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柯长勇王建忠::怀念东源
  杨利明:悼志海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窦国宾一路走好——摘自各
  李俊杰: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王秀英:此情绵绵无绝期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李娜: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518)送
  杨利明:随笔(516)哭
  沈国英: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薛仲迪:于滨江
  韩伯英:追思仁兄于滨江
  讣告
  周凯军: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周南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杨利明:随笔(448)马
  杨利明:讣告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
  王念:僅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童昌达:悼老宁
  吴志勋:也说吕尧南
  杨利明:随笔(428)&
  程小华:思念
  关廷光:追思
  王绍品:了却一个心愿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
  叶金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童昌达:念战友徐少云
  修鹤年:深切悼念好友徐少
  句句“微言”寄哀思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河春子:怀念秦维茜
  秦仪:我的母亲—秦维茜
  沈伟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讣告:树立战友一路走好
  齐海东:泣送战友
  谢志勇:悼念田作斌
  王学书:18连紧急通知
  武晓璥:怀念挚友陈荣新
  王文学:我也送送老金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李余康:深深怀念金康民老
  修鹤年:怀念金康民老师
  许文锐:老金走了
  傅宝智:老金,你走好!
  傅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王绍品:遍插茱芴少一人
  杨利明:随笔(313)悼
  杨利明:讣告
  傅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杨利明:随笔(302)悼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薛仲迪:回忆二黑
  薛仲迪:二黑,一路走好
  祁晓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阿里郎:相聚
  沉痛悼念好战友:李梯智
  张铁山:讣告通知-怀念战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
  李佳:感悟生命
  于中德:阿妈妮,你在天上
  杨利明:随笔(256)赶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
  潘迪煌:一声叹息
  谭唯芳:力保,回来吧
  司玉恩:想起战友王福喜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孙凤琴:我亲爱的兄弟,你
  杨国英:遗憾,终生的遗憾
  孙建华:战友崔云虎一路走
  程小华:虎哥走了
  李文:宗继光~一路走好
  蔡忠民:宗继光不幸辞世
  张石:别了,战吉通
  沈国英:徐香虎一路走好
  王跃民:悼战友徐香虎,愿
  刘绍欣:怀念张保国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平平安安遗作:活着就是一
  平平安安遗作:幸福女人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
  程小华:我的天津哥哥
  郝志宏:回忆焉小奇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阿尔:归来吧,小奇
  沈伟椽:焉小奇和他的《随
  小奇-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209)悼
  韩伯英:感怀故人焉小奇
  薛仲迪:小奇,愿你走好
  沈伟椽:焉小奇战友,一路
  司玉恩:怀念战友---王
  高培帼:悼朋友,屹峰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恩师王玉芬
作者:童昌达 加入日期:2013-4-8 录入:李余康 点击:2362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恩师王玉芬 
作者:童昌达 加入日期:2013-3-27 录入:李余康 点击:404 
--------------------------------------------------------------------------------
颂松——怀念我的恩师王玉芬 
作者:童昌达 加入日期:2013-3-26 录入:知青 点击:14 
--------------------------------------------------------------------------------
 
