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六、传奇人物、七、本人糗事
作者:吴振华 加入日期:2013-8-29 录入:顾龙 点击:1535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六、传奇人物、七、本人糗事 
作者:吴振华 加入日期:2013-08-15 录入:顾龙 点击:181 
--------------------------------------------------------------------------------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六、传奇人物   七、本人糗事 
作者:吴振华 加入日期:2013-08-15 录入:知青 点击:4 
--------------------------------------------------------------------------------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六、传奇人物   七、本人糗事

                           

                                    六、传奇人物
     

    传奇人物,就是指那些有着非凡的技艺或是举动的人,他们甚至有着神秘的色彩,他们非凡的行为永传后世。用这个标准来衡量咱们十连的一些人物,好像是不太恰当,但是对于这个小小的连队来说,他们也确实是个人物,那只好用传奇人物来称呼他们吧。臭词滥用么!
    传奇人物首当是老牛(真的记不起他老人家的名字了)。老牛给人留下的印象是:耿直、倔强、嫉恶如仇,但有些执迷不悟,用俗话说:撞了南墙也不回头(这只是我认为)。他好像是从黑龙江兴凯湖农场过来的,据讲他总是给原来的领导提意见,所以就给他穿了双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的小鞋,可能是判刑或劳改了,后来到了红五月。反正我只知道他总是外出,到处为自己的冤案申诉奔波。他也确实是总爱给连领导提意见。
老牛长的高大魁梧,总是叼着一个大烟斗。听人说,老牛能一个胳膊夹一麻袋小麦,好家伙,三百二十斤太让人佩服了!他负责连队的公路平整和管理。下大雨时,禁止任何的车辆通行,因为这条砂石路很容易被车轮压坏。这也是我连唯一一条通往外边世界的路。
    有一次,团部的某个领导到北边的连队检查工作,吉普车顶着大雨返回团部。当汽车驶到十连时,老牛身披雨衣扛着铁锨,在路中间拦住了吉普车。年轻的司机有些狗仗人势,蛮横的谩骂老牛,让他让路。老牛毫不示弱大手一挥,就是不让路,并且向他们重复团部雨天不许开车上路的规定。官儿多大,奴多大,盛气凌人的司机哪理这一套,猛踩油门楞要冲过去。咱们的老牛太伟大了,他临危不惧,牢牢地站在路中纹丝不动,司机只好猛踩刹车停下来。里边的团领导也无奈,只得屈身转回到十连睡了一夜。这事儿让连领导好没面子,他们便埋怨老牛太死性了,一边对团领导直说好话。但是,连队领导们也知道老牛的脾气,对老牛实在是无可奈何啊!事后,老牛念念有词说:团里规定的制度,当团领导的就必须带头执行。他啊,就是这么一根筋。
    与老牛在一个宿舍里的年轻人,有时也烦他。每到早晨敲出工钟时,有的哥们儿图多睡会儿懒觉,捂在被窝里不愿意起床。老牛就开始上起政治课了:华主席带领我们粉碎了四人帮,我们就该拿出干劲来,好好工作……。好么,这个磨叨啊,实在没法子,哥们儿把被子蒙在脑袋上,任凭老牛在那“磨豆腐”。总之,我认为老牛确实是个好人,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如果他老人家健在的话,我衷心的祝福他长命百岁!
