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孙凤琴:故乡 
  关廷光:重返黑土地(二)
  关廷光:重归黑土地(一)
  卓然:22连知青重返北大
  卓然:22连知青宿舍旧址
  张志诚:重返查哈阳,又闻
  董薇芳:难忘查哈阳,难忘
  王念:查哈阳之恋10—知
  王念:查哈阳之恋9---
  王念:查哈阳之恋8&nb
  王念:查哈阳之恋7&nb
  王念:查哈阳之恋6&nb
  王念:查哈阳之恋5稻花香
  王念:查哈阳之恋4边陲小
  王念:查哈阳之恋3诺敏河
  王念:查哈阳之恋2战友情
  王念:查哈阳之恋1黑土地
  朱兵:十连知青重回查哈阳
  杨国英:重访故地忆往惜
  谭昕:再回查哈阳
  吴展:四十五年再聚首——
  冯忠秋:67团一营十连上
  随海生:寻迹、访友、返故
  沈于健:重访查哈阳
  董薇芳:一.回查哈阳--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三)
  小燕齐飞:《回望青春故乡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二
  刘秀珍:重返查哈阳(之一
  陈爱君:《北兴农场纪实》
  陈爱君:《在北兴农场的日
  陈爱君:《北兴之旅随笔》
  京、哈、沪、甬知青回访六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7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6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5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4
  时雨:回连队 
  时雨 :回连队
  罗帆:重回塞北感吟&nb
  时雨:回连队,见战友(1
  钱品石:查哈阳的不了情
  小三子:就算是汇报
  李俊杰:采访窦国斌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潘迪煌:送书日记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周慧丽:回到四十年前栽下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李熙:寻根感恩查哈阳&n
  齐爱东:情深意长(二)
  齐爱东:情深意长(一)
  陈红星:走在家乡的田埂上
  张强:风雨家国四十年*回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谭参谋长:天津知青张强金
  lijixiu0820: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寻访刘桂荣
  阿金:返查哈阳有感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张淑芝:查哈阳,我们回来
  PINSHI:回望查哈阳
  品石:回望查哈阳的杨树林
  侯建民:一杯黑土掩情结&
  zhumsh:难忘查哈阳
  zhumsh;难忘查哈阳
  查哈阳农场宣传部:原50
  钟安京:故乡行
  王忠平:我们的战友刘庆建
  赵冀生.朱之琳:查哈阳的
  俞琇珽:十六连战友一路深
  孙魁明:黑土地的梦
  刘同民:查哈阳-旧地重游
  赵宁:再回查哈阳
  张得宝.吕玉芝:回探农场
  郝志宏:回故乡
  王莲珍:重返查哈阳随笔
  刘树贵:东北行
  50团2营杜望基:查找拉
  马莎:重返北大荒(八)相
  走进北大荒-绿色田园满目
  李淑文:重返查哈阳——寻
  马莎:重返北大荒(七)大
  齐海东:黑龙江、查哈阳、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刘安顺:圆梦之旅---重
  王学书:也谈重返查哈阳的
  杨建秋:踏上黑土地&nb
  马莎:重返北大荒(六)熟
  马莎:重返北大荒(五)回
  马莎:重返北大荒(四)奔
  马莎:重返北大荒(三)在
  马莎:重返北大荒(二)又
  马莎:重返北大荒(一)指
  徐金定:重返查哈阳
  石培康:第二故乡行(20
  俞琇珽:十六连“寻梦之旅
  王学书:18连北京,天津
 
 栏目导航  首页-重返查哈阳
李俊杰:采访窦国斌
作者:李俊杰 加入日期:2012-10-9 录入:李余康 点击:2195
采访窦国斌 
作者:李俊杰 加入日期:2012-9-26 录入:李俊杰 点击:601 
--------------------------------------------------------------------------------
 
    今年8月20日我们一行四人,坐上春秋航空公司航班,在上海前往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两个多小时途中,我们四人突发想为已经返城的知青做一件事。利用这次回访查哈阳机会,将对留在农场为数不多的一位上海知青窦国斌(原67团一营九连)进行实地采访。我们尽可能地、全方位把坚守在农场四十多年,窦国斌的生活情况及精神状况告诉大家。这也是我们这次采访关注的重点。我们四位你一言我一语,边讨论边列写提纲、做些在采访前的“功课”。
                                         