                                            颂松
                                       ——怀念我的恩师王玉芬

    对我们知青一代而言,当年上山下乡的经历可谓是刻骨铭心、难以忘怀。但回城以后,我们走过的路程更长,经历更精彩、更丰富。尽管这些经历各不相同,可我们毕竟又开始了一个新生活、一个人生的新的历程。在这之中,我们又都会遇到一个新老师、新师傅或新领导。而王玉芬老师——我们都习惯称她为王师傅,就是我回城后对我帮助最直接、最令我怀念的老师。
    王师傅在新中国成立之前就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先在上海市政府机关,后来到黄浦区手工业局、黄浦区集管局负责文秘工作。我从黑龙江回上海后不几年,就从街道工厂调到黄浦区集管局秘书科,在王师傅身边做她的助手。我和王师傅接触不久,就感觉到她的文字功底扎实深厚,她的一支笔无论写出什么,都可以成为我们效仿和学习的规范(样板)。秘书科的工作主要就是为局领导起草全局的年度总结和报告,联系基层,挖掘典型,写出简报。王师傅经常对我们说:做好文秘工作不光是一个笔杆子的问题,重要的是脑子思想能不能跟上。作为领导的秘书,智囊、参谋和助手作用是主要功能,要上吃透上级精神,下了解基层实际,掌握大量第一线材料,在发现问题和总结经验中,提出自己对全局经济发展的展望和标杆,为领导决策服务。这就需要善于学习,勤于钻研,提高自身。她身体力行,言传身教,从不以高自居。帮我们改稿也是耐心细致,一个错字、一个标点;哪些需要修改、哪里需要调整,她都会认真标出,说明道理。在她的传、帮、带下,我很快胜任了工作。
    我和王师傅一起工作的时间并不长,也就是五、六年的时间。后来改革开放我到基层担任厂长,但总在一个局的范围内。我可以经常到她那里聆听她的教诲。可是细说起来,我还真摆不出王师傅有什么丰功伟绩,甚至找不出几件有“动静”或“声响”的事迹来。她的工作信念就是甘为红花作绿叶,虽平淡无奇却德高望重,赢得众人景仰。她曾对我说过:我手无缚鸡之力,只有一支笔,但总要做到最好。真因为这样,她的工作总很受人欢迎。自然同样受人们欢迎的还有她的谦虚、自重和乐于助人,她周围的人和基层干部们总也很愿意找她谈些什么。王师傅告诉我,她退休后继续工作着,每天挤公共汽车上下班,一直工作到七十多岁。
    真正退休以后,王师傅仍积极乐观,平淡健康地生活。八十岁过后,她的听力逐年衰退,但思维仍很敏捷,近九十岁时,每天还坚持阅读三、四份报纸。我作为她的爱徒,每年中秋或春节都会去看望她。每一次去看她,我们都会畅谈一、二小时。有时我写了一些东西,诗或文章,都会给王师傅看。这时她就会戴上眼镜,认认真真地细读,点评,点头-------,这时候,我们老少俩就像是一对忘年交的朋友。
    壬辰龙年春来早。2012年2月18日,是春节过后的一个吉祥日子,王师傅在龙年迎来了九十岁生日。黄浦区集管局几位老的党政领导杨奇庆、费名琪、舒秀英、刘春桦、王忠耀及常在她身边工作的子弟十余人一起前往她的家中祝寿。我以师徒之谊、晚辈之情写了二首诗,祝贺她的九十岁生日。其中一首诗是:

                                    颂松
                               仰望高山一颗松,
                               与生俱来不争峰;
                               淡泊名利无须秀,
                               正气自然藴其中。

    那一天,王师傅的心情特别好,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她与我们共进午餐,同吃长寿面和生日蛋糕,还发表了感言,完全不像一个九十高龄的老人。当我们都庆欣王师傅的健康长寿,正期盼她能“天赐龙恩奔百岁”时,不想竟听到王师傅因呼吸气管旧疾突发,呼吸衰竭,医治无效,于2012年12月17日11时40分在瑞金医院去逝的消息。那个时候离我们祝贺她九十岁生日的一天仅仅过去10个月的时间。噩耗传来,我们闻之都极感突然和悲痛。之后虽然春节很快又到了,年节气氛与往年并无不同,但我们不能再去看望王师傅了,心里总感到有一丝丝的失落。
  还记得中学时代学过的一篇课文,是陶铸的《松树的风格》。松树它“要求于人的甚少,给予人的甚多”,这,不正是我的恩师——王玉芬师傅的写照吗!但她不像广野平原上高高的,笔直耸立的松树,更像是屹立在巍巍高山上,又不及山顶的一颗青松,虽不甚伟岸,却遒劲坦然地挺立在那里,路过的人们无不向它投去景仰的目光。
  清明时节快到了,清明时节雨纷纷。我遥望着窗外的蒙蒙细雨,心中怅然若失。王师傅离开我们已有一百天了,我追思着她的事迹,怀念她的音容笑貌,忍不住写下以上的文字,作恩师王玉芬的百日祭。
  
                                                               童昌达
                                                        于2013癸巳蛇年清明前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