    老歪(实在是记不起他的名字,只能叫他的外号了,不过只叫这一次啊!)却是个难以理喻的人物。他长得很黑、很瘦,眼睛不大,嘴有些歪。我对老刘的感觉是,他为人狡黠、诡秘。一提起老刘,就自然想起他的二马车。他本身是连队的领料员,负责到团部给连队领材料、机车备件、油料等,二马车就是他专用的座驾。他那两匹马很是另类,就像老刘本人一样。别人一般不使用这两匹马,我记得有一匹白中夹杂着一点黑毛的马,别人都管它叫“莎里杆子”,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含义。这两匹马个头不高,脾气非常的不好,很不听话。大家伙说,是老刘驯出来的。这叫我想起了当时的电影《青松岭》中的阶级敌人钱惠,他专门训练的马匹一到青松岭就毛车。那么,老刘不至于吧!
    老刘的二马车上有一个大铁箱子,用螺丝紧紧固定在车的中间,专门用来装一些碎小或贵重的物品。他每天去团部一次,早上大约八点半左右走,一般都在午饭前赶回来。一些想上团部的人,都笑呵呵的问他啥时走啊!碰到他高兴的时候就搭个腔,不高兴的时候,理都不理你。指不定啥时候,他突然赶起马车一溜烟跑了。当大伙发现他走的时候,你只能狂奔猛撵,老刘理都不理,照样甩鞭子驱马快行。不知道这是他的个性,还是他的为人。
   有一阵子,我负责管理机械仓库与油料库,因此与老刘打交道很多,到团部的时候也很多。那次我俩从团部回来,行至三连时上来两个小子,可能是北边连队的。这两人连招呼都没打,就一屁股坐在了马车后边。是不太礼貌了!老刘朝后边瞅了一眼没吭声,过一会儿,他我一使眼色,我知道他又开始发阴了,我赶紧死死抱住车上的铁箱子。只见他用鞭杆子一捅辕马屁股,那马车立即一颠一颠的狂奔起来,车后的那俩小子死死抓住了车沿子不撒手,当奔驰的马车快到向北转弯时,老刘一挥鞭子马车猛然转弯,一下子把车后边的那俩小子甩在地上。当他俩满身灰土爬起时,我们的二马车已经跑出很远,只能看见那俩小子挥舞着手,怒气冲天的喊着什么,我想一定是在“问候”老刘的老娘呢!我和老刘回头看着他俩的狼狈像,都不知不觉的笑了。
     有一次老刘有事没上班,我急着去团部领汽油,所以就小心翼翼的把他那两匹宝马牵了出来,饮过水后,便套上了套包、缰绳,然后绑好汽油桶,找了根树枝当鞭子上路了。说心里话,我是一点都不敢驱赶这两匹马,深怕这俩畜牲跑起来控制不住!谁知快到了畜牧的岗上时,打路边蹿出一条黄皮子,把这两匹马吓得一蹦,结果汽油桶的绳子脱落,油桶砸在了辕马的屁股,然后滚落到地上。那俩马立即狂奔起来。我束手无策,十分慌张,立即跳下了马车,跟着马车后边追赶。那两匹马一阵奔跑,跑下岗过了畜牧后,才慢慢停下来。我气喘吁吁的撵上来,牵起马车往回返,回去装扔在道边的汽油桶。从那以后,打死我也不敢再用老刘的二马车了。
    还有两位是中国历史造就的人物,他们就是田和平与杨博修。这两个都是国民党军统特务,好像是坐过牢房。怎么评价他们呢?反正老田为人比较随和、谦逊,见谁都点头赔笑;老杨就不然,沉默寡言,从来不多说一句话,但是说出话来非常有学问。老杨走起路来挺胸抬头,很有军人的气质。
    我们初到连队的时候,不知他俩的反动出身,还称他俩为师傅。后来不知是哪位连领导批评我们,必须划清界限,他俩是专政与被改造的对象,属于阶级敌人。所以连队里苦脏累的活,都被他俩承包了。比如,掏厕所、清水井、杀马时剥马皮等。他们的儿女们都老老实实的,谁也不敢做出任何的出格的事儿,因为他们有个四类分子的爹。
    记得那年冬天,两个四类分子,一个生病卧床不起,一个外出探亲。所以宿舍的厕所没有人来及时清除粪便,由于宿舍人较多,厕所每个蹲位下的茅坑都让粪便堆满,然后被牢牢的冻住。随着人们不断去“方便”,这些“黄金塔”也不断增高,最后高出了厕所蹲位的木板平面。如果不及时清除,方便时很可能会被“塔尖”戳到屁股。不知哪位聪明人物,在蹲位的木板上各摆了两块红砖,拉高了“塔尖”与屁股的距离。随着“黄金塔”增高,红砖也增加到八块。人都说,一只脚踩一只船;我们却是一只脚踩四块砖。那天老陆偶尔到厕所去方便,看到了此景,气得哭笑不得,回到连部直骂:“他娘了个×”,都成踩高跷了,真够懒的啦!,
    两个四类分子都订了几份报纸,以便进行思想改造。更为有趣的是,老田还订了份《参考消息》。当时这种报纸属于内部刊物,必须是党员才能有资格订阅。有人逗老田开心说,老田你怎么能看这种报纸啊?老田嘿嘿笑着说:学习、学习!老田真是有办法啊,他的那种特殊身份还真能订到《参考消息》。


