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值得一读的参谋长回忆录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发
  谭祖培:《芝麻官》42-
  谭祖培:《芝麻官》39-
  谭祖培:《芝麻官》36-
  谭祖培:《芝麻官》33-
  谭祖培:《芝麻官》30-
  谭祖培:《芝麻官》27-
  谭祖培:《芝麻官》24-
  谭祖培:《芝麻官》21-
  谭祖培:《芝麻官》18-
  谭祖培:《芝麻官》15-
  谭祖培:《芝麻官》12-
  谭祖培:《芝麻官》9——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故事之5——“宁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
  第一章:带孙子,天伦之乐
  第二章:我的余热(上)
  第三章:我的余热(下)
  第四章:炒股的故事(上)
  第五章:炒股的故事(下)
  第六章:我爱我的电脑
  第七章:痴迷网络生活
  谭祖培:往事如烟,史海钩
  一,建立生产建设兵团呈一
  二,初到兵团,组建46团
  三,调任67团,去莫旗道
  四,“上访专家”成了电焊
  五,技术未创新,水田种稻
  六,农田基本建设“小打小
  七,木材不够用,上山去伐
  八,盖房和建小水泥厂,田
  九,太平湖的鱼,太平湖的
  十,农业学大寨,王小二过
  十一,平整土地,渠道清淤
  十二,18连蹲点,齐良洪
  十三,抓武装营建设,高炮
  十四,党政不分,政企不分
  十五,与原农场老干部成知
  十六,充满朝气与活力的知
  十七,尽心尽力的现役军人
  十八,上海行,看望因病伤
  十九,现役军人,各奔西东
  二十,知青大返城,天高任
 
 栏目导航  首页-参谋长的回忆录
谭祖培:《芝麻官》9——11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3-23 录入:李余康 点击:2155
谭祖培:《芝麻官》9——11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3-7 录入:李余康 点击:125 
--------------------------------------------------------------------------------
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  (9)——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3-7 录入:知青 点击:2 
--------------------------------------------------------------------------------
 
    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  (9)——
    矸石能发电,瓦斯作民用
    本故事里有小故事,有点意思。
    供销处有个经营科,它的定位可不是为处里搞经营的,而是为煤矿搞综合利用服务的,也是给煤矿干活在供销处里开支。两个人,一个科长一个办事员。科长殷怀昆,办事员邓建华(女)。花钱不多,每年包括办公和差旅费3000千多元钱。
    先说一下背景。
    粉碎“四人帮”后,国家逐步恢复正常运转。那时对资源综合利用不重视,很多好东西被弃掉,既浪费了能源、资源,也污染了环境。
    1977年,国家经委在西安召开了资源综合利用工作会。朱镕基是国家经委副主任,他到会上讲了话,号召大力发展资源综合利用。煤炭部很积极,为此成立了综合利用局。高振德任局长,他是1937年参加革命的老干部,威信高,人们都喜欢叫他“高老头”。他到国家经委要来钱,发给煤矿去把综合利用搞。大多煤矿不愿干,他要的钱花不脱。四川永荣矿务局最积极,省局于是用两个人在供销处成立个经营科,负责到“高老头”那里去要钱。这就是经营科的来源。
    再说下四川当时的情况。
    那时四川除用荣矿务局外,其它的煤矿都不积极,认为搞煤炭还忙不过来,还搞啥子综合利用吗!
    殷科长很积极,他到矿区做工作,帮助永荣矿务局搞了煤矸石发电,煤矸石砖等,还帮助中梁山煤矿、天府矿务局和松藻煤矿搞瓦斯利用,以及帮助嘉阳煤矿搞黄花矸综合利用等小项目。办成的有中梁山煤矿利用瓦斯制炭黑,松藻煤矿利用瓦斯作民用不烧煤。效果都很好,既节约了能源,又改善了职工的生活。永荣的不用说,他将一台1500千瓦、一台5000千瓦的发电机组改成了沸腾炉烧煤矸石,发电不烧煤。永荣矿务局可以说是全世界用煤矸石发电的祖宗。它那不烧煤生产的矸石砖质量非常好,标号超过100号,其节能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还用说?
