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柯长勇王建忠::怀念东源
  杨利明:悼志海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窦国宾一路走好——摘自各
  李俊杰: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王秀英:此情绵绵无绝期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李娜: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518)送
  杨利明:随笔(516)哭
  沈国英: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薛仲迪:于滨江
  韩伯英:追思仁兄于滨江
  讣告
  周凯军: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周南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杨利明:随笔(448)马
  杨利明:讣告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
  王念:僅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童昌达:悼老宁
  吴志勋:也说吕尧南
  杨利明:随笔(428)&
  程小华:思念
  关廷光:追思
  王绍品:了却一个心愿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
  叶金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童昌达:念战友徐少云
  修鹤年:深切悼念好友徐少
  句句“微言”寄哀思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河春子:怀念秦维茜
  秦仪:我的母亲—秦维茜
  沈伟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讣告:树立战友一路走好
  齐海东:泣送战友
  谢志勇:悼念田作斌
  王学书:18连紧急通知
  武晓璥:怀念挚友陈荣新
  王文学:我也送送老金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李余康:深深怀念金康民老
  修鹤年:怀念金康民老师
  许文锐:老金走了
  傅宝智:老金,你走好!
  傅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王绍品:遍插茱芴少一人
  杨利明:随笔(313)悼
  杨利明:讣告
  傅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杨利明:随笔(302)悼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薛仲迪:回忆二黑
  薛仲迪:二黑,一路走好
  祁晓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阿里郎:相聚
  沉痛悼念好战友:李梯智
  张铁山:讣告通知-怀念战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
  李佳:感悟生命
  于中德:阿妈妮,你在天上
  杨利明:随笔(256)赶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
  潘迪煌:一声叹息
  谭唯芳:力保,回来吧
  司玉恩:想起战友王福喜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孙凤琴:我亲爱的兄弟,你
  杨国英:遗憾,终生的遗憾
  孙建华:战友崔云虎一路走
  程小华:虎哥走了
  李文:宗继光~一路走好
  蔡忠民:宗继光不幸辞世
  张石:别了,战吉通
  沈国英:徐香虎一路走好
  王跃民:悼战友徐香虎,愿
  刘绍欣:怀念张保国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平平安安遗作:活着就是一
  平平安安遗作:幸福女人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
  程小华:我的天津哥哥
  郝志宏:回忆焉小奇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阿尔:归来吧,小奇
  沈伟椽:焉小奇和他的《随
  小奇-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209)悼
  韩伯英:感怀故人焉小奇
  薛仲迪:小奇,愿你走好
  沈伟椽:焉小奇战友,一路
  司玉恩:怀念战友---王
  高培帼:悼朋友,屹峰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李佳:感悟生命
作者:李佳 加入日期:2013-4-19 录入:李余康 点击:1477
李佳:感悟生命 
作者:李佳 加入日期:2013-04-05 录入:李余康 点击:350 
--------------------------------------------------------------------------------
感悟生命 
作者:李佳 加入日期:2013-4-5 录入:知青 点击:6 
--------------------------------------------------------------------------------
 
