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柯长勇王建忠::怀念东源
  杨利明:悼志海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窦国宾一路走好——摘自各
  李俊杰: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王秀英:此情绵绵无绝期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李娜: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518)送
  杨利明:随笔(516)哭
  沈国英: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薛仲迪:于滨江
  韩伯英:追思仁兄于滨江
  讣告
  周凯军: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周南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杨利明:随笔(448)马
  杨利明:讣告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
  王念:僅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童昌达:悼老宁
  吴志勋:也说吕尧南
  杨利明:随笔(428)&
  程小华:思念
  关廷光:追思
  王绍品:了却一个心愿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
  叶金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童昌达:念战友徐少云
  修鹤年:深切悼念好友徐少
  句句“微言”寄哀思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河春子:怀念秦维茜
  秦仪:我的母亲—秦维茜
  沈伟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讣告:树立战友一路走好
  齐海东:泣送战友
  谢志勇:悼念田作斌
  王学书:18连紧急通知
  武晓璥:怀念挚友陈荣新
  王文学:我也送送老金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李余康:深深怀念金康民老
  修鹤年:怀念金康民老师
  许文锐:老金走了
  傅宝智:老金,你走好!
  傅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王绍品:遍插茱芴少一人
  杨利明:随笔(313)悼
  杨利明:讣告
  傅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杨利明:随笔(302)悼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薛仲迪:回忆二黑
  薛仲迪:二黑,一路走好
  祁晓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阿里郎:相聚
  沉痛悼念好战友:李梯智
  张铁山:讣告通知-怀念战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
  李佳:感悟生命
  于中德:阿妈妮,你在天上
  杨利明:随笔(256)赶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
  潘迪煌:一声叹息
  谭唯芳:力保,回来吧
  司玉恩:想起战友王福喜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孙凤琴:我亲爱的兄弟,你
  杨国英:遗憾,终生的遗憾
  孙建华:战友崔云虎一路走
  程小华:虎哥走了
  李文:宗继光~一路走好
  蔡忠民:宗继光不幸辞世
  张石:别了,战吉通
  沈国英:徐香虎一路走好
  王跃民:悼战友徐香虎,愿
  刘绍欣:怀念张保国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平平安安遗作:活着就是一
  平平安安遗作:幸福女人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
  程小华:我的天津哥哥
  郝志宏:回忆焉小奇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阿尔:归来吧,小奇
  沈伟椽:焉小奇和他的《随
  小奇-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209)悼
  韩伯英:感怀故人焉小奇
  薛仲迪:小奇,愿你走好
  沈伟椽:焉小奇战友,一路
  司玉恩:怀念战友---王
  高培帼:悼朋友,屹峰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忆阳光灿烂的刘志杰
作者:李佳 加入日期:2013-4-19 录入:李余康 点击:1450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忆阳光灿烂的刘志杰 
作者:李佳 加入日期:2013-04-07 录入:李余康 点击:312 
--------------------------------------------------------------------------------
感悟生命(之2)回忆阳光灿烂的刘志杰 
作者:李佳 加入日期:2013-4-7 录入:知青 点击:2 
--------------------------------------------------------------------------------
 
感悟生命(之2)

回忆阳光灿烂的刘志杰

日有所思夜有所想,清明时分的思绪就不由自主的怀念曾经的长辈亲友.现在我身处加拿大,不可能和国内的习俗一样到故人的坟前祭拜悼念,只有在心里,在这块查哈阳知青的精神家园里寄托我的思念。

我下乡没几个月就被张政委带到团部样板戏剧组,那时剧组没有几个人,负责我们宣传队的姜金干事到处在找演员和乐队。有一天上午,来了两个穿着军大衣的一高一矮两个人,门一推,就带着一股强烈的青春气息,他们是从二营来的刘志杰和苗海涛。一个是男高音,一个是男中音,金康明导演一眼看中了新来的高个子,在听了他的试唱以后,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了李玉和的扮演者。

