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æŸ¯é•¿å‹‡çŽ‹å»ºå¿ ï¼š:怀念东源
  æ¨åˆ©æ˜Žï¼šæ‚¼å¿—æµ·
  ç«¥æ˜Œè¾¾:怀念战友夏仁辛、
  ç«¥æ˜Œè¾¾:怀念战友夏仁辛、
  çª¦å›½å®¾ä¸€è·¯èµ°å¥½â€”—摘自各
  æŽä¿Šæ°:他为扎根边疆站到
  çŽ‹ç§€è‹±:此情绵绵无绝期
  è”¡çº¢æ€¡:又一个好人走了
  æŽå¨œ:怀念叶金香厢大姐
  ç¨‹å°åŽï¼šæˆ˜å‹ï¼Œä¸€è·¯èµ°å¥½
  æ¨åˆ©æ˜Ž:随笔(518)送
  æ¨åˆ©æ˜Ž:随笔(516)哭
  æ²ˆå›½è‹±:沉痛悼念指导员郑
  è–›ä»²è¿ªï¼šäºŽæ»¨æ±Ÿ
  éŸ©ä¼¯è‹±ï¼šè¿½æ€ä»å…„于滨江
  è®£å‘Š
  å‘¨å‡¯å†›:深深的悼念战友马
  å‘¨å—征:马星剑战友笑别人
  æ¨åˆ©æ˜Ž:随笔(448)马
  æ¨åˆ©æ˜Ž:讣告
  å¶é‡‘厢:《远去的旭光》帮
  çŽ‹å¿µï¼šåƒ…以此文为朋凯送行
  ç«¥æ˜Œè¾¾:悼老宁
  å´å¿—å‹‹:也说吕尧南
  æ¨åˆ©æ˜Žï¼šéšç¬”(428)&
  ç¨‹å°åŽï¼šæ€å¿µ
  å…³å»·å…‰:追思
  çŽ‹ç»å“:了却一个心愿
  æœæœ›åŸºï¼šæ‚¼å¿µä¸å¹¸åŽ»é€çš„三
  å¶é‡‘厢:生命诚宝贵,战友
  ç«¥æ˜Œè¾¾ï¼šå¿µæˆ˜å‹å¾å°‘云
  ä¿®é¹¤å¹´ï¼šæ·±åˆ‡æ‚¼å¿µå¥½å‹å¾å°‘
  å¥å¥â€œå¾®è¨€â€å¯„哀思
  é¡¾é¾™ï¼šå°‘云,一路走好!
  æ²³æ˜¥å­ï¼šæ€€å¿µç§¦ç»´èŒœ
  ç§¦ä»ªï¼šæˆ‘的母亲—秦维茜
  æ²ˆä¼Ÿæ¤½:小不点——&nb
  50团:一件小事——追忆
  æŽä½™åº·ï¼šè¿½æ€é‡‘康民老师
  huangxiaotia
  è®£å‘Šï¼šæ ‘立战友一路走好
  é½æµ·ä¸œï¼šæ³£é€æˆ˜å‹
  è°¢å¿—勇:悼念田作斌
  çŽ‹å­¦ä¹¦ï¼š18连紧急通知
  æ­¦æ™“ç’¥:怀念挚友陈荣新
  çŽ‹æ–‡å­¦:我也送送老金
  æŽä½³:恨相知太晚(深深怀
  æŽä½™åº·ï¼šæ·±æ·±æ€€å¿µé‡‘康民老
  ä¿®é¹¤å¹´ï¼šæ€€å¿µé‡‘康民老师
  è®¸æ–‡é”ï¼šè€é‡‘走了
  å‚…宝智:老金,你走好!
  å‚…宝智:沉痛悼念战友王斌
  çŽ‹ç»å“:遍插茱芴少一人
  æ¨åˆ©æ˜Žï¼šéšç¬”(313)悼
  æ¨åˆ©æ˜Ž:讣告
  å‚…秀华:《再和沈有安正式
  æ¨åˆ©æ˜Ž:随笔(302)悼
  å‚…秀华:沈有安在去天国的
  è–›ä»²è¿ªï¼šå›žå¿†äºŒé»‘
  è–›ä»²è¿ªï¼šäºŒé»‘,一路走好
  ç¥æ™“丽:怀念我的好朋友
  é˜¿é‡ŒéƒŽï¼šç›¸èš
  æ²‰ç—›æ‚¼å¿µå¥½æˆ˜å‹ï¼šæŽæ¢¯æ™º
  å¼ é“å±±ï¼šè®£å‘Šé€šçŸ¥-怀念战
  æŽä½³ï¼šæ„Ÿæ‚Ÿç”Ÿå‘½ï¼ˆä¹‹2)回
  æŽä½³ï¼šæ„Ÿæ‚Ÿç”Ÿå‘½
  äºŽä¸­å¾·ï¼šé˜¿å¦ˆå¦®ï¼Œä½ åœ¨å¤©ä¸Š
  æ¨åˆ©æ˜Žï¼šéšç¬”(256)赶
  ç«¥æ˜Œè¾¾ï¼šé¢‚松——怀念我的
  æ½˜è¿ªç…Œï¼šä¸€å£°å¹æ¯
  è°­å”¯èŠ³ï¼šåŠ›ä¿ï¼Œå›žæ¥å§
  å¸çŽ‰æ©ï¼šæƒ³èµ·æˆ˜å‹çŽ‹ç¦å–œ
  å´å®è¿žï¼šçŽ‰æ•å§èµ°å¥½
  å­™å‡¤ç´:我亲爱的兄弟,你
  æ¨å›½è‹±ï¼šé—憾,终生的遗憾
  å­™å»ºåŽï¼šæˆ˜å‹å´”云虎一路走
  ç¨‹å°åŽï¼šè™Žå“¥èµ°äº†
  æŽæ–‡ï¼šå®—继光~一路走好
  è”¡å¿ æ°‘:宗继光不幸辞世
  å¼ çŸ³ï¼šåˆ«äº†ï¼Œæˆ˜å‰é€š
  æ²ˆå›½è‹±ï¼šå¾é¦™è™Žä¸€è·¯èµ°å¥½
  çŽ‹è·ƒæ°‘:悼战友徐香虎,愿
  åˆ˜ç»æ¬£ï¼šæ€€å¿µå¼ ä¿å›½
  å´å¿—勋:悼念张宝国
  è‘£æ™“敏:假如“大炮”还在
  å¹³å¹³å®‰å®‰é—作:活着就是一
  å¹³å¹³å®‰å®‰é—作:幸福女人
  å…³å»·å…‰ï¼šâ€œå—窑地”知青的
  ç¨‹å°åŽ:我的天津哥哥
  éƒå¿—宏:回忆焉小奇
  ç¥–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
  é˜¿å°”:归来吧,小奇
  æ²ˆä¼Ÿæ¤½ï¼šç„‰å°å¥‡å’Œä»–的《随
  å°å¥‡ï¼è·¯èµ°å¥½
  æ¨åˆ©æ˜Žï¼šéšç¬”(209)悼
  éŸ©ä¼¯è‹±ï¼šæ„Ÿæ€€æ•…人焉小奇
  è–›ä»²è¿ªï¼šå°å¥‡ï¼Œæ„¿ä½ èµ°å¥½
  æ²ˆä¼Ÿæ¤½:焉小奇战友,一路
  å¸çŽ‰æ©ï¼šæ€€å¿µæˆ˜å‹---王
  é«˜åŸ¹å¸¼ï¼šæ‚¼æœ‹å‹ï¼Œå±¹å³°
 
