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èŒƒæž—æ 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èŒƒæž—æ 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èŒƒæž—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èŒƒæž—æ 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èŒƒæž—æ 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èŒƒæž—æ 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èŒƒæž—æ 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èŒƒæž—æ 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ç¨‹å°åŽ:连队轶事(七十五
  ç¥çŽ‰å¦¹:又见“大鹅蛋”
  ç¥çŽ‰å¦¹ï¼šçªƒä¹¦
  ç¥çŽ‰å¦¹ï¼šæ±½è½¦æ’žå¢™
  ç¥çŽ‰å¦¹ï¼šå•†åº—盘点
  ç¥çŽ‰å¦¹ï¼šå–布丫头
  åˆ˜é‡‘é“Ž: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å¶é‡‘厢:è´µ &
  çŽ‹å¿µ:查哈阳之恋13&n
  éŸ©ä¼¯è‹±ï¼šç‰›èˆå°ç¶è§£äººé¦‹
  ç‰›å­¦ä»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è–›ä»²è¿ªï¼šå¤§ç‰›èˆ
  è–›ä»²è¿ª:五道河
  ä¿®é¹¤å¹´:林区午夜惊魂
  ä¿®é¹¤å¹´:下乡第一天
  è–›ä»²è¿ªï¼šå½“年事
  è–›ä»²è¿ª:报导员
  å¼ é›•:金边故事(五)采药
  å¼ é›•:金边故事(四)
  å¼ é›•ï¼šé‡‘边故事(三)送针
  å¼ é›•:金边故事(二)打狼
  å¼ é›•:金边故事
  çŽ‹åˆ™æž—:回忆我的兵团、农
  èƒ¡å…‹å·±: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å—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åˆ˜è¿žè‹±ï¼šæˆ‘去上海接知青
  äºŽæ‡¿å¾·:难忘的中秋节
  å´å®è¿žï¼šèµ°è¿‘——张俊生
  éŸ©ä¼¯è‹±ï¼šè¿žé˜Ÿé‡Œçš„主旋律
  å¶æ°‘: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é«˜å°‘伟:提车
  yuyang1602:别
  å¼ çŸ³ï¼šæ‹‰å“ˆå°ç«™
  éƒ‡æ±Ÿï¼šéš¾å¿˜çš„张福琛团长
  å¶é‡‘厢:难忘43年前那碗
  éŸ©ä¼¯è‹± ï¼šè¾žæ—§
  æŽä¿Šæ°ï¼šå››åå¤šå¹´å‰çš„“春
  çŽ‹å“²å…‰:九连生活二三事
  è´¾å®å›¾ï¼šä¸‰äººè¡Œï¼ˆçŸ¥é’三胞
  éƒ‡æ±Ÿï¼šéš¾å¿˜çš„团首长【2】
  æ–°èµ·ç‚¹ï¼šå›žå¿†äº”师师训班点
  éƒ‡æ±Ÿï¼šéš¾å¿˜çš„团首长【1】
  å¼ èŽ‰èŽ‰: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äºŽæ˜¥å°ï¼šå–ç«ä»¤.难忘的知
  æ¨åˆ©æ˜Ž:随笔(333)居
  æ¨åˆ©æ˜Žéšç¬”(332)“友
  åŸ¹èŽ‰ï¼šæ±‚学路上的波折
  å´”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å´”京伦:岁月的印痕
  å¼ å‹¤å«š:我的小病人丽丽
  è°­ä¹ƒç«‹ï¼šä¹Ÿè¯´é˜¶çº§æ–—争的那
