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孙凤琴:故乡 
  关廷光:重返黑土地(二)
  关廷光:重归黑土地(一)
  卓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卓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张志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董薇芳:难忘查哈阳,难忘
  王念:查哈阳之恋10—知
  王念:查哈阳之恋9---
  王念:查哈阳之恋8&nb
  王念:查哈阳之恋7&nb
  王念:查哈阳之恋6&nb
  王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王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王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王念:查哈阳之恋2战友情
  王念:查哈阳之恋1黑土地
  朱兵:十连知青重回查哈阳
  杨国英:重访故地忆往惜
  谭昕:再回查哈阳
  吴展:四十五年再聚首——
  冯忠秋:67团一营十连上
  随海生:寻迹、访友、返故
  沈于健:重访查哈阳
  董薇芳:一.回查哈阳--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三)
  小燕齐飞:《回望青春故乡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二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一
  陈爱君:《北兴农场纪实》
  陈爱君:《在北兴农场的日
  陈爱君:《北兴之旅随笔》
  京、哈、沪、甬知青回访六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7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6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5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4
  时雨:回连队 
  时雨 :回连队
  罗帆:重回塞北感吟&nb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1
  钱品石:查哈阳的不了情
  小三子:就算是汇报
  李俊杰:采访窦国斌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潘迪煌:送书日记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周慧丽:回到四十年前栽下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齐爱东:情深意长(二)
  齐爱东:情深意长(一)
  陈红星:走在家乡的田埂上
  张强:风雨家国四十年*回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寻访刘桂荣
  阿金:返查哈阳有感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品石: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查哈阳农场宣传部:原50
  钟安京:故乡行
  王忠平:我们的战友刘庆建
  赵冀生.朱之琳:查哈阳的
  俞琇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孙魁明:黑土地的梦
  刘同民:查哈阳-旧地重游
  赵宁:再回查哈阳
  张得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郝志宏:回故乡
  王莲珍:重返查哈阳随笔
  刘树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马莎:重返北大荒(八)相
  走进北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李淑文:重返查哈阳——寻
  马莎:重返北大荒(七)大
  齐海东:黑龙江、查哈阳、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王学书: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杨建秋:踏上黑土地&nb
  马莎:重返北大荒(六)熟
  马莎:重返北大荒(五)回
  马莎:重返北大荒(四)奔
  马莎:重返北大荒(三)在
  马莎:重返北大荒(二)又
  马莎:重返北大荒(一)指
  徐金定:重返查哈阳
  石培康:第二故乡行(20
  俞琇珽:十六连“寻梦之旅
  王学书:18连北京,天津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二)
作者:佚名 加入日期:2013-9-25 录入:顾龙 点击:1897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二) 
作者:刘秀珍 加入日期:2013-08-25 录入:顾龙 点击:447 
--------------------------------------------------------------------------------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二)
作者:刘秀珍 加入日期:2013-08-25 录入:知青 点击:8
•   重返查哈阳    (之二)    (4)
 
