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柯长勇王建忠::怀念东源
  杨利明:悼志海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窦国宾一路走好——摘自各
  李俊杰: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王秀英:此情绵绵无绝期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李娜: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518)送
  杨利明:随笔(516)哭
  沈国英: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薛仲迪:于滨江
  韩伯英:追思仁兄于滨江
  讣告
  周凯军: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周南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杨利明:随笔(448)马
  杨利明:讣告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
  王念:僅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童昌达:悼老宁
  吴志勋:也说吕尧南
  杨利明:随笔(428)&
  程小华:思念
  关廷光:追思
  王绍品:了却一个心愿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
  叶金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童昌达:念战友徐少云
  修鹤年:深切悼念好友徐少
  句句“微言”寄哀思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河春子:怀念秦维茜
  秦仪:我的母亲—秦维茜
  沈伟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讣告:树立战友一路走好
  齐海东:泣送战友
  谢志勇:悼念田作斌
  王学书:18连紧急通知
  武晓璥:怀念挚友陈荣新
  王文学:我也送送老金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李余康:深深怀念金康民老
  修鹤年:怀念金康民老师
  许文锐:老金走了
  傅宝智:老金,你走好!
  傅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王绍品:遍插茱芴少一人
  杨利明:随笔(313)悼
  杨利明:讣告
  傅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杨利明:随笔(302)悼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薛仲迪:回忆二黑
  薛仲迪:二黑,一路走好
  祁晓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阿里郎:相聚
  沉痛悼念好战友:李梯智
  张铁山:讣告通知-怀念战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
  李佳:感悟生命
  于中德:阿妈妮,你在天上
  杨利明:随笔(256)赶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
  潘迪煌:一声叹息
  谭唯芳:力保,回来吧
  司玉恩:想起战友王福喜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孙凤琴:我亲爱的兄弟,你
  杨国英:遗憾,终生的遗憾
  孙建华:战友崔云虎一路走
  程小华:虎哥走了
  李文:宗继光~一路走好
  蔡忠民:宗继光不幸辞世
  张石:别了,战吉通
  沈国英:徐香虎一路走好
  王跃民:悼战友徐香虎,愿
  刘绍欣:怀念张保国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平平安安遗作:活着就是一
  平平安安遗作:幸福女人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
  程小华:我的天津哥哥
  郝志宏:回忆焉小奇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阿尔:归来吧,小奇
  沈伟椽:焉小奇和他的《随
  小奇-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209)悼
  韩伯英:感怀故人焉小奇
  薛仲迪:小奇,愿你走好
  沈伟椽:焉小奇战友,一路
  司玉恩:怀念战友---王
  高培帼:悼朋友,屹峰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路上
作者:傅秀华 加入日期:2013-9-3 录入:顾龙 点击:1353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路上
