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作者:周绍铭 加入日期:2013-9-10 录入:顾龙 点击:1110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作者:周绍铭 加入日期:2013-09-03 录入:顾龙 点击:242
指南针的故事
作者:佚名 加入日期:2013-09-03 录入:知青 点击:2
                              指南针的故事
    大凡人们在极其得意之时,旁人总会讥笑他“找不着‘北’了”;人们在感到困惑和迷茫时,也会自嘲“找不着‘北’”。
    当你在晴朗的晚上,只要找到了北斗星,就能找到“北”,轻而易举,而白天找“北”确实不易。那么,你能在大白天轻易地找到“南”吗?可能你马上会说,用指南针找呗,答案是:“NO”。
    记得1976年我在查哈阳农场筹建广播电视转播台,在确定信号源和自学塔桅钢结构过程中,我才明白:指南针所指的方向,那叫“地磁南”。它是磁针在地磁场的作用下,其中的一端,总是指向地磁场的“南极”方向。然而,地磁场在地核内部是极不稳定的,它会随着极高温度的液态地核的缓缓蠕动而缓慢地漂移;因此,每过多少年,地磁“南”总会有个偏移修正值。而我们平时经常需要找的“南”,是叫“地理南”,它的方向是和地球的经线一致的。“地理南”是每天中午12点时垂直照射到你的所在地到地球南极的方向,这个方向在地球各处是永久不变的。由此,我们就可以做出地球仪、可以画出地图,现在又可以发明GPS定位系统。因此,“地理南”和“地磁南”是不一致的,他们之间的夹角称为“磁偏角”。
    当年距离查哈阳农场最近、电视讯号最强的是齐齐哈尔电视台(一千瓦),农场要转播电视讯号首先要测试讯号源的接收质量。两位广播站的电工师傅,扛起接收天线、爬上场部最高的修理厂大烟囱顶端,手拿指南针忙活半天,连个鬼影子也没见着。齐齐哈尔在农场南100公里偏西25公里;而磁偏角是偏东的。以为齐市在南面,拿着指南针去找当然找不着。我得到消息,在烟囱下连喊叫带比划让他们往西偏方向,却没人相信。也难怪,我一个知青,人微言轻,谁信我哪!当时我雄心勃勃、一腔热血沉迷于筹建电视台的工作,可是,我采购来的设备器件放在广播站,别说摸一下,连看也没能让我看上一眼;平时我提的一些意见和建议也往往得不到及时的响应。当时农场有个保送广播电视专业的大学名额,我非常向往,声明学成后一定回农场,为农场服务,可是,答复我的是:共产党员要服从组织需要,“党要你往哪儿转,你就得往哪儿转”。 后来得知被保送的人与发展农场广播事业完全无关。这下子是我找不着“北”了。
    我虽然在农场筹建电视台的经历无功而返;但是在黑龙江屯垦戍边的十年,所学的知识和历练,为我的成长、发展乃至工作和生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回沪后,在人民银行工作,上海分行在接收总行清算卫星变轨偏移后的讯号时,科技处的同志按照总行下达卫星定位后的数据开展接收前期准备。技术人员也是拿着个指南针测试方向,屡经测试,总觉得信号肯定会被隔壁招商银行大楼阻挡。如果地处浦东陆家嘴的人行大楼无法接收总行的卫星讯号,那就要花巨款另行铺设一根光纤经黄浦江底,到浦西外汇交易中心架设接收天线,那得化上多大的代价啊。当时我担任行政处副处长,刚好正在承担大楼后续改建装修工程。看到科技处的同志在楼顶上,东转西转,指南针飘忽不定,无法测定方位。我知道,大楼顶端的金属避雷引线,受地磁影响会磁化,从而干扰指南针;如此寻找地理方位,指南针是根本无法胜任的。我意识到卫星定位数据是地理数据,不是地磁数据。我连想起在查哈阳农场一营武装连军训时,我学会白天用手表进行方向定位的方法:就是在能够看到太阳的时候,将时针对着太阳,那么时针和12点钟方向的角平分线所指的就是正南即地理南。根据这一办法,在现场再次作了测量后,我说:总行卫星应该处于可接收位置。科技处的同志按照我的意见,将现有接收天线外移40公分,一下子就解决了新星讯号临时接收问题;接着在浦东人民银行大楼顶上找到了最佳接收点,并架设了新的固定的大功率接收天线,顺利地解决了这一难题。
    接着在修建卫星接收天线平台时,科技处无法提供避雷针的方位和高度数据,而天线平台又刚好处于雷击多发区。根据我当年学到的知识,按照60度圆锥体状安全避雷区原理,进行设计和安装,该平台至今未有发生雷击事故。
    当年,为了应对农场电视台远距离信号源的接收问题,我对设计、制作高灵敏度无线接收天线怀有浓厚兴趣,可惜无用武之地。回沪后,每次搬家,我都会按照不同的接收环境,设计一套室内无指向性天线,屡试屡胜。我最得意的作品是最近做的一套花篮型宽频、宽幅、高灵敏度室内天线。在远离东方明珠电视塔60公里的农村,在居室内可清晰地接收该塔发射的频率从150M-850M的6套节目信号,同时兼顾接收太仓、嘉定、青浦等县级电视台发射的无线信号,实际接收信号水平幅度大于60度。现在,我可以不开通有线电视,不花钱一分钱,随时收看上视、东视、中央、江苏及邻近地区的近10套电视节目。
    人们的认识总是从感性到理性,才能推动事物向前发展,才能找到正确的前进方向。从“地磁南”到“地理南”的认识变化,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人生也是如此,如同要买正南的居室,可不要被指南针误导哦。
附照片1:手表所示地理南和指南针之间有一个磁偏角
      2:我自制的花篮接收天线和电视机清晰的画面

    55团机关     周绍铭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