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柯长勇王建忠::怀念东源
  杨利明:悼志海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童昌达:怀念战友夏仁辛、
  窦国宾一路走好——摘自各
  李俊杰: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王秀英:此情绵绵无绝期
  蔡红怡:又一个好人走了
  李娜: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程小华:战友,一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518)送
  杨利明:随笔(516)哭
  沈国英: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薛仲迪:于滨江
  韩伯英:追思仁兄于滨江
  讣告
  周凯军: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周南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杨利明:随笔(448)马
  杨利明:讣告
  叶金厢:《远去的旭光》帮
  王念:僅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童昌达:悼老宁
  吴志勋:也说吕尧南
  杨利明:随笔(428)&
  程小华:思念
  关廷光:追思
  王绍品:了却一个心愿
  杜望基:悼念不幸去逝的三
  叶金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童昌达:念战友徐少云
  修鹤年:深切悼念好友徐少
  句句“微言”寄哀思
  顾龙:少云,一路走好!
  河春子:怀念秦维茜
  秦仪:我的母亲—秦维茜
  沈伟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李余康:追思金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讣告:树立战友一路走好
  齐海东:泣送战友
  谢志勇:悼念田作斌
  王学书:18连紧急通知
  武晓璥:怀念挚友陈荣新
  王文学:我也送送老金
  李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李余康:深深怀念金康民老
  修鹤年:怀念金康民老师
  许文锐:老金走了
  傅宝智:老金,你走好!
  傅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王绍品:遍插茱芴少一人
  杨利明:随笔(313)悼
  杨利明:讣告
  傅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杨利明:随笔(302)悼
  傅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薛仲迪:回忆二黑
  薛仲迪:二黑,一路走好
  祁晓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阿里郎:相聚
  沉痛悼念好战友:李梯智
  张铁山:讣告通知-怀念战
  李佳:感悟生命(之2)回
  李佳:感悟生命
  于中德:阿妈妮,你在天上
  杨利明:随笔(256)赶
  童昌达:颂松——怀念我的
  潘迪煌:一声叹息
  谭唯芳:力保,回来吧
  司玉恩:想起战友王福喜
  吴宏连:玉敏姐走好
  孙凤琴:我亲爱的兄弟,你
  杨国英:遗憾,终生的遗憾
  孙建华:战友崔云虎一路走
  程小华:虎哥走了
  李文:宗继光~一路走好
  蔡忠民:宗继光不幸辞世
  张石:别了,战吉通
  沈国英:徐香虎一路走好
  王跃民:悼战友徐香虎,愿
  刘绍欣:怀念张保国
  吴志勋:悼念张宝国
  董晓敏:假如“大炮”还在
  平平安安遗作:活着就是一
  平平安安遗作:幸福女人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
  程小华:我的天津哥哥
  郝志宏:回忆焉小奇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阿尔:归来吧,小奇
  沈伟椽:焉小奇和他的《随
  小奇-路走好
  杨利明:随笔(209)悼
  韩伯英:感怀故人焉小奇
  薛仲迪:小奇,愿你走好
  沈伟椽:焉小奇战友,一路
  司玉恩:怀念战友---王
  高培帼:悼朋友,屹峰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那点事——之四
作者:关廷光 加入日期:2012-8-19 录入:李余康 点击:2574
关廷光:“南窑地”知青的那点事——之四 
作者:关廷光 加入日期:2012-8-9 录入:李余康 点击:359 
--------------------------------------------------------------------------------
“南窑地”知青的那点事——之四 
作者:关廷光 加入日期:2012-8-9 录入:知青 点击:1 
--------------------------------------------------------------------------------
 

                                         怀念排长老陈
    前几天,从知青网上得知我在砖瓦连的老排长陈荣新已于2002年因病去世了,得知此噩耗,彻夜未眠,排长老陈当年的音容笑貌历历浮现在眼前。
    1969年9月我从北京来到砖瓦连,那时刚满16岁,被分配到了水泥预制件排,老陈是我的排长,和我住在一个宿舍。老陈是来自齐齐哈尔的高一的知青,人高马大,满脸胡茬,长着一身结实的肌肉。对我这个身材瘦小来自北京的小战友,工作和生活上照顾有加,我自然而然地成了他追随者和“跟屁虫”。在我眼里,他是兄长,是偶像。
    老陈是个积极向上的人,平时他把精力都用在了排里的工作上,走路办事像一阵风,连早晨宿舍里刷牙也数他频率最快,干起活来像拼命一样。70年查哈阳水利大会战时,水泥预制管供不应求,排里的生产任务异常紧张,我当时负责支预制管模子,忙的两手一刻不停的拆卸螺栓,因戴手套拿扳手不方便,赤手操作,手指关节被铁模板磕碰得伤痕累累。老陈则带着几个身体强壮的推着独轮车往支好的预制件模子里装混凝土,当时的劳动情景至今历历在目。每天干活不分早晚,车间里灯火通明,歇窑不歇人。老陈带头光着膀子,从混泥土搅拌机装满一小车混凝土后,推着小车沿着蒸汽窑一侧的通道一溜小跑冲到预制件模子,挥舞起被磨得锃亮的小方铁锹,飞快的往模子中装填混凝土,装完一车又跑着去装下一车,你追我赶,蔚为壮观,一直到一条蒸汽窑内十几个预制件模子都装满为止。记得当时装一条蒸汽窑得需要四至五个小时的时间,在这期间大家一刻不歇,一起哈成,直到封窑为止。当时在他的带动下,排里的干活的积极性特别高,总是能圆满的完成生产任务。记得一次早晨醒来,老陈偷偷地出去晾褥子,我问他怎么了,他不好意思地说,由于太累,夜里尿床了,他就是这样一个干活不要命的人。
    在连里,老陈的年龄不是最大的,可连里所有的知青都叫他老陈,也许是因为他的大气和老成。老陈是知青里的领袖,有着一呼百应威望,老陈从不打架,但连里几个爱惹事,爱打架的人到他面前都俯首帖耳,格外尊重,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的一身正气,他的为人。连里的女知青也跟他关系很好,我当时看得出来,有好几个女知青都在追求他,但值得佩服的是他能把关系处理的特别好,没有一点绯闻,也不伤害人。
    后来,老陈被调到3营23连,临走时,我们还到团部照了一张离别留念的合影,当时心里总觉得他还会回来。老陈调走后,我还曾到23连看过他,他在23连农业排当副排长,后来我在团部治安组帮忙期间,也曾几次见过他,以后因为各自都很忙,联系就少了。听说他后来上了学,还在哈尔滨的一所大学当了教授,并娶妻生子,生活很美满。正在他年富力强,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是病魔夺去了他的生命,我为他惋惜,他是个人才,无论放在哪儿都是最棒的,他走得太早了。在我心目中老陈是最称职的排长,我会永远怀念他的。
                                                          五十五团砖瓦连 关廷光
 
 
和老陈离别照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