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值得一读的参谋长回忆录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发
  谭祖培:《芝麻官》42-
  谭祖培:《芝麻官》39-
  谭祖培:《芝麻官》36-
  谭祖培:《芝麻官》33-
  谭祖培:《芝麻官》30-
  谭祖培:《芝麻官》27-
  谭祖培:《芝麻官》24-
  谭祖培:《芝麻官》21-
  谭祖培:《芝麻官》18-
  谭祖培:《芝麻官》15-
  谭祖培:《芝麻官》12-
  谭祖培:《芝麻官》9——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故事之5——“宁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
  第一章:带孙子,天伦之乐
  第二章:我的余热(上)
  第三章:我的余热(下)
  第四章:炒股的故事(上)
  第五章:炒股的故事(下)
  第六章:我爱我的电脑
  第七章:痴迷网络生活
  谭祖培:往事如烟,史海钩
  一,建立生产建设兵团呈一
  二,初到兵团,组建46团
  三,调任67团,去莫旗道
  四,“上访专家”成了电焊
  五,技术未创新,水田种稻
  六,农田基本建设“小打小
  七,木材不够用,上山去伐
  八,盖房和建小水泥厂,田
  九,太平湖的鱼,太平湖的
  十,农业学大寨,王小二过
  十一,平整土地,渠道清淤
  十二,18连蹲点,齐良洪
  十三,抓武装营建设,高炮
  十四,党政不分,政企不分
  十五,与原农场老干部成知
  十六,充满朝气与活力的知
  十七,尽心尽力的现役军人
  十八,上海行,看望因病伤
  十九,现役军人,各奔西东
  二十,知青大返城,天高任
 
 栏目导航  首页-参谋长的回忆录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7)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3-13 录入:李余康 点击:1951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7)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3-2 录入:李余康 点击:83 
--------------------------------------------------------------------------------
芝麻官亲历的故事连载  (7)——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2-3-2 录入:知青 点击:3 
--------------------------------------------------------------------------------
 
    理顺关系小改革,卸掉包袱,经营状态大改善
    芝麻官了解情况后觉得:这种不顺的关系和包袱是历史遗留的,解决难度较大。情况的变化带来的问题从社会发展角度来看是好事。我们只能与时俱进,发展才是根本的出路。 
    针对当时的形势,经处里多次研究,逐步达成了共识:
    先从理顺内部关系入手,明确各单位和机关科室的定位。
    一是调整业务科室的定位。材料、设备两个业务科定位为经营服务,不再履行管理职能;支护、经营,运销三个科原定位和职能暂不便;财务科定位为为本处理财服务。
    成都仓库、重庆坑木站、重庆滩子口仓库定位为面向社会全方位储运服务,不再受条条块块限制,以经营业绩作为唯一考核标准。
    简阳石桥火药库任务和报酬不变。
    二是细化内部核算,建立严格的经营责任制
    将材料、设备两个科和库、站实行内部单独核算,实行科、库、站长(主任)负责制。每年有计划指标,有考核内容,有考核具体办法,有奖惩标准。
    各库、站有权制定内部的经营责任制,报处里备案即可,处里不得随意干予。
    三是调整内部收入分配办法,调动干部职工的积极性。
    计划外经营利润收入,按科、库、站实行比例分成,互不平调。各科、库、站有权决定自己的考核分配办法,处里不过问。
