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柯长勇王建忠::怀念东源
  杨利明:悼志海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窦国宾一路走好——摘自各
  李俊杰: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王秀英:此情绵绵无绝期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李娜: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518)送
  杨利明:随笔(516)哭
  沈国英: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薛仲迪:于滨江
  韩伯英:追思仁兄于滨江
  讣告
  周凯军: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周南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杨利明:随笔(448)马
  杨利明:讣告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
  王念:僅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童昌达:悼老宁
  吴志勋:也说吕尧南
  杨利明:随笔(428)&
  程小华:思念
  关廷光:追思
  王绍品:了却一个心愿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
  叶金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童昌达:念战友徐少云
  修鹤年:深切悼念好友徐少
  句句“微言”寄哀思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河春子:怀念秦维茜
  秦仪:我的母亲—秦维茜
  沈伟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讣告:树立战友一路走好
  齐海东:泣送战友
  谢志勇:悼念田作斌
  王学书:18连紧急通知
  武晓璥:怀念挚友陈荣新
  王文学:我也送送老金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李余康:深深怀念金康民老
  修鹤年:怀念金康民老师
  许文锐:老金走了
  傅宝智:老金,你走好!
  傅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王绍品:遍插茱芴少一人
  杨利明:随笔(313)悼
  杨利明:讣告
  傅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杨利明:随笔(302)悼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薛仲迪:回忆二黑
  薛仲迪:二黑,一路走好
  祁晓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阿里郎:相聚
  沉痛悼念好战友:李梯智
  张铁山:讣告通知-怀念战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
  李佳:感悟生命
  于中德:阿妈妮,你在天上
  杨利明:随笔(256)赶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
  潘迪煌:一声叹息
  谭唯芳:力保,回来吧
  司玉恩:想起战友王福喜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孙凤琴:我亲爱的兄弟,你
  杨国英:遗憾,终生的遗憾
  孙建华:战友崔云虎一路走
  程小华:虎哥走了
  李文:宗继光~一路走好
  蔡忠民:宗继光不幸辞世
  张石:别了,战吉通
  沈国英:徐香虎一路走好
  王跃民:悼战友徐香虎,愿
  刘绍欣:怀念张保国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平平安安遗作:活着就是一
  平平安安遗作:幸福女人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
  程小华:我的天津哥哥
  郝志宏:回忆焉小奇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阿尔:归来吧,小奇
  沈伟椽:焉小奇和他的《随
  小奇-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209)悼
  韩伯英:感怀故人焉小奇
  薛仲迪:小奇,愿你走好
  沈伟椽:焉小奇战友,一路
  司玉恩:怀念战友---王
  高培帼:悼朋友,屹峰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程小华:虎哥走了
作者:程小华 加入日期:2012-12-1 录入:顾龙 点击:2100
程小华:虎哥走了 
作者:程小华 加入日期:2012-11-20 录入:李余康 点击:626 
--------------------------------------------------------------------------------
 
虎哥走了 
作者:程小华 加入日期:2012-11-20 录入:知青 点击:3 
--------------------------------------------------------------------------------
 
    这几天,心里老不踏实,有些害怕手机的铃声响起。

    自从17日下午去医院探视虎哥过后,心中痛如刀割。耳闻他急促地呼吸声,眼见他日渐消瘦的脸庞,心里就像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一般慌得没着没落。

    四年前他刚患病时曾对我说:“华子,真够倒霉的。一辈子没病,临到退休了得了这么个病。”我宽慰他说:“你的身体那么好,手术后,再经过化疗,一定没有问题。”此后大约一年,癌症转移到肺部,他又在肿瘤医院做了三个疗程的靶向治疗。其间,我曾与来京开会的外地战友一起去探望他。那天他是在治疗的间歇期刚从医院回到家中,当时,他斜靠在被子上,脸上又露出了人们熟悉的笑容,忍着化疗后的疲惫感觉依旧与我们谈笑风生。后来,他又在海军总医院进行伽马刀治疗。还在东方医院做过冷冻治疗。还记得他在东方医院治疗期间对我说的话:“等我治疗告一段落,咱约几个战友一起吃顿饭。”

    十一长假的一个晚上,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此人是虎哥的一个朋友,他说:“知道你与虎哥是朋友,就冒昧地给你打这个电话了。虎哥这两天不是太好,头疼伴随着头晕,甚至上厕所都得叫家人搀扶。”第二天晚上我便急匆匆地来到虎哥家,当时,他还在对我说:“本想在节日期间约哥几个一起吃顿饭,没想到大夫说我又得了脑血栓。”我连忙说:“不急,现在治疗血栓很容易,用药后很快就能化开。等你病好了咱们再聚。”

    嫂子送我出门到电梯时对我说:“没敢告诉他,实际上大夫说:‘已经转移到脑子里了’。”闻听此言我心里咯噔一下子,仿佛掉进冰窟窿一般浑身冰凉。我知道这时再说任何话都是苍白、无力、没有任何意义的。只缓缓地跟嫂子说,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千万跟我打个招呼。随后转身默默地离去...... 

    想起四十二年前虎哥在宿舍里与我调侃的情景。那时他身体健康,厚厚的身板,扇面的身材,让人很是羡慕。但他在擦身时却对我说:“瘦多了,瘦成什么样了。”令身材瘦弱的我目瞪口呆。有个同宿舍的上海知青曾说过:“了解云虎的人都知道,他没恶意,就是爱开玩笑,宿舍里有了他就有了很多欢笑。”

    他平日里语言诙谐、幽默,给寂寞的下乡生活中平添了不少乐趣。就是在他病重期间,我去他家与他闲聊时,他依然能够把我逗得捧腹大笑甚至喷出口中的茶水。他独创的:“侬香烟把我吃?侬糖果把我吃?侬还要把我吃?”的经典语言至今被我连的各地知青牢记在心并且经常使用。

    也难忘他在打篮球与踢足球时灵动的身影及爽朗的笑声。

    藏在我记忆深处的是:他是一个有爱心的人。当年在得知我的家庭情况后,他丝毫没有歧视之心。每逢冬天回家探亲时,他总是招呼我:“华子,走,咱们玩去。”“华子,咱吃饭去。”使我那颗冰冷的心感到温暖,使我懂得人间自有真情在,让我永远难以忘怀......

    虎哥是个要强的人。因此,在他病重期间我并没有告诉其他战友,我想他一定不希望把他的病态留在战友们的心里,他希望战友们心中记忆的是他健康活泼的身影......

    今天早晨8点25分接到嫂子的电话,我的兄长崔云虎于11月19日17点30分走了,年仅63岁。闻听噩耗悲上心头,止不住热泪盈眶。虎哥走了,他独自去往另外一个遥远陌生的世界。我不愿相信这是真的,他的身影他的笑容是如此清晰地在我眼前晃动,在我耳边回荡的依然是他华子长华子短那亲切的声音......

    虎哥一路走好,小弟给你送行啦!

 

                                    五十五团一营六连程小华
                                         2012年11月20日
 
 
  2657968205096627908[1]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