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作者:过瑞兴 加入日期:2013-9-23 录入:顾龙 点击:1192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作者:过瑞兴 加入日期:2013-09-10 录入:顾龙 点击:153
知青 轶事(脱坯)
作者:过瑞兴 加入日期:2013-09-09 录入:知青 点击:9
知青轶事(脱坯)

要说在连队什么活最累,脱坯肯定是名列前茅的,除了有一定的小技巧外,主要是体力的付出。我这里说的坯,不是烧砖的砖坯,是盖土房用的土坯,是用泥和草攉在一起,做成长约48厘米,宽24厘米,厚10厘米左右,重约20斤的“土砖”(一块坯的大小是砖的四倍,一般砖长约24厘米,宽11.5厘米,厚5厘米,重量为5斤左右),用来盖土坯房、铺炕面用的“砖”,用土坯盖的房、搭的炕,保温性比砖房、砖炕好,尽管没有砖房档次高但居住起来实惠。
屯子里的老职工盖房,就是靠屯子里的老乡帮忙一起脱坯、盖房,这叫帮工。盖房的主人要准备酒菜,招待帮工的老乡,工钱是不用支付的,但酒菜是要招待好的,不能怠慢,如根据你家的实力没有招待好的话,是要被人在背后“说话”的。一般来说,屯子里只要有帮工的,无论以前是否有过矛盾,大家都会去(除非是老死不相往来有深仇大恨的矛盾),如有能力而不去也会被人讲做人不地道的闲话,所以“帮工”也是屯子里的一次“聚会”,热闹非凡,这是屯子里盖房的习惯与风俗,因为盖房子是耗费人力、物力很大的一项工程,没有大家的帮忙是难以完成的,这就叫做“我为人人,人人为我”,资源互享、共建家园。如连队盖公房,盖个土坯的猪圈、仓库、扒炕等,就由连队安排职工脱坯,动用连队的资源来完成了。下面我就了一下我参加脱坯的感受。
约在74年的8月上旬,(脱坯的时间一般是在夏锄、麦收结束后,秋收还没开始前,等坯脱好晾干,在秋收前使用),连队要修建一些土坯房等,需要几千块土坯,任务派到我们排,我排组织了10多个人去完成这一任务,由我负责。一早,我们到仓库领了洋叉(一种四个齿的叉子,专门用于垛草用的工具)、二尺子(象扒子的样子,有二个铁齿,齿长约20厘米,是攉泥的工具)、铁锹、水桶等工具就出发了。我们在屯子的东头找了一个脱坯坑,这个坑还挺大,直径有10多米,有一人多深,中间还有点积水,坑的旁边是一片平整的草地可当晾坯场,是脱坯的好场所。
脱坯的第一道活是攉泥。等牛车把碎的稻草或麦杆(当地人把用来攉泥的草叫“扬纽”,音不一定准,但听老职工都这么叫)拉来后,我们就开始干了起来,我们各人都进行了分工,有翻土的,有抱“扬纽”的,有浇水的……。先是备“料”,所用的土是就地取材,人站在坑上,用铁锹挖起坑边上的土往坑里扔(所以脱坯坑越来越大),等土把草盖住了,再撒一层草,浇上水,就这样一层草一层土的把所需的“料”备足,再让其闷上半个小时,接下来是攉泥。此活也是个力气活,力气小了,二尺子下去拽都拽不回来,我们五、六个人,光着脚,用二尺子将翻好的泥和草倒过来,边倒边把土坷拉打碎,就这样来回的攉倒好几遍,直到把泥攉“熟”、攉粘为止,泥攉的越粘,脱的坯质量越好,越结实。然后就是脱坯码模子,“码模子”的几道活都是累活,要把攉好的泥做成坯,有三个主要工序,上叉子、抬泥、码模子,这三个工序是一条“流水线”。
上叉子:因泥里面有许多草,铁锹是使不上劲的,只有用洋叉才使得上劲,把泥装到抬泥的抬子上,也就是装泥,我们叫上叉子;
抬泥:两人一挡,抬泥的抬子是用麻袋做的,用绳子兜住麻袋,拴住四只角,绳子串在扁担上,扁担往上一抬麻袋就把泥兜住不会掉下来,一抬泥也有150多斤,从一人多深的坑中顺着狭窄的斜坡抬到码模子人的边上有40~50米距离;
码模子:脱坯用的木模子,尺寸和所需的坯一样,把攉好的泥放在里面,用手将泥推紧、抹平,厚薄要均匀,中间不能有空隙,表面要平整。要做到又快又好,这里面还真有点小技巧:一是用泥量要准,两手一下子捧进模子的泥正好够一块坯所需的用泥量(要做到“一捧准”),多了要拿出来,少了还要添加泥,动作越多速度越慢;二是泥放进模子后顺手在装水的盆里捧一点水洒在泥上(起到润滑和不沾边框和手的作用),两手交叉,用左右手的母指和食指、中指将泥往模子的四个角上用力推进去,使坯的边角挺直,样子好看也便于砌墙;三是当双手抽回来时顺势将模子里表面的泥用手掌抹平,提起模子,把模子对齐的放在已脱好坯的下方,一块坯算脱好了,脱坯象插秧一样,是倒着往后干的,半蹲着,一块坯的泥有30~40斤重,比插秧累多了。只有往脱坯盆子里加水是轻活,此活男同志是没有份的,是女同志的专利了。
这三道工序一环扣一环,谁也慢不得。码模子的慢了,所抬过来的泥一堆一堆地在地坪上排队,时间一长,水份蒸发活就不好干了,所以码模子的只能抓紧干,不让泥堆积下来;抬泥的慢了,供不上码模子的,码模子的两手都是泥,站不能站,坐不能坐,腰酸背疼的恨不得一下干完了休息,所以码模子的要催了,快点、快点;上叉子的同样,如慢了点跟不上,抬泥的也要催:“怎么!饭没吃饱啊!……使劲啊!……”。上叉子的调侃说:“吃土豆,没劲……”,大家哈哈的乐了。为跟上前工序的用泥,上叉子的每一叉都是满叉,一叉足有20~30斤,两个人上叉,几叉就装满了抬子,让其抬走。就这样我们10多个人,一天完成了3000多块坯的任务,平均每人脱了200块坯,创下了脱坯的高记录,其工作量可想而知,这一天真是累够呛,几天都没有缓过劲来,偿到了脱坯的滋味,也明白了为啥屯子里的人把脱坯叫作“脱大坯”的道理。
坯脱好后,还要经过几天晾晒,其间过两天,要到坯场将平放的坯竖起来,让坯干的快一些,到七、八成干的时候再将坯一块块的码起来,中间留些空挡,让其通风,上面码成象屋顶一样的斜坡,用一些草苫好,防止下雨浇湿,脱坯的过程就算结束了,到需要使用的时候用马车拉到盖房处就可以了。



六十七团二营十八连   过瑞兴
2013年9月9日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