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唐佩英:迁徙,那些人,那
  季路德:欲话当年如何言
  杨利明:随笔(218)“
  韩伯英:无怨无悔取经人
  金志庆:白没白活的青青岁
  王念:也谈“青春无悔”7
  王念:也谈“青春无悔”6
  王念:也谈“青春无悔”5
  谭祖培:再说“苦难是财富
  晓寒:往事遥远
  苏景和:上海知青座谈《知
  唐佩英:我看《知青》随想
  王念:也谈“青春无悔”4
  杨利明:随笔(212)我
  韩伯英:慢说苦难是财富
  王念:也谈“青春无悔”3
  谭祖培:议《知青》,少贴
  王念:也谈“青春无悔”2
  王念:也谈“青春无悔”1
  梁晓声就《知青》致陆高声
  顾龙《知青》观感(20)
  顾龙《知青》观感(19)
  蒋原伦:从蹉跎岁月到青春
  顾龙:《知青》观感(18
  顾龙:《知青》观感(17
  顾龙:《知青》观感(16
  顾龙:《知青》观感(15
  汤黎明:看《知青》,找战
  不看《知青》看观感及其它
  谭祖培:我看《知青》观感
  顾龙《知青》观感(14)
  韩伯英:留在戏外说知青
  杨利明:看《知青》聊搜书
  谭祖培:我看《知青》观感
  顾龙《知青》观感(13)
  顾龙《知青》观感(12)
  顾龙《知青》观感(11)
  谭祖培:我看《知青》的感
  顾龙《知青》观感(10)
  沈于健:我看《知青》
  顾龙:〈知青〉观感(9)
  顾龙:《知青》观感(8)
  顾龙:《知青》观感(7)
  顾龙:《知青》观感(6)
  顾龙:《知青》观感(5)
  顾龙:《知青》观感(4)
  顾龙:《知青》观感(3)
  顾龙《知青》观感(2)
  韩伯英:咬文嚼字说知青
  顾龙《知青》观感(1)
  顾龙:梁晓声再度写知青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谈《知青》
晓寒:往事遥远
作者:晓寒 加入日期:2012-7-8 录入:顾龙 点击:3010
晓寒:往事遥远 
作者:晓寒 加入日期:2012-6-25 录入:顾龙 点击:404 
--------------------------------------------------------------------------------
 
往事遥远 
作者:晓寒 加入日期:2012-6-25 录入:知青 点击:1 
--------------------------------------------------------------------------------
 
                                       往事遥远
                                                  ——也谈《知青》
    电视剧《知青》播完了,因为是知青题材,除前二集没有看,后边的一直坚持着看下来了。初看片名,气势恢宏,以为是史诗型的,一路看下来,也还是平淡的故事,平淡的情节,结构有些松散,还有些脸谱化、概念化的地方,前三十集很难吸引人,后面的十几集要好一些,总的感觉还是多少有些失望,不过影视剧嘛,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也很正常,能得到如潮好评,确实很难。
    看了网上的一些评论,也有几句话想说,在此之前,先写一段自己的经历,然后言归正传。
  《知青》中赵天亮逃跑的情节,让我想起了自己的逃跑经历,是我十七岁那一年的事情。
    那一年的冬天,是我到北大荒后的第一个冬天。也是一个多事的冬天,当时由于中苏边境不断产生磨擦,加之珍宝岛事件,边境关系剑抜弩张,战备提上了日程,兵团此时也有一条规定,兵团战士一律不批假。
     仿佛是在印证那句老话,“天有不测风云”一样,偏偏在这时候,家里发来了一封电报,只有几个字,“父病重,速归”。拿着这封电报,我心里七上八下,几乎难以置信,临行前,我与父亲一起去西单商场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那天父亲给我买了一件衬衫,用现在的话来说,那时的我们还是花季少年,只有十六,七岁,却都不喜欢穿鲜艳的衣服,我为自己选了一件蓝白格子的衬衫,从西单商场我们又来到紧临的食品商场,准备买一些食品,我还清楚的记得,在那里父亲还为我买了一根奶油冰棍,我一边吃一边与父亲走着,现在回想起来,那是我与父亲的最后一次出行。
    我与父亲几乎是前后脚离开了北京,我在八月来到北大荒,父亲在九月去了河南五七干校,到河南后,父亲在给我的信中还写道,他身体很好,叫我不要惦念他,然而现在仅仅隔了半年,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虽然知道兵团有规定,不会批假,但我还是很想回去看看,思来想去,我决定自己偷偷回京,这在当时叫做逃跑。
    我把自己的决定和几位北京战友说了,她们都能理解我的心情,也都同意我的决定,密谋之后,我们做好了准备。
    那天的黎明时分,我们五个人悄悄的起了床,没有惊动任何人,宿舍里的知青们还都睡的正香,轻轻的走出房门,天依然很黑,月亮和星星还都挂在天上,我们上路了,如果是夏天,可能还会有虫鸣鸟叫,但此刻四周一片寂静,只有我们的脚步声,在那样空旷的地方,黑灯瞎火,几个年青的女孩就这样匆匆的赶路
                                                                                    。
