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范林根:四十六年前在八连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五
  祝玉妹:又见“大鹅蛋”
  祝玉妹:窃书
  祝玉妹:汽车撞墙
  祝玉妹:商店盘点
  祝玉妹:卖布丫头
  刘金铎:我是怎样下乡到兵
  叶金厢:贵 &
  王念:查哈阳之恋13&n
  韩伯英:牛舍小灶解人馋
  牛学仲:两张老照片的重逢
  薛仲迪:大牛舍
  薛仲迪:五道河
  修鹤年:林区午夜惊魂
  修鹤年:下乡第一天
  薛仲迪:当年事
  薛仲迪:报导员
  张雕:金边故事(五)采药
  张雕:金边故事(四)
  张雕:金边故事(三)送针
  张雕:金边故事(二)打狼
  张雕:金边故事
  王则林:回忆我的兵团、农
  胡克己:我所了解的团宣传
  南素:忆连队的业余生活
  刘连英:我去上海接知青
  于懿德:难忘的中秋节
  吴宏连:走近——张俊生
  韩伯英:连队里的主旋律
  叶民:一个孩子对知青的记
  高少伟:提车
  yuyang1602:别
  张石:拉哈小站
  郇江:难忘的张福琛团长
  叶金厢:难忘43年前那碗
  韩伯英 :辞旧
  李俊杰:四十多年前的“春
  王哲光:九连生活二三事
  贾宏图:三人行(知青三胞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2】
  新起点:回忆五师师训班点
  郇江:难忘的团首长【1】
  张莉莉:四十年前在兵团时
  于春印:喝火令.难忘的知
  杨利明:随笔(333)居
  杨利明随笔(332)“友
  培莉:求学路上的波折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续)
  崔京伦:岁月的印痕
  张勤嫚:我的小病人丽丽
  谭乃立:也说阶级斗争的那
  孟广琳:种葱、拔葱的故事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四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三
  杨利明:随笔(323)难
  杨亚平:难忘当年“大热炕
  石忠华:救战友
  刘明原:李戴张冠
  石忠华:知青集体逃难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二
  黎子林:连队生活散记之十
  过瑞兴:知青轶事(脱坯)
  过瑞兴:知青轶事(沤麻)
  董晓敏:告别黄浦江
  薛仲迪:战友速记
  张援朝:回京记
  薛仲迪 :手表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7】
  周绍铭:指南针的故事
  李春喜:在兵团考驾照的艰
  庄慧华:《兵团战士之歌》
  庄慧华:由《代表证》想起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6】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5】
  童昌达:记忆中的几件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4】
  祝玉妹:针线包的故事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3】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2】
  吴振华:难忘的岁月【1】
  吴宏连:一种愉悦的判断
  吴宏连:往事--一场突兀
  吴宏连:往事--一次难忘
  皇城龙狼:记忆查哈阳
  张石:在北大荒的那些年
  程小华:连队轶事(七十一
  张石:最后一次会战
  常青藤:水饺锅里煮帽子
  薛仲迪:食堂记忆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岁月
薛仲迪:食堂记忆
作者:薛仲迪 加入日期:2013-8-2 录入:顾龙 点击:1260
薛仲迪:食堂记忆 
作者:薛仲迪 加入日期:2013-07-10 录入:顾龙 点击:304 
--------------------------------------------------------------------------------
 
食堂记忆
作者:佚名 加入日期:2013-07-10 录入:知青 点击:7
    经常与食堂打交道,便留下清晰的记忆。
    最初是在大跃进时。那是一九五八年吧,街道上也开办食堂,我们街道的食堂,是在一座四合院里。一溜三间北屋,作为饭堂;另有一个灶间,煮菜蒸饭。这饭堂是两用的,里面有方桌条凳,吃饭时当饭桌,饭后作为案台,当加工车间使用。全国大跃进吗,谁也不能闲着,一些街道闲散人员(主要是妇女),就被组织到一起,干点剥云母的事。内容就是:把原生态的云母,用刀子剥成薄片,是极好的绝缘材料。那个时候,我还在学龄前,因为母亲在那干活,于是我常去玩耍,也在那里吃过饭;感觉就是,大锅饭的味道很香。我还在那剥过云母,是帮助妈妈干点活。云母要用刀子来剥,刀片是锯条磨成的。云母不太好剥,剥起来挺费劲。剥云母的过程中,会出现很多碎屑,散落在木头缝里,难免不沾到饭食上,不知对人是否有害。食堂办了约一两年,困难时期来临了粮食就有了限量,一夜之间食堂消失了。
