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é‡‘群乐:查哈阳农场欢迎知
  ä¿®é¹¤å¹´ï¼šæµæ°´å½“年话往事&
  å­™å‡¤ç´ï¼šæ•…乡 
  å…³å»·å…‰ï¼šé‡è¿”黑土地(二)
  å…³å»·å…‰:重归黑土地(一)
  å“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å“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å¼ å¿—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è‘£è–‡èŠ³ï¼šéš¾å¿˜æŸ¥å“ˆé˜³ï¼Œéš¾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0—知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9---
  çŽ‹å¿µ:查哈阳之恋8&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7&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6&nb
  çŽ‹å¿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çŽ‹å¿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çŽ‹å¿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2战友情
  çŽ‹å¿µï¼šæŸ¥å“ˆé˜³ä¹‹æ‹1黑土地
  æœ±å…µï¼šåè¿žçŸ¥é’重回查哈阳
  æ¨å›½è‹±:重访故地忆往惜
  è°­æ˜•:再回查哈阳
  å´å±•:四十五年再聚首——
  å†¯å¿ ç§‹ï¼š67团一营十连上
  éšæµ·ç”Ÿï¼šå¯»è¿¹ã€è®¿å‹ã€è¿”æ•…
  æ²ˆäºŽå¥ï¼šé‡è®¿æŸ¥å“ˆé˜³
  è‘£è–‡èŠ³ï¼šä¸€.回查哈阳--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三)
  å°ç‡•é½é£žï¼šã€Šå›žæœ›é’春故乡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二
  åˆ˜ç§€çï¼šé‡è¿”查哈阳(之一
  é™ˆçˆ±å›:《北兴农场纪实》
  é™ˆçˆ±å›:《在北兴农场的日
  é™ˆçˆ±å›:《北兴之旅随笔》
  äº¬ã€å“ˆã€æ²ªã€ç”¬çŸ¥é’回访六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7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6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ï¼ˆ5
  æ—¶é›¨ï¼šå›žè¿žé˜Ÿï¼Œè§æˆ˜å‹(4
  æ—¶é›¨ï¼šå›žè¿žé˜Ÿ 
  æ—¶é›¨ ï¼šå›žè¿žé˜Ÿ
  ç½—帆:重回塞北感吟&nb
  æ—¶é›¨:回连队,见战友(1
  é’±å“çŸ³ï¼šæŸ¥å“ˆé˜³çš„不了情
  å°ä¸‰å­ï¼šå°±ç®—是汇报
  æŽä¿Šæ°ï¼šé‡‡è®¿çª¦å›½æ–Œ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½˜è¿ªç…Œ:送书日记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æŽç†™:寻根感恩查哈阳&n
  å‘¨æ…§ä¸½ï¼šå›žåˆ°å››åå¹´å‰æ ½ä¸‹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æŽç†™ï¼šå¯»æ ¹æ„Ÿæ©æŸ¥å“ˆé˜³&n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二)
  é½çˆ±ä¸œï¼šæƒ…深意长(一)
  é™ˆçº¢æ˜Ÿï¼šèµ°åœ¨å®¶ä¹¡çš„田埂上