  å­Ÿå¹¿ç³ï¼šç§è‘±ã€æ‹”葱的故事
  ç¨‹å°åŽ:连队轶事(七十四
  ç¨‹å°åŽ:连队轶事(七十三
  æ¨åˆ©æ˜Ž:随笔(323)难
  æ¨äºšå¹³:难忘当年“大热炕
  çŸ³å¿ åŽï¼šæ•‘战友
  åˆ˜æ˜ŽåŽŸï¼šæŽæˆ´å¼ å† 
  çŸ³å¿ åŽï¼šçŸ¥é’集体逃难
  é»Žå­æž—: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é»Žå­æž—: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é»Žå­æž—: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ç¨‹å°åŽ:连队轶事(七十二
  é»Žå­æž—: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è¿‡ç‘žå…´:知青轶事(脱坯)
  è¿‡ç‘žå…´ï¼šçŸ¥é’轶事(沤麻)
  è‘£æ™“敏:告别黄浦江
  è–›ä»²è¿ª:战友速记
  å¼ æ´æœï¼šå›žäº¬è®°
  è–›ä»²è¿ª :手表
  å´æŒ¯åŽï¼šéš¾å¿˜çš„岁月【7】
  å‘¨ç»é“­:指南针的故事
  æŽæ˜¥å–œï¼šåœ¨å…µå›¢è€ƒé©¾ç…§çš„艰
  åº„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åº„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å´æŒ¯åŽï¼šéš¾å¿˜çš„岁月【6】
  å´æŒ¯åŽ:难忘的岁月【5】
  ç«¥æ˜Œè¾¾ï¼šè®°å¿†ä¸­çš„几件事(
  å´æŒ¯åŽï¼šéš¾å¿˜çš„岁月【4】
  ç¥çŽ‰å¦¹ï¼šé’ˆçº¿åŒ…的故事
  å´æŒ¯åŽï¼šéš¾å¿˜çš„岁月【3】
  å´æŒ¯åŽï¼šéš¾å¿˜çš„岁月【2】
  å´æŒ¯åŽï¼šéš¾å¿˜çš„岁月【1】
  å´å®è¿žï¼šä¸€ç§æ„‰æ‚¦çš„判断
  å´å®è¿žï¼šå¾€äº‹--一场突兀
  å´å®è¿žï¼šå¾€äº‹--一次难忘
  çš‡åŸŽé¾™ç‹¼ï¼šè®°å¿†æŸ¥å“ˆé˜³
  å¼ çŸ³ï¼šåœ¨åŒ—大荒的那些年
  ç¨‹å°åŽï¼šè¿žé˜Ÿè½¶äº‹ï¼ˆä¸ƒåä¸€
  å¼ çŸ³:最后一次会战
  å¸¸é’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è–›ä»²è¿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六,扒苞米
作者:黎子林 加入日期:2013-10-10 录入:李余康 点击:1392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六,扒苞米 
作者:黎子林 加入日期:2013-09-30 录入:顾龙 点击:208 
--------------------------------------------------------------------------------
连队生活散记之十六,扒苞米 
作者:黎子林 加入日期:2013-09-29 录入:知青 点击:6 
--------------------------------------------------------------------------------
 
      16. æ‰’è‹žç±³
    æ‰’苞米就是把苞米棒棒儿和苞米皮子分开,这活儿挺枯燥,不少知青都干过。如果是冬日暖阳,大姑娘小媳妇围坐在场院里,有说有笑的,这活儿倒也干得过。可是我的一次扒苞米的经历,却很是两样,给我留下了难忘的记忆。
    è¥¿å—5号地的苞米已经放倒了,那是20多天以前的事,我们二排也参加了割苞米。我们每三个人分成一组,每人割两个垄,中间的一个先走,苞米割倒后放在自己脚下,隔两三米放一铺儿(铺,音pu,阴平, ä¸€å †å„¿ï¼‰ï¼ŒåŽè¾¹çš„两个人,一左一右,把他们割下的苞米扔到中间的铺子上,这样每六垄苞米放成一溜铺子,两溜铺子间就留出了将来走马车的空地。