    近些年来,看过一些历史资料,对三年的痛苦日子,有了不少新的认识。大办食堂的政治目的,是早日实现共产主义,实现中国的跨越发展;最终为了要“赶英超美”。不少事实说明,那个时候,不仅是城市搞,乡村搞得更甚,以村子为单位,村村都有食堂,人人敞开肚皮来吃,就像打土豪吃大户。不久之后,粮食告罄,村里食堂就此解散,紧随其后是闹粮荒,是三年的“自然灾害”。那最惨痛的三年经历,使人对食堂印象极深。
    下乡劳动也吃食堂,这已上中学后的事。劳动时间不长,一般是三夏拔麦子,最多是七八天。伙房是临时的,吃的多是粗粮——小米粥、窝窝头;但农村用的是新粮,因此有股粮食清香,比起城里的陈粮来,口感绝对是不同的。加上烧的是大柴锅,不知是铁锅做饭好,还是柴火燃烧有劲?反正那饭那粥,入口格外的香甜。就因为如此,我时常向往乡村,对古人的两句诗——“夜雨翦春韭,新炊间黄梁”,一直记得都很深刻
    再吃食堂是下乡后,来到“稻花香”的三连。知青食堂很重要,那是知青们的家。每日劳作早出晚归,一年四季忙个不停,最大的渴望就是,收了工能吃口热饭,临睡前洗个热水澡,晚间能够睡个好觉。其中尤以吃饭重要。
    食堂规模可不小,因为人越来越多了(二百多人),小食堂放不下,于是就盖了大食堂。大食堂的体量高大,是三连的主体建筑。饭堂里二十张桌子,一律是大圆折叠桌。用时把它支起来,不用时拆卸开来,放在一边摆放好。因为条件比较简陋,只有饭桌没有椅子。吃定伙的时候,到了钟点,大家来到食堂,围着桌子站着吃饭。吃一顿饭也挺累的。自己买饭票的时候,就很少有人在这吃,一般都买回宿舍,坐在炕头儿上吃。所以在平时,食堂的用处并不大。只是每到年头岁尾,为了庆祝节日,才在这搞节日会餐。因为要集中搞,不论喝酒吃饭,都要在这进行。由于人多势众,食堂就空前的热闹,有很浓的喜庆气氛。
    食堂做饭的炊事员,大多都是知青,个别有本地人。灶间在食堂西头,饭堂在食堂东边。中间隔着一道墙,开着几个卖饭口。灶间靠西墙的是灶台,台上一溜三口大铁锅。靠南窗是两个案子,一个是面案子,一个是菜案子。每当做饭忙碌时,有的人忙着做主食,有的人忙着挥铲炒菜(菜锅太大,需用铁铲)。做饭用的是煤,火苗总是很旺;到了冬天,笼屉打开的时候,满屋里热气腾腾,就如同雾里看花,这时走路需要小心。到了饭点,饭好了菜熟了,打开小窗子就卖饭,外边已是排成了队。
    饭菜做得是否可口,这要看管理员如何,以及各种客观条件。最初的日子里,条件可不太好,连燃煤都不能保证。蔬菜供应极度匮乏,一冬天尽喝黄豆汤,吃发芽的黑面馒头,吃得人直倒胃口。那是最困难的时刻。管理员又不负责,因此受罪就难免。以后条件虽然好了,有时供应大馇子,还上顿接着下顿。大馇子那个东西,吃起来硬邦邦的,既不像饭,也不像粥,在嘴里转着圈嚼,老是觉得咬不烂,吃它真是很不习惯。多少年后,说起东北人的粗犷劲,还不忘“大馇子”的称谓。
    在三连的后来几年,食堂饭食好得多了。查哈阳的大米给力,厨师的手艺也高了。哪一次大的会餐,不是丰盛而实惠?如果过年不回家探亲,留在连队,叫作过“革命化”的春节。在连队过年的时候,每到会餐,那菜做的,那比起家里丝毫不差,让人有点乐不思蜀了。
    食堂还是流动的,每逢农忙时节,为了节约时间,还要往地里送饭。特别是三夏麦收时,因为特别容易下雨,因此抢收格外重要。用马车或是拖拉机,装上盛馒头的笸箩,装炒菜的菜的大盆,急忙送到地头。正午时节,艳阳高照,干活的人聚拢来,围在大车的周边。用碗盛来满菜,用筷子穿馒头。有时没有筷子可用,就到地头撅根柳条,比手指略细点,一分为二,再把树皮都剥去,露出新鲜的枝干,就能代替筷子。吃完饭喝口水,紧着又去干活。那时忙碌为的是——龙口夺粮。
    还有在场院上夜班,或是三夏麦子,或是秋后大豆,要脱尽扬净,要装袋外运。一般总要干到半夜。收工回去之后,大概的洗一洗,再去吃夜班饭。夜班饭比较单一,就是吃一份面条。一般都是炸酱面,东北豆酱还不错。
    食堂掌勺的叫顾勇,一个上海知青。一天到晚忙忙碌碌,很少与人坐下聊天。有人与他开个玩笑,他向来都不急不火。他炒的菜很有特点,其中之一就是——“咖喱土豆”,之前没有吃过,也不知什么是咖喱,但吃起来味道不错,想来该是上海特色?他在食堂时间很长,应该算是元老级的。上次几个人聊天时,还说起他的境况。
略早几年,有战友回到连队,带回一些信息,说是知青返城后,大食堂已经荒废。可在我的脑海里,却总还是忘不掉,包括昔日的战友,早先的那些饭食,如今都已烟消云散。
    一个地方一个风味。自那以后,随着不断的迁徙,厨师风格的不同,我体会到不同味道。比如,陕西的臊子面,甘肃人的锅盔,劲道的拉条子,大都一一尝过。这些不同的吃食,含有不同的文化,都是值得回味的。
    如今退休在家,算是与食堂告别了。偶然想起食堂的往事,各种情形还历历在目。写下来看一看,算是自得其乐吧。


                                                                    五十五团三连  薛仲迪 
                                                                         2013年7月10日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