  å¼ å¼ºï¼šé£Žé›¨å®¶å›½å››åå¹´*回
  è°­å‚è°‹é•¿:天津知青张强金
  è°­å‚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寻访刘桂荣
  é˜¿é‡‘:返查哈阳有感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å¼ æ·‘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å“çŸ³ï¼šå›žæœ›æŸ¥å“ˆé˜³çš„杨树林
  ä¾¯å»ºæ°‘: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æŸ¥å“ˆé˜³å†œåœºå®£ä¼ éƒ¨:原50
  é’Ÿå®‰äº¬:故乡行
  çŽ‹å¿ å¹³ï¼šæˆ‘们的战友刘庆建
  èµµå†€ç”Ÿ.朱之琳:查哈阳的
  ä¿žç‡ç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å­™é­æ˜Ž:黑土地的梦
  åˆ˜åŒæ°‘:查哈阳-旧地重游
  èµµå®:再回查哈阳
  å¼ å¾—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éƒå¿—宏:回故乡
  çŽ‹èŽ²ç:重返查哈阳随笔
  åˆ˜æ ‘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八)相
  èµ°è¿›åŒ—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æŽæ·‘æ–‡:重返查哈阳——寻
  é©¬èŽŽ:重返北大荒(七)大
  é½æµ·ä¸œ:黑龙江、查哈阳、
  åˆ˜å®‰é¡º:圆梦之旅---重
  åˆ˜å®‰é¡ºï¼šåœ†æ¢¦ä¹‹æ—…---重
  çŽ‹å­¦ä¹¦: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æ¨å»ºç§‹:踏上黑土地&nb
  é©¬èŽŽ:重返北大荒(六)熟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五)回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四)奔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三)在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二)又
  é©¬èŽŽï¼šé‡è¿”北大荒(一)指
  å¾é‡‘定:重返查哈阳
  çŸ³åŸ¹åº·ï¼šç¬¬äºŒæ•…乡行(20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李俊杰:采访窦国斌
作者:李俊杰 加入日期:2012-10-9 录入:李余康 点击:2282
采访窦国斌 
作者:李俊杰 加入日期:2012-9-26 录入:李俊杰 点击:601 
--------------------------------------------------------------------------------
 
    ä»Šå¹´8月20日我们一行四人,坐上春秋航空公司航班,在上海前往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两个多小时途中,我们四人突发想为已经返城的知青做一件事。利用这次回访查哈阳机会,将对留在农场为数不多的一位上海知青窦国斌(原67团一营九连)进行实地采访。我们尽可能地、全方位把坚守在农场四十多年,窦国斌的生活情况及精神状况告诉大家。这也是我们这次采访关注的重点。我们四位你一言我一语,边讨论边列写提纲、做些在采访前的“功课”。
                                         
                                            é‡‡è®¿æ‰‹è®°

    çª¦å›½æ–Œä¸å–„言表,在我们采访、交谈的四个多小时时间里,以谈家常、唠嗑形式启发、引导他,以下是我们采访手记。
