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æŸ¯é•¿å‹‡çŽ‹å»ºå¿ ï¼š:怀念东源
  æ¨åˆ©æ˜Žï¼šæ‚¼å¿—æµ·
  ç«¥æ˜Œè¾¾:怀念战友夏仁辛、
  ç«¥æ˜Œè¾¾:怀念战友夏仁辛、
  çª¦å›½å®¾ä¸€è·¯èµ°å¥½â€”—摘自各
  æŽä¿Šæ°: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çŽ‹ç§€è‹±:此情绵绵无绝期
  è”¡çº¢æ€¡:又一个好人走了
  æŽå¨œ: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ç¨‹å°åŽï¼šæˆ˜å‹ï¼Œä¸€è·¯èµ°å¥½
  æ¨åˆ©æ˜Ž:随笔(518)送
  æ¨åˆ©æ˜Ž:随笔(516)哭
  æ²ˆå›½è‹±: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è–›ä»²è¿ªï¼šäºŽæ»¨æ±Ÿ
  éŸ©ä¼¯è‹±ï¼šè¿½æ€ä»å…„于滨江
  è®£å‘Š
  å‘¨å‡¯å†›: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å‘¨å—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æ¨åˆ©æ˜Ž:随笔(448)马
  æ¨åˆ©æ˜Ž:讣告
  å¶é‡‘厢:《远去的旭光》帮
  çŽ‹å¿µï¼šåƒ…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ç«¥æ˜Œè¾¾:悼老宁
  å´å¿—å‹‹:也说吕尧南
  æ¨åˆ©æ˜Žï¼šéšç¬”(428)&
  ç¨‹å°åŽï¼šæ€å¿µ
  å…³å»·å…‰:追思
  çŽ‹ç»å“:了却一个心愿
  æœæœ›åŸºï¼šæ‚¼å¿µä¸å¹¸åŽ»é€çš„三
  å¶é‡‘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ç«¥æ˜Œè¾¾ï¼šå¿µæˆ˜å‹å¾å°‘云
  ä¿®é¹¤å¹´ï¼šæ·±åˆ‡æ‚¼å¿µå¥½å‹å¾å°‘
  å¥å¥â€œå¾®è¨€â€å¯„哀思
  é¡¾é¾™ï¼šå°‘云,一路走好!
  æ²³æ˜¥å­ï¼šæ€€å¿µç§¦ç»´èŒœ
  ç§¦ä»ªï¼šæˆ‘的母亲—秦维茜
  æ²ˆä¼Ÿæ¤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æŽä½™åº·ï¼šè¿½æ€é‡‘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è®£å‘Šï¼šæ ‘立战友一路走好
  é½æµ·ä¸œï¼šæ³£é€æˆ˜å‹
  è°¢å¿—勇:悼念田作斌
  çŽ‹å­¦ä¹¦ï¼š18连紧急通知
  æ­¦æ™“ç’¥:怀念挚友陈荣新
  çŽ‹æ–‡å­¦:我也送送老金
  æŽä½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æŽä½™åº·ï¼šæ·±æ·±æ€€å¿µé‡‘康民老
  ä¿®é¹¤å¹´ï¼šæ€€å¿µé‡‘康民老师
  è®¸æ–‡é”ï¼šè€é‡‘走了
  å‚…宝智:老金,你走好!
  å‚…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çŽ‹ç»å“:遍插茱芴少一人
  æ¨åˆ©æ˜Žï¼šéšç¬”(313)悼
  æ¨åˆ©æ˜Ž:讣告
