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å­™å‡¤ç´ï¼šæˆ‘读诺敏河畔
  å¿«è®¯ï¼šã€Šè¯ºæ•æ²³ç•”》赠书仪
  æœ±æ™“平:双人舞《把你带回
  ç¥çŽ‰å¦¹:上海说唱诺敏河畔
  è€ç‰›ï¼šè®°ã€Šè¯ºæ•æ²³ç•”》北京
  éƒå¿—宏:我读《诺敏河畔》
  ã€ŠæŸ¥å“ˆé˜³çŸ¥é’网》致辞
  å¼ è““蓓:《诺敏河畔》首发
  å¼ è““蓓:《诺敏河畔》首发
  é©¬èŽŽï¼šè¯ºæ•æ²³ç•”的青春之歌
  å‘¨å—征:《诺敏河畔—边字
  å‘¨å—征:《诺敏河畔—边字
  ä¹”燕平:诺敏河春天的回忆
  ä¹”燕平:贺《诺敏河畔》新
  ç¥çŽ‰å¦¹ï¼šä¼—人拾柴火焰高—
  éŸ©ä¼¯è‹±ï¼šæœèŠ±å¤•æ‹¾å¿†å½“å¹´
  è‘£è–‡èŠ³:清明时节怀念战友
  ç¥çŽ‰å¦¹ï¼šâ€œç´â€åŠ¨æˆ‘心&n
  æ½˜è¿ªç…Œï¼šä¹¦é¦™ç¼˜æœ‰ç²¾ç¥žåœ¨
  ç¥çŽ‰å¦¹ï¼šâ€œå¤ªé˜³èŠ±â€çš„拓荒
  ç¥çŽ‰å¦¹ï¼šè®°ã€Šè¯ºæ•æ²³ç•”》出
  å‘¨ç»é“­ï¼šæ¬¢è¿Žç½‘友来购书
  éŸ©ä¼¯è‹±ï¼šè¯ºæ•æ²³ç•”书墨香
  æ¨åˆ©æ˜Žï¼šéšç¬”(193)余
  é™ˆç´ å¨Ÿ:与我的姐妹花儿同
  é™ˆç´ å¨Ÿ:与我的姐妹花儿同
  æ¨åˆ©æ˜Žï¼šéšç¬”(192)书
  ä¿žç‡ç½ï¼šé’春,我们一同走
  å¼ ä¿ŠçŽ²:津门战友同赞《诺
  å¶é‡‘厢:阿妈妮,我好想你
  å¶é‡‘厢:昔日奋战北大荒今
  æ²ˆä¼Ÿæ¤½ï¼šæœ¬æ˜¯åŒæ ¹ç”Ÿ
  å¤©æ´¥ä¸¾åŠžã€Šè¯ºæ•æ²³ç•”》首发
  æ¨åˆ©æ˜Žï¼šéšç¬”(191)我
  å“ˆå¸‚发书
  ä¹”燕平:诺敏河畔知青的故
  ä¹”燕平:雪花飘飘——祝贺
  ç¥çŽ‰å¦¹ï¼šä»–在丛中笑——记
  æ¨åˆ©æ˜Žï¼šéšç¬”(190)战
  æ¢ç§€ä¼¶ï¼šè¯ºæ•æ²³ï¼Œæˆ‘们心中
  å¼ çŸ³:祝《诺敏河畔》一书
  è–›ä»²è¿ªï¼šæˆ‘爱这土地——北
  å‘¨ç»é“­ï¼šã€Šè¯ºæ•æ²³ç•”》首发
  å‘¨ç»é“­ï¼šé€šçŸ¥ï¼šä¸Šæµ·55团
  ç¥çŽ‰å¦¹ï¼šç»†èŠ‚决定成败——
  å‘¨å—征:照片《上海首发式
  æ¨åˆ©æ˜Ž:随笔(189)知
  æ²ˆä¼Ÿæ¤½:大会致辞和总结
  é²é‡Ž:这是我们的“精神宝
  åº„正华:《永远铭记诺敏河
  å¼ æµŽç”Ÿï¼šå¤©æ´¥ä¸¾åŠžã€Šè¯ºæ•æ²³
  æ½˜è¿ªç…Œï¼šå­•è‚²
  éš‹å‡¤å¯Œ:《诺敏河畔》序
  æ²ˆä¼Ÿæ¤½:文选的价值在于真
  å‘¨å—征:文选图片编辑感言
  é²é‡Ž:文选的框架与编排
  55团知青联谊会:祝贺词
  55团天津知青:祝贺《诺
  55团北京知青:共同的节
  æ­¦æ€å¾ï¼šé—ªå…‰çš„足迹
  ç¥çŽ‰å¦¹ï¼šæ–‡é€‰é¦–发式将举行
  æœ±ä¹‹ç³ï¼šçº¸é¦™å¢¨æ¶¦&nbs
  æ½˜æ¾é³žï¼šæ„Ÿè°¢æˆ˜å‹èµ ä¹¦ä¹‰ä¸¾
  åˆ˜çŽ‰çŽ²ï¼šåŒ—京举办文选首发
  å¤©æ´¥55团知青联谊会:通
  åˆ˜çŽ‰çŽ²ï¼šé€šçŸ¥
  ç¥çŽ‰å¦¹:55团诺敏河畔知
  å‘¨ç»é“­ï¼š55团召开《诺敏
 
