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孙凤琴:故乡 
  关廷光:重返黑土地(二)
  关廷光:重归黑土地(一)
  卓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卓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张志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董薇芳:难忘查哈阳,难忘
  王念:查哈阳之恋10—知
  王念:查哈阳之恋9---
  王念:查哈阳之恋8&nb
  王念:查哈阳之恋7&nb
  王念:查哈阳之恋6&nb
  王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王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王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王念:查哈阳之恋2战友情
  王念:查哈阳之恋1黑土地
  朱兵:十连知青重回查哈阳
  杨国英:重访故地忆往惜
  谭昕:再回查哈阳
  吴展:四十五年再聚首——
  冯忠秋:67团一营十连上
  随海生:寻迹、访友、返故
  沈于健:重访查哈阳
  董薇芳:一.回查哈阳--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三)
  小燕齐飞:《回望青春故乡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二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一
  陈爱君:《北兴农场纪实》
  陈爱君:《在北兴农场的日
  陈爱君:《北兴之旅随笔》
  京、哈、沪、甬知青回访六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7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6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5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4
  时雨:回连队 
  时雨 :回连队
  罗帆:重回塞北感吟&nb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1
  钱品石:查哈阳的不了情
  小三子:就算是汇报
  李俊杰:采访窦国斌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潘迪煌:送书日记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周慧丽:回到四十年前栽下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齐爱东:情深意长(二)
  齐爱东:情深意长(一)
  陈红星:走在家乡的田埂上
  张强:风雨家国四十年*回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寻访刘桂荣
  阿金:返查哈阳有感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品石: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查哈阳农场宣传部:原50
  钟安京:故乡行
  王忠平:我们的战友刘庆建
  赵冀生.朱之琳:查哈阳的
  俞琇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孙魁明:黑土地的梦
  刘同民:查哈阳-旧地重游
  赵宁:再回查哈阳
  张得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郝志宏:回故乡
  王莲珍:重返查哈阳随笔
  刘树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马莎:重返北大荒(八)相
  走进北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李淑文:重返查哈阳——寻
  马莎:重返北大荒(七)大
  齐海东:黑龙江、查哈阳、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王学书: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杨建秋:踏上黑土地&nb
  马莎:重返北大荒(六)熟
  马莎:重返北大荒(五)回
  马莎:重返北大荒(四)奔
  马莎:重返北大荒(三)在
  马莎:重返北大荒(二)又
  马莎:重返北大荒(一)指
  徐金定:重返查哈阳
  石培康:第二故乡行(20
  俞琇珽:十六连“寻梦之旅
  王学书:18连北京,天津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三)
作者:刘秀珍 加入日期:2013-10-7 录入:顾龙 点击:1863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三) 
作者:刘秀珍 加入日期:2013-08-29 录入:顾龙 点击:388 
--------------------------------------------------------------------------------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三) 
作者:刘秀珍 加入日期:2013-08-28 录入:知青 点击:7 
--------------------------------------------------------------------------------
 
                                         重返查哈阳
                                          (之三)
(8)