    11月初,开始到5号地扒苞米。因为连里的苞米脱粒机可以将苞米连皮脱粒,所以我们只要把苞米棒掰下来归成堆即可。这活儿主要是扒苞米秸子,跟一般意义上的扒苞米还是有点儿区别。扒苞米的活已经干了两天了,这天早上,我们又来到了5号地。新雪初霁,寒风割脸,太阳浮在薄薄的晨雾里,像个灯笼,毫无暖意。我招呼大家拿垄干活,并告诉大家,今天就一趟活,谁先干完谁先回家。于是大家散开,弯腰弓背,赶紧忙活起来。
    ä¸¤å¤©ä¸‹æ¥ï¼Œæˆ‘的好几个手指头肚,早已被粗糙的苞米叶子磨得露出了血筋。现在乍一出手,接触到苞米秸子上的冰雪,疼得钻心。过了一会儿,感觉迟钝了,手不觉得那么疼,动作就快了起来。慢慢的,身体活动开了,太阳迎头照着,一边干活,一边胡乱哼着“下定决心不怕牺牲”之类的励志歌曲,一时又感到很惬意。劳动创造了人,劳动创造了世界,劳动很光荣,劳动者很伟大,于是我感到很自豪。我这样胸怀祖国放眼世界地胡思乱想着,时间就慢慢地流逝,无意间向四周瞟了一眼,发现自己居然落后了。我干活儿不是“慢手”,何以至此?仔细一看,原来我的这一趟苞米铺子很厚,差不多是旁边一趟的一倍,应该是割苞米时,旁边那一趟靠近我的那个人,为了顺撇,把他那两垄苞米扔到了我的铺子上。人是四垄我是八垄,无怪旁边那个家伙干的跟猴子一样快,已经跑到我的前面很远了。
    åˆ°äº†ä¸‹åˆä¸‰å››ç‚¹é’Ÿï¼Œä¸å°‘人已经干到地头,可以倦鸟归巢了。关系不错的,互相接一接,也是收工在即,就要唱着“日落西山红霞飞”,踏上归途。只有我这里,长长的苞米铺子还望不到头。有人想接我一把,过来一看,便看出了端倪,笑道你今天是丰收了,明天再接着干吧。我不肯走,有几个人就要留下来陪我。我只好说,我再干一会儿就回,你们先走。放心,误不了吃晚饭。
    è¥¿è¾¹çš„太阳就要落山了,大半个的新月升起在东南的天空,5号地里还在匍匐着干活儿的人已是寥寥无几。又渴又饿,抓起一段苞米杆嚼嚼,只是略有甜味儿,吮不出一点儿水分。我咬着牙,提着气,一铺儿一铺儿地向前推进。  
    æœˆä¸Šä¸­å¤©ï¼Œæœˆæ˜Žæ˜Ÿç¨€ã€‚清冷的月光与地上的积雪交相辉映,视野倒还不错。环顾四周,再也看不到一个人影。本来东边还有一排的一个战友,一边干活一边唱歌,不知什么时候也走了。二百多垧的苞米地里,只剩下我一个人,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我蹲一会儿,跪一会儿,趴一会儿,摸爬滚打,变换着姿势,两个手上却一刻也不肯停下来。棉裤里的棉花,早就滚了包,膝盖的地方,算上补丁也只有两三层布,一会儿被雪水浸透,一会儿又冻成泥甲,真是苦不堪言。
    æˆ‘拄着一个苞米秸子站了起来,直了直腰。向前探望,一铺儿一铺儿的苞米延伸到远方,依然还看不到尽头。又冷又累,不免心下有些犹豫,还要不要坚持。肚子想要回去,面子就是不走,二子争执不下。遇到这种情况,李白会拔剑四顾心茫然,陆游没有剑,他是提刀独立顾八荒。我没有趁手的兵器,要表现出刚毅果敢的神态,很有些难度。想想肚子只是欠了一顿,面子却可能难受几天,觉得还是面子比较重要。进一步检讨半夜了还不能回去的原因,是自己扒苞米的速度太慢,可我没长三头六臂,也不会拔根汗毛变出很多小猴子来帮我,如之奈何?有人扒苞米的速度很快,我知道他们没有扒干净,铺子里还留下不少苞米。将来连里抓阄按趟子分苞米秸,谁赶上这样的趟子,小秋收就成了大丰收,睡觉时会抱着枕头笑出了声来。赶上我扒的这趟,就只能多落些柴禾,把炕烧得滚烫,可是还得花自己的钱去买猪饲料。想到这里,我竟有些幸灾乐祸,不太厚道地嘿嘿一笑。此刻再也哼不出什么励志歌曲,倒是村民的一句口头禅,发昏当不了死,支撑着我继续干活。
    ç»ˆäºŽï¼Œæœˆäº®è¥¿å çš„时候,我扒完了最后一铺儿苞米,可以往回走了。星垂荒野,万籁无声。遥望东北,入睡的村庄已是灯火阑珊。偶尔有一两声犬吠传来,冬日的旷野反而显得更沉寂。为了自己一点儿可怜的自尊,拒绝了众人的帮助,饿到现在。这样做,值吗?为一己良心之安宁,把铺子里的苞米扒了个一干二净,不给老百姓留一点儿念想,自讨苦吃。这样做,对吗?拖着疲惫的脚步,我边走边想,一时也想不明白。我知道,晚饭是没有指望了,能到哪里找口热水喝也好。忽地悲从中来,转瞬间,我已泪流满面。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