                                            采访手记

    窦国斌不善言表,在我们采访、交谈的四个多小时时间里,以谈家常、唠嗑形式启发、引导他,以下是我们采访手记。
    上世纪70年代末,在知青大返城风暴还没有完全过去日子中,我窦国斌经历了一生最艰难、最痛苦的抉择,经过几个月的思想斗争,匆匆地和边壕北农业社当地一位女青年结了婚。他承认自己并非是知青中的模范,在农场时也没有高喊扎根边疆一辈子口号,按当时政策也有顶替回城机会。留下的原因除了特殊家庭背景,还有就是坚守与当地人的婚姻,最终选择了不回城。
    四十多年过去了。我们窦家的清贫生活在农场属于中、下游水平,温饱问题在当地是已经解决了,要想在生活上再上一层楼,如在总场买间楼就有困难了(一般人家在总场都有一套房)。由于自己没多少文化,外面的世界如何也不太清楚,在太平湖九连四十多年漫长的岁月里,有点麻木了,对生活没有太高的奢望。二个儿子大的留在身边种种地,那年考上了河北某高校,由于家庭困难出不了那么多学费就放弃了。二儿子现在在烟台打工,踏实能干,有了对象因为买不起所在城市80万元婚房,至今还单身一个。(在与他交谈中语气很平和,平和的像在叙述别人家的故事,没有忿忿然抱怨命运不济,对命运如此安排显得很坦然。)
    看到窦国斌装束和家庭环境已经知道了他现在生活的处境和大概,四十年里他彻彻底底被北方的水土、习性、语言同化了,看起来和当地人没有任何区别。用他话说:“这半辈子尽与牛、羊群打交道,上海话已经不会说了”。这位当年上海知青,他没有其他奢望,知青陆续离开返城后,他借酒消愁,饮食上喜欢吃肉,前几年又得了轻度脑血栓,腿脚不便,反应也迟缓了。“如果要我回上海也不一定习惯了”,“哪里的黄土都埋人”等这类的话,似乎他一点不为当初的决定后悔。回上海的命运之门在他心目中好像已经关上已久了。其实他遗留在北大荒生活,也已经成为了他们窦家天上、人间的亲属们心中说不出的一种伤痛。
    农场领导已经换了一茬一茬了,现在年青领导对知青认识仿佛是一个遥远而古老的话题。此已是不甚了了。对于农场来说,知青是个很小的群体,又不是离、退休干部,他们与农场老职工已是同一概念。意思是他们已不是当年的知青了,待遇上也没有任何不同。
    在同他儿子窦海龙交谈中一席话,对我们很大触动。“我们家庭属于外来户,在此没有一点势力,老爸从上海来的,老妈从边壕北农业社嫁过来的,没有什么七大姨八大姑农村家族势力,大年三十我们家族可以算是冷清的。从农村点滴小事到正常的承包责任地分配等等,我们家庭是很吃亏的------”。(从他说话间还是在他眉宇间看到一种淡淡的“忧伤”, 或者说在这样环境里生存很有点压抑和无奈,有机会还是想要离开这个地方。)
  听着听着,我们的眼睛就湿润了。这些当年知青的下一代,以他们最朴实的语言,表达的是对城市生活向往,并且告诉我们他要好好教育下一代,现在的女儿很活泼,现在要花点钱培养她,将来要改变她的命运,而对他们自己三十几年所面临的生活压力只字不提。
  