                                            七、本人糗事

     写到此时,让我想起了一件对我来说的大事。那年冬天,也就是农闲之时。我搭上了连队往师部交公粮的汽车,这也是我第一次到师部玩。到晚上我准备回去,李守明师傅劝我明天再走吧,他有当天晚上的电影票(李守明当时是出席师部的先进,准备接受表彰),晚上可以睡在他们住的招待所。
    就是这场电影的诱惑,我没有回去。晚饭后我正准备去看电影,突然有人进来说,师部领导来看望先进人员啦。这事儿与我无关,便急匆匆的往外走。谁知,在门口就与这些领导们相遇。我又急忙躲到了屋子角落。当时最大的官儿是师副政委,是一位上海女知青(好像姓侯)。她一一与屋里的先进们握手,最后她居然向我走来,笑着与我握手说:你是小英雄啊!我当时啊,真是羞愧难当,实在是尴尬极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也是我平生最为难堪的一件事。当时只觉得脸上猛的一热,嘴里小声分辨嘟囔:我,我不是。心里却直埋怨李守明,如果不是他留我看这个倒霉的电影,也不会丢这么大的丑!弄得我电影也没心思看,心里一直不是滋味。回连队后,这糗事儿我跟谁都没提起过,再说也不是啥好事儿。
    又是一年的初冬,正逢玉米脱粒时。当晚,食堂里正在上演电影《激战无名川》,突然外面有人大喊:麦场着火了!整个食堂立即大乱,人们纷纷挤出大门,一些人急匆匆的打窗户跳出,人们快速奔向麦场。 
一台链轨拖拉机的发动机冒着火苗,其原因是排气管将苞米叶子烤着,由于车身上较脏,引擎上布满了油泥,从而引燃了大火。“肇事者”——我的师兄北京知青老侯,在一旁急得抓耳挠腮。乱哄哄的人群不知该如何扑救,这时不知是谁大喊着:赶快拽苫布盖上!于是所有的人都扯起苫粮食的苫布,盖在着火的拖拉机上,但是火焰立即烧透了苫布。人们立即又扯起了第二块苫布盖上,火焰终于熄灭了。
为了让拖拉机撤离着火点,众多的人群向前推着拖拉机。突然,有人喊:别推了!压人了!大家急忙又涌到了车前,见我们富区的一位姐们儿(是谁,记不起来了)的腿整个压在链轨下。大家有向后推车的,也有在苞米瓤、苞米叶子中去扒那姐妹儿的腿。大家很快就将她救出来,结果没有啥事儿,能立马站起。这还得说要感谢链轨下的那些苞米瓤和苞米叶子了,若不然那姐们儿一辈子可真就要“金鸡独立”了。
到此还不算完,连领导要求马上清理火场,防止死灰复燃。忘记了是哪位领导大声命令我:马上接一个临时灯,为清理火场照明。
     我当时是连队的电工(那时的水平,连二百五都赶不上),接令后立即跑到了麦场后院的仓库,找出一卷电线与灯头,摸黑跑到种子库里。由于电源线在库房的屋梁上面,得需要爬上去接线。
虽然我矮小,但是地面上已经高高的堆满了麦粒,不用费劲我就攀上了房梁,骑在梁上摸黑接上了电线,然后准备将电线撸顺好,就在这瞬间右手猛的开始颤抖起来,心脏剧烈的砰动——我触电了!当时我心里很明白,必须马上放开电线,可是手根本不听使唤,就是松不开电线!情急中,我立马一侧身跳下房梁,触电的手才本能的脱开了电线。
    我躺在了麦堆里心怦怦直跳,真是太可怕了!我电死在这儿都没人知道啊!躺了能有五、六分钟我才起来,把电线撸顺好扯了出去,接上电灯。就这连领导还埋怨我,接个灯怎么这么费劲!
我也没好气的回了句:还慢呢!差点没把我电死!后来,才发现是电线接头的绝缘胶布开了,差点要了我的命。气得我把这卷子该死的电线远远的扔到了仓库后的树林里

老秦转录於金色年华知青网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