吃第一顿中午饭时,冯刚代表农场致欢迎辞。我努力回忆着他小时候的样子,我们刚到兵团时他才十一、二岁,跟在父亲身后到知青宿舍玩耍,知青里有他学校的老师,还有教他打乒乓球的师傅。我仔细端详着他,像极了他的父亲,但身材比他父亲魁梧,说话比他父亲幽默。他端起酒杯说:“可把你们盼来了,知青对查哈阳是有贡献的,你们给查哈阳带来了信息、知识和新理念,查哈阳感谢你们!大的咱不说了,就说说小事情,以前咱这没有晾鞋袜的那种十字架,是知青来了带来这种方便的小物件。我的师傅施承中从上海给我带乒乓球和球拍,教我打球,现在打乒乓球成了我最喜爱的运动。像这样的事情有很多。工作上的关系我也参加过不少欢迎知青回乡的活动,说实在的欢迎完了心里不是个滋味,寻思着有一天也欢迎一回咱家的知青!”我知道他说的“咱家”就是十四连。
他的父亲冯学文是50团成立后十四连的第一任指导员。有一天几个知青在他家吃饭,小孩子是不上桌子的,他站在炕沿边,一边吃一边说,“爸,前三十年我靠你,后三十年你靠我”父亲手一挥:“小孩子家别瞎掺乎大人的事。”上帝没有给他们双方机会,谁也没靠上谁。冯刚24岁的时候父亲就病逝了,他跟我回忆说:“那个时候母亲50岁,扒炕的活都是老太太自己干,以前有爸在,我也没干过这些活,看见我妈那样辛苦很心疼。”父亲的早逝让他没了依靠,一切都得自己努力,但他没有忘记
“后三十年你靠我”的话。他努力工作,在查哈阳公安局长位子上时,是领导班子里年纪最轻,资历最浅,也是最有权威的。如果没有做出点成绩哪能走到查哈阳副场长的岗位上。有一天晚上,我们在姐妹小厨餐厅吃晚餐,有一道宫保鸡丁,我一吃是放过糖的像上海菜,问冯刚,东北人也时兴做菜放糖?冯刚说:“嘱咐了的,来的是上海人,给整倆上海菜。咱这是小厨大勺。”他对坏人坏事毫不留情,对友人亲人悉心照顾。他有一个进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夫人,有一双可爱的儿女,一家人和睦幸福。在我离开齐市时到他府上探望了他的母亲—陈华。老太太身着小碎花衬衣,精神利落,家里窗明几净,一尘不染。我问:“这都是您收拾的?”她笑眯眯的说:“他们不在家的时候我收拾,媳妇回来就不让我干了。”告诉我这间是她的房间,这间是孙子的,这间是孙女的。笑着说:
“你看咱家这事整的,末了是户主没房间,儿子媳妇回来就睡沙发。”看得出来,老人家的晚年是幸福的,冯刚这个儿子靠得住。
(9)

到查哈阳的第二天下午快五点了,我在宾馆大堂办续房手续,这时急匆匆走进来一位老人和一个小伙子,问前台:“有上海来的知青吗?”我回过头看了看,不认识。心想:不一定是找十四连的,今天早上不是一下楼就看见上海知青金士杰嘛,一问才知道今天二连来了70多知青,离开上海时在网上看见有消息说8月中旬10连还有40多人要来,现在是知青返乡的*。前台问:“上海知青好几伙,你找谁?”小伙子脱口而出:“吴绥达!”我条件反射般的高呼“吴绥达!”其实他刚离开大堂上楼,听见我的呼声,急忙反身下楼,来到老人面前端详:“是冯福山冯连长?”冯连长今年81岁了,和老伴住在查哈阳,这几日在富裕女儿家住,听建忠说十四连上海知青回来了,让儿子小迷糊开了5个小时的车把他从富裕送回来。还没到查哈阳的时候我们就打听过了,能见到哪些老职工,知道冯连长这阵子不在查哈阳住,也就没敢指望能见上一面。没成想,老人家知道我们来的消息后赶了5个小时的车程来看我们。大家把老连长让到房间里坐,他头戴巴拿马凉帽,脸庞消瘦但两眼炯炯有神,靠在圈椅里听我们问这问那
。大家回忆说:“那个时候都怕冯指导员,他很严肃,都不怕冯连长,您好说话”。老爷子笑笑说:“我净跟他们瞎扯淡。”小迷糊在一旁也兴奋不已,不停的数着知青的名字:阿肖、阿龙、林大力、顾峰、陈芳芳、大老鼠、小老鼠、大陆、吓一跳、陈燕芳姐妹俩、张燕玲,她是我老师,他越数越多,连我们都不一定能一口气说上这么多人的名字,他张口就来。
(10)