    解释一下:啥叫煤矸石?煤矸石为啥能发电、做矸砖?啥叫瓦斯,瓦斯为啥能民用,啥叫炭黑,炭黑作啥用?这些很专业,不解释一下一般人看不懂。
    啥叫煤矸石?啥叫煤矸石发电?煤矿生产出的渣子,将它堆成山,因此称为矸石山。在岩石巷道掘进产生的渣子叫掘进矸,一般是岩石,没啥大用。人工手选的矸石大都是石头,也没啥大用。洗选厂排出的称洗矸,灰分在70%左右,里面有一部分可燃物,发热量一般有1500大卡/kg左右,高的有1800大卡/kg。这一部分可以采用沸腾炉燃烧发电,因此称为煤矸石发电。以下凡是讲到煤矸石发电就是指的用这种煤矸石作燃料发电。
    煤矸石为啥能制砖?凡不能用于燃烧发电的煤矸石,里面也有一些可燃物,发热量一般有500~800大卡/kg左右,用于制成内燃砖,一般不用煤。这些煤矸石的成分与粘土的成分差不多,主要是二氧化硅、三氧化二铝,三氧化二铁之类的,只要石灰石和含硫不高,用于制砖没问题。所以用煤矸石制砖,既利用了资源,节约能源,减少矸石山占地,避免矸石山发火,有利于环境保护,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啥叫瓦斯?瓦斯是与煤共存的一种可燃气体,其成分主要是甲烷,也有少量一氧化碳。在矿井井下环境里,瓦斯的浓度达到一定程度就会爆炸出事故。煤层里瓦斯有压力,搞不好发生瓦斯突出那就要出大事故。因此,瓦斯对煤炭生产来说是祸害。为了保安全,高瓦斯矿井都要提前在煤层里抽排放瓦斯。以前抽放的瓦斯都是放空,白白浪费了能源。
    瓦斯为啥能作民用?因为瓦斯的成分与天然气差不多,就是可燃物低一点,3000大卡左右,用普通的天然气炉灶煮饭烧水是可以的。因此,将抽放的瓦斯用大储气柜储起来,再像城市的燃气输配一样,建上输配管网将瓦斯送到各家各户去烧水做饭,这就叫瓦斯民用。
    瓦斯是怎样生产炭黑?重庆中梁山煤矿将抽放的瓦斯生产炭黑是用一套装置将瓦斯在缺氧的环境里燃烧产生黑烟,再将黑烟里的纯炭收集起来就是炭黑。炭黑是一种宝贵的化工添加原料,作汽车轮胎就要用它。
    这里插两个小故事:嘉阳煤矿不要钱,王书记家不烧气。那时有的煤矿就知道生产煤炭,给它钱搞综合利用也不愿干。最典型的是嘉阳煤矿和天府矿务局。
    芝麻官转业刚到职,殷科长给芝麻官说,费老大劲给嘉阳煤矿搞来50万元,让它们搞黄花矸综合利用,他花了四万多元就不干了,把剩下的钱给退了回来。问芝麻官怎么办?芝麻官说:“还有这样的傻瓜,给钱也不要。”芝麻官就将这笔钱用41万元改造了南桐矿务局水泥厂,将其能力从3000吨小厂扩大到12000吨,生产的水泥矿区用不完。剩下的4万多元给天府矿务局水泥厂补建了成品库。
    更好笑的是天府矿务局的王书记。1980年,芝麻官到天府矿务局去落实后丰岩瓦斯民用工程。王书记死活不干,还给芝麻官做工作。他对芝麻官说:“老谭啦,你不知道瓦斯的厉害呀!搞不好那是要爆炸死人的呀!我在煤矿干了几十年,你要相信我。”由于绝大多数人坚持要办,最后他表示说:“你们要办你们烧,我家是坚决不烧的。”工程完工后,家家都用上了气,王书记家不烧,老婆孩子闹。他一看没有事,也安炉子烧上气。这个工程可是从煤炭部综合利用局搞来的钱哪。
    谁的积极性高,殷科长就为谁去跑钱,有时芝麻官也去跑。跑回钱最多的是永荣矿务局,因为它的积极性高。松藻关务局局本部瓦斯利用民用工程也跑成功。
    永荣矿务局尝到了甜头,选、电、型、建一起上,后来竟发展成为煤矿发展综合利用的“永荣模式”。
    尽管很艰难,还是起了步。煤矿的综合利用的大发展是在1983年以后。


 
    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  (10)——
    春风得意马蹄疾
    1983年3月,芝麻官到煤炭部参加供应工作会。会议未开完,接局里电话叫他开完会莫回来,到部西郊民族楼参加部综合利用工作会。
    部西郊民族楼的综合利用工作会是部综合利用局高局长主持开的,那年他已75岁。会议开始后,芝麻官发现有点怪,部副总工程师郝风印和部生产司的单忠健(女)副司长也在会。