    终于在天亮时赶到了团部,坐上了开往拉哈的汽车,当时因为年纪小,又没有独自出远门的经历,几位战友一直把我送到拉哈火车站,从团部到拉哈有几十里地,加上从连队到团部的十几里,我的几位战友来回一百多里地,也不知道回去是否要挨批评,只为了把我这个逃兵安全的送上火车,纯真年龄的这一份纯真感情,至今想起仍然让我非常感动。
    拉哈火车站是个小战,途经这里的火车一般只停留几分钟,我匆忙跳上火车,向站台上的战友们挥一挥手,就这样独自一人踏上了归程。
    时隔半年我又回到了北京,然而已经物是人非,身患重病的父亲知道我没有请假就跑回北京,他希望我能尽快返回连队,我在家中只住了十几天,又匆匆回到北大荒。
    还是那颗七上八下的心,不知道是怎样的处分在等着我,挨批评写检查肯定是跑不了,我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回到连队的当天傍晚,不可避免的我与指导员在连部门口相遇了,没有想到他居然笑咪咪的对我说:“你回来了”,这真是太出乎意料了,我连忙回答“我回来了”,倾刻间,那些严肃的话题都飞到了九霄云外,就象一个戏剧性的结尾,没有批评,没有检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事情就这样静悄悄的结束了,一切风平浪静。
    现在人们都提倡以人为本,人文关怀,这些词也是可以用在这位指导员身上的,当年他一定能够体谅知青们小小年纪,离家千里的不易,所以才能网开一面,把一个本来可以严肃处理的问题,在他的职权内化为乌有了,我很感谢这位指导员,他叫崔庆林
    作家王蒙曾经为他的小说《青春万岁》,写过一首序诗,在电影《青春万岁》中,任冶湘饰演的那位女学生,曾经大声朗诵过这诗,“所有的日子,所有的日子都来吧,让我编织你们,用青春的璎珞和幸福的金线编织你们”。我们的知青岁月也是用青春的璎珞编织的,那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年华,是苦,是甜,是惋惜,是懊悔,隔着几十年的漫漫时光,再回首,似乎都不是,那只是一段经历,是一段生活在我们这个历史背景下的人所特有的经历,如同生活在战争年代的人,可能会有在战场上浴血奋战,或是因战争而颠沛流离的经历一样,人生有些东西不是我们所能选择的,青春有悔也好,无悔也罢,在历史面都显得那么脆弱。
    现在回到《知青》上来,仅就影视剧的艺术创作,谈一点自己的见解。影视剧与文学一样,也是艺术,是艺术就应该遵循艺术的创作规律,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注意,是高于生活,是经过作者提炼再加工的生活,这是艺术与现实的区别。
    战争题材的影片,可以打造成《战火中的青春》,剧中的主人公高山是位女扮男装的排长,这当然是典型的浪漫主义创作方式,肯定与生活中的原型相去甚远,电影《上甘岭》表现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在那两座不足四平方公里的土山上,美韩联军投下了一百多万发炮弹,战争之激烈,伤亡之惨重,可以想见,但是坑道内,女卫生员那甜美的歌声却让人的心灵为之柔软,“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还有那突然跑进坑道内的小松鼠,这些温情的表达并没有让人感到是在掩饰战争的残酷,反而让人在残酷的战争中更加渴望和平的生活。老一辈革命家的青春,也可以打造成《恰同学少年》,同样是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结合的很好的优秀影片。
    一部优秀的影视剧,之所以吸引人,让大家喜欢,其中大多有真、善、美的东西感染观众、打动观众。当年《渴望》播出时,万人空巷,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但更重要的还是刘慧芳的善良打动了亿万观众,,日本电视剧《血疑》在中国播出时,也有很高的収视率,是剧中的人间真情感染着观众。
    艺术不在于表现什么,而在于如何表现,知青的艰难困苦,甚至血泪,以及历史背景的沉重,都是可以表现的,重要的是如何表现,思想性与艺术性相得益彰才是好作品。如果认为知青生活就 是苦难和血泪,表现了温暖的东西,就是用“温暖的东西”掩饰苦难,用“温暖的东西掩饰当年知青生活的悲剧本质”,“温情表达”的实质不过是把知青生活进行了粉饰,只有表现苦难和血泪,才是正确反映那个时代的历史。这恐怕也是“主题先行”吧,是先制定好条条框框再往里套,如此一来,知青题材倒有些象是雷区了,涉入就要小心翼翼,东躲西避,绕来绕去,温暖的东西不能碰,碰了就有掩饰苦难之嫌,浪漫的东西不能写,写了也有在苦难中寻找诗意之嫌,人性中美好的东西都不能表现,那知青题材还剩了什么?内容岂不是太单一了,不要说八零后不喜欢看,就是我们自己也未必喜欢看。如果在沉重的背景中更突显人性中的亮点,是不是更有震撼力。
    忧患意识,社会责任感,对历史的反思,在影视剧中都不能抽象的表现,而是通过人物阐释的,因而人物首先需要鲜活丰满,当年的知青都是风华正茂的姑娘小伙,怎么可能没有温情、浪漫。又何谈人物丰满。
    历史当然需要正确评价,谁都不会否认那是一场错误的运动,对于一个国家乃至一代人甚至是场灾难,但历史的错误并不能与生活在这一历史中的个体 完全划等号,影视剧也不是历史教科书,它是“寓教于乐”的,它的启示作用不可能象教科书那样直接,而是潜移默化的,细节的真实固然重要,但仅有真实还是不够的,说的通俗些,它还需要好看,说的高雅些,它还需要有吸引观众的艺术魅力,这一点对于任何艺术的创作都是一样的。否则,做影视剧干什么,做纪实的东西不是更真实,更能表现历史的本来面目吗?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