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孙凤琴:我读诺敏河畔
  快讯:《诺敏河畔》赠书仪
  朱晓平:双人舞《把你带回
  祝玉妹:上海说唱诺敏河畔
  老牛:记《诺敏河畔》北京
  郝志宏:我读《诺敏河畔》
  《查哈阳知青网》致辞
  张蓓蓓:《诺敏河畔》首发
  张蓓蓓:《诺敏河畔》首发
  马莎:诺敏河畔的青春之歌
  周南征:《诺敏河畔—边字
  周南征:《诺敏河畔—边字
  乔燕平:诺敏河春天的回忆
  乔燕平:贺《诺敏河畔》新
  祝玉妹:众人拾柴火焰高—
  韩伯英:朝花夕拾忆当年
  董薇芳:清明时节怀念战友
  祝玉妹:“琴”动我心&n
  潘迪煌:书香缘有精神在
  祝玉妹:“太阳花”的拓荒
  祝玉妹:记《诺敏河畔》出
  周绍铭:欢迎网友来购书
  韩伯英:诺敏河畔书墨香
  杨利明:随笔(193)余
  陈素娟:与我的姐妹花儿同
  陈素娟:与我的姐妹花儿同
  杨利明:随笔(192)书
  俞琇珽:青春,我们一同走
  张俊玲:津门战友同赞《诺
  叶金厢:阿妈妮,我好想你
  叶金厢:昔日奋战北大荒今
  沈伟椽:本是同根生
  天津举办《诺敏河畔》首发
  杨利明:随笔(191)我
  哈市发书
  乔燕平:诺敏河畔知青的故
  乔燕平:雪花飘飘——祝贺
  祝玉妹:他在丛中笑——记
  杨利明:随笔(190)战
  梁秀伶:诺敏河,我们心中
  张石:祝《诺敏河畔》一书
  薛仲迪:我爱这土地——北
  周绍铭:《诺敏河畔》首发
  周绍铭:通知:上海55团
  祝玉妹:细节决定成败——
  周南征:照片《上海首发式
  杨利明:随笔(189)知
  沈伟椽:大会致辞和总结
  鲁野:这是我们的“精神宝
  庄正华:《永远铭记诺敏河
  张济生:天津举办《诺敏河
  潘迪煌:孕育
  隋凤富:《诺敏河畔》序
  沈伟椽:文选的价值在于真
  周南征:文选图片编辑感言
  鲁野:文选的框架与编排
  55团知青联谊会:祝贺词
  55团天津知青:祝贺《诺
  55团北京知青:共同的节
  武思吾:闪光的足迹
  祝玉妹:文选首发式将举行
  朱之琳:纸香墨润&nbs
  潘松鳞:感谢战友赠书义举
  刘玉玲:北京举办文选首发
  天津55团知青联谊会:通
  刘玉玲:通知
  祝玉妹:55团诺敏河畔知
  周绍铭:55团召开《诺敏
 
 栏目导航  首页-欢乐的诺敏河
叶金厢:阿妈妮,我好想你
作者:叶金厢 加入日期:2012-03-20 录入:顾龙 点击:2826
叶金厢:阿妈妮,我好想你 
作者:叶金厢 加入日期:2012-3-12 录入:李余康 点击:226 
--------------------------------------------------------------------------------
 
阿妈妮,我好想你 
作者:叶金厢 加入日期:2012-3-12 录入:知青 点击:4 
--------------------------------------------------------------------------------
 
