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é‡‘群乐:查哈阳农场欢迎知
  ä¿®é¹¤å¹´ï¼šæµæ°´å½“年话往事&
  å­™å‡¤ç´ï¼šæ•…乡 
  å…³å»·å…‰ï¼šé‡è¿”黑土地(二)
  å…³å»·å…‰:重归黑土地(一)
  å“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å“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å¼ å¿—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è‘£è–‡èŠ³ï¼šéš¾å¿˜æŸ¥å“ˆé˜³ï¼Œéš¾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0—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9---
  çŽ‹å¿µ:查哈阳之恋8&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7&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6&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çŽ‹å¿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çŽ‹å¿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2战友情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黑土地
  æœ±å…µï¼šåè¿žçŸ¥é’重回查哈阳
  æ¨å›½è‹±:重访故地忆往惜
  è°­æ˜•:再回查哈阳
  å´å±•:四十五年再聚首——
  å†¯å¿ ç§‹ï¼š67团一营十连上
  éšæµ·ç”Ÿï¼šå¯»è¿¹ã€è®¿å‹ã€è¿”æ•…
  æ²ˆäºŽå¥ï¼šé‡è®¿æŸ¥å“ˆé˜³
  è‘£è–‡èŠ³ï¼šä¸€.回查哈阳--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三)
  å°ç‡•é½é£žï¼šã€Šå›žæœ›é’春故乡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二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一
  é™ˆçˆ±å›:《北兴农场纪实》
  é™ˆçˆ±å›:《在北兴农场的日
  é™ˆçˆ±å›:《北兴之旅随笔》
  äº¬ã€å“ˆã€æ²ªã€ç”¬çŸ¥é’回访六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7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6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5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4
  æ—¶é›¨ï¼šå›žè¿žé˜Ÿ 
  æ—¶é›¨ ï¼šå›žè¿žé˜Ÿ
  ç½—帆:重回塞北感吟&nb
  æ—¶é›¨:回连队,见战友(1
  é’±å“çŸ³ï¼šæŸ¥å“ˆé˜³çš„不了情
  å°ä¸‰å­ï¼šå°±ç®—是汇报
  æŽä¿Šæ°ï¼šé‡‡è®¿çª¦å›½æ–Œ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½˜è¿ªç…Œ:送书日记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å‘¨æ…§ä¸½ï¼šå›žåˆ°å››åå¹´å‰æ ½ä¸‹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二)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一)
  é™ˆçº¢æ˜Ÿï¼šèµ°åœ¨å®¶ä¹¡çš„田埂上
  å¼ å¼ºï¼šé£Žé›¨å®¶å›½å››åå¹´*回
  è°­å‚è°‹é•¿:天津知青张强金
  è°­å‚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寻访刘桂荣
  é˜¿é‡‘:返查哈阳有感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å“çŸ³ï¼šå›žæœ›æŸ¥å“ˆé˜³çš„杨树林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æŸ¥å“ˆé˜³å†œåœºå®£ä¼ éƒ¨:原50
  é’Ÿå®‰äº¬:故乡行
  çŽ‹å¿ å¹³ï¼šæˆ‘们的战友刘庆建
  èµµå†€ç”Ÿ.朱之琳:查哈阳的
  ä¿žç‡ç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å­™é­æ˜Ž:黑土地的梦
  åˆ˜åŒæ°‘:查哈阳-旧地重游
  èµµå®:再回查哈阳
  å¼ å¾—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éƒå¿—宏:回故乡
  çŽ‹èŽ²ç:重返查哈阳随笔
  åˆ˜æ ‘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八)相
  èµ°è¿›åŒ—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æŽæ·‘æ–‡:重返查哈阳——寻
  é©¬èŽŽ:重返北大荒(七)大
  é½æµ·ä¸œ:黑龙江、查哈阳、
  åˆ˜å®‰é¡º:圆梦之旅---重
  åˆ˜å®‰é¡ºï¼šåœ†æ¢¦ä¹‹æ—…---重
  çŽ‹å­¦ä¹¦: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æ¨å»ºç§‹:踏上黑土地&nb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六)熟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五)回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四)奔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三)在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二)又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一)指
  å¾é‡‘定:重返查哈阳
  çŸ³åŸ¹åº·ï¼šç¬¬äºŒæ•…乡行(20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钱品石:查哈阳的不了情
作者:钱品石 加入日期:2012-11-9 录入:李余康 点击:2425
钱品石:查哈阳的不了情 
作者:钱品石 加入日期:2012-9-20 录入:李余康 点击:345 
--------------------------------------------------------------------------------
查哈阳的不了情 
作者:钱品石 加入日期:2012-9-20 录入:知青 点击:3 
--------------------------------------------------------------------------------
 

