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三、青春燥动
作者:吴振华 加入日期:2013-8-25 录入:顾龙 点击:1231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三、青春燥动
作者:吴振华 加入日期:2013-08-13 录入:李余康 点击:129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三、青春燥动 
作者:吴振华 加入日期:2013-08-12 录入:知青 点击:5 
--------------------------------------------------------------------------------
 
                                    难忘的岁月【4】

                                     三、青春燥动
    我们毕竟是处于青春期的年轻人。农闲时,我们这些人总得要找个地方玩耍。用现在的话说是休闲。连队除了庄稼地,就是庄稼地。娱乐就是打扑克。仅有个与厕所一样大的小卖部,基本没什么可逛的。除了到其它的连队乱串,上团部就是主要目标了。
    一个规模不大的三层楼,既是红五月农场的政治文化中心部——团部所在地。在此四周建有供销社、医院、修理厂、理发部、掌鞋店、照相馆、面油加工厂等。后来又建了一个最吸引人的地方——电影院。这就是我们的团部,也是我们心目中的“王府井大街”。.
    去团部也不容易,如果运气好的话,可以搭乘自己连队的拖拉机或者是马车。也可以截北边五连、六连、十一连的拖拉机或马车去。回来时,也是靠运气,没有车这十里地只能走回来。即使是交通不方便,大家还是要去逛逛,哪怕是不买什么。闲的实在是无聊啊!
    我们正处在青春燥动期,争强好胜或许是年轻人的本性。年轻人在一起难免不出现矛盾和争议,吵架与争辩仅仅是冲突的开始,大打出手才是引发恶斗的结果。有时候,也出现窝里斗。上海老套们说我们是:文盲加流氓。
    某日,维力与杜继西不知因为何事发生了口角,两人谁也不服谁,那只有靠实际能力或体力去较量了。在厮杀打斗中,杜继西居然抄起洋叉,将维力的屁股扎了两个洞,杜继西因此付出了被保卫科拘留的代价。维力呢,老老实实猫在宿舍里,养了几天受伤的屁股。此事,也让指导员火冒三丈,大骂“娘了个×”。
如果说在连队里打架,只能是哥们儿间的摩擦纠纷,那么杀出连队去搏斗,那才显露出江湖般非凡的胆量与魄力。那年代的年轻人打仗真是不要命,操起军刺或刮刀上去就捅,从不计后果。其实,这不是年轻人的错,只是处在那种混沌与迷茫的岁月,人们往往会变得更加疯狂与愚昧。
    那年冬天的晚上,可能是猫冬的人们实在耐不住寂寞,我们的几个哥们儿偷偷的赶着连队里的二马车,威风凛凛的驱车北上杀向六连,去收拾一个知名的牛×人物——大青。最后的结局是:把大青打得慌不择路,狼狈的逃进了女宿舍不敢露头。我们的哥们儿凯旋而归,谁知道竟然让马号值守的人看出了破绽:两匹马身上大汗淋淋、如洗一般。这事儿终于被告到了连领导,结果不知是哪位哥们儿被领导臭骂了一顿,还做了深刻的检查,这事儿才算了事。
    有一件事情,可以说是石破天惊,震动了全团。
    忘记了那年是麦收还是秋收,团部的吴政委来到十连检查收割情况。上级领导来连队检查工作,留下吃顿饭这肯定是人之常情。但是,我们食堂的伙食确实是太单调了,除了白菜、土豆,就是炖豆腐,再配上一点肥肉片子。当打饭的哥们儿,看到了上级领导喷香的炒菜,真的勾起难以压抑的食欲,同时也引发怒火中烧,与我们的伙食相比较,简直是大相径庭、天壤之别。柱子哥们儿,冲进食堂将领导的菜肴倒进了自己的饭盒里。这一不平凡的举动,引发了很大的骚动,弄得司务长和老毕不知所措,连队领导也恼羞成怒。倒是吴政委比较有涵养,看了看连队食堂的大饭盆里的土豆,摆摆手压住了事态的发展。这就是我们勇敢的哥们儿,忒大胆了,敢把天捅个窟窿!真的让我想起了老人家的一句诗词“独有英雄驱虎豹,敢叫日月换新篇”。
    看电影是我们最好的消遣,无论到团部还是去五连,反正是有电影,就有我们。尽管翻过来调过去总是那些片子,也照样吸引着我们。到其他连队看电影,总是带着一条麻袋。用途么,一则可以坐在上面看电影;二则么,归来时可以装上一只大鹅。这只倒霉的大鹅,是哥们儿顺手牵羊在树林里抓来的。我们这些知青哥们儿,还是比较讲究“职业道德”,从来不抓本连队坐地户的鸡鸭鹅狗,这叫兔子不吃窝边草。回到了宿舍,烧水杀鹅,洗脸盆就成了炖大鹅的锅,就着白酒,啃着半生不熟的鹅肉,感觉到滋味也很美。
    喝酒是北大荒男人的本色,似乎不喝酒就不是真正的北大荒人。因此,我们知青哥们儿绝大多数都与酒有缘。不管有菜没菜,都要喝点儿。特别是严冷的冬天。
我们的畜牧排离连队较远一些,一到晚上,只有打更一人。真可以说是世外桃源。在这里的哥们儿可以说是太美了,可以无拘无束的喝大酒。那日晚上,酒喝得正起劲,瓶里的酒见底了。东翻西找,酒没找到,却找到了一瓶医用酒精。来吧,兑上水照样喝。最终的结果是全部喝醉,这个吐完、那个吐,吐得宿舍门口到处是难闻污物。气得指导员老陆直骂。
    连队与富拉尔基相隔不远,富区总是来一些探亲、闲逛的人。更有一些在富区惹祸的人,跑到这里避难。团部的保卫科时常来连队进行夜查,捉拿一些要犯。有一天半夜,我被吵醒,农场保卫科来抓富区逃来的人。那人很狡猾,听见声音不妙飞快的逃进了连队的苞米地,保卫科的人无奈的望地兴叹。
记得富拉尔基的风云人物朱立志,曾经多次到过我们连队。怎么评价此人呢?此人为人仗义、好喝酒、好打仗。    
    他最终还是因酒后犯乱,做了毫无名气之人的刀下鬼。
老秦转录於 金色年华知青网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