    
    参加了《诺敏河畔》北京首发仪式,回到家中,一颗激动的心尚未平静下来。我迫不及待的拿出包里的书,如获至宝般拜读起来。我废寝忘食,一口气看下去。
    当我翻到下册480页,《阿妈妮,你走远了吗》作者于中德,十几个字扑入我的眼帘。又看到文中所附的一张照片,真让我惊喜万分。一座桥下,河边的草丛中,坐着一位中老年妇女,头发盘在脑后,面带微笑,目视前方。这不是二营17连的申贞爱老人吗?我就有这张照片,而且传到了查哈阳知青网。
端详着这张照片,思绪把我带回40年前。那是1971年春,我结束了二营营部报道员的工作,到17连朝鲜屯中学任教。当时提倡学工、学农,走“五七”道路,学校办公室旁边的一个小单间里,有一张单人床,一台缝纫机,一张大桌子。晚上这里是上海知青许家实老师的宿舍,白天,一位年近五十岁的朝鲜族妇女在屋里做衣服,她就是照片上的阿妈妮。
    没课时,我常到阿妈妮那儿和她聊天。跟她学朝鲜族语言。她的汉语说得不错。很快,我和她熟悉了。她叫申贞爱,早年丧夫,有两个孩子。女儿大学毕业后在齐齐哈尔医院当医生,儿子安太德高中毕业,在营卫生所工作。我很佩服她,一人带大两个孩子,而且还让他们接受高等教育。如果不是“文革”,安太德也上大学了。她对我这个知青很关心,常常嘱咐我吃啊,喝啊,天冷,天热,注意什么,别生病。让我这个远离了北京亲人的人感到北大荒又多了一个亲人。
    阿妈妮是个性格开朗热情,干净利索的人。每天都是乐呵呵的来给连队职工加工服装。每当我空闲时拿着小本子来向她请教朝鲜语言,她从来不嫌烦,总是耐心细致的教给我。比如:喝水(木耳马西达),还有一种说法(木耳马西西优),这是尊敬语,有“请”的意思。对年长者或领导,要说后者。坐下(安咋,或安资西优)后者也是尊敬语。阿妈妮教会我很多鲜族语,对我的教学工作起到很大帮助。因此后来我对她说:“我应该叫您申老师!”
    离开兵团后,每当回忆起在朝鲜屯两年的生活,除了想念学校的老师、同学、知青战友,总会想起阿妈妮——我的申老师。她不仅教会我鲜语,给了我亲人般的关怀,还促成了一对儿北京知青和上海知青的好姻缘。
这是一件鲜为人知的事。一次,我和申老师在她边做衣服边聊天时,她说:“我看知青中小英和小许是天生的一对儿!”我表示赞同她的话。之后,我无意间把这话告诉了小许。没想到这话触动了他的心事,他请我代其转达他对小英的一片真情。接着我就当了他们的红娘,替他们传递信件、放哨。后来阿妈妮又几次说起此话,并说真想给他们做媒。我都是笑着说:“对,对您的眼力真好。现在不能提,还是等以后吧!”我不敢告诉她实情,因为当时兵团反对知青谈恋爱,他俩怕阿妈妮不小心说出去,而让大家知道。所以我尊重他们的意见,替他们保密。没敢把两人已成为恋人的事告诉阿妈妮。其实我心里挺矛盾,几次差点儿说出真情。时间长了之后,她才知道。
    两年后,我从朝鲜屯调到营直中学,后来回京上大学。离开兵团后,我和阿妈妮渐渐失去了联系。
1978年,小英和小许结婚时,婚礼上,大家找我这个红娘。其实,真正的红娘应该是阿妈妮。我只不过是从中牵线搭桥,真正发现这对儿佳偶 的是阿妈妮。
    看完于中德的文章,我知道我的申老师已经故去了,我永远也见不到她了。我不禁悲从心生,泪眼婆娑。天堂里的阿妈妮,您可知道当年的很多知青都在怀念您,您这位红娘一句话促成的北京知青和上海知青结成的夫妻,他们在北京生活得非常美满幸福!

                                        原二营17连北京知青叶金厢
                                               2012年3月6日
作者附言:
    我曾在到达兵团之初在16连工作半年,就调到二营营部。2007年,16连于中德从沪来京,我却回到河北老家生活,所以无缘与他见面。在《诺敏河畔》见到他的文章,写的又是我极熟悉的阿妈妮,我很激动,也很高兴。通过几位战友的的帮助,我终于和于中德通了电话,他和我同样高兴,还得知阿妈妮的照片是我提供的。本文就权当是对他文章的补充吧!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