 栏目导航  首页-欢乐的诺敏河
陈素娟:与我的姐妹花儿同行(下)
作者:陈素娟 加入日期:2012-3-25 录入:李余康 点击:2269
陈素娟:与我的姐妹花儿同行(下) 
作者:陈素娟 加入日期:2012-3-20 录入:李余康 点击:299 
--------------------------------------------------------------------------------
陈素娟:与我的姐妹花儿同行(下) 
作者:陈素娟 加入日期:2012-3-20 录入:知青 点击:1 
--------------------------------------------------------------------------------
 
                                    ä¸Žæˆ‘的姐妹花儿同行(下)
                                           é™ˆç´ å¨Ÿ

    è¯´åˆ°å®¶äº‹ï¼Œåˆ°äº†æˆ‘们这个年龄,上有老,下有小,谁也逃不过,但姐妹们都以大局为重,克服困难,如期而至,认真排练。陈晓梅90多岁高龄的父亲从住院到病重直至去世,都赶在这个时期了。晓梅妥善安排,咬牙挺过,硬是没拉下任何一次排练,没拉下任何一个节目,把最好的舞姿、最甜美的笑容献给观众。当然,这其中一半的功劳要归于我们的好兄弟,晓梅的丈夫俞苗根,是他承担了大部分的陪伴、护理工作。清楚地记得医生开出病危通知书的那几天,晓梅坐立不安。到了排练的日子,晓梅纠结啊。但有苗根的一句“有我呢,你别关机”,她还是来了。晓梅手机不离身,只要电话铃声一响,人就会像触电一般地跳起来。是建华用自己的车,在最短的时间里将晓梅送到医院,让晓梅陪伴在老父亲身边,几个小时后,看着老人家安详地走到人生的终点。父亲仙逝后,八十多岁、体弱多病的母亲独居,晓梅他们夫妇每天在那里陪守、照顾,每个周日,她都妥善安排好母亲的一切琐事,排练从未缺席过。
    èªæ˜Žä¼¶ä¿çš„林萍家住闵行,每次到排练场地单程就要2个多小时。春节前她爱人身体不适,吃不下,睡不着。还不愿去就诊,林萍为了排练也无暇顾及陪他去医院。一直拖到新书首发那天,是女儿将老爸送进医院的。林萍要演五个节目,当我们正在担心她是否会来时,她拖着拉杆箱,背着挎包出现了,大家一拥而上,问长问短。林萍一边应答,一边忙着走台、化妆、更衣。当她演完最后一个节目《旗袍秀》时,急忙换下演出服,草草擦去脸上的彩妆,就匆匆赶往医院了。与林萍的情况相似,演出前一天,朱新娣的女儿刚在医院动完手术,演出结束她也要赶往医院去和女婿换班呢!
    åœ¨é¦–发式上,我们的一曲《上海说唱----诺敏河畔》赢得了全场的掌声,那是对我们的鼓励,也是对知青文选所有参与者辛勤耕耘的赞同。此时,笑得最灿烂的当属我们太阳花小分队里的祝玉妹。为了配合首发式,宣传这本书,她执笔创作了这个节目。为了取得更好的演出效果,她还请老同学为我们伴奏。人说夫唱妇随,而在我们小分队里,祝玉妹和他的先生可谓是“妇”唱“夫”随。在排练过程中,周绍铭只要有空,就到现场帮我们放音乐、拍录像、刻U ç›˜ï¼Œè¿˜åœ¨ç½‘上创建了太阳花空间,将排练时的视频上传,以便让大家对照,纠正自己的动作。
    æˆ‘们小分队还曾发生过有惊无险的一幕呢!在应邀赴某单位演出前最后一次排练的一个下午,当跳完朝鲜舞《苹果丰收》,大家穿着自己DIY的演出服,嘻嘻哈哈地互相打趣时,只听得“咚”的一声,祝玉妹在我身后倒下去了,只见她紧密双目、不省人事。姐妹们吓得慌作一团,潘姐疾步上前把她揽在怀里一个劲地掐人中。好在我们太阳花里有一位正教授级的大夫朱晓平,像将军一样指挥若定,她镇定地为祝玉妹搭脉,吩咐大家:不要搬动!你去倒点温开水;你去把羽绒服拿来垫在她身下;你去找保心丸……一会儿,祝玉妹醒过来了,她慢慢地睁开大眼睛,不惑地问:“哪(你们)勒朗(在)做啥呀”?还不无幽默地说“潘姐的怀抱真温暖呀”!真叫人哭笑不得。周绍铭此时则被人墙隔在外圈,插不上手。当晚立即陪她去医院检查,一切正常,总算使大家悬着的心放下了。
    å†™åˆ°è¿™é‡Œï¼Œæˆ‘不由得对我们的兄弟姐妹们肃然起敬,榜样就在我身边,我没有理由怠慢团队交给我的任务,此后我信心倍增,与我们这个快乐的团队一起为迎接《诺敏河畔》新书首发的庆典活动,竭尽全力完成任务。我有幸成为“太阳花”的一员,能与他们同行,我是幸福的。(完)
                                                                ä½œè€…55团4连
 
 
  2399574176475643965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