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五,割条子
作者:黎子林 加入日期:2013-9-30 录入:顾龙 点击:1102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五,割条子 
作者:黎子林 加入日期:2013-09-23 录入:顾龙 点击:158 
--------------------------------------------------------------------------------
 
连队生活散记之十五,割条子 
作者:黎子林 加入日期:2013-09-23 录入:知青 点击:4 
--------------------------------------------------------------------------------
 
        15.割条子
    九月里的一天,晚饭后连里召集全体会,照例先是宋指导员讲政治,接着龙连长说生产,临了(liao 上声)随口问一下机务的葛荣,后勤的张景和,财务的陈惠生等,有什么事情没有,有事早奏,无事散朝。会上龙连长让我第二天带人到万发(二营)割条子。为了说明此项工作的重大意义,老龙为我们描绘了一幅美丽的图画。他说,等这些树长起来以后,咱这儿就会变得绿树成荫,鸟语花香。路边的垂柳随风摇曳,长长的柳丝牵手披肩,像是粉坊晾晒的粉条。绿色的长城守护着村庄农田,不再会有风沙肆虐。孩子们在树下追逐嬉戏,老人们在树下品茗唠嗑,年轻人出双入对漫步在林荫道上,湖光山色堪比江南。一番话说得我们心里痒痒的,恨不得连夜就跑到万发去割他们的杨树条子。
    割条子的地方应该是在万发场部附近的一个什么苗圃。我们选取那些比手指粗些的杨树苗,用镰刀齐根割下,打成捆,再装到马车上。苗圃里的杨树种植密度很大,一两年生的枝条都没有什么枝杈,落叶后光溜溜的,所以叫杨树条子。被割了的杨树,第二年会在根部继续萌发,长出新的条子来。
    在万发,我见到了两个人,一个是薛家岭,一个是刘连起。他们都是我们天津一中的同学,虽然不是同班的,但都是乘同一列火车来东北的,所以见了面觉得特别亲切,一时有说不完的话。薛刘二人都很健谈,但脾性有所不同。薛家岭比较现实,比较洒脱,刘连起则比较理想,比较率真,他们对于工作和生活的见解,给了我许多有益的启示。来兵团4年了,艰苦生活的磨砺使得我们变得更加强壮更加成熟,很多人开始考虑今后的人生道路。我们五连已经有一对天津知青喜结连理。知青们称颂并祝愿他们,边疆开花第一朵,继续革命结硕果。这副对子在太平湖不胫而走,扰动了很多青年男女的心。薛刘二人听了,不免唏嘘良久,又说说各自的情况,然后大家挥手作别。
    那天返回的路上,有很多收工的知青同路而行,巧的是碰上了曾在大兴安岭一起修路的几个女战友。大家不期而遇,自然很高兴。到底又长了几岁年纪,互相问长问短,男女之间也不再像当初那么拘谨。夕阳下,她们的脸红扑扑的,眼睛水汪汪的,叽叽喳喳的说话,散发着青春气息。有个女战友目光幽幽的,突然说道,黎子林你的眼里就是看不到我们。天哪,我哪里是看不到,我是不敢看。那时的我,大脑沟回太少,自我感觉不好。别说自己主动,就是有人主动,我也未必敢接招,况且还有浑然不觉,坐失良机的时候。直到说完再见,走出了万发的地界,我还是有些纳不过闷儿来,有些愧疚,有些怅然,有些苦涩,还有些甘甜。
    南山脚下有一块尿炕地,常年比较湿润,适合杨树苗木的生长,连里把这块地辟为苗圃。从万发运回来的杨树条子,都被我们截成一尺多长的小段,然后按规定的株距行距斜着插到快要上冻得黑土里,外边只留十来公分,一两个芽。我们笃信这些小小的杨树棍,会在春天到来的时候生根发芽,长成浓密的杨树林,并且不断繁衍,最终把龙连长的图画变为现实。97年我回连队,看见坡地上依然是那些永远长不大的老头树,村子里变化不大,有点儿出差回来的感觉。让人遗憾的是,物是人非,许多老战友已经带着那赛江南的美景离开了人世。有梦就好,毕竟那是一个美好的梦。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