作者:傅秀华 加入日期:2013-08-24 录入:李余康 点击:427
    今天中午十分,当我刚刚从埋头写作的劳累中伸个懒腰,准备舒展地喝杯水,缓缓气的时候,一阵电话铃声忽然响起,显示的名字是上海战友吴梅兰。冥然中觉得一丝唐突,梅兰打电话准是有事!
    果不其然,没几句寒暄,梅兰就报知沈有安昨天下午突发心脏病逝世!
    这个消息无疑是太突然了。今年春天春聚上海滩的情景恍若昨日。他的音容笑貌似在眼前。虽然笔耕计划急迫,但下午写东西基本就老走神,看来不给沈兄写几个字,真是干什么都干不下去了。
    跟沈有安认识说来惭愧,我实在是一个忘性极大的心里不拿事的人。在13连时候几乎就想不起来跟他有过什么交往。甚至没有说过一句话,或许。或肯定没有过什么交集。那时候没有什么印象,也许是因为年龄太小,16岁的小丫头基本不会对任何男性知青有过什么多看一眼,或对不是一个排的人多记住一个名字什么的,在当年那样的社会气候下都很正常。
    没想到,在各奔前程之后,在中断了几十年的联系之后,网络的轻而易举,网络的漫不经心,竟然把失去了几十年联系的兵团战友全部找到,这不能不说这是时代的必然,也是网络信息时代无所不能的奇迹。
    大约是去年夏日的某一天,中午时分习惯眯上一小觉的我,正躺在沙发上渐入梦境,却听手机叮铃一声短信忽来。打开一看,陌生号。寥寥几字却是自来熟的口吻:“把你的邮箱告诉我,到时候好给你发邮件”。没注名,没落款。我漫不经心地回几个字:“发错了吧?不认识您呀?”一会儿那个号码又回:“错不了,13连的。”一听13连,迷糊的精神顿时清醒起来,于是,电子信箱、QQ号一股脑给发了过去。于是,博客也给了他。于是,从那以后,我的电子信箱里真的是源源不断会接收到沈有安发来的各色各样的邮件,甚至,有一阵,那邮件的频率几乎把我的信箱爆满!
    再后来,我们通过QQ经常聊天。也通过QQ跟他找到了所有想知道的失去联系的查农人。对于这一点,真的是要深深感谢他!他给我的印象,好像是知青的活地图,因为他等于是扎根边疆的,娶了当地一个贤惠女人为妻,所以,对于那片遥远的黑土地的联系,也是通过他的活地图,把断了的纽带又连接上了。
    以后,就有了2012年天津、北京的聚会。有了今年春天上海的聚会。而去年初夏京津聚会,是先有了沈有安先到东营接了我,我们一同乘车去的天津。也就是这回见面,才想起他当年的样子,确实有过这么一个人的。瘦瘦的样子,几乎没变。当然变化的是,脸上的皱纹和沧桑。也就是这一回,他来到我家,我为他煮了朋友从委内瑞拉带来的咖啡,他坐在沙发喝咖啡的样子如今历历在目,而他却走了!
    他忽然地走了,留下的念想真的频频闪现:也就是去年初夏,他来我家小坐,我们聊到了过去,他真的曾经跟我老爸亲密接触过。他曾经在牛棚看守我老爸来着。他说起老爸的样子时,一脸的感叹。他能背出老爸常常喜欢背的诗词---辛弃疾的“死后原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他这样一说,我就确信,他果然是我的战友了!
    也就是去年那一回,他听说老爸还健在,非要去看看老人家不可。我左拦右拦没拦住,就只好随了他。买上一箱牛奶,两瓶白酒,我们就前往老爸家。事先我给保姆打了电话。老爸那天被穿着一身新睡衣,跟沈有安来了一次相隔几十年的时空对接,两个人的谈话有些不很严密,90岁高龄的老爸对于眼前也是半老头儿的沈有安,显然有些半清醒半糊涂,他们艰难地回忆了当年牛棚的往事---这是时代的烙印为我们本是两代人的心上烙下了印痕。他们恍惚的眼神从飘忽不定的岁月中走来,一切都恍如隔世的般飘渺了。
    而今春上海的聚会,去的时候是沈有安在机场接的我。在回山东之前的那个晚上,为了方便第二天早上去浦东机场近一些,也是沈有安作陪,在另一战友的招待下,在饭店里共进的晚餐。如今 ,那情那景,犹在眼前,却也随着他的忽然离世远去了!人生的无常,真是令人捉摸不定。
    他就那样地走了。走的时候是跟同学们在一起商量下一次的同学聚会,他多么希望还能跟他热爱的的同学再聚一场啊!可他却走了!无声无息地突然倒下,连一个和亲人告别的机会都没有,连一个跟战友打个招呼的时间都没有!不能不让我们这些战友仰天叹息!不能不让我们这些战友欲哭无泪!
    为了写这篇悼念小文,我特意翻开我和沈兄最后一次的聊天记录,那记录实在是太简短,太不能传达任何他有病即将告别人世的信息:
    (2013-08-09
    空娘 15:22:22 
    沈哥您好 好久不见 还担心您的身体呢 既然您出现了 说明身体还好 天气炎热 注意避暑  对了 毛秀菊还好吧 别忘了看见她的时候给我带好

    沈有安  15:29:17
    好的  你也保重 早日从悲伤中走出来)

    这就是我们最后一次QQ交谈。现在看来,这竟成了一次永诀。我不可能在QQ上看到沈兄晃动的小人头了!这看起来非常平常的漫不经心的几个字,也不可能再有了!想到这里,悲从心来,我的本是擦肩而过的战友啊,愿你在去天国的路上一路走好!明天就开你的追悼会了,明天上海的战友是最后一次看你的遗容了!我们远隔千里暑热不退,不能前往,但我们的悼念之情已通过战友群和电话飞到了你的身边,沈有安安息吧!
    最后,用我为他书写的几副挽联寄托哀思吧:

    想当年有安兄黑土地上洒汗水
    忆昨天老战友黄浦江畔叙友情

    广阔天地曾把红心炼
    改革开放回城也英豪

    知青情战友情情义难忘
    黄浦江黑龙江同放悲声


    战友:傅秀华敬悼 
    2013年8月24日下午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