                                感悟生命
                                     ——(之1)写在正清明节

    缅怀我亲密的战友刘志杰

    手到键盘刚开始敲打,流水已经湿了眼眶,今天的这个话题太过沉重,它一直是压在我心里的痛----

    十年前的3月某一天,我正出差往浙江慈溪的路上,一连接到来自哈尔冰的几个长途号码,我正犯困呢,前几天刚刚给婆婆办完了后事,昨天去机场送小姑回加拿大,今天一早赶长途就在车上睡着了,反正有号码显示,马上就快到慈溪了,等下榻休息再回电过去也不迟。突然上海公司又连着好几个电话来,我意识到这个电话和哈尔滨有关,真不给我一点太平,肯定是遇到员工不能处理的事情又转过来要我来拍板,看看现在正是上班时间,哪有不工作的老板?我懒懒拿起电话:“喂”了一声,电话那边传来了小吴急匆匆的声音:“李总,你是不是有个哈尔滨的战友叫刘志杰的”我回答:“是啊,不过刚才的哈尔滨电话好像是修鹤年和孟宪国,是刘志杰要找我吗”:“不是的,他死了,刚才修鹤年和孟宪国都打来电话说打不通你的电话,要告诉你刘志杰昨天晚上让人把刀给刺死了------”不会言辞,也不够老练的小吴直别别,不带一丝丝遮掩的特别加重了后面几个字,“啊!”——————我一声惊叫叫,或许是惨叫,脸色突然苍白,吓得驾驶员林建勋(9连战友)把车差点开到道路外面,他机警的来了个急刹车,停稳了,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告诉他我宣传队的好战友被人杀了,小林说:“我必须提醒你,不管发什么事情,在公路上一定要冷静,你刚才那么一叫,我还以为你自己心脏病发作要不行了之前发出的惨叫呢,我是老司机了,要是今天碰到其他人就是车祸,刚才一辆十轮卡从面对全速过来,我差点撞上去,我也心脏不太好的,被你吓也吓死了------”

    就这样我突如其来的得到了志杰突然离世的恶耗!!!我的心抽紧了,血压一下子升高,人却顿时冰凉,脑子里不断出现1月份我刚刚去过哈尔滨的情景,临行潘建华作东,一行战友在东北亚饺子馆吃了饺子,大家帮我把各种饺子陷包上一盒,把行李装上小车,志杰笑呵呵的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怎么样,咱哈尔滨的大哥大姐和战友们好吧?”,眼前出现的一幕就是他高大魁梧的身体,身穿着一件深墨绿的运动衫,在大街上他显得很特别,艺术家的气质发福的身材却配着一副白净的脸庞,平时一直笑嘻嘻的志杰,目送我上车去机场最后的一视没有笑,而面带一丝分离的惆怅,他静静地望着我,我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感动,最亲密战友的分离是没语言的,我一挥手关上车门就走了,那情尽在不言中,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慈溪到了,小林打开车门,我手中拿的一只随身一直带着的小暖壶却被我昏昏沉沉的摔倒在地,“啪”的一声爆炸,把我从难以控制的悲切中拉回到现实,也把小林又一次惊动,我愧疚的对小林望了一眼,喃喃私语:“我头好痛啊”,小林知情去药店买了降压药------

    一直以来,我和志杰婉君夫妇是莫逆之交的友情,志杰临走前还和我商量帮着看上海的房子,准备在上海开辟生意市场,从2000年以来我几乎每年都去哈尔滨,和那里的战友接触很多,建立了互动和友谊,特别是和知己的婉君夫妇亲密如兄姐妹,还没来得及实现他们来上海发展的梦,其中一个兄长就突然走了,这真叫我悲从天来,那种痛和惋惜撞击着我的五脏六肺,志杰不是生病去世,而是被歹徒为财活活用刀捅死的,一念之差啊,不该和歹徒搏斗的,一路在骂着志杰好傻好傻------悲痛之极还要恢复理智,现在我只有一个念头,一定去哈尔滨送他最后一程,好好安慰陪伴婉君,人死不能复生,作为挚友我能做的只有抚慰那仅存的另一半了。当下打电话给婉君,得到她近乎神经质的应答:“我是李婉君,大胖子死了,大胖子死了!-----哇------”,哭得我一阵心酸,了解到追悼会的日期后,我立即打电话给上海定机票,要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哈尔滨,见我挚友的最后一面。

    上海传来消息,时间太急了,追悼会之前的经济舱机票全部售空,马上找一个快递机票的公司看看能否通融,回答只有头等舱位,告诉马上定下来。我马不停蹄从慈溪赶回上海,之间和客户吃了一顿中饭,小林开夜车送我回上海。