说实话,他刚来时我不相信他能演好李玉和,他一张口就是歌剧,不像京剧,在这之前他只会唱歌从没唱过京戏。我们总在议论这个新来的李玉和(原来的扮演者是一营汽车队的驾驶员,天津知青刘德林,戏肯定唱得比刘志杰好,但个头矮了一点,和当时的钱浩亮相差太多,所以金老师一定要找舞台形象高大的,这符合那年代的审美观)我和乐队的古锐私下还学过刘志杰的:“京歌”唱腔,一面学一面偷偷笑话他。金导演对他有信心,会唱京戏的,也是当年鸠山的扮演者许文锐对他有帮助,最关键的是刘志杰的聪明领悟力,在录音机的反复播放中学唱中,他的进步有目共睹,大约两个多星期以后,我对他就刮目相看了,什么叫艺术天才,刘志杰就是个可塑的艺术天才。以后半年的演出过程中,所到之处都说67团的李玉和最棒,舞台形象好,表演到位声音好,这也是当年黑龙江省广播电台少儿科科长,同是我们样板戏剧组扮演卖烟小女孩的李婉君妈妈,刘志杰的丈母娘选他做女婿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年的我是宣传队最小的一个,也是最不守规矩,天不怕地不怕我行我素第一人,团组织的大门我不敢奢望,每到路线教育或斗私批修什么关键时刻,我总是被垫底的那个活靶子。尽管我被批评无数次,但有一个人从没有踩过我,他就是志杰。在我最不开心的时候,他常用出乎意料的方法来逗我笑。那时候我只要一被某位领导批评过了,就会在脸上表现出不服气不高兴的样子,拎得清的志杰一看就知道了,他不是用语言来安慰我,常常出怪招让我高兴起来。我这人特别会喝茶,开会时总拿个大杯子在那里喝 ,记得有一次志杰拿个大缸子在炉子上烧了一大杯水,还当着我的面拿出一个茶叶包往里放了一把,一脸真诚对我说:“今天我的茶叶好极了,是云南来的,别人我不给喝的,一会儿水开了你喝一杯吧”水开了他叫我喝,我说太烫了不想喝,过了一会他又叫我喝,还拿眼睛对着我看的怪怪的,“哎,你吹一下就可以,这茶就要喝烫一点的才有味”我拿起杯子轻轻抿一下,好像没有什么香味道,他急了,说:“你要大口喝才行,喝一大口”我拿起来再喝一口,茶到嗓子眼的时候一股怪味道冲上来,辣!:“这是什么破茶叶啊,发霉了,冲鼻子辣到眼睛里了”我一个劲咳嗽,志杰拉着小石头的手,手舞足蹈笑得眼泪出来。他兴奋地说:“你看,我就知道她会上当的,别人都不行,贼精,就她傻”原来他把碎烟叶假装茶叶煮了一缸烟叶汤哄我,他的乐天和幽默真叫我哭笑不得,但我却不会真的生气恨他,因为他的眼睛只有善意没有恶意。我俩当时就是年龄最小,属于清澈见底无忧无虑嘻嘻哈哈的那种没心没肺的人。他虽然来自鸡西小城市的贫困家庭,但他身上透出来的是阳光健康的正直大气,我来自大上海的文艺家庭,可我从来没有瞧不起他,觉得他随意善良,没有那种刁钻和坏心眼,他想做什么喜欢什么,从不装腔作势,记得我们当年去漠河演出时,食堂师傅做了很道地的白糖酥饼,他喜欢的不得了,当师傅从里面出来问大家菜烧得好吃吗,他大声说好好好,糖饼特别好吃,师傅又进去给拿几张说给李玉和带上吃吧,志杰一点不客气的接受了,他笑嘻嘻很满足的样子就像个大男孩,他的胃口非常好也特能吃,经常我们演出结束吃完了,他就跑到每一桌去看还有没有肉在盘子里,一面吃一面还笑着说说:“你们都不行了我还能吃,这才叫学问呢”,每当这时我就冲在前面去帮他看哪里还有肉,一边还说:“快来,这里还有大肉”我们哈哈大笑好开心啊!当志杰要求进步表现好一次次受到表扬的时候我这落后分子也会为他高兴,当婉君和志杰建立恋爱关系有人闲话这么早就谈恋爱时,我并不不以为然还暗暗同情他们,后来婉君先回哈尔滨了,我和志杰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在那段日子里我们这种性格的人要生存还真要凭两个字:本事。当时我在宿舍弹所谓的:“黄色”曲子,有人去宣传股汇报,有位领导要:“开除”我出宣传队,这位我认为最没有水平的领导对我诸多不满,从第一次见面我也觉得他很不舒服,就是那种克冲吧,这就使我在宣传队的的位置岌岌可危。诸导演写过一首歌:“连队之歌”,前面一段是女生二重唱,这节目参加师部汇演,当时我正在上海探亲并为团里买乐器,排练时候那高音部分试了很多人不合适,王平说等我回去让我试一下,很多人反对,理由是我是乐队不是演员,要到连队去找唱歌的来,志杰说难道乐队就不能唱了吗?她可以领唱完了再回乐队去。记得那天我从上海回到团里很晚人很累了,我一个人带了两把小提琴,一把大提琴,一只琵琶,还有自己的行李回来一路很辛苦,团里派人到拉哈来接我,回到宿舍我洗洗就想睡觉,还没进被窝,李汉昌指导员就派人叫我到机关食堂去排练,我不想去,志杰跑来敲宿舍的窗,说你快去啊,就是试一下二重唱而已,唱好了你就回去睡,不要错过这个机会啊,说完他就走了,等我过去和范春艳一合声音后,志杰和王平都喜形于色,志杰打趣我:“一个神仙般的声音飘来了”而王平说:“我知道只有她行”事情过去整整四十年了,好战友好姐姐的信任和情谊我历历在目。也就是通过那次以后,我就在乐队和唱歌之间都站住了,好像也不再要把我送回连队了,记得离开兵团之前的最后一次演出大合唱我和王晓慧一起领唱的。汇演有个小歌舞,我边唱边演外国朋友之一的阿尔巴尼亚人,“小小银秋连四海,乒坛友谊花盛开------”那是庄则栋的小球推大球以后,我国恢复参加世界乒乓球比赛,金老师慧眼有创意先于其他团写的歌舞剧,当时五师其它几个团宣传队员们都很欣赏这个节目,可惜师部某个领导不喜欢,说67团导演搞的节目是资产阶级那一套。志杰在这次会演中担任了重头戏轻歌剧:“红猪倌”主角,他又从京戏唱回了歌剧,他那出场戏的第一句:“满怀豪情走在大路上”的一个亮相还有点李玉和的造型影子,事实证明了他是一个可塑性很大的好演员,能演戏会唱歌,这次演出不久,他就考入了黑龙江省歌舞团。