  å‚…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æ¨åˆ©æ˜Ž:随笔(302)悼
  å‚…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è–›ä»²è¿ªï¼šå›žå¿†äºŒé»‘
  è–›ä»²è¿ªï¼šäºŒé»‘,一路走好
  ç¥æ™“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é˜¿é‡ŒéƒŽï¼šç›¸èš
  æ²‰ç—›æ‚¼å¿µå¥½æˆ˜å‹ï¼šæŽæ¢¯æ™º
  å¼ é“å±±ï¼šè®£å‘Šé€šçŸ¥-怀念战
  æŽä½³ï¼šæ„Ÿæ‚Ÿç”Ÿå‘½ï¼ˆä¹‹2)回
  æŽä½³ï¼šæ„Ÿæ‚Ÿç”Ÿå‘½
  äºŽä¸­å¾·ï¼šé˜¿å¦ˆå¦®ï¼Œä½ åœ¨å¤©ä¸Š
  æ¨åˆ©æ˜Žï¼šéšç¬”(256)赶
  ç«¥æ˜Œè¾¾ï¼šé¢‚松——怀念我的
  æ½˜è¿ªç…Œï¼šä¸€å£°å¹æ¯
  è°­å”¯èŠ³ï¼šåŠ›ä¿ï¼Œå›žæ¥å§
  å¸çŽ‰æ©ï¼šæƒ³èµ·æˆ˜å‹çŽ‹ç¦å–œ
  å´å®è¿žï¼šçŽ‰æ•å§èµ°å¥½
  å­™å‡¤ç´:我亲爱的兄弟,你
  æ¨å›½è‹±ï¼šé—憾,终生的遗憾
  å­™å»ºåŽï¼šæˆ˜å‹å´”云虎一路走
  ç¨‹å°åŽï¼šè™Žå“¥èµ°äº†
  æŽæ–‡ï¼šå®—继光~一路走好
  è”¡å¿ æ°‘:宗继光不幸辞世
  å¼ çŸ³ï¼šåˆ«äº†ï¼Œæˆ˜å‰é€š
  æ²ˆå›½è‹±ï¼šå¾é¦™è™Žä¸€è·¯èµ°å¥½
  çŽ‹è·ƒæ°‘:悼战友徐香虎,愿
  åˆ˜ç»æ¬£ï¼šæ€€å¿µå¼ ä¿å›½
  å´å¿—勋:悼念张宝国
  è‘£æ™“敏:假如“大炮”还在
  å¹³å¹³å®‰å®‰é—作:活着就是一
  å¹³å¹³å®‰å®‰é—作:幸福女人
  å…³å»·å…‰ï¼šâ€œå—窑地”知青的
  ç¨‹å°åŽ:我的天津哥哥
  éƒå¿—宏:回忆焉小奇
  ç¥–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é˜¿å°”:归来吧,小奇
  æ²ˆä¼Ÿæ¤½ï¼šç„‰å°å¥‡å’Œä»–的《随
  å°å¥‡ï¼è·¯èµ°å¥½
  æ¨åˆ©æ˜Žï¼šéšç¬”(209)悼
  éŸ©ä¼¯è‹±ï¼šæ„Ÿæ€€æ•…人焉小奇
  è–›ä»²è¿ªï¼šå°å¥‡ï¼Œæ„¿ä½ èµ°å¥½
  æ²ˆä¼Ÿæ¤½:焉小奇战友,一路
  å¸çŽ‰æ©ï¼šæ€€å¿µæˆ˜å‹---王
  é«˜åŸ¹å¸¼ï¼šæ‚¼æœ‹å‹ï¼Œå±¹å³°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作者:董晓敏 加入日期:2012-9-5 录入:顾龙 点击:1715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作者:董晓敏 加入日期:2012-8-24 录入:李余康 点击:77 
--------------------------------------------------------------------------------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作者:董晓敏 加入日期:2012-8-24 录入:知青 点击:5 
--------------------------------------------------------------------------------
 