    志杰那年正好五十岁,我带了五十枝特大新鲜的百合花,五十个上海乔家栅馒头和松糕,那年头也不知力气从哪里来,这些东西都是实实在在的分量啊!也带上给志杰最后的心意,为他的坟地添一砖石。当我一个人面带一脸疲惫,手中牢牢握着一大束百合花坐在头等舱位置时,乘务员说:“小姐的花好漂亮好香啊”一语触动了我的心痛,止不住的泪水流出来,我告诉她那是为悼念我战友的花,我们是黑龙江生产建设斌团的战友,他叫刘志杰,是你们黑龙江省歌舞团合唱队的副队长,他在前天去世了,现在我要去参加他的追悼会------看见我的泪水不断地往外流,乘务小姐赶紧递上一盒纸巾,几天来疲惫奔忙,加上极度的伤心刺激,我的头疼得快要炸开来,乘务员端来了水给我喝药,她让我休息一下把花给她拿到水里养着,我吃了定神药迷迷糊糊睡着,泪水流了一路湿脸。

    哈尔滨客户接机送我到婉君家,那伤心地一幕也久久定格在我的脑海至今,他们唯一的儿子披麻戴孝的给我下跪(现在知道是东北的规矩),满屋子的香烛萦绕,亲朋好友围了一大群,唯独和悲凉气氛不附的是志杰那张多么年轻英俊又可爱的笑脸相片在灵台上被供着,这哪里像是死者,分明是一朝气蓬勃的善良男孩啊!一看见那张相片,我止不住想起一个多月前他目送我站在大街上静静注视的一幕,哗哗的泪水对着这张相片住不住的流啊流,婉君妈妈过来招呼我:“李佳啊,今天算是婉君能吃一点东西了,她听说你来了才能吃点东西,这几天光喝水啥也不肯吃啊”也不知老人家是安慰我还是提醒我,不能只顾为死者伤心,还要照顾活着的遗孀情绪,真是位有见识有主张的老人,当下我调整情绪,此后的所有日子我没有再过分的伤心,直到我又一次离开哈尔滨时才又一次嚎啕痛哭。

    第三天中午,我们宣传队的北京战友代表李铷,贾雅静丈夫张先生,天津战友代表刘树军,郑佩卿手里提着一只大花圈坐火车赶来了,他们的到来让婉君又一次体会到兵团人的真挚友谊,花圈上写满了京津战友的名字,这一程路费大家坚持要平摊,因为很多人在原来的单位担任重要工作不能亲自前来,也有些战友经济并不宽裕,但是大家对志杰的关爱和悼念的心情是一样的,哈尔滨3月是冰冷的天,但是战友们共同的慰问之情是火热的,这份情一定感染了婉君,志杰是大家的开心果,他是样板戏时期的宠儿李玉和,他在世的时候从来就嘻嘻哈哈,喜欢开玩笑,他的笑声特别好听,那飘逸的男高音里夹着东北人特有的爽朗,他重情义善待战友,其实他在很早就离开宣传队到了黑龙江省歌舞团唱男高音和男女生二重唱了,可是他心里总惦记着老战友,在90年代中期和婉君特意到天津找到老战友,他们起头搞起了聚会,那次我由于特殊原因没参加,听说那一次志杰展示了他的音乐才华和语言天分,他起头唱啊跳啊说啊,大家非常开心,都记住了这位笑王,98年我们宣传队战友又一次相聚天津时正逢哈尔滨的大水盖到他们的商店门口,为了清理水灾后遗症志杰婉君没有参加,所有的人都在津津乐道志杰的大乐大喜,现在这个最开心的人,这个看起来一脸阳光的大男孩最早离我们去了,谁能不感到伤心啊。最让人记住的是树军在志杰的相片前鞠躬悼念时说的一番话,他一直忍着没有哭,説志杰哥哥来看你来了,大伙也让我们四个代表来送你,当他说到:“志杰,你怎么走得那么早呢?”时,再也忍不住哽咽了,到后来也放开悲情大哭起来-----

