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柯长勇王建忠::怀念东源
  杨利明:悼志海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窦国宾一路走好——摘自各
  李俊杰: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王秀英:此情绵绵无绝期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李娜: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518)送
  杨利明:随笔(516)哭
  沈国英: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薛仲迪:于滨江
  韩伯英:追思仁兄于滨江
  讣告
  周凯军: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周南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杨利明:随笔(448)马
  杨利明:讣告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
  王念:僅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童昌达:悼老宁
  吴志勋:也说吕尧南
  杨利明:随笔(428)&
  程小华:思念
  关廷光:追思
  王绍品:了却一个心愿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
  叶金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童昌达:念战友徐少云
  修鹤年:深切悼念好友徐少
  句句“微言”寄哀思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河春子:怀念秦维茜
  秦仪:我的母亲—秦维茜
  沈伟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讣告:树立战友一路走好
  齐海东:泣送战友
  谢志勇:悼念田作斌
  王学书:18连紧急通知
  武晓璥:怀念挚友陈荣新
  王文学:我也送送老金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李余康:深深怀念金康民老
  修鹤年:怀念金康民老师
  许文锐:老金走了
  傅宝智:老金,你走好!
  傅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王绍品:遍插茱芴少一人
  杨利明:随笔(313)悼
  杨利明:讣告
  傅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杨利明:随笔(302)悼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薛仲迪:回忆二黑
  薛仲迪:二黑,一路走好
  祁晓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阿里郎:相聚
  沉痛悼念好战友:李梯智
  张铁山:讣告通知-怀念战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
  李佳:感悟生命
  于中德:阿妈妮,你在天上
  杨利明:随笔(256)赶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
  潘迪煌:一声叹息
  谭唯芳:力保,回来吧
  司玉恩:想起战友王福喜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孙凤琴:我亲爱的兄弟,你
  杨国英:遗憾,终生的遗憾
  孙建华:战友崔云虎一路走
  程小华:虎哥走了
  李文:宗继光~一路走好
  蔡忠民:宗继光不幸辞世
  张石:别了,战吉通
  沈国英:徐香虎一路走好
  王跃民:悼战友徐香虎,愿
  刘绍欣:怀念张保国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平平安安遗作:活着就是一
  平平安安遗作:幸福女人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
  程小华:我的天津哥哥
  郝志宏:回忆焉小奇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阿尔:归来吧,小奇
  沈伟椽:焉小奇和他的《随
  小奇-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209)悼
  韩伯英:感怀故人焉小奇
  薛仲迪:小奇,愿你走好
  沈伟椽:焉小奇战友,一路
  司玉恩:怀念战友---王
  高培帼:悼朋友,屹峰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作者:吴志勋 加入日期:2012-10-7 录入:李余康 点击:1717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作者:吴志勋 加入日期:2012-9-28 录入:李余康 点击:314 
--------------------------------------------------------------------------------
悼念张宝国 
作者:吴志勋 加入日期:2012-9-28 录入:知青 点击:1 
--------------------------------------------------------------------------------
 
    宝国走了,静静地离开了我们,孤独地走向了我们想象中的那个冰冷、寂寞的世界。虽然我们对那里的一切并不熟悉,但或早或晚,我们这些人终将会在那里重逢、相聚。然而此时,宝国的匆匆离去仍不免让我感到无限的酸楚与悲伤。
    昨天,从郑亚莉的电话中得知宝国逝去的噩耗,我是既有预感又觉得太过突然。上周,我和刘国强、郑亚莉相约去医院探望宝国时,他已经骨瘦如柴,病入膏肓,可他的神智是清醒的,精神也很乐观。我们在一起回忆了许多往事,临别前还曾相约待他康复后一定要戒掉嗜烟嗜酒的恶习。
    宝国与我同一天踏入了查哈阳的土地,在往后的日子里,我们把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共同奉献给了这片沃土。宝国在同行的北京知青中是最弱小的一位,却如同一棵小草遇土生根并有着顽强的生命力。他不仅在很短的时间内便融入了当地的人群,吃百家饭,穿百家衣,而且还几次逃脱了死神的捉弄,跌跌撞撞地熬到了返程。
    69年冬,我们下乡后的第一次暴风雪降临时,水利会战方兴未艾,当我们在能见度不足两米的迷漫飞雪中高声呼叫,相互搀扶着从水渠边狼狈地撤回连部后,却突然发现宝国并未能随队回归。连队领导心急如焚,派出了多名经验丰富的老职工八方搜救,却最终未能寻得任何踪影。一整夜过去了,也许他已经由于迷失方向冻死在某个角落,也许他已成为了饿狼的饵食,也许……  就在全连上下都在忐忑不安地焦急等待时,从团部紧急电话中传来了喜讯:宝国在撤退的瞬间稍一闪失,便与大部队失去了联系,走入了歧途。冰雪中,冻饿交加的他凭着本能的求生欲望,支撑着疲惫不堪的身躯挣扎着走到了远离连队的农业社南屯小村,算是躲过了一劫。
    74年的一天,宝国骑马去外村办事,回来时那匹马不知着了什么魔,先是惊叫,后又狂奔,最后竟在路边的水沟里打起滚来,生生地将宝国砸在了身下,虽侥幸保住了性命,却由此折断了脚踝骨,一生行走都有些跛脚。
按理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上帝对宝国却似乎并未给予半点垂青。回京后因缺乏技能被分配到一家集体制小企业,除时常囊中羞涩外,在工作中又不慎被机器轧掉了两根手指,成了手脚都不利落的残疾人。
    困境中的宝国并没有怨天尤人,依然勇敢乐观地面对着坎坷的人生。精神空虚时。他学会了吹口琴,用婉转的琴声舒缓内心的惆怅,经济拮据时,他又会自制一些手工艺品拿去贩卖,聊补家中燃眉之急。宝国最大的优点就是从不追求盲目攀比,也从不肯占别人一点小便宜,更不奢望乞求他人的资助。而是通过自己诚实的劳动自行解决一切困难。甚至在他病魔缠身时,想到的依然是不要给大伙添麻烦,尽量避免打扰诸位的安宁。宝国的一生过得并不如意,却也坦坦荡荡。
    如今,宝国走了,带着些许遗憾和不甘默默地走了,从他身上也许能折射出我们这代知青的某些缩影。在此,愿天下知青朋友们,多多珍重,也请宝国耐心等待,在另一个世界里,我们还会再相逢。

55团1营5连 吴志勋  于9月27日夜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