当年志杰为了去考歌舞团又怕请不了假,家里老实巴交的老人拍了电报谎称弟弟母亲不恙而叫他速回家,为此“犯了错误”那年月这确实是了不起的大事,欺骗组织罪名很大,今天重温这段历史没有半点诋毁他的意思,一个唱歌的人才出于无奈才出此下策,这是历史的的误会!比起想离开兵团却又遮遮掩掩踩着别人而往上爬,达到入党做官曲线返城的人好得多,志杰家里的骗术一点不高明,甚至有点冒傻气,由此看来劳动人民真的很朴实,连个自圆其说的谎都说不好,也让志杰背上了欺君之罪。婉君是这个世界上对志杰最好的人,也是对他最有帮助的人,如果说一个人有贵人相助而发达,那婉君就是志杰的贵人,她在在自己回城以后不忘留在兵团的志杰,千方百计想办法让他发挥才华,那年省歌招生名额少时间紧,如果志杰不能在指定时间回去考试就失去了机会,在极左路线的淫威下,慌了阵脚的鸡西平民双亲才会想到用假电报帮他请假,辛亏志杰的业务过硬考上了。但就是因为他欺骗了组织,团里不放他走,那段日子志杰的日子不好过啊。什么叫真正的友谊,在一个人失势的时候不抛弃他的就是,在志杰大会小会念检查的时候,在他最孤立的时候,我始终是他最好的朋友,我希望每个有才华的人找到接纳的单位,到新的天地干出自己的事业。因为志杰还是团员,团组织对他进行批评教育好几次,除了他们团员,整个宣传队也开会也对他的事情进行批评,一睹他的情绪很低落。有一次宣传队在园艺地里劳动,男女搭配干很轻松的活,捡茄子,指导员说大家可以自由搭配,大伙都两人一拨搭上了,志杰却无人搭他,甚至有的男生宁可两人一组也不要他,志杰尴尬的站在那里,高个子瞬间被压垮了腰,我大声说:“刘志杰我和你一组”,我拿起篮子说:“走,到前面去”我的行为那时肯定属于怪诞,我为了安慰志杰,故意讲笑话来安慰他,到底是年轻人,不一会儿我的情绪感染了他,他也开始眉飞色舞起来,他偷偷告诉我家里婉君妈妈正在想办法找师部的关系,也许不久他真的可以离开了,我们有说有笑的完全忘记了不开心和烦恼,谁说男女之间没有纯洁的友爱,年轻的我就这样和同样年轻的志杰互相鼓励友爱着,那段日子,我也在想办法考到南方的文艺单位去,我们之间的共同语言让我们的心相同,直到他终于被批准回去的那一天,他兴奋地告诉我这个消息,我先送了他一个笔记本,写了:“海内存知己,天涯如比邻”作为分别赠言,而他送我的一件礼物是当时小卖部最高级的大相册,上面工整的书写了两行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以作为对我今后人生道路的鼓励,这本相册至今我还保留了几页,这是经历了考验的最最美好的少男少女的纯洁友谊,我和刘志杰从样板戏剧组到小节目宣传队始终友好,互相帮助,这份感情不会因为他的离开而消失,在他去世的十周年,写出来释了怀,它是我青春美好正直干净的情怀,也将永远留在我心里。

