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值得一读的参谋长回忆录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发
  谭祖培:《芝麻官》42-
  谭祖培:《芝麻官》39-
  谭祖培:《芝麻官》36-
  谭祖培:《芝麻官》33-
  谭祖培:《芝麻官》30-
  谭祖培:《芝麻官》27-
  谭祖培:《芝麻官》24-
  谭祖培:《芝麻官》21-
  谭祖培:《芝麻官》18-
  谭祖培:《芝麻官》15-
  谭祖培:《芝麻官》12-
  谭祖培:《芝麻官》9——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故事之5——“宁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
  第一章:带孙子,天伦之乐
  第二章:我的余热(上)
  第三章:我的余热(下)
  第四章:炒股的故事(上)
  第五章:炒股的故事(下)
  第六章:我爱我的电脑
  第七章:痴迷网络生活
  谭祖培:往事如烟,史海钩
  一,建立生产建设兵团呈一
  二,初到兵团,组建46团
  三,调任67团,去莫旗道
  四,“上访专家”成了电焊
  五,技术未创新,水田种稻
  六,农田基本建设“小打小
  七,木材不够用,上山去伐
  八,盖房和建小水泥厂,田
  九,太平湖的鱼,太平湖的
  十,农业学大寨,王小二过
  十一,平整土地,渠道清淤
  十二,18连蹲点,齐良洪
  十三,抓武装营建设,高炮
  十四,党政不分,政企不分
  十五,与原农场老干部成知
  十六,充满朝气与活力的知
  十七,尽心尽力的现役军人
  十八,上海行,看望因病伤
  十九,现役军人,各奔西东
  二十,知青大返城,天高任
 
 栏目导航  首页-参谋长的回忆录
四,“上访专家”成了电焊工骨干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1-10-18 录入:顾龙 点击:2192

            四,“上访专家” 成了电焊工骨干

  1971年5月的一天,军务股史股长到我的办公室找我,说有一个叫何龙的人总来办公室闹,闹的无法工作。听说他是一位“上访专家”,已经上访很多年,地区、省里、中央都去过,有丰富的上访经验,我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我问这个人是哪个单位的?史股长回答说他是原金边农场的临时工,因长期不上班,现在没有具体单位。我说你明天把他叫到你们办公室我们一起了解了解情况,把问题搞清楚再说。
  第二天上午,何龙到很履约,按时来到军务股办公室。接史股长电话我就过去了。见他40多岁的样子,穿的破破烂烂,胡子把茬。坐下我说:“我是这里的参谋长,姓谭。大家都请坐下,有什么问题慢慢说,军务股的人全在,我们一定认真听”。当大家坐下后,我请何龙先说,叫一个军务参谋做记录。何龙开始滔滔不绝没完没了的陈述他的事。到12点吃午饭时,我叫大家去吃饭,下午接着说。何龙说他没有钱粮票,我说我有,问他半斤够不够。他说他已经好几顿没吃了,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就给了他两斤粮票一元钱票,叫参谋领他去食堂吃饭,并叫他饭后回到办公室休息,下午一点钟接着谈。