     十多年前,时任哈尔滨市工商联党组书记的王莉到访我工作的武汉市工商联,席间我请她代问方存忠副市长好。“你是黑龙江兵团的?”她问。“对,五师五十团”我答。“我们是战友,我是一营一连的”,就这样,我们越说越近,聊起许多共同认识的人和知道的事情。我很是羡慕她返城后回过连队,可是她对我说:“回去看见连队的那个凄凉景象,心里很难受,还不如不回呢。”五十团出了两位哈尔滨市副市长,王莉就是其中之一。是什么样的情景让这位见多识广的女性有如此的感叹?
    到查哈阳的当天,建忠告诉我们一个坏消息,十五连到十四连的这段路没修过,还是以前的泥巴路,由于前几天下雨,现在不能通车,连队去不了了。晴天霹雳!我们坐了40个小时的火车不是为了要看查哈阳的别墅,而是要看看自己曾经种过的地,住过的房,吃过饭的大食堂,认识的老乡们。冯刚知道我们的怀旧心情,想办法安排人开上铲车,把十五连到十四连的10里土路刮了一遍!
     虽说建忠是查哈阳的女婿,在查哈阳呆了18年,但北方的粗犷没有改变这位上海男人办事认真细致的特质,倒是他的夫人活脱脱被改造成上海媳妇,一口上海话,一身上海打扮,还烧得一手上海小菜。雨后的连队遍地泥泞,无法下脚,建忠为大家买了农田鞋,奥!熟悉的农田鞋,把鞋带绑得紧紧的,再深的泥也不会把鞋拔掉了。
          8月6日一早,我们分3辆车从查哈阳出发直奔丰收,就要看到为之付出理想和青春、甚至健康与生命,35年来未曾踏上的这片土地了,心里有些激动。我身体前倾,两眼紧紧盯着窗外掠过的每一个场景。查哈阳总场到海洋是双车道水泥路,路边还种了一簇簇的菊花,看上去和一望无边的大田实在不搭。从海洋一连向南拐到丰收场部的路也是水泥路,但是单车道,两边的树茂密的枝枝丫丫使本就很窄的路弄得像个隧道。我努力辨认着,进入50团的地界了,这是通向7连的路,再往西是五连,当时的农业学大寨典型连队,连长叫孙贵,我写过他的报道。再往前是海洋场部,我离开时老指导员冯学文在这里任营教导员,海洋的最西头是一连,出了个李长海,为总结他的事迹,团政治处成立了专门的写作班子,记忆穿越时空回到从前。
(5)
     查哈阳农场始建于1947年12月,1968年12月组建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5师55团,1970年2月,拆编为50团、55团、67团。1976年5月兵团撤销,恢复农场体制,1978年3月将丰收、查哈阳、金边3个农场合并为查哈阳农场。据2000年场志记载,查哈阳土地总面积126.1万亩,耕地81.9万亩,总人口59211人,总户数17942户,家庭农场10113户,是嫩江垦区最有实力的农场。
    从1968年8月21日,查哈阳接收第一批来自上海的1500名知青开始,到1970年5月最后一批为止,共接收了12批分别来自上海、北京、天津、哈尔滨、齐齐哈尔、鸡西等六个城市的12000名青年学生。到1980年,95%的知青离开了查哈阳,其中上学的占15%,病困退的占50%、商调顶替的占30%,留下的只有5%。据不完全统计,1968年-1980年间,有四、五十名知青因伤亡、病故永远长眠于此。这里面包括13连的上海知青张忠耀,他出事的时候我在场,40年过去了,他遇难的情景挥之不去。想起这些将年轻的生命留在这块土地上的知青战友就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这里有我的青春,有战友的生命,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惦记它。自打建忠告诉我返乡的日程后,我好几次梦见自己不是没赶上火车,就是忘记带上相机,除了遗憾还是遗憾,难道这是上帝在暗示我什么?
(6)
穿过一连到丰收的绿色隧道后眼前豁然亮堂,丰收场部到了。我曾在这里工作了几年,再熟悉不过了。这里也是建忠任场党委书记的地方,他曾经的下属、亲戚、朋友端来茶水、冷饮、西瓜、甜瓜招待我们,我急不可待的探访我曾经住过的宿舍、吃饭的食堂、办公的地方。一切都在,又好像不在了。办公室通往食堂的路杂草丛生,原食堂的上士现住在查哈阳的上海知青吕文琦陪同,告诉我原来食堂的门开在这里,现在封了,旁边是话务室的门也封了,知青走后这些房子都派做它用了。团部机关正中进门的四方门楼也拆了,“E”字形建筑通向后勤处、政治处的那条走廊口上封了一堵墙,里面变成了堆化肥的仓库,其他房子归丰收警务室、工会、畜牧综合站办公所用。在整栋房子里就看见2个人,没有了40年前50团司、政、后三大机关在此办公时的生机与井然。倒是我1971年刚进机关时住的司令部那条走廊尽头的一间房子现在是 “书记办公室”,门油漆过,地面也重新铺过,比原来的样子要好。1976年建成的俱乐部现在破烂不堪,门窗上的玻璃基本都没有了,门口堆满了杂物,一副被废弃的模样。