    ä¸Šä¸–纪70年代末,在知青大返城风暴还没有完全过去日子中,我窦国斌经历了一生最艰难、最痛苦的抉择,经过几个月的思想斗争,匆匆地和边壕北农业社当地一位女青年结了婚。他承认自己并非是知青中的模范,在农场时也没有高喊扎根边疆一辈子口号,按当时政策也有顶替回城机会。留下的原因除了特殊家庭背景,还有就是坚守与当地人的婚姻,最终选择了不回城。
    å››åå¤šå¹´è¿‡åŽ»äº†ã€‚我们窦家的清贫生活在农场属于中、下游水平,温饱问题在当地是已经解决了,要想在生活上再上一层楼,如在总场买间楼就有困难了(一般人家在总场都有一套房)。由于自己没多少文化,外面的世界如何也不太清楚,在太平湖九连四十多年漫长的岁月里,有点麻木了,对生活没有太高的奢望。二个儿子大的留在身边种种地,那年考上了河北某高校,由于家庭困难出不了那么多学费就放弃了。二儿子现在在烟台打工,踏实能干,有了对象因为买不起所在城市80万元婚房,至今还单身一个。(在与他交谈中语气很平和,平和的像在叙述别人家的故事,没有忿忿然抱怨命运不济,对命运如此安排显得很坦然。)
    çœ‹åˆ°çª¦å›½æ–Œè£…束和家庭环境已经知道了他现在生活的处境和大概,四十年里他彻彻底底被北方的水土、习性、语言同化了,看起来和当地人没有任何区别。用他话说:“这半辈子尽与牛、羊群打交道,上海话已经不会说了”。这位当年上海知青,他没有其他奢望,知青陆续离开返城后,他借酒消愁,饮食上喜欢吃肉,前几年又得了轻度脑血栓,腿脚不便,反应也迟缓了。“如果要我回上海也不一定习惯了”,“哪里的黄土都埋人”等这类的话,似乎他一点不为当初的决定后悔。回上海的命运之门在他心目中好像已经关上已久了。其实他遗留在北大荒生活,也已经成为了他们窦家天上、人间的亲属们心中说不出的一种伤痛。
    å†œåœºé¢†å¯¼å·²ç»æ¢äº†ä¸€èŒ¬ä¸€èŒ¬äº†ï¼ŒçŽ°åœ¨å¹´é’领导对知青认识仿佛是一个遥远而古老的话题。此已是不甚了了。对于农场来说,知青是个很小的群体,又不是离、退休干部,他们与农场老职工已是同一概念。意思是他们已不是当年的知青了,待遇上也没有任何不同。
    åœ¨åŒä»–儿子窦海龙交谈中一席话,对我们很大触动。“我们家庭属于外来户,在此没有一点势力,老爸从上海来的,老妈从边壕北农业社嫁过来的,没有什么七大姨八大姑农村家族势力,大年三十我们家族可以算是冷清的。从农村点滴小事到正常的承包责任地分配等等,我们家庭是很吃亏的------”。(从他说话间还是在他眉宇间看到一种淡淡的“忧伤”, æˆ–者说在这样环境里生存很有点压抑和无奈,有机会还是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听着听着,我们的眼睛就湿润了。这些当年知青的下一代,以他们最朴实的语言,表达的是对城市生活向往,并且告诉我们他要好好教育下一代,现在的女儿很活泼,现在要花点钱培养她,将来要改变她的命运,而对他们自己三十几年所面临的生活压力只字不提。
  
                                              é‡‡è®¿å¯¹è¯
   
  8月23日下午,我同上海知青李慧明、徐燕翼、任世苓四个在与窦国斌分别三十七后的第一次交谈,在他们家大屋里进行的。他不善言谈,原先不太利索说话,见到几十年未见得上海老乡似乎一下子兴奋起来,从他浑浊的眼神里他想告诉我们许多东西,我们尽量用家乡上海话提些问题,他依然用东北话迟缓的回答,不过说起已经过去他的前半生已显得平静。
    ä»¥ä¸‹æ˜¯æˆ‘们与他的对话,按照录像原样整理,是一篇生动的人物写生。
  我们一行四人(以下简称“知”):你是几几年、从何地、以前是哪所中学到此地的?
  窦国斌(以下简称“窦”):1970.5.14从上海市静安区向群中学,当时初中都没毕业就被分配来的。
  知:你原来住在什么地方?
  窦:静安寺华山路120号原住地叫老街,市少年宫近邻,小时候我们常去市少年宫玩。
  知:当时来黑龙江你是怎么考虑的?
  窦:没什么考虑,一片红吗?去也的去,不去就没这个机会了。去黑龙江兵团是家里有困难的,或者是家里已经有去上山下乡的,属于照顾对象,是当时是比较好的分配去向,临走前批准我为红卫兵,得到这个荣誉我就签户口走了。  
  知:走的时候家庭情况啥样?
  窦:我父亲在一家玻璃厂工作,在我去黑龙江后的第四年得的职业病------矽肺病去世了,一个继母带着二位同父异母弟弟、妹妹生活,当时想法就是尽早自己能够解决自己的生活问题。
  知:来了以后你从事些什么工作?
  窦:刚来时还是很积极的。做过农工,放过牛、羊,赶过车,在菜园子做过。当时还给家里面寄钱,几个月寄一次,后来就不寄了。
  知:你来黑龙江后,一共回家探亲过几次?
