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柯长勇王建忠::怀念东源
  杨利明:悼志海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窦国宾一路走好——摘自各
  李俊杰: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王秀英:此情绵绵无绝期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李娜: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518)送
  杨利明:随笔(516)哭
  沈国英: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薛仲迪:于滨江
  韩伯英:追思仁兄于滨江
  讣告
  周凯军: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周南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杨利明:随笔(448)马
  杨利明:讣告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
  王念:僅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童昌达:悼老宁
  吴志勋:也说吕尧南
  杨利明:随笔(428)&
  程小华:思念
  关廷光:追思
  王绍品:了却一个心愿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
  叶金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童昌达:念战友徐少云
  修鹤年:深切悼念好友徐少
  句句“微言”寄哀思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河春子:怀念秦维茜
  秦仪:我的母亲—秦维茜
  沈伟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讣告:树立战友一路走好
  齐海东:泣送战友
  谢志勇:悼念田作斌
  王学书:18连紧急通知
  武晓璥:怀念挚友陈荣新
  王文学:我也送送老金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李余康:深深怀念金康民老
  修鹤年:怀念金康民老师
  许文锐:老金走了
  傅宝智:老金,你走好!
  傅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王绍品:遍插茱芴少一人
  杨利明:随笔(313)悼
  杨利明:讣告
  傅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杨利明:随笔(302)悼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薛仲迪:回忆二黑
  薛仲迪:二黑,一路走好
  祁晓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阿里郎:相聚
  沉痛悼念好战友:李梯智
  张铁山:讣告通知-怀念战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
  李佳:感悟生命
  于中德:阿妈妮,你在天上
  杨利明:随笔(256)赶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
  潘迪煌:一声叹息
  谭唯芳:力保,回来吧
  司玉恩:想起战友王福喜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孙凤琴:我亲爱的兄弟,你
  杨国英:遗憾,终生的遗憾
  孙建华:战友崔云虎一路走
  程小华:虎哥走了
  李文:宗继光~一路走好
  蔡忠民:宗继光不幸辞世
  张石:别了,战吉通
  沈国英:徐香虎一路走好
  王跃民:悼战友徐香虎,愿
  刘绍欣:怀念张保国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平平安安遗作:活着就是一
  平平安安遗作:幸福女人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
  程小华:我的天津哥哥
  郝志宏:回忆焉小奇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阿尔:归来吧,小奇
  沈伟椽:焉小奇和他的《随
  小奇-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209)悼
  韩伯英:感怀故人焉小奇
  薛仲迪:小奇,愿你走好
  沈伟椽:焉小奇战友,一路
  司玉恩:怀念战友---王
  高培帼:悼朋友,屹峰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作者:吴宏连 加入日期:2013-1-19 录入:李余康 点击:1718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作者:吴宏连 加入日期:2013-1-7 录入:顾龙 点击:281 
--------------------------------------------------------------------------------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作者:吴宏连 加入日期:2013-1-7 录入:知青 点击:4 
--------------------------------------------------------------------------------
 
老秦及诸兄弟姐妹:大家新年好!
    当我们充满期待、梦想,迎接2013年新年的时候,传来了一个噩耗:我母校同学朱玉敏(工程连)因突发心脏病,于2012年12月24日逝世。玉敏的丈夫也是同学的张仲槐(工副业连)在讣告的短讯中,表达了这样的意愿:“在我这段无比悲伤的日子里,谢绝来访来电。我希望能用自己的方式,避开烦扰,静心与她在天之灵一起度过。”鉴于此,我们众多同学和兵团战友都把悲痛隐藏在心中。
    这几天,五十团知青网和金色年华知青文艺网都有战友发表了哀悼的文章和帖子,表达了同学和战友的深深哀思和悼念。为此,吴宏连赶写了悼念文章《玉敏姐走好》,借此表达我们对逝者的怀念和哀思。
    想请老秦帮个忙,把吴宏连的悼文发布到五十团网“工程连小屋”。谢谢!
    朱玉敏走了,走得那么突然,那么匆忙。给我们每一个活着的人一个警示:一定要注重健康,一定要珍惜生命,好好过着我们快乐的生活。
                                                   袁继璋20130106


•                              玉敏姐走好
                                         吴宏连

    元旦夜,惊闻玉敏姐离我们而去,顿觉天冷、屋冷、心冷。
    记得那次“金色年华”举办活动,你很高兴地对我说:“看了你写的《再忆王屹峰》文章很感动,没想到经常在一起的,怎么没看出你文章写得这么好”。你还激动地拉来妹妹玉茹对她说:“你看到过《再忆王屹锋》的文章吗?我今天把作者也带到你面前了”。这种感觉就像一个语文老师偶尔看到学生的好文章。其情之纯,恰如十五、六岁的少女,丝毫也没有常见的成年老女人的那种虚伪、做作、奉承。
    想不到这次相遇竟成永诀。你那盈盈笑脸还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你心里装着那么多的兄弟姐妹。你就怎么会这么匆匆离我们而去,我想这一定非你所愿!你的离去,留给我们的是永远的痛。 
    思来想去我找不到一个你如此之快离去的理由。
    你平时注重锻炼身体,打乒乓、游泳一直是你的最爱。记得那次我们四个人,让一位岳阳医院做医生的同学做测试,看舌苔、搭脉搏、察血相,结论你是我们几个人中身体最棒的。好端端的你怎么就走了?
• 你热爱生活,退休之后学钢琴,尽管上了年纪的人手指僵硬,但你学的有模有样;为了弹琴不再会影响邻居,你把住房的楼层也换了;星期天你会经常出现在上海图书馆,听各种辅导讲座,关注学术动态;你也会和张仲槐一起走进剧场,沉浸在音乐的艺术氛围中。如今,楼层中再也听不到你的琴声和歌声;如今,图书馆的讲座还在举行,音乐厅的演出还在继续,那么好学的你怎么就不来了?
    你热爱家庭,关心爱人你胜过关心自己,衣着饮食无微不至。说起女儿,你一脸的自豪,言语之中,流露浓浓的慈母之情。对外孙女你更是倾注隔代亲。小孩才十个月大点,你就焦急地打电话上我家问:“外孙女这么大了,怎么还不会说话,还不会走路”?我回答“医生说了一般小孩哪有不会走路?不会说话的?不用着急,到时候什么都会了。”你爽朗地笑了。我在电话的这头,仿佛听出电话那头的你如释重负。我们几家相约等天热一点带“知青三代”聚聚,说好的事,一向履约的你怎么开始爽约了?
你热爱黑龙江这片黑土,热爱兵团的战友。知青的乒乓球赛有你;合唱演出有你;最近的《星光满天的青春》文集出版,工程连的发书仪式活动中有你。我们已经习惯了人丛中有你,谈话中有你,说笑中有你。你和大家如同姐妹,作为大姐的你,怎么忍心看到大家找不到你的那种失望、无奈、无助的神情?
    你说喜欢看我写的文章,十四连战友到武义活动,我写了《友情洒满武义路》,不知道你看了没有?我好后悔啊,《丑小鸭的蜕变》很早就写好了,一直没有放到网上去,看来你只能在天国看了。玉敏姐你说喜欢看我写的文章,我可以一直为你写下去,各种题材的文章我都可以尝试着写。可千种万种题材的文章绝不是今天这样的文章,我应该知道我一边写,心里一边在流血啊。作为大姐的你,怎么忍心看到我的痛呢?
    心痛!失去大姐玉敏。
    悲哀!回天乏术。
    祈愿!玉敏姐一路走好。

                                                  吴宏连 20130106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