    志杰的葬礼隆重庄严,他身上覆盖着党旗,我带给他的五十枝香水百合整齐铺放在他的身体上,那天我和树军两人一左一右的站在志杰跟前,我们一点也不害怕,就想多和他说说话,说了一遍又一遍的以后在天堂里好好过,不要再做傻事了,一遍又一边仔细端详着我们亲爱的好战友的脸庞,他的脸很饱满很干净,没有一点死者的相貌,好像在舞台上演一个熟睡了的壮士,他太年轻了,他的生命隐隐可见,他没有死,他会永远活在我的心里,也活在我们喜欢他歌声的宣传队战友们心里。

    当志杰的灵车被推进火化的那一刻,我竟然对着那熟悉的影子大声呼唤:“志杰再见,志杰再见”在我的心里,他真的不会死,也没有死,这声再见发自我的内心,这是世界上最悲哀的呼唤,也是战友间最深的情谊,将来我们很多人都要说再见,现在,当我写这些的时候已经学会席琳迪翁的歌:“Good-Bay”,也已经更深的领会了对去天堂的人说再见的意义,但我不会恐惧了,因为志杰是我的挚友,他配我说:“再见”!

    追悼会过后一周我陪婉君去墓地“圆坟”,说来奇怪,本来追悼会那天有百来个花圈在志杰的墓前的,一周内下大雪刮大风的,几乎把所有的花全吹散吹倒了,实实在在的唯有我们宣传队京津战友联名悼念志杰的花圈在风雪里还残喘着,那挽联上隐隐约约还能看见几个熟悉的名字,李兰阁,于业明,许文锐,古锐,苗海涛,李耀滨,有的名字被大风刮得看不清了,但我能知道,那是李铷,贾雅静,李洪源,郑佩卿,郭嘉林,王贵林,姜宏强,刘树军,任慧生等,我心里默默想着,啊,战友战友,你们一定在想要多陪陪那英年早逝的好弟弟志杰吧?因为你们是志杰这辈子最单纯最年轻的伙伴啊,我们曾静在一个食堂吃饭,一个礼堂排戏,一张舞台演出,我们都在天真无私的青春里贡献过我们的热血,那朝夕相处的吃喝拉撒是无人能及的,所以我们的感情最珍贵吧,怎么解释那些大官们和其它的的花圈已经不见了倒塌了,唯独你们送的花圈路经北京到哈尔滨旅途的考验还在坚持在志杰的身边呢?


    前几天和婉君通信息,想起今年是志杰离我们而去的第十个年头了,我好想写写我熟悉的刘志杰,这个念头眼在我的心里多少年了,三周年时想过,五周年时又想过,总不想提起这个悲痛的话题,前天晚上我还在多伦多,老母摔了一跤在我家养了两个月,因为要回去报税换新护照,只能送她回去,昨晚刚刚12点回家,上帝说万事都有定期定时唯有父神知道,今天一定是他指派我追忆挚友的时刻,一股强烈的思念要喷发,早上七点赶着起来写完这篇悼念文章,也是我对天堂好友的交代,以后我想具体写写一个鲜活的刘志杰,好人刘志杰,狭义心肠刘志杰,一个你所不知的刘志杰。

    这篇文章的题目叫感悟生命,现在我要切回到这个主题,那就是生命很坚强也很脆弱,志杰的生命应该是坚强的,在一刹那间他的意识模糊了,面对歹徒,我觉得应该冷静而不能冲动,一个手无寸铁的壮汉低估了两个穷凶及恶的小歹徒,要是当年志杰再冷静一分钟,不去追他们,就不会发生这件悲剧了!从这件事情中请大家吸取教训,珍惜生命,感悟生命,生命也许顷刻之间在你面前嘎然而逝,面对突发事件唯有保持清醒的思绪,因为生命最宝贵,我们大家都要保护自己啊。

原67团宣传队李佳写于蒙特利尔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