰姐好!

亲爱的李津丽姐:
    你好!今年的9月28日,对我来说又是一个难忘的日子,因为我终于见到了你。自从09年知青大聚会开始,我始终在寻找你的踪影,却一直未果。后来我写了《悠悠我心》,里面又写到你,希望你能看到,然而我又失望了。我猜你肯定是淡忘了我,这倒无妨,谁也不可能把所有的人都记着。可我却不能忘记你,因为你是我的诤友,你对我的帮助让我永远心存感激。
    当李文告诉你,我很想见到你时,你立刻爽快地答应一定要来。
    我们见面后激动地拥抱,热烈地交谈起来。你回忆起自己是68届北京知青,因讲一口标准流利的普通话,学生都爱上你的课,加上你管理严格,教学效果特好,学生成绩突出。
    说到这,我却开始倒苦水了:“我可倒霉了,因不懂得学生欺软怕硬的心理,孩子上我的课就捣乱,我实在压不住阵脚,就冲他们大声吼:‘你们要适可而止!’谁知那个当班长的男孩装作没听懂地反问:‘什么叫十个儿子?’底下一片笑声。”听到这,你也不由得笑起来。我仿佛又看到了你当年那张慈祥的笑脸。我又讲起那时如何被气得翻白眼,回到宿舍就哭天抹泪;如何因学生成绩不好而苦恼万分,你们如何帮助我总结经验,加强管理等。我俩说呀笑呀,总像有说不完的话。
    我把自己写有你的文章特地事先印好,带给你看;你也把事先准备好的你和先生的字画送给我。回家后,我展开来细细欣赏品味,用北京话来评那叫——真棒!
    津丽姐,我们的友情又续上了,有空我们常来常往,你如来津提前告诉我,我去接你。
    愿你身体健康,心情愉快!

可爱的吴运兰姐:
    你好!你最近上网看咱聚会的照片了吗?在你我合影的下方,有郑培英写上的字样:“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诗句,是我寻找你们的最好写照。我相信:当人对一件事刻骨铭心时,她(他)的记忆力和眼力一定出奇地好。不是吗?你看,我们聚会那天,我努力凭借记忆中的印象来找寻《冬夜趣事》中扮演老大娘的你,根据你的言谈举止,一颦一笑,最终我锁定了你就是我要找的人。通过交谈,啊!果真是你,我高兴得要死,因为我终于见到了你。
    运兰姐,四十年前,你和赵毅妹跟我开的小玩笑,竟让我笑到今日,我觉得,那是我们的一段缘分,如果我对你们很熟,你们不会演这出小品剧,那样我会立刻认出你们的,这是一;如果我对你俩不熟,但我是个少年老成的人,你们也不会演这出小品剧,因为我会仔细考察你们,最终识破你们,这是二。偏偏这两点我都不具备,于是你们充分利用了我对你们不熟识和单纯轻信的有利条件,经过巧妙化装,凭借自身的喜剧天赋和高超的演技,最终成功上演了一出惟妙惟肖的小品剧。
    这是之前我从没遇到也绝不可能想到的事,它让我大开眼界,让我看到了知青也会运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创作出高品位的艺术小品,来为那段虚度的时光增添乐趣,更让我见识了知青中确实不乏喜剧天才。从那以后,我好像被你们传染了,我这颗顽石般的脑袋开窍了,近几年也不断在尝试着写些小幽默、小笑话、小品故事,我的启蒙老师当然是孙兆华和你。
    今天我们高兴地见了面,愉快地合了影,你听我说完后非常高兴地表示,回去一定要好好看看《冬夜趣事》。你还送给我两个自己编织的小企鹅、小乌龟,它们是那么玲珑剔透,憨态可掬。它们代表你的心。我把它作了钥匙链饰物,只要看到它,我就会想起你——很久以来我心中的偶像小品王“宋丹丹”。
    我最近加入了你连的qq群,我说,我喜欢15连,15连是个喜剧人才辈出的连队。
    运兰姐,如果以后有机会遇到扮演老大爷的赵毅妹,请代我向她问好!告诉她我是那么思念你们,那么执著的找寻你们,找到你们后,我是多么的高兴啊!

敬爱的张佩珍姐:
     你好!之前我在网上看到了你的近照,觉得你变化不大,还是那样笑眯眯的。我想,我要再见到你,只有到查哈阳看你去,可又迫于琐事在身,始终未能成行。
     近日忽然听说你已到北京,要和15连知青聚会,我很高兴,觉得机会难得,当15连邀天津知青参加时,我毅然决定去,为了我想见的几个人和15连知青,我一定得去。主意已定,我就开始找咱们的老照片,那是一张黑白照片,1973年照的,上面有你,有我,有李津丽,有孙玲娣和吴绍君,我们当时都是15连学校的老师。这张照片勾起了我们多少美好的回忆。你看到这张照片也很激动,当即找李文翻拍了一张留作纪念。
    要说最早我们是在团师资培训班认识的,随后我们一起到15连学校。你给我的印象是成熟,热情,社会经验丰富,办事老练。我们曾到你家做客,你热情地接待我们,使我们很快适应了新环境,并全心全意地投入教学。
    佩珍姐,我终于见到了你,我们忘不了那段岁月,那段友情。有空到天津来玩吧,欢迎你来!

     写了这么多,还有几个人是我想见却仍未见到的,她们是丛艳花,杜云霞,张伟伟等,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会见到她(他)们的。
    
    ——写于2013年10月2日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