    高杨文部长到会上讲了话,宣布部煤炭加工利用局成立,郝风印任局长,单忠健任副局长。
    高振德局长作总结,下一步的工作安排和要求由郝风印局长作布置。这实际上是一次交接班会。
郝风印局长在会上大讲特讲煤炭加工利用是如何如的何重要。他讲的有关煤炭洗选加工内容芝麻官听都听不懂。郝风印要求各省局和各矿务局也要成立煤炭加工利用处。他威胁说:“谁要没有对口的部门办,可别怪到时我不给你钱。
    重庆的曾局长,他搞综合利用很积极,别的是分管局长参加会,他是一把手也要去参加。因为永荣矿务局搞的好,而这时永荣矿务局又已划归他领导。他、在会上向郝风印局长要钱,郝风印局长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笑。芝麻官在一旁干望到。因为重庆公司已成立,将永荣、天府、南桐、松藻,中梁山五大矿区全划给他,他与四川分了家。过去搞的综合利用项目全给他,而四川的攀枝花、广旺、芙蓉,达竹、华蓥山、嘉阳、威远七大矿区大多成空白。
    芝麻官想,你曾局长也别“春风得意马蹄疾”,四川也不是饭桶。你等着瞧,几年以后说不定四川有的矿区超过你。
 
    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  (11)——
    芝麻官改了行,马路天使很逍遥
    芝麻官改了行。
    1983年4月,芝麻官被局党组安排到新成立的局加工利用处任处长。同信局长找芝麻官 说:“供销处的人不愿意你走,据说你也不愿离开供销处。这可不行。局党组研究觉得你在供销处不合适。供销处的活有的是人干的了,可这新成立的加工利用处找不到合适的人,觉得你最合适,选中你了,你为啥不愿意呢”?
    芝麻官说:“谁说我不愿意?我是一块砖,那里需要那里搬,几十年来我啥时候讲过价?”
    同信局长说:“那好,让付之俊给你当副手。你好好干,一定要尽快打开局面。说好了哈,一定要尽快打开局面。” 
    就这样,芝麻官到新成立的加工利用处去上班。一干就十年,直到到1993年退休。
    那时局里办公的房屋很紧张,芝麻官只得在经营科里挤。新安排到加工利用处的人到不了。有一天遇到李俊轩书记,他笑眯眯的问芝麻官怎么样?芝麻官说:“我这马路天使很逍遥”。他一听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说“这事马上给你解决,你带领大家好好干哪”。
    第二天,同信局长找新任供销处长谈了话,要他在供销处腾出一层楼给加工利用处。新任供销处长给他讲价钱,同信局长连说两个“一层楼!一层楼!”供销处将四楼全腾空,五间办公室,加工利用处的办公很宽松。两天后,加工利用处的九个人全到齐。有副处长付之俊、高工谢龙文,工程师林昇柱,工程师付柄荣,工程师吴德全,工程师助理杨建伟,原供销处经营科长殷怀昆和办事员邓建华和芝麻官。
    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中国的政府机构设置像座庙。煤炭部设了加工利用局,它念的是煤炭加工利用经。 省局、矿务局、矿也得跟着设个庙,安排几个和尚跟着念。一人一把号,个吹各的调,倒是很热闹。否则,上面的庙不给你安排项目不给钱,你啥子事都办不成。
    明确定位。省局实际是个中转站。吃的是皇粮,但没有多少权,更没钱,实际是服务员。加工利用处是干啥的,定位很重要,否则就会瞎胡闹。供销处这个庙与其它处样,也是为上面下面跑腿的,主要就是根据国家的方针政策谋划有关发展四川重点煤矿煤炭加工利用的,具体就是为上面下面跑腿,搞项目跑钱服务,其它都是次要的。定位就是服务员。
    分工。处里的人到齐后开第一次处务会,因为大家都熟悉,客套话就不用讲,芝麻官把本处的定位和任务说清楚后,就把分工和下一步的工作来安排。付之俊分管煤质和洗选,付炳荣管煤质,谢龙文、林昇柱、杨建伟管洗选,殷怀昆、吴德全、邓建华管综合利用,芝麻官当班长管全面。
(待续)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