    无营业收入的运销、支护、经营三个科还是给政府干活,处里管饭,为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他们与财务科按全处可共分配数的平均数分配。
    处领导不参加分配。
    实行这一办法,可初步克服了大锅饭的弊端,可以调动干部职工的积极性。
    1980年11月,供销处在成都召开了全处工作会议,讨论上述三项改革措施,得到了干部群众的一致拥护,决定从1981年开始正式施行。芝麻官将处里的改革措施和会议的情况向曲局长汇报,得到了他的充分肯定和全力支持。
    四是逐步卸掉外部包袱,减少开支。
    外部包袱有三个:
    一是重庆有20多人在坑木站领工资,每年两万多元。为重庆干活到供销处领工资,长期下去芝麻官不愿干。  
    1982年,重庆成立了煤管局,物资供应由他自己管。第一任重庆煤管局长是原永荣矿务局的曾局长,他和芝麻官比较熟。芝麻官去重庆与他来商量,提出:我把那个滩子口仓库白送给你,你把你那20多人收回去,让他们自己去养活自己。曾局长一听既高兴又满意。事情就这样商定了。芝麻官回到局里向局领导汇报,刘同信局长很高兴,觉得又给重庆送了个人情。半个月不到手续全办完,这个背了近20年的包袱终于被甩掉。
    二是运销科,他为用户干活在供销处开资。电话整天打,光电话费一年就是好几万,加上办公一年要开支10几万,全由处里来负担。芝麻官去找省经委能源处沟通,提出:煤炭运销很重要,但也不能不给开支。我们是为用户服务的,也是企业,怎能白给他们干。一顿煤收它3分钱的服务费,这点小事他们不会不愿意。能源处觉得有道理,表示同意,叫芝麻官回去打个报告来,经委领导批准就办。芝麻官回来打了报告报上去,不久就批下来,不是3分是5分,而且规定由供煤单位随货款一起收取后转交供销处。他为什么加2分,因为他想这下他搞活动有钱用。这样一年可收三四十万元,一减一加 ,效益五十多万。运销科就有了钱,再也不花处里的经营钱。这不仅卸掉了处里长期背的大包袱,可以轻装前进,而且为后来供、销分家提供了条件。
    三是矿灯厂产品无销路,也要供销处收。局里在成都驷马桥办了个矿灯厂,省属企业,投产不久,产的矿灯可以用,但没有贵阳产的矿灯好,煤矿不愿用,它那矿灯卖不脱。同信局长帮它搞推销,煤矿还是不愿要。它的财务关系是省上的,四川是个吃饭财政,光公务员都难养活,那有钱给企业拨。一两百人要吃饭,同信局长犯了难,他叫芝麻官把矿灯厂卖不脱的矿灯收过来,给它钱吃饭。
    芝麻官说:“卖不脱”。
    同信局长给芝麻官做工作,叫芝麻官买来放在仓库里,实在卖不脱就报废。
    芝麻官说:“天底下还有这样的事,生产为报废?”
    同信局长说:“我实在没办法,不给那一两百人吃点饭,他们会闹事的。你怎么就死脑筋,你报废没钱到部理要吗!”
    芝麻官看把同信局长难成这个样,就说:“好吗,我收一些,但就这一年,长期下去可不行,还得压他们自己搞改革谋发展,一年以后叫他们自己养活自己。”
    矿灯厂被逼上了梁山。只好努力提高矿灯的质量、降低成本、廉价销售给地县煤矿和乡镇煤矿;同时又发展多种经营做麻将卖,还送几副麻将给供销处里玩。它们总算能养活自己,芝麻官也松了口气,觉得矿灯厂再也不会到同信局长那里闹,同信局长也不会再叫供销处买它的矿灯来报废。
    仅一年,供销处就收购报废卖不脱的矿灯好几万元。
    初见成效,处里经营状况大改善 
    由于上述措施的实施,1981年决算,(此时还无煤炭运销服务收入)全年营业额比上年翻了一翻多,扭亏为盈,盈利20多万元,材料科和成都仓库贡献最大。供销处将各个单位的计划外经营利润分成按规定的比例全部兑现。皆大欢喜。 
    局里有极个别人提意见说:“供销处这么干是不务正业,是为自己的利益挂帅,等等”他还到曲局长那里告状。曲局长说:“供销处的事是我决定的。这一年计划内供应的物资耽误没有?坑木降耗没有?煤矿有意见没有? 他们为别人白养活那么多人,自己还盈利,这些你都视而不见?光看他们分了那一点点钱,你就眼红。你的思想也要解放一点,观念也要更新一点,把你自己的事做好就行了,管那么多事干嘛”。讨了个没趣。
    这个故事里讲了“生产为报废”,现在的人看后一定会觉得太荒唐。计划经济大锅饭就是那个样,当时一点也不觉得怪。同信局长也不傻,他是无奈。
(待续)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