 栏目导航  首页-怀念战友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焉小齐!
作者:祖卫 加入日期:2012-6-21 录入:李余康 点击:1791
祖卫: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焉小齐! 
作者:祖卫 加入日期:2012-6-14 录入:李余康 点击:326 
--------------------------------------------------------------------------------
悼念永远充满活力的焉小齐! 
作者:祖卫 加入日期:2012-6-14 录入:知青 点击:2 
--------------------------------------------------------------------------------
 
    ç„‰å°é½åŽ»ä¸–了。他很匆忙,没有给任何人留下些许的精神准备。我只知道他的灵魂正在俯瞰着我们生活的这个大地,越飞越高了。
    åœ¨é‚£ä¸ªéš†éš†ä½œå“çš„知情年代,要在一个三百人的集体生活中记住某人大概都要从个性开始。我在三连时间并不长,与其他大哥哥大姐姐们相比,我离开连队和回城比较早,算是幸运一点的。 æˆ‘认识焉小齐是从他的才能开始的。他的DNA就判定了他终身的才艺,天赋这个字并不是随便说说的,它需要具有别人或一般人都不具有的品格才可以。我也和韩伯英,沈伟椽,薛仲迪一样,曾错愕般的惊异于他精准道地的各地方言,同样是人,他怎么就能那么轻易地驾驭发音迥异的各地语言呢?我也大家看法一样,如果没有文革,如果没有十年精神文化的吞噬,他的语言天份一定能得到更高层次的发挥。。。。。。我比较喜欢焉小齐,因为他的脸上总有一种既轻松愉快又充实向上的神情。今天思忖起来,那个时候的他就已经具备了一种类似于法国革命时倡导的原始的民主,自由和公正的行为方式。他从来不歧视任何人,比较平等。他做什么都有认真的态度,甚至连一个像铲地这样的事情都能从技术,道德的高度去概括。他惊人的记忆力和孜孜不倦的学习精神尽管没有碰到更好的机遇,但同样也是硕果累累。所有抱怨碰不到机遇的人真不如向焉小齐看齐,看看一个才华出众的人是如何甘心平淡地充实自己的人生之路的。就是因为这些,我那个时候也曾很仔细地关注过他,记得他脸上曾有过许多黑痘痘,一双炯炯有神的笑眼,一副永不服输而又谦逊的神态。我们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谈及每人的缺点,但我总觉得懂得爱惜自己生命至少应该是一个优点。焉小齐一个那么具有活力的人如此地早去,就不能不让我们严肃地寻找潜在的原因!我们这一代是来自物质和精神都极为困乏的年代,那一代人奔波的是最低质量的生活,我们的精神和身体都曾受害于那个年代,我们都抽烟,我们都超负荷地劳作,许多年我们从来没有做过哪怕是一次的全面的体检,我们根本就没有健康意识。。。。。。于是我们淡忘了自己的身体,忽略了健康在家庭中的要义,这就是我们的缺点啊!缺点是可以改正的!我提议,大家今后要重视自己的存在,要为健康付出一定的时间和精力!为了大家,为了这个曾经的集体,为了减少我们的抱憾!
    æˆ‘们至少应该做到:少油少盐(尤其是北方的老知青啊),要坚决地无情地戒烟,增加活动,增加交流,少上网!

    ç„‰å°é½æ°¸è¿œå’Œå¤§å®¶åœ¨ä¸€èµ·ï¼

    ä¸€è¥ä¸‰è¿ž   ç¥–卫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