                                     å‡å¦‚“大炮”还在……


        æ¢¦é‡Œè§åˆ°äº†â€œå¤§ç‚®â€ï¼Œé†’后辗转反侧,无法再入眠,脑海中突然闪现一个念头:假如“大炮”还在我们中间……

        å‡å¦‚“大炮”还在,我依旧还称呼他“大炮”,他也依旧会称呼我“逍革会”(逍遥派革命委员会)。从1967年相识到2002年的最后一次聚会,我们互相一直这么称呼。尽管,我们的绰号并不那么确切:天天在校“革命”的我,被冠以“逍遥派”;而天生领袖气质的倪永刚,却被称为“大炮”。
        å¤§ç‚®çš„领袖气质是不容置疑的。六七年,我们在学校搞“大联合”,常常晚上不回家,夜深以后,常常结伴去隔壁云南路的一家小店吃夜宵。钱够吃一碗菜汤面,钱少时凑钱一人一个大饼。一次吃面时,“大炮”说:“什么时候我们中国的穷学生能吃像样的夜宵就好了”——真有一些“挥斥方遒”的意思。
        68年,他是格致“赴黑龙江先遣队”的发起人和骨干之一。我们经常参与市、区组织的各种活动。大炮他们很快地与一些学校的“精英”们结识并成为好友,一同参与活动的我,常常躲在一旁想:“领袖就是领袖!”
下乡后,因为家庭的关系,很长一段时间内,“大炮”在知青中一直职务不高,但无论知青还是连队的干部,都知道,他才是我们的核心和灵魂,连长指导员有问题也愿意找他商量。
         â€œå¤§ç‚®â€çš„领袖气质,在于他善于找出实施目标的确切方法和手段,并让人信服。确切地说,他是当今CEO。当时,十连的政治生态有强烈的意识形态味道,“大炮”的才能还不能充分发挥,而到了五连,这种指挥才能就充分发挥出来了——这是我五连战友的回忆文字中体会的。实际上,“大炮”也和我说起过,正是在兵团展示的这些才能,让他回城后很快进入了公司的“第三梯队”名单。我想,假如“大炮”还在,他的事业还可以干得更大一些,甚至担任市一级领导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å‡å¦‚“大炮”还在我们身边,假如他也到龄退休了,他会加入我们的序列吗?我想是会的。“大炮”一生都在工作,很少有个人兴趣爱好的发展空间。退休以后,一定会需要这样的朋友,这样的活动吧?以他平时对公益事业的热心,他或许会参与联谊会的管理。假如有“大炮”,两年前的那场网上危机会不会处理得更顺利一些?“大炮”是这样一个人,处理人际矛盾时,他尽管言语上十分诚恳,但绝对是经过深思熟虑,并且直切主题,决不绕圈子(我想,这才是“大炮”绰号的由来吧?)。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大炮”待人处事的方式,但解决问题、处理危机,这是最经济,也最不容易节外生枝的办法。

       å‡å¦‚“大炮”还在,我要和他一起去一趟查哈阳,去我们一起生活、工作过的地方。新立路旁的小树早已长大了,那是我们排共同栽种的。可惜,那时没有记下具体那棵树是谁栽种的,那时年轻,哪能想那么远。但连队的种子库还在,种子库北墙上那“祝毛主席万寿无疆”红漆仿宋大字还在,那是我和“大炮”两人的“杰作”。
      ç§å­åº“曾经临时当作知青宿舍,六九年我和“大炮”也住在那里,我们俩紧挨着。那年夏天,我高烧三天三夜,大炮给我端水端饭,用烧酒给我退烧,腌咸黄瓜给我吃,一切还历历在目。烧退后,我调到了小学校,“大炮”把自己的《四角号码词典》给了我,这是我第一本教学工具书。
      å±¯å­çš„西头是当年的小学校,如今不知是否还在?那时,我和品石就住在学校办公室里,“大炮”和我们第一批的战友经常来这里聚会,商议工作。一度,屯子里还有人传言我们“开黑会”。尤其记得,一天夜晚,“大炮”不知从哪里的瓜田买了半麻袋香瓜,背着来到我们小学校,和我们两人一起分享。假如和“大炮”同去十连,我有太多的记忆,太多的谈资了……

      å‡å¦‚大炮还在,我一定要在8月17日那天,把“大炮”和姜忆琴约到一起,找个露天的咖啡座消磨一个夜晚。
      æ°¸è¿œå¿˜ä¸äº†68å¹´8月17日的晚上,我和“大炮”、姜忆琴三个在格致校园的门厅前吃着西瓜,一直聊到半夜。那是我们赴黑龙江的前一夜,家里有多少人在等着!那天聊些什么,真的记不住了,主题无非是理想吧!想想奇怪,我们三人性格迥异。姜忆琴是个极其浪漫而富有感染力的大女孩,“大炮”是个意志坚定考虑周到的实干家,而我,那时就是一个稚嫩可笑充满幻想的初中小孩。因为理想,我们在离家之前的最后一个晚上,还在一起谈着明天,谈着理想。
       æˆ‘真要感谢两位我中学时代最钦佩的老大哥老大姐。假如可能,我多么希望还有一次8月17日之夜啊!

        â€œå¤§ç‚®â€ï¼Œä½ åœ¨å¤©å›½å¬åˆ°äº†æˆ‘的心声了吗?

                                          äºŒâ—‹ä¸€äºŒå¹´å…«æœˆäºŒåä¸€æ—¥
转录於50团知青网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