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薛仲迪:战友速记
作者:薛仲迪 加入日期:2013-9-21 录入:顾龙 点击:1137
薛仲迪:战友速记
作者:薛仲迪 加入日期:2013-09-10 录入:顾龙 点击:291
战友速记
作者:佚名 加入日期:2013-09-10 录入:知青 点击:1
    九月五日的天津聚会,聚集了三连多位战友。故人相见情不能已,握手相拥,问候攀谈,场面情绪,情绪高涨,人人都笑逐颜开。面对面寒暄后,相互仔细审视,不难发现,几十年风霜雨雪,在人的容颜上,留下明显的痕迹。这使人不由得发出感慨,叹息光阴荏苒岁月易逝。
    前两次上海聚会,我因故没有到场,因此对这次聚会,早就急不可耐了。那一晚的情景,在内心激起的波澜,令人难以忘记。于是大致的梳理一下,把战友形象记些下来。
    先说指导员沈伟椽。当年他是顶头上司,因为年龄大几岁,为人要成熟许多。记得他刚到连队,与他曾一起闲聊,他说话很坦诚,说起他的家庭状况,说起他名字的含义。通过这次交谈,我才知道起个名字,竟有如此深的意义。老沈这人学养较深,说起话来很儒雅,理论水平也挺高,我还算是比较喜欢读书,对有学问的人自然钦佩。
    这次见面,老沈紧握着我的手,说我与韩伯英,都是认真做事的人。这使得我很受鼓舞,决心今后继续努力。
    上海战友分批而来。后来的人中间,马奇平还是那么亲和,朱光华还是那么谦逊,顾忆中还是那么稳重。在连队时,我与顾英国在一个排,因此就显得格外亲热。当年的他,身材高挑,面容清癯,眼睛很大,穿一条紧腿裤,越发显得单瘦。由于这种外形特点,一些上海女生,背后管他叫“豆芽菜”。留意看一看,还真很形象(玩笑)。多年不见了,他还是没胖,但精神矍铄;拉着我一起照像,把难得的一瞬间,赶快留存起来。
    是看过我的拙文吧,他急着告诉我,我写当时唱歌的人,其实就是他(我在文中写过,但是没有点名)。我赶紧对他解释说,之所以没有写名子,是因为在我的记忆中,他那时不愿抛头露面。但他厚重的中音,我是不会忘记的。
    阮青华是老朋友了,见了面仍称他“小胖”。在上海知青里边,他比较有特点,不但身体很强壮,且有北方人气质。还记得七六年年初,回家路过齐市,曾去他那里落脚(他正在二机床上技校),得到他的热情款待,那情那景至今难忘。
    在连队时,上海女生接触不多。如今走到一起,感觉格外亲切。张红珍姐妹特阳光,为人大方做事得体。印象当中的林震妹,并不显山漏水,但在离开连队之后,经过不断努力学习,终于工作事业有成,如今生活幸福美满。裘文娟早先在食堂,查哈阳的水土养人,因此体态有些发胖。可如今见了面,简直不敢相信,变化如此之大。真是一个知识女性。
    再说哈尔滨战友。先要说王春彦,人是有些见老,但性格没有变,还是那么直率,说话高声大嗓,是纯粹的东北汉子。夫人孙继峰,外号“小不点”。忆起那一次去他家,由张吉秋做手擀面,那面切得均匀柔顺,使我们都十分佩服。可惜他天不假年,过早的离开我们。
    余滨江眼睛更大了,叫一声“大骆驼”,依然还是那么亲切。程显文还是那么逗,一进屋挨个拥抱,也不管那女老少。我在一边打趣说,占便宜还没完了。辛九华满面红光的,可见他身体有多好。大家合影照相时,他站在后排椅子上,疏忽中一脚踏空,“叽里咕噜”掉下去,待旁人把他扶起来,他把身上土拍了拍,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好一条哈尔滨硬汉。
    姜杰早先特别滑稽,善于表演,为人幽默。回城后钻研无线电,卓有建树,是行业协会的成员。孙保华常住上海,见面的一刻,感觉他没有大变。想起初到连队时,我们住的不太远,因为看不出年龄,冒昧的叫他“大叔”,惹出了天大笑话。现在看他,仍是那样,几十年来变化不大,是服了长生不老药?
    陈凤琴是一个排的,一个本本分分的人。有一回出工时,老马下河抓鱼,鱼倒是捉住了,却在手里直打滑,一时正手足无措。岸上的人干着急,都紧着给出主意。只听陈凤琴高喊:用柳条穿鱼耳朵。听到这一声喊,在场的全乐了。鱼还能长耳朵,真是闻所未闻。这句话惹出得笑料,至今还是人很难忘。
    京津战友来往较多,应该不算陌生。郭华老成而持重,是一个领军人物。很钦佩他的稳健。正是他的大力付出,才使活动圆满成功。韩伯英一向执着,不论是在连队,还是回到天津,做事始终很勤勉。爱读书且善于写作,常有美文发在网上。而且篇篇感人至深,是不可多得的精品。用他当年的话来说: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李伟红,何茹英等人,为了此次活动,也是忙前忙后。李伟红做事大气,何茹事事用心,都是我们的好姐妹。
    唐大为和陈刚,都长久未见了。大为比过去胖一些,面色依然白净,而且不太见老。住宿舍时我很无知,听他讲各种生活现象,并且诠释其中的道理,一下子便点化了我,引起我的学习兴趣。大为身量不高,行事规矩拘谨,长于言谈辩论,总是据理力争。在以后读书时,读到史记《留侯世家》,结尾“状貌如妇人好女”一句,不知怎么,便想起大为的那种神态来。
    与陈刚相处不很多(因他调往一连),以后大家星散四方。此前曾通过电话,但却一直未能谋面;此次聚在一起聊天,简要说起自身经历,仿佛就有隔世之感。能够久别后重逢,也算了却一段心愿。
    再说我的北京同乡。组织者是刘淑华,近年的各种活动,大都由她来操办,我们是积极响应。此女子性格泼辣,遇事敢说敢干,是一个性情中人。有时说话显得很冲,让人觉得生猛,真有点“杨排风”的劲,但是绝不能缺的人。
    六九届的我们,多数已退下来,生活比较安定了,因此有精力时间,参加圈子里的活动。吕红对活动很积极,是很会享受生活的。祖卫还在上他的课,但只要有时间,活动总是随叫随到。其余各位也如此,这使我们的活动,密度比以往多了,渐渐形成了机制,这对晚年的生活,那时非常有益的。
    通过天津的聚会,我对三连的战友,又有了新的认识。我会把这次相聚,保存在内心深处,使得它永远温馨。



                                五十五团三连  薛仲迪  2013年9月10日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