  下午上班后,由何龙继续陈述,他又说了一个多小时就不说了。我说你休息下接着说,有什么话一定说完。他说他说完了。这个人陈述的事很多,各种各样事和理由都有,又啰嗦,颠三倒四,需要把问题梳理一下,经过研究按政策才能决他提出解决办法,也需要向团首长汇报同意后才能回答他。于是与史股长商量后我对何龙说:“你的问题比较多,也较复杂,等我们研究后再给你回答,你先回去”。我问他住在哪里?他说住在团部朋友的宿舍里。我说好,你别到处乱跑,不要离开团部,到时我会派人去请你。
  第二天,我在军务股叫史股长去把原农场管劳资的人请来一起研究,又让军务股把有关档案和政策文件找来,看怎么解决他提出的问题。我们梳理研究了一天。他提出的问题和诉求有三个方面:
一是他的职工身份问题。他说他是1958年在齐市被一家单位招工当的工人,应该是正式职工,但又提不出任何材料和人可以证明。查原农场劳资档案,对此事只有几份金边农场的调查材料,其中有一份可以认定58年齐市大炼钢铁时确有这个单位;60年大炼钢铁下马,单位撤销;人员下放,有的回家,有的下放到农场做临时工。至于何龙是否是其中的一员,无任何材料和知情人可以证明。
  关于他的临时工身份,何龙的档案里是1960年5月由齐市劳资部门按临时工安排到金边农场的,这和调查材料可以相互印证。何龙的理由认为他本来就是正式职工,把他按临时工下放他不服,所以才不断上访。他的诉求是确认并恢复他的正式职工身份。
  二是工资问题:何龙认为,是农场不给他解决问题,他才多年上访很多政府部门,每次都是回原单位解决。但农场就是不给解决,所以不服,才长期上访,责任不在他。一上访就停发工资,这不合理,要求补发他上访期间的全部工资。
  三是挨打挨骂问题。他认为是由于农场不给他解决问题,才被迫长期上访,应由农场负责。他说上访是很苦的,挨冻受累,多次挨打,经常受骂,使他的人格受到严重侮辱,经济上一无所有,所以农场要负全部责任,赔偿他的全部精神和物资损失。
  四是住房和成家问题。他认为是农场的责任,造成他40多岁仍未成家,至今还是单身一人,房子也没有。要求给他解决住房,帮助他找个对象成个家。
  第三天,我们研究认:,何龙的问题,按事实和政策,他的全部诉求一个也满足不了他的要求。主要是做好他的思想工作,同时要帮助他解决实际困难,把他安置好,使他安定下来,否则,不仅影响不好,也影响社会安定。
  第一,有我负责做他的思想工作;
  第二,给他予发3个月工资120元,先解决吃饭穿衣问题;住处暂时安排在团直职工宿舍里,被褥由管理股在在招待所借一套给他暂用,待他自有后收回。所需生活必需品,如脸盆、毛巾、牙刷牙膏之类的东西,由管理股解决,费用报销。
  第三,鉴于他行李都没有,在团的困难职工救济补助经费里给救济200元,所需布票棉花票,由商业股从机动票里解决。
  第四,安排好具体工作单位和工作岗位。这个有点难度,他是“上访名人”,哪个单位都不愿意要他。根据他有一手好焊工手艺的特长,由军务股股长负责与机修厂,汽车队商量安排落实。
我将上述处理意见向张政委汇报,张政委听后说:今天正好常委们全在家,找来开个临时常委会,让大家都听听,如无不同意见,大家都来做工作。因为常委们都在一栋办公室里,几分钟就到齐了。因为这是位“上访名人”,经常闹的大家很头疼,当我向常委们汇报后,大家一致表示支持。田副团长表示,只要他接受息访,你答应的二、三条,我来解决,保证兑现;第一、四条那是你参谋长的事,就看你的啦!张政委、那主任表示,我们的职责就是做思想工作的,一起来做。倪副团长直笑,说了一句:“你这个刚上任的参谋长有两把刷子,初试合格!”
