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老物件
作者:程小华 加入日期:2013-8-9 录入:顾龙 点击:1646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老物件 
作者:程小华 加入日期:2013-08-02 录入:顾龙 点击:292 
--------------------------------------------------------------------------------
 
连队轶事(七十一)——老物件 
作者:程小华 加入日期:2013-08-02 录入:知青 点击:10 
--------------------------------------------------------------------------------
 
    古人云:“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俺想,扫天下这事儿是我一介草民所不及的,但扫咱自家的屋子倒是不难。这不,前些日子偶尔勤快了一把,把咱的寒舍拾掇了一番。没成想,居然翻出了一个三十七八年前的老物件儿,心中暗喜。财迷转向的我开始浮想联翩,假以时日此物必定可以在潘家园旧货市场卖出一个好价钱。物以稀为贵嘛!我估摸着各位战友大约不会保存这个物件了,现在就拿出来给大家伙晒晒,展现一番。
    记忆中,这个医疗证大约是在1975年发的。曾经为了达到某种目的,用它在团部医院看过一次病。
    当年知青下乡,由于岁数偏小,生活自理能力极差。即使有些个打小养成的卫生习惯,也由于下乡生活条件极差,被改造的差不多了。再就是当时物资匮乏,全国人民的肚子里都缺油水,知青们也不例外。为了应付繁重的体力劳动给身体带来的巨大损耗,知青们生冷不忌暴饮暴食逮啥吃啥,并且由于各种会战导致吃饭没点,从而给自身的健康带来疾病及隐患。这种后遗症现如今已经逐渐地显现出来,在此暂且不谈。
    以前我就有胃疼的小毛病,到兵团后由于生活不规律,我的胃也经常地闹情绪。犯病时通常是仗着年轻生扛,实在是扛不住了就到连队的卫生室拿些药片止疼,从未想过系统地检查与治疗。
    1976年的夏季,我见到连队有些知青以病退的名义陆续返回阔别已久的故乡。呵呵......说句现如今的流行语,那真是羡慕、嫉妒、恨。再者,又听说胃溃疡这种病是可以办理病退回家的,心中便有了些许想法。像我这种时不常就胃疼的主儿是否也得了胃溃疡,若如此,咱也能办病退手续回家喽。
    想至此,心中就蠢蠢欲动。待俺择一良辰吉日,手持职工医疗证直杀向团部医院。来到医院,面对和蔼可亲的大夫,就如同见到了久违的亲人。我仔细并且不无夸张地诉说了病情及病史,并要求大夫能否给我一个准确的诊断。大夫说:“若想确诊,必须改日来做一个钡餐造影”。我不解地问:“为什么现在不能做”?大夫笑答:“必须禁食空腹才能做钡餐造影”。得,那今儿咱只能打道回府了!
    两日后,我带着满怀的憧憬,兴冲冲地再次奔赴医院。先去药房领了一包状似石膏粉的药物(医用硫酸钡造影剂),遵医嘱用水调成糊状,又摸出一小包白糖倒了进去。只因听明白人讲,此药味道极其难闻,为了便于吞咽检查顺利,建议我放些白糖。检查时我站在X光机器前透视,随着大夫的口令咱就大喝一口。哎呦喂!那药确实难闻,感觉有股子生石灰的味道。但是为了心中的那点念想,我强忍着恶心劲儿费力地吞下一口又一口。顺便说一句,吃了那药物的后果就是连续几天大便干燥,粪便都呈灰白色......
    最后的诊断结果是慢性胃炎,真令人大失所望!我沮丧地返回连队,心中无奈地想着:这次没得逞,再想别的辙吧!
    就用那年代的时髦语言做为结束语吧,叫神马人还在,心不死,还在暗中盘算着......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