                                              采访对话
   
  8月23日下午,我同上海知青李慧明、徐燕翼、任世苓四个在与窦国斌分别三十七后的第一次交谈,在他们家大屋里进行的。他不善言谈,原先不太利索说话,见到几十年未见得上海老乡似乎一下子兴奋起来,从他浑浊的眼神里他想告诉我们许多东西,我们尽量用家乡上海话提些问题,他依然用东北话迟缓的回答,不过说起已经过去他的前半生已显得平静。
    以下是我们与他的对话,按照录像原样整理,是一篇生动的人物写生。
  我们一行四人(以下简称“知”):你是几几年、从何地、以前是哪所中学到此地的?
  窦国斌(以下简称“窦”):1970.5.14从上海市静安区向群中学,当时初中都没毕业就被分配来的。
  知:你原来住在什么地方?
  窦:静安寺华山路120号原住地叫老街,市少年宫近邻,小时候我们常去市少年宫玩。
  知:当时来黑龙江你是怎么考虑的?
  窦:没什么考虑,一片红吗?去也的去,不去就没这个机会了。去黑龙江兵团是家里有困难的,或者是家里已经有去上山下乡的,属于照顾对象,是当时是比较好的分配去向,临走前批准我为红卫兵,得到这个荣誉我就签户口走了。  
  知:走的时候家庭情况啥样?
  窦:我父亲在一家玻璃厂工作,在我去黑龙江后的第四年得的职业病------矽肺病去世了,一个继母带着二位同父异母弟弟、妹妹生活,当时想法就是尽早自己能够解决自己的生活问题。
  知:来了以后你从事些什么工作?
  窦:刚来时还是很积极的。做过农工,放过牛、羊,赶过车,在菜园子做过。当时还给家里面寄钱,几个月寄一次,后来就不寄了。
  知:你来黑龙江后,一共回家探亲过几次?
    窦:记不清了,大概三次、四次,其余的都放弃了。
    知:你对上海还留有什么映象?
    窦:我们家近静安寺,附近很热闹。
    知:你们原来住址全部拆迁了,现在是68层静安区最高的顶级商务楼啦。
    知:后来你留在农场是因为什么?为什么不回城?
    窦:我1979年就结了婚,80年生了第一个孩子。有一次顶替机会,因我父亲是玻璃厂得的职业病去世的,几年后原单位还是照顾了我们家,当时有政策给一个名额可以顶替上班,我后母在里弄生产组工作,收入不高还带着两个弟、妹,生活很困难就先考虑她们的生存,我继母比我没大几岁,从内心来说是没有一点感情的,只要他们生活好,我也就算了。
  知:现在你和上海的继母还有联系吗?
    窦:基本没有。二十多年前我也经常打电话回去,问问上海家庭情况。后来听说继母又改嫁了,同父异母一个妹妹没在上海生活,一个弟弟从小就没有一起生活过,而且也听说也下岗了。
    知:你对现在家庭生活状况还满意吗?
    窦:还可以啊,每月退休工资开1400元;媳妇600元,两人加起来两千来元,吃的菜大多数是菜园子种的,生活开销是用不了,平时常吃个药就要算计着化了。前几年化了3万元农场为各家盖了新房,就是你们现在见到的统一格局平房,条件比你们在的时候好多了。每天一早有一个小时自来水流进家里大水缸。一年最多忙三个月,闲的很。现在的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知:看见你大儿子生活状态,和精神面貌我们知青都很欣慰,他很懂事,有思想,又很孝顺,还梦想有机会当队长呢?
    窦:我们家儿子很孝顺,小儿子更能干些,小儿子在烟台想买房没有钱,所以至今还没有结婚。大儿子都有我的第三代了。他们都说我是“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嘿、说不上失落,更多的是一种认命。
  知:每个月退休工资能准时拿到吗?
    窦:能。每月退休工资能拿到的,现在在总场取款可以全额到手,如果在太平湖取款要扣5元手续费。
  知:最后你想对所有关心你的知青说些什么?
    窦:我也不会说大道理。很怀念知青在队里干活的那个年代。这次你们来看我,当我接到电话的那一刻起,我很兴奋,已经几个晚上没睡好觉了。我们全家等着你们上海知青来,每年还有其他连队北京、上海、天津、哈尔滨知青相识不相识来看我,我都记得。希望你们在城里好好生活,保重身体,我会为所有的知识青年站好最后一班岗的------。(哽咽了)

    采访者的话:窦国斌的“忧伤”和哽咽,还是来自他那个永远的痛“知识青年”,这个曾经是我们年轻时共同的名字,它代表了这一代人刻骨铭心的历史。窦家情况确实有点特殊,而对窦国斌本人来说,知青这个名字将伴随他们一生,尽管知青上山下乡运动作为一种人为的灾难已成为过去,但窦国斌却成了这个世界永远的知识青年,他将成为这段上山下乡运动历史的最后见证人。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