  常委会后,我叫史股长把何龙叫来,还是在军务股办公室给他谈话。何龙到后我对他说:“你的问题有四个,怎么给你解决,听我一个一个给你说,如果你有不同意见还可以提出来讨论。
  第一个问题是你的职工身份问题。你说你是正式职工,农场下了很大的人力物力给你调查,结果是查无实据,无论你找谁,都不会仅凭你一面之词就答复你的要求。像你一样的情况全团有好几十个,答应你,其他人怎么办?答应你的要求,又不符合政策,你不会让我们犯错误吧!?你的临时工身份没有问题,不过你来农场已经十多年,我们可以将你作为长期临时工管理,与正式职工享受一样的福利待遇。接着我将农场的调查材料和齐市劳资部门《关于向金边农场安置下放职工交接表》给他看,表上清清楚楚有何龙的名字,类别拦为“临时工”。他看了一眼说:“这个看过好几回,知道”。我问他同意不?他想了一会说:“明明我是正式工,怎么就这样稀里糊涂给搞成了个临时工,我还是想不通”。我说:“临时工这么啦?你在这里十来年啦,你的工资,医疗,各种福利待遇与这里的正式职工有什么不同?就是将来养老,也与正式职工是一样的,你信吗”。他说:“我信”。我说:“现在认定你为“长期临时工”就更保险了,你信不?他说:“现在是解放军来管,当然信”。我说“这不就得了吧”。他说“我还是想不通,但今后绝不上访闹了”。
  接下来我对他说:“你的第二个问题是工资问题。你提出你上访上不了班,是农场给造成的,停发你的工资不对。你是工人,不管是正式的还是临时的,不上班都是不发工资呀,这是制度。你说你到上面上访,上面叫农场给解决,农场就是不给你解决,你上访是农场逼的,农场要负责。你这就不实事求是啦,农场为了你的事,派人,花钱为你进行调查,干部们也为你的事没有少操心。可是你的正式职工问题查无实据呀,你自己又拿不出证据来,这么给你解决?还要怎样才算对你负责?你要求给你补发你上访期间全部工资,既无文件依据,也无政策依据,更无先例,你到哪里也不会答应你”。他一听没理了啦,就说“那就算了吧”。
  我接着说:第三个问题是你上访挨打挨骂问题。我相信有这回事。有人骂你,就算有具体的人骂你,即使人家是无缘无故骂了你,也就给你道个歉了事,何况你指不出具体的人啦。打你不对,到底是谁打的,上那找去?你能把打你的人找出来吗?就算有人把你打了,能叫农场陪你吗,天下那有这个道理?就算你把打你的具体的人找到了,你现在好好地,你就是你告到法院,最大也就是判他给你赔礼道歉完事。不过你今天搞成这个样子,也够苦的,我很可怜同情你”。他一看又没辄啦,就说:“我现在身无分文,你是解放军,能不能帮我一把”。我说:“那是你今后的问题,与我今天要给你解决的问题无关。等把前面的问题解决了再说”。
  我说:“第四个问题是你的住房和成家问题。你是单身,只能住职工宿舍,等你成家后才能分家属宿舍。至于找对象成家问题,这个难度较大。因为有婚姻法,得两厢情愿才行。你好好干,有合适的,一定给你帮忙。前几天你提出的问题就这些,你看还有漏的没有”。他想了想说:“没有”。
  我说,“你说不再上访了,这是你自己说的呀,已经记录在案,可不能不算数”。他说:“一定算数”。我叫参谋把今天的记录给他看后,他也没有意见,就请他在记录上签了字。
  接下来我说:“下面来解决你今天你提出的问题。你是我们的职工,把你安置好是我们的责任。先给你予发120元工资,先解决吃饭穿衣问题,用几十元买点衣服,留一些吃饭。你上班后慢慢从你的工资里扣。你连个行李也没有,你先到管理股借一套用,等你有了就还给他们,另给你200元,算救济,不还,你拿去把被褥,过冬的棉衣棉裤解决了。洗脸盆、毛巾、牙膏牙刷之类的必须品,你到管理股领就是了。你的工作单位,有史股长负责落实,就这些,你看还有什么问题,可以提出来”。何龙听后一个劲的说:“谢谢”。接着他提出他气电焊技术不错,希望能继续做这项工作。我叫史股长考虑。
  何龙高兴的走了。我叫史股长马上去落实工作单位和岗位。结果安排在汽车队做电焊工。钱和票证叫军务股写条子,请田副团长批示后负责领出来给何龙送去。
  后来何龙表现不错,再也没有上访。由于他技术好,还成了汽车队的骨干。在我离开67团时他还是单身。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