    çª¦ï¼šè®°ä¸æ¸…了,大概三次、四次,其余的都放弃了。
    çŸ¥ï¼šä½ å¯¹ä¸Šæµ·è¿˜ç•™æœ‰ä»€ä¹ˆæ˜ è±¡ï¼Ÿ
    çª¦ï¼šæˆ‘们家近静安寺,附近很热闹。
    çŸ¥ï¼šä½ ä»¬åŽŸæ¥ä½å€å…¨éƒ¨æ‹†è¿äº†ï¼ŒçŽ°åœ¨æ˜¯68层静安区最高的顶级商务楼啦。
    çŸ¥ï¼šåŽæ¥ä½ ç•™åœ¨å†œåœºæ˜¯å› ä¸ºä»€ä¹ˆï¼Ÿä¸ºä»€ä¹ˆä¸å›žåŸŽï¼Ÿ
    çª¦ï¼šæˆ‘1979年就结了婚,80年生了第一个孩子。有一次顶替机会,因我父亲是玻璃厂得的职业病去世的,几年后原单位还是照顾了我们家,当时有政策给一个名额可以顶替上班,我后母在里弄生产组工作,收入不高还带着两个弟、妹,生活很困难就先考虑她们的生存,我继母比我没大几岁,从内心来说是没有一点感情的,只要他们生活好,我也就算了。
  知:现在你和上海的继母还有联系吗?
    çª¦ï¼šåŸºæœ¬æ²¡æœ‰ã€‚二十多年前我也经常打电话回去,问问上海家庭情况。后来听说继母又改嫁了,同父异母一个妹妹没在上海生活,一个弟弟从小就没有一起生活过,而且也听说也下岗了。
    çŸ¥ï¼šä½ å¯¹çŽ°åœ¨å®¶åº­ç”Ÿæ´»çŠ¶å†µè¿˜æ»¡æ„å—?
    çª¦ï¼šè¿˜å¯ä»¥å•Šï¼Œæ¯æœˆé€€ä¼‘工资开1400元;媳妇600元,两人加起来两千来元,吃的菜大多数是菜园子种的,生活开销是用不了,平时常吃个药就要算计着化了。前几年化了3万元农场为各家盖了新房,就是你们现在见到的统一格局平房,条件比你们在的时候好多了。每天一早有一个小时自来水流进家里大水缸。一年最多忙三个月,闲的很。现在的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çŸ¥ï¼šçœ‹è§ä½ å¤§å„¿å­ç”Ÿæ´»çŠ¶æ€ï¼Œå’Œç²¾ç¥žé¢è²Œæˆ‘们知青都很欣慰,他很懂事,有思想,又很孝顺,还梦想有机会当队长呢?
    çª¦ï¼šæˆ‘们家儿子很孝顺,小儿子更能干些,小儿子在烟台想买房没有钱,所以至今还没有结婚。大儿子都有我的第三代了。他们都说我是“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嘿、说不上失落,更多的是一种认命。
  知:每个月退休工资能准时拿到吗?
    çª¦ï¼šèƒ½ã€‚每月退休工资能拿到的,现在在总场取款可以全额到手,如果在太平湖取款要扣5元手续费。
  知:最后你想对所有关心你的知青说些什么?
    çª¦ï¼šæˆ‘也不会说大道理。很怀念知青在队里干活的那个年代。这次你们来看我,当我接到电话的那一刻起,我很兴奋,已经几个晚上没睡好觉了。我们全家等着你们上海知青来,每年还有其他连队北京、上海、天津、哈尔滨知青相识不相识来看我,我都记得。希望你们在城里好好生活,保重身体,我会为所有的知识青年站好最后一班岗的------。(哽咽了)

    é‡‡è®¿è€…的话:窦国斌的“忧伤”和哽咽,还是来自他那个永远的痛“知识青年”,这个曾经是我们年轻时共同的名字,它代表了这一代人刻骨铭心的历史。窦家情况确实有点特殊,而对窦国斌本人来说,知青这个名字将伴随他们一生,尽管知青上山下乡运动作为一种人为的灾难已成为过去,但窦国斌却成了这个世界永远的知识青年,他将成为这段上山下乡运动历史的最后见证人。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