志杰去了省歌舞团到了哈尔滨。我每次回上海他都来火车站接我,回去时又来接我,他要穿中山装给了我十元钱让我到上海为他定做,我回去帮他精打细算找裁缝买布做的,还剩下一元钱,他穿了很满意,大叫真合适,还以为要添钱,没想到还能剩钱,上海姑娘真能办事,那也是一件深绿色的衣服,配上他的白皮肤显得很抬色,我还带了上海的其他团的老乡在哈尔滨道里区经纬道26号婉君家落过脚,受到婉君全家的热情招待,而每次志杰都忙前忙后用自行车帮我接送行李,那样的真挚的友情现在的社会很难再有了。

志杰随省团来上海演出时给我送来了票,我是和王平一起去文化广场看了他们的演出。志杰的演唱充满了激情,在男生小组唱里的最后一句:“咱也冲上前”然后一个造型结束,让我一直清楚地记忆到如今,那不是他的声音而是那副阳光灿烂的激情,整个小组唱里的演员声音都好,可是在表演上让人感到有冲动的就是志杰,他在台上显得真诚热情饱满富有朝气,让观众一看就记住了他这个人。作为地主我当然要请他吃上海菜了,我们和工程连的张国珍一起到了乐村酒家吃饭,组线条的志杰看到上海的菜精细量小,大称吃不饱吃不惯,我也来个干脆的,那你吃什么自己点,他又点了一个洋葱大猪排,好大一份几乎全部包圆,这才满意的说过瘾。

我们全家一起去哈尔滨开会带旅游是2000年,志杰开车来接我们,为我们找了旅馆,第一次吃饭我儿子就不听话,在饭店里跑来奔去,直性子的志杰张口就说他:“贼他妈淘”他张罗大家一起来见面,照相唱歌谈古论今,当我我唱完以后他说没去唱歌太可惜了,我也说他怎么不唱歌搞起音响公司了,他说编制还在歌舞团,我鼓励他开独唱音乐会,他说开音乐会需要三万元,那是2000年的数字,我说了一句:“你好好练,到时候我来出一万元,你自己再想办法搞两万元”那时也就说说而已没有认真,过几天他对我说有朋友要写知青的剧本,愿不愿意一起搞电视或电影,也可以参加一起演的,我说没考虑过,目前只想赚钱,当时情况确实这样,进口医疗器械的势头刚刚上来,好不容易可以赚大钱了,我真的什么也顾不上,不过我想如果当时真的有心放下一段时间生意,他的演唱会还是应该可以开的,我先生也喜欢和他一起喝酒听他唱歌,也同意他开音乐会我们帮忙,------现在想来有点后悔,此一时彼一时,可惜没当正事抓紧办,没有最后留下他的歌声纪念,我完全有能力帮他一把的,真的太可惜了!

