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唐佩英:迁徙,那些人,那
  季路德:欲话当年如何言
  杨利明:随笔(218)“
  韩伯英:无怨无悔取经人
  金志庆:白没白活的青青岁
  王念:也谈“青春无悔”7
  王念:也谈“青春无悔”6
  王念:也谈“青春无悔”5
  谭祖培:再说“苦难是财富
  晓寒:往事遥远
  苏景和:上海知青座谈《知
  唐佩英:我看《知青》随想
  王念:也谈“青春无悔”4
  杨利明:随笔(212)我
  韩伯英:慢说苦难是财富
  王念:也谈“青春无悔”3
  谭祖培:议《知青》,少贴
  王念:也谈“青春无悔”2
  王念:也谈“青春无悔”1
  梁晓声就《知青》致陆高声
  顾龙《知青》观感(20)
  顾龙《知青》观感(19)
  蒋原伦:从蹉跎岁月到青春
  顾龙:《知青》观感(18
  顾龙:《知青》观感(17
  顾龙:《知青》观感(16
  顾龙:《知青》观感(15
  汤黎明:看《知青》,找战
  不看《知青》看观感及其它
  谭祖培:我看《知青》观感
  顾龙《知青》观感(14)
  韩伯英:留在戏外说知青
  杨利明:看《知青》聊搜书
  谭祖培:我看《知青》观感
  顾龙《知青》观感(13)
  顾龙《知青》观感(12)
  顾龙《知青》观感(11)
  谭祖培:我看《知青》的感
  顾龙《知青》观感(10)
  沈于健:我看《知青》
  顾龙:〈知青〉观感(9)
  顾龙:《知青》观感(8)
  顾龙:《知青》观感(7)
  顾龙:《知青》观感(6)
  顾龙:《知青》观感(5)
  顾龙:《知青》观感(4)
  顾龙:《知青》观感(3)
  顾龙《知青》观感(2)
  韩伯英:咬文嚼字说知青
  顾龙《知青》观感(1)
  顾龙:梁晓声再度写知青
 
 栏目导航  首页-知青谈《知青》
韩伯英:咬文嚼字说知青
作者:韩伯英 加入日期:2012-6-26 录入:李余康 点击:1291
韩伯英:咬文嚼字说知青 
作者:韩伯英 加入日期:2012-6-10 录入:李余康 点击:96 
--------------------------------------------------------------------------------
 
韩伯英:咬文嚼字说知青 
作者:韩伯英 加入日期:2012-6-3 录入:李余康 点击:236 
--------------------------------------------------------------------------------
韩伯英:咬文嚼字说知青 
作者:韩伯英 加入日期:2012-6-3 录入:知青 点击:2 
--------------------------------------------------------------------------------
 
                                     
    在现代汉语中,“知识”和“青年”本来是两个词儿,是两个含义不同的名词。其中:“知识”一词的汉语本来词义是指:学术,文化或学问;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则规定:16-34岁的人为青年。
   “知识”和“青年”虽然不是一回事儿,但“知识”和“青年”之间又确实存在着非常紧密的联系,因为从学龄儿童到青少年时期,学习知识都是他们最要紧的任务。就中国而言,古人往往是从五六岁时就开始学“人之初,性本善”,等到参加小学统一的阶段考试时,小学生们又被称为童生。再比如,子日:“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便是孔夫子自己说,他在十五岁时就开始立志于要钻研知识学问了,并不是说孔夫子弱智,15岁才开始读书。
    在正常的年代里,“知识”和“青年”这两个词从来都是分开使用的;但古人对“知识”和“青年”却一并都很重视,抓教育、选人才的热情并不逊于今天,离现在挺近的清朝,康熙和雍正两帝,在平定三藩之乱;征剿西北准葛尔部时,仍把开科取士列为重要政务,不曾稍有懈怠。
    把“知识”和“青年”连起来是现代的构思,并且首创了一个有时代特色的专用词组:“知识青年”,始见于上山下乡盛行的年代。但当“知识”和“青年”组合成了“知识青年”以后,现实中的“青年”却离开了“知识”:一千多万“知识青年”放下书本、走出教室,到农村去、到边彊去,要接受他们从来也沒见过、至今仍然沒忘的再教育。但这种“教育”跟数理化和文史哲都沒多少关系。
   这场上山下乡运动的最终结果是,让“知识青年”:“在青春年华失去接受学校教育的机会,造成人才生成的断层,给国家的现代化建设带来长远的危害”(《党史》二卷)。
    在上山下乡运动的实践中,才刚组合成的“知识青年”词组,经过再教育的风吹雨打,也说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生了裂变:“知识”少了一半,只剩下了“知”;“青年”也少了一半,只剩下“青”了。“知识青年”一旦从报纸和文件上落进广阔天地里,沒过多长时间就变成“知青”了。
    从表面上看,“知识青年”变成“知青”,这只是民间口语简化的结果,但泯泯之中却也不乏寓意:“知识”压缩成“知”;“青年”删去了“年”。曾经走遍全国、一度叱诧风云的小将,陡然成了“知青”,在“锄禾日当午”的时候,“知青”也许会想:身历于遥遥无期的磨炼,自已是否应该悟“知”出些什么?满腔激情正在“大会战”中燃烧,而这“青”春的火炬,还能久持否?
    历史有时并不神秘,历史往往就在身边,等你醒悟了回头再看时,自己的经历就是历史。顾盼之际,岁月冉冉,昔日的知识青年,如今已被写入历史:“他们希望在广阔的天地里大有作为。但由于生产劳动过重、分配收入低、文化生活贫乏、缺乏组织管理而遇到一系列困难”;“为安置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所支出的经费达300多亿元,千百万知识青年的家长和部分地区的农民也因此加重了负担。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得不到妥善安排,引发了一些社会问题”(《党史》二卷)。
    世事轮回合久必分。如今,“知识”是知识,凭学历认定;“青年”是青年,单位招聘查身份证。而合二为一的“知识青年”则要么下岗、要么退休,正在淡出社会视野。
    就在绝大多数“知青”都已经在陆续退休的时候,有一位杰出的昔日“知青”走进了红墙;中央电视台也隆重推出了一部电视剧《知青》;听己经看过两三集的同事说,如今网上正在热议,只不过是各执一词,不过,毕竟这是在四十多年之后《知青》重新登上大雅之堂,并在黄金时段隆重献身于央视。
    我猜,央视推出的《知青》,一定是想告诉那些从沒割过黄豆的观众:“上千万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和边疆,经受了锻炼,接触了生产实践,增长了才干,为开发、振兴祖国的不发达地区作出了贡献。后来,他们中间也出现了一批国家建设人才”。(《党史》二卷)。
    当然,民间的知青肯定不同于《知青》中的“知青”;《知青》中的“知青”可以形似于生活中的知青,但照例又得高于生活中的知青,这叫艺术加工;《知青》来源于知青,可《知青》又绝不可能是知青真实生活的翻版,必须让艺术中的“知青”与生活中的知青若即若离、唯妙唯肖,这叫艺术真实。在艺术加工与客观真实之间的兼顾或是平衡,有时就很像是那段歌词儿:
    天上有个太阳,
    水中有个月亮,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那个更圆,那个更亮。
    ……
    但愿《知青》像知青,不过,既便不像也没有必要非去苛求;如今的《集结号》跟四十年前的《地道战》相比,对战争的还原就更真实,也更震憾,这就说明:任何理念和认知的进步,全都需要一些时间。对知青历史的真实复原与客观评述,想必也是如此。                               
                                                      
                                                    五十五团一营三连 韩伯英
                                                         2012年6月3日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