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作者:吴振华 加入日期:2013-8-23 录入:顾龙 点击:1241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作者:吴振华 加入日期:2013-08-07 录入:顾龙 点击:184 
--------------------------------------------------------------------------------
 
吴振华   难忘的岁月【2】 
作者:吴振华 加入日期:2013-08-07 录入:知青 点击:2 
--------------------------------------------------------------------------------
 
                                    难忘的岁月【2】


                                    作者    吴振华


                                         一、到达连队
    卡车拖着长长的烟尘,在白杨树拱卫的砂石公路上奔驰着。我们在颠簸的车上,用陌生的目光静静地打量着这块陌生的土地。卡车跑了很长时间,好像有几个钟头,经过了不太惹人注目的团部,然后路过3连后,转过一个弯向北开去。大约二十分钟后,汽车吃力的翻过一个小山坡,最后在一片简陋的平房前停了下来,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红五月农场十连。
    没有迎接的彩旗和锣鼓,一切都很安静。这与送别我们时的场景相比较,真的有些说不出的滋味。大家纷纷跳下卡车,顿时出现一片忙乱。每个人都在忙,七手八脚的拿背包、找行李、找宿舍、抢占铺位等。待大家收拾妥当后,这才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一切,认真的观察着我们将要朝夕相伴的连队。此时,连队领导来看望我们(具体是谁,已记不清楚了)。
    开饭了,大家蜂拥到食堂。当时的菜,好像是粉条炖肉,雪白的大馒头顿时让我们食欲大开。特别是当时的城市人口吃供应粮,每月每人定量为6斤白面,没有一个家庭可以放开肚子吃馒头,只能是以窝头为主。农场新麦碾成的白面,蒸出的“杠子面”馒头格外好吃,一开笼屉满屋子喷香。因此很多人都打破了吃馒头记录5个—8个。吃得饱饱后,大家才走出食堂,三三两两的到连队四周转悠起来。
    连队最南面的宿舍墙上,十分醒目的写着“屯垦戍边  保卫边疆”的几个大字;宿舍前的树上挂着一个马车轮毂,就算是全连出工的大钟吧。食堂就在宿舍的东侧,打饭算是比较方便。新战士的女宿舍略远一点,用原来的仓库改建的。一条砂石公路伸向北边的五连、六连、十一连。公路的西侧是学校和家属区。最南端是一片马圈、牛棚,它的北边既是水房子和辘轳水井,每到水房子打水或是刮南风,都能闻到牛马粪便特有的臊臭味。
这一切与普通的农村似乎没有什么两样。唯一可圈可点的是麦场的北侧,一字排开的四台链轨“东方红”拖拉机和四台康拜因收获机;它们的对面整齐摆放着一大片播种机、圆盘耙、中耕机、五铧犁等农机具。虽然陈久一些,但毕竟显示出农业机械化的整体实力与魅力。
     我们新知青的到来,给连队增加了很多活力。最起码宿舍变得紧张起来,打饭的人也多了,吃饭高峰期需要排队。
不知不觉夜幕来临了,整个连队沉浸在黑暗之中,满天的星斗异常的明亮。这里没有城市的路灯,也没有高楼的万家灯火,只有宿舍的窗口亮着一排排灯,不远处的麦场里唯一一盏水银灯,在低沉的夜色中也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一切都在黑暗中,当然也包括宿舍屋后去厕所的小路。
    我们十多人的宿舍是对面炕,在不太明亮的灯光下,谁也没有说话,或许彼此都不太熟悉。有的人在吸烟,有人在低头想着心事。仅一天的时间就远离了自己的亲人与家乡,第一次躺在异乡僻壤的土炕上,所以每个人的心情是多么的沉重和惆怅,思乡之情异常的强烈。虽然我们带着旅途的疲惫,但很多人没有睡意,躺在炕上眼望着屋棚想着什么。屋内不断有蚊子、小咬前来造访,不时有人噼噼啪啪拍打着这些偷袭者。也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下半夜却又被臭虫、跳蚤咬醒了,身上多了几个红疙瘩,奇痒难耐。有人爬了起来在炕席上、墙缝里搜寻着这些不速之客。经过这么折腾睡意早无,干脆不睡了,在哪儿干躺着,等待着第一线的曙光到来。
初到连队,先后熟悉了我们的陆指导员、张连长、田副连长、丁副连长的连队核心成员。
    陆指导员是一位和善的山东老头。这个军人出身的领导,体格略胖,长着浓黑的长寿眉,说话时,常带着“娘了个×”的口头语。一次开全连大会,陆指导员讲话时,下面有人在掐手指头计算,他总共骂了五次“娘了个×”。
   张国胜连长是坐地户人,岁数比我们略大几岁。人们背后喊他“狗剩子”。张连长的心眼儿不错,瘦高的个头,略有些驼背。他说话做事比较爽快,从不拖泥带水。他与我们知青们相处得很好。闲暇时,还与大伙儿打篮球、扳手腕。
   田副连长与丁副连长也都是坐地户。老田也是比较和善的人。不过老丁就不是省油的灯了,从面相上看,他略有狡诈之貌,不太爱说话,老是给人一种发阴的感觉。后来还是证实了,他为人的确是奸诈。所以,我们知青对老丁还是“敬而远之”,很多人背后骂他“丁狗牛子”。
     我们刚到连队,老知青们就称我们为“小套”。他们当仁不让,肯定是“老套”了。但是,这个“套”是什么意思呢?是寓意着契柯夫的小说《套中人》里的人物别里科夫,还是另有一番含义?这些我们无从知道,但可以肯定不是什么好名词。到后来,我才真正理解它的含义,也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复杂。套,即为被人奴役的骡马,套上了缰绳或套包去进行苦累的劳作。也许,这就是老知青们,对自己多年煎熬在北大荒的一种怨言与自嘲吧。

  老秦转录於金色年华知青网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