                                           æŸ¥å“ˆé˜³çš„不了情


    è‡ªä»Žä¸‰åå¤šå¹´å‰ç¦»å¼€æŸ¥å“ˆé˜³å†œåœºå›žåˆ°ä¸Šæµ·è¯»ä¹¦ã€å·¥ä½œåŽï¼Œä¸€ç›´æ²¡æœ‰æœºä¼šå›žåŽ»çœ‹çœ‹ï¼Œç›´åˆ°é€€ä¼‘了才相继去了两次。去年第一次回访后写过一篇“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的感言,没曾想到今年八月又是在四十年前作为知青赴疆的那个日子里来到了第二故乡——查哈阳。
    è¿™æ¬¡è·ŸéšæŸ¥å“ˆé˜³çŸ¥é’艺术团去农场演出纯属偶然。上半年得悉中央艺术团将在查哈阳举办“高雅艺术进北大荒”的活动,主办方同意期间穿插知青表演的文艺节目。我们50团新组成的文艺小分队也接到了这项任务。这原本没有我的份,只是为小分队服务做了点事而沾上了边,自愿报名参加回访参演的人员中把我也算在内了。其实,那时候我的身体状况并不适宜远行,但想到离出发还有两个多月时间,也就一起预定了往返哈尔滨的折扣机票。然而,临行前我发觉病状并未完全消除,为此心情矛盾而进退两难。如果去了,怕吃不消而拖累他人;不去吧不说损失机票的费用,还要影响到参加8月28日哈尔滨知青的活动。儿子还反问我,你这种身体状况下去了有意思吗?我无言以对。
    æˆ–许此行就是为了一个承诺,我似乎更看重参加哈尔滨知青的聚会,毕竟可以与许多相识或相知的战友见面。在反复犹豫之中转眼到了8月23日出发的日子,只好顺其自然,按照计划的行程从上海飞到哈尔滨,第二天一早又从哈市坐上火车赶往齐齐哈尔,然后完全由主办方接待准备参加演出。也许是北方气候干燥,身体没有发现大碍,自我感觉也比在上海强,这使我感到庆幸。
    åœ¨è¡Œç¨‹ä¸­æˆ‘暗自算算日期,发现8月27日我的62周岁生日将会在从查哈阳回哈尔滨的路上度过。我对于自己的生日并不在意,尤其是对知青时代的生日一点印象都没有。我是1968å¹´8月24日到达查哈阳的,那年的18周岁成人生日也许就是与同行的知青一起迎着初升的太阳,挥舞着“红宝书”在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此后十来年似乎也没有过生日的情形。那么,现在重返查哈阳遇上了生日该怎么过呢?我一时也想不出合适的方式。
    å°±åœ¨æˆ‘胡思乱想的时候, å¤§å®¶è®®è®ºèµ·26日在查哈阳演出结束后艺术团就借机聚餐一下,因为第二天大家就要分别,有的要北上旅游,而我们团则要回哈尔滨参加聚会活动。这时艺术团的团长顾龙很神秘地对我说,在聚餐时还将为我过一个特别的生日派对,同时还会有一个惊喜。我感到有点奇怪,怎么会想到一块了呢?这时边上有人插话,原来委托购买机票时我们的身份证号都在他那里,顾龙夫妇俩正是有心人,看到了我的生日日期而马上做了周到的安排。
    ç»“果真的是惊喜连连。原来在我们三十多人的演出队伍中,还有55团一位名叫朱新娣的战友与我同年同月同日生。当生日快乐的歌声响起,我们俩人同时许愿、吹蜡烛、切开生日蛋糕,这些看似平常的生日派对形式却让我感到格外的激动。茫茫人海中有这样的巧遇太难得了,因为我们是在同一时间回到查哈阳而相遇,也许就是冥冥之中对查哈阳这块神奇黑土地眷恋所促成的吧! æŽ¥ç€ï¼ŒçŽ°åœºçš„知青艺术团的所有成员,农场的领导,甚至戴欣的小外孙都在送给我们的一张精致的生日贺卡上签名留念。我们这个难忘的生日派对将永远停格在会场电子屏幕显示的2012å¹´8月26日星期日19时23分17秒那个瞬间。第二天哈尔滨知青联谊会知道了情况,结果在生日当天我又得到了再次的祝贺,那是后话了。

    å½“晚生日派对结束回到自己的宿舍时,心情久久未能平静。我们这次住宿相对比较简陋,是查哈阳农场一中学生宿舍,看到室内两边摆放着四张双层床,雪白的被单和被褥,还有崭新的脚盆、拖鞋,不由得更产生了一种亲切感,似乎是回到了学生生活的时期。我马上联想到我有幸能够在恢复高考时回到上海读大学,也是查哈阳给了我这样的机会,因为1977年的时候我正在50团二营营直中学任教。
    æˆ‘正在凝望这既陌生又熟悉的寝室重温当年难忘的教书生涯时,有人在敲门。一群似曾面熟但又叫不出名字的中年人涌到了我的面前,我还在纳闷,接着一声“钱老师”的称呼使我恍然大悟,当年的学生来了。当一个个各自报出姓名的时候,三十多年前她们那张稚嫩的、充满求知欲的脸庞慢慢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分别这么多年,这些学生还记得我,还记得我曾经上过的“友邦惊诧论”那堂语文课,我真是感慨万千。那年她们刚进入高三,我这个初中毕业生竟然上起了她们的语文课。我自感水平有限,只能到处寻找教辅材料认真备课以应对。而且,也就是在这年的11月份我正式投入了高考的复习,于12月底参加了“文革”后黑龙江组织的首次全国高考。当营直学校放寒假时,我就回上海探亲,不久接到了被华东师范大学录取的通知,从此与这些相识不久的学生就分开了。今天,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在查哈阳的学校宿舍中见到了她们,仿佛是我在访问她们的宿舍似的。其实她们都已五十开外有的还当上爷爷奶奶,她们已经是查哈阳农场的资深教师了,我不禁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历史变迁。
    è¿™æ¬¡é‡è¿”查哈阳给了我这么多的惊喜,又延续了我对黑土地的那段不了情,这真是一种无法割舍的知青情!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