我在哈送别志杰时认识了他在鸡西时期的小朋友,说起志杰幼儿园时的聪明乖巧,说起志杰的侠义心肠,八十年代中期,志杰当合唱团团长时,曾和她一起去鸡西看望旧日的伙伴,当看到几个经济特别困难的童年伙伴时,他很难过慷慨解囊,这个两百,那个三百的分给他们,这些全是他的差旅费,他没惊动家里就是楞自己节省下来帮助老朋友。每当宣传队的战友去哈尔滨玩的时候,志杰婉君全力招待,吃住全包,北京战友去哈尔滨旅游,一脸阳光的志杰拉着一手拉着李铷,一手拉着贾雅静,嘴里还乐滋滋地说:“你们看,这是我大媳妇,这是我二媳妇”,带他们到处转悠买吃买喝的,王平到哈尔滨教学一个月,每天都是志杰骑自行车去接送她上下班,领到家里婉君已经做好了可口的饭菜,吃完饭就让王平住在他家里,尽量不让她化一分钱,使王平拿回一个整数的教学收入回上海,她一人负担女儿的成长,善良的婉君志杰特别照顾这位大姐,王平对我说要是没有志杰,她那一次在哈的住宿带吃一个月,她那份教学所得基本上也就没有了,那段日子让王平饱尝了我们宣传队东北夫妇的真情,她经常对我说起志杰的豪爽大气,说他的业务进步了,思想也成长了,为他的今天感到由衷的欣慰。天津战友刘树军几次去哈尔滨出差,也是他最积极的召集大家来聚会,出钱出力最多,他有了一点钱真愿意花给朋友,他就是这样热情大方可爱的人,所以他的去世惊动了我们宣传队那么多的战友,那是一个时代友谊的缩影。

志杰的后事办完以后我在哈尔滨陪着婉君好几天,当时和潘建华一起看好了婉君要换的房子我才敢离开,(我和战友们拼命劝婉君离开志杰遇害的原宅)当志杰和婉君的儿子来送我时,我抱着他仿佛当年的刘志杰再现,那股我熟悉的青春的气息再也不会回来,连带他的人也已经去了天堂,我心痛万分顿时放声大哭-----

几年后当他们儿子结婚的时候,我们全家又从上海赶到哈尔滨祝贺,因为这是我最亲密战友儿子的婚礼,我们宣传队战友又一次相聚,我们都在说今天要是刘志杰在这场面会多高兴啊,他是开心果,一定会把气氛调到高潮。更有人在说当年志杰和婉君二舅母一起在松花江边主持哈尔滨之夏的时候是多么风光多么精神多么热烈啊,哎,往事如烟令人唏嘘,我们只能谈论他而再也见不到他了------

在刘志杰去世的十周年,我深深地怀念他,也许今后我会收起这份思念,让这些永远埋在昨天的记忆。

可以告慰他的是,今天的婉君和儿子都生活得很好,他们的孙女也很可爱,志杰在天堂也尽可以放心了。

志杰,我的好战友,愿你在天堂仍然那样的阳光灿烂开心爽朗!

李佳又写于蒙特利尔

后记:昨日仓促,竟忘记战友送的花圈还有张雷。其实这是我第一个想到的人,我在去慈溪的路上就给张雷,李耀滨打了电话告诉他们刘志杰去世的消息,第一个想到的却忘记写了,真是糊涂了,总觉得有点不对劲的地方,今天仔细看出名堂了,对不起了张雷姐。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