     团部北边是商店,现在依旧是商店,门楣上“1967年9月”的字样告诉人们它的历史。十字路口的东南多了一个固定汽车站,也像城市的汽车站一样有遮阳篷,有休息椅,都是水泥的。车站旁聚集着一些下棋、打牌的闲人。
    团部往东大约1里路就是医院,有一年我得了痢疾还在这住院治疗过,是一座“工”字形建筑。门 口的草有半人高,西面的几间房子有一年失火烧穿了,至今还没有顶,一派凄凉。这时有个老职工过来告诉我们,医院卖给了四户人家,他是其中之一,他现在在里面养鸡,有的人家做仓库堆东西。
     医院再往东一点就是黄蒿沟了。那天晴空万里,云卷云舒,黄蒿沟开闸泄洪,泥黄色的河水奔腾向南,与蓝天白云和绿色的大地组成一副美丽的图画,让我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继续向南,十四连是我们的目的地。原来从团部向南通向18连的路分上下道,现在下道没有了,种上了庄稼,北大荒的地也金贵了。到十五连再向南的路就不好走了,比40年前还不如,路面被车压的辙有几十公分深,越野车跑起来都困难。低洼处一片泥泞。好在冯刚昨天派人刮了一遍,我们还是顺利的回到了十四连。
(7)
     一拐进连队门前的那条路上,熟悉的场院、食堂、宿舍、家属区一下子映入眼帘。下车后,第一个见到的是王恒河,他一定事先知道我们要来,穿了一件崭新的体桖,折叠的印子还依稀可见。原来的食堂卖给了大河,外墙贴上了瓷砖,里面的结构自然改造了,变成一间一间的住房或仓房。院子里堆满了农机设备,用建忠的话说,“大河家现在的设备比我们原来机务排的还多”。一会功夫,张长友、付俊生、李长锁、陈福林、葛继田也来到大河家与我们相见。知青时代用的房子现在都卖给老职工了,各家各户围起了院子,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样子。我们寻寻觅觅,细心地寻找四十年前的痕迹,哪栋是女宿舍,哪栋是男宿舍,哪栋是连部,居然一时辨认不出,经过大家的回忆才基本确认。宿舍前的篮球场没有了,于澄做的篮球架自然也没了踪影。原来男女宿舍之间往北几十米有一个厕所,每次大雪之后,通向食堂和厕所的路最先被踩出来,这两条路从来都没断过,我站在这两栋房子之间向北望去,这条路上草长得齐腰深,没有人走了自然也没路了。宿舍门前我们种的树砍得一株不剩,在路边的沟旁改种了柳树。我们穿过那条土路进入家属区,眼前的景象令人唏嘘,没剩下几栋房子了,都是后来盖的砖房。我们走进外面看上去最好的一栋砖房,这是葛继田的儿子家。一进门是厨房,左手有两个房门,一间朝北的是小间保留着土炕。一间朝南的布置的跟城里人家差不多,落地窗、席梦思、拐角沙发、电视矮柜、电视、电脑一应俱全。原来的土房扒干净的地方种上了成片的玉米,没扒干净的地方留下残垣断壁,杂草丛生,这里就像一个不招父母待见的弃婴再也没有机会长大了,心里不由得升起一阵惆怅。40年前,我曾一度在这做出纳,每月到老职工家里收电费,一个晚上还收不完,要收几个晚上。每到一户家人,女主人都会热情的招呼我到热炕上坐,有时还会从炕洞里掏出烤熟的土豆招待我。查哈阳实施职工*居住的政策,购买商品房农场还给补贴,所以大部分职工都搬到丰收或总场去了,他们的生活得到了改善,我应该高兴才是。而昔日的温馨换成了眼前的清冷,现实和我心中的愿望背道而驰,此时我理解了王莉的感叹,脑海中掠过一句歌词:相见不如怀念。
                                                     ( 待续 )
老秦转录於50团知青网 
 
  183049w2lg9vv23a00a02q
 
  183104lmxj6cxzw6xvphwp
 
  183120de47sdnndbex7zqe
 
  183134kdhn0awsgwvkgam4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