第二天晚餐后,我正要回房间,大刘来告诉有人找十四连的人,我跟着到他房间一看,原来是赵成富的儿子,现任海洋分场党委书记,刚接待完二连的70多名来自上海、哈尔滨、天津等地的回乡知青,知道我们也在查哈阳,特意到宾馆来看望。赵家兄弟我们已经不陌生了,中午在丰收他弟弟赵小兵开的餐馆和老职工吃过饭,小兵夫妇倆一起上阵忙里忙外,那场面热闹得像过年一样,厨师的手艺也不错,大家交口称赞。这位书记的记性也是十分的好,能叫出许多上海知青的名字:彭大伟、张金娣、于懿德、小下巴、郑堔永、蒋光、秦其发、、、、、、他说:“你们在的时候,我还在上学,老是到吴绥达那学写美术字,和知青有接触,所以记得你们。现在农场有规定,知青回乡农场可以接待一餐,今天晚上我代表海洋欢迎二连的知青,现在作为朋友咱们出去喝一盅。”我们说中午才在小兵的餐馆喝过,晚上就免了,说说话就好。
(11)
这次接待返乡知青除了冯刚全家出动外还有建忠,他是全家北上,小舅子宏力全力以赴。不知道他的名字是不是这两个字,反正明星王力宏也叫这两个字。慧的婚礼上。宏力专程从查哈阳赶到上海,舅舅为大嘛!他上台讲话,没说几句忘词了,憨厚的宏力干脆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照着念起来。台下的来宾大笑起来,说东北人就是实诚,不装!在查哈阳的3天里,宏力天天一早就把自家的车开到到丰收吃完午餐,其他人回总场了,我和吴绥达、张卫平想到团部医院看看,他连忙说我开车送你们,在车上我问他:“你不是在上海呆了2年吗?后来为啥又回来了?”他说:“在上海呆了2年也没交上一个朋友,不习惯,还是查哈阳好。想喝酒随时随地有酒友,想唠嗑随时随地有朋友。”路过他工作的电管站时,还到菜园子里给我们摘了黄瓜、西红柿,说绝对绿色。他把朋友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是个重情重义的东北男人。在查哈阳的几天里,不管碰到什么事或谁要打听什么人,建忠就会说:“让宏力去办!”宏力也总是热心快肠的为大家办的妥妥帖帖。
和林大力在十四连小屋里留言,让我打听一下李殿印、马致贤的老伴小谢等老职工的情况。听说李殿印在丰收住,回连队的那天正好安排在丰收吃午饭,我拉住“百事通”宏力问:“知道李殿印家吗?”“知道,跟我来!”在离小兵的餐厅几十米远的地方就是李殿印家,住的是砖房,有个小院子。老两口正准备吃午饭,我们请他们到小兵餐厅一起吃,还可以唠唠嗑。老李几年前得了脑溢血,说话不大利落,吃饭的时候坐在我旁边,连听带对口形也没弄懂几句,但行动还算利索,于懿德想跟老李通电话恐怕是不行了。老排长马致贤解放战争时是从东北打到海南岛的老革命,一生老实听话,由于看不懂当下的社会,极度的困惑和失望让他放弃了生命。老职工们说老马走后老伴和女儿一道生活,不知道搬到哪住了,我有些失望,心想大力兄交办的任务完不成了。在黑龙江兵团时我先后在四个单位工作过,紧挨着十四连的十三连也是其中之一,两个连队的宿舍东西相望,家属区几乎连在一起,看看十三连也是我这次返乡的心愿之一。我和吴绥达来到十三连,原来连部那栋房子现在是一个小卖部,也住着一户人家。
户主人自我介绍说:“我姓马,是马致贤的儿子。”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们格外高兴,按照大力兄“最好坐在老乡家炕头照张相”的要求,与老马的儿子马桂友和他老婆在他家炕头合影。这个家看样子日子过得很艰难,几乎家徒四壁,与河西十四连的王恒河家形成极大反差。这也是改革开放带来的变化之一,竞争社会不青睐老实巴交的人,要想富,首先要改变自己。

三天的时间是短暂的,能见到的老职工也屈指可数。老磨蹭陈福林从丰收跟我们一起回到十四连,又从十四连一起返回丰收,寸步不离的跟着,分别时拉着吴绥达的手,眼里噙着泪水喃喃的说:“再来,再来啊。”老磨蹭今年都七十多岁了,知青们最小的也60岁了,相距2700多公里,再见面谈何容易。李长锁身材高挑,腰板笔直,原来是食堂的炊事员,时隔三十多年后还能和当年的知青一桌吃饭,他高兴极了,回忆起当年跟他一起做饭的那些知青:陆贞仙、胡龙娣、沈菊花、、、、、、
         1968—1978,在历史的长河中弹指一挥间,在我们的生命中却是重要的10年,它改变了我们的人生轨迹。缅怀青春,过去的已经过去,过去不可改变,重要的是珍惜当下,实实在在过好晚年的每一天。
(续完)

老秦转录於14连校友录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