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值得一读的参谋长回忆录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发
  谭祖培:《芝麻官》42-
  谭祖培:《芝麻官》39-
  谭祖培:《芝麻官》36-
  谭祖培:《芝麻官》33-
  谭祖培:《芝麻官》30-
  谭祖培:《芝麻官》27-
  谭祖培:《芝麻官》24-
  谭祖培:《芝麻官》21-
  谭祖培:《芝麻官》18-
  谭祖培:《芝麻官》15-
  谭祖培:《芝麻官》12-
  谭祖培:《芝麻官》9——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故事之5——“宁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
  第一章:带孙子,天伦之乐
  第二章:我的余热(上)
  第三章:我的余热(下)
  第四章:炒股的故事(上)
  第五章:炒股的故事(下)
  第六章:我爱我的电脑
  第七章:痴迷网络生活
  谭祖培:往事如烟,史海钩
  一,建立生产建设兵团呈一
  二,初到兵团,组建46团
  三,调任67团,去莫旗道
  四,“上访专家”成了电焊
  五,技术未创新,水田种稻
  六,农田基本建设“小打小
  七,木材不够用,上山去伐
  八,盖房和建小水泥厂,田
  九,太平湖的鱼,太平湖的
  十,农业学大寨,王小二过
  十一,平整土地,渠道清淤
  十二,18连蹲点,齐良洪
  十三,抓武装营建设,高炮
  十四,党政不分,政企不分
  十五,与原农场老干部成知
  十六,充满朝气与活力的知
  十七,尽心尽力的现役军人
  十八,上海行,看望因病伤
  十九,现役军人,各奔西东
  二十,知青大返城,天高任
 
 栏目导航  首页-参谋长的回忆录
六,农田基本建设“小打小闹”,农业生产守摊子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1-10-18 录入:顾龙 点击:1411

                         六,农田基本建设“小打小闹”,农业生产守摊子

    67团是查哈阳农场的一部分,位于垦区的西北部,是日本投降后从日本手里接受的摊子。经过20多年发展,能开垦的土地早已开垦完了;67团成立后已无荒地可开,耕地规模已经定型;团的农业生产规模只能在已有的耕地上做文章。然而这篇文章很不好做。
    一是全团耕地近30万亩,大部份为旱地,大多年头春旱严重,又无水浇条件,只能靠天开恩。好的年份,平均亩产可达300多斤,遇到大旱和麦收大涝,平均亩产只有100多斤。1969、1970年麦收大涝,机械下不了地,只能人工镰刀收割抢回了部分种子,大部份在地里发芽,后机收了一部分发过芽的麦子做口粮。种麦面积占三分之一,这两年平均亩产只有120多斤和200多斤。本来也有几万亩可灌溉的水田,前面谈到过种植水稻不行,大多改种旱田,由于有水灌溉,如麦收不涝,亩产可达400多斤;如遇麦收大涝,比旱地还遭,用两台拖拉机拉一台康拜因在田里都寸步难行,除了人工收割抢点种子和机械收割发芽麦子作口粮外,大都烂在地里。在这样条件下,只能依靠农场的装备优势广种薄收,粗放经营。
    这里要说一下:1969年麦收大涝,政治部门为了动员广职工、家属和知青龙口夺粮,在广播里有一句鼓动口号:“男女老少齐上阵,镰刀胜过机械化”。这是兵团发的宣传材料上讲的,是有些夸张。兵团其它团也一样。但后来有人说这是兵团现役干部愚蠢瞎指挥,在全兵团流传很广,影响很坏。但67团的职工、家属没有说这样的话,知青更没说。我想,这只能是历史垃圾;知情的不说,就是我们的子孙后代也不会有人会相信。
    二是地力透支严重。到1970年,全团耕地普遍耕种了近30年,有机肥极少,化肥也不多,年年吃老本,原有的地力已被耗尽,十分贫瘠。虽然也实行小麦、大豆、玉米轮作制度,缓解地力衰退速度,但这减轻不了年复一年的消耗。也想拿一部分耕地实行休耕,搞点绿肥以恢复地力,但每年计划任务那样重,在当时的环境下,搞不好就是破坏,就是“反革命”!风险很大。除非毛主席下令,谁也下不了这个决心。搞农业的都知道:地力并非不能恢复。所谓“地力”,其实就是土地的营养成分状况。有机质如何?植物生长需要的氮、磷,钾如何?主要就是这几项。当然还有有益的微量元素,但那不是主要的。成都平原的耕地几千年,现在还是亩产千多斤,为什么?就是每年科学的给它补充营养,即科学施肥。
    67团也搞过积肥运动,但谈和容易。集来集去,也就单身职工和知青那点粪便;67团牲畜很少,只有11连养了点羊,有一个鹿场,其它的单位只有少量拉车的马和牛,集到的肥每个连每年也就能上百把亩地。化肥供应指标每亩只有几斤,下到地里像撒胡椒面一样都不够,很多地号颗肥无下,哪来营养给地里补充吗?
    三是投入不足。就说旱地干旱问题,营和直工组有14个旱田连,耕地面积占全团耕地75%以上,10年九春旱,一到春播就发愁。水源不是没有,灌区的水就流到一营营部前,还有一个储量上亿立方米的太平湖水库就在一营,而且归67团管。虽然它是灌区下游50团的补充水源,但长期闲起,养点鱼。一营有五个连队就在它的边上,完全有条件加以利用。但必须有提灌站和配套的灌溉设施才行。提灌站需动力,需要电,67团的供电系统是联网的,但处于供电末端,电压低,又不稳定,75千瓦电机根本启动不了,强启跳闸。自己办电,水电水无落差,火电又无煤,油机发电,那个成本就不得了,谁用得起?办这样的事属于基本建设,要有计划项目,国家不立项,不给投资,谁办的了。一营在太平湖边上的五个连每连搞个三四千亩的提灌站,浇上两万亩地水源根本就不是问题。直工组的13、14连,灌区的水从门前过,有项目有投资,搞几千亩旱涝保收的水浇地提灌系统工程也是有条件的,同样是望水兴叹。还有一营的9、10两个连队,直工组的11、24、23三个连队,虽无好的水源条件,只要想办法,也是可以搞一些小型水利工程,如小水塘小水窖之类的,每连搞个几百亩水浇地也不难。但团里的财力连维持简单再生产都难以为继,只能是一种愿望而已。
    国家每年计划内给67团的农田基本建设投资也就几万、十几万元,团里的自有资金除支付计划内设备更新外,剩下的用于盖房子都不够,根本就无力安排农田基本建设。就这点投资能干点啥,只能小打小闹。
在生产方面,我们还是千方百计想法把摊子守住。
    一是抗旱保苗。抓不住苗,那来的粮食?一到春播,抗旱保苗是压倒一切的中心任务。
    清明忙种麦。这时大地刚开化,地块是上茬的玉米地,不翻耕,墒情虽不好,但还是有点,就用重耙耙平,接着就播,播完就镇压,利用大地反浆湿润种子发芽出苗。关键是动作要快,前面耙,接下播,后车压,一气哈成。搞好了,一般能抓住八九成苗。即使再旱,也能抓住六七成苗。所以67团比兵团其它团用的种子要多10%左右。
    谷雨种大田。玉米和大豆播种叫种大田。播大豆的地块是上茬的麦地,是翻耕过的,墒情最差。旱情严重的干土层有二三十公分,就正常播种等雨,听天由命。你别说:运气还是有的,多数年头播下去不久就来了一场大雨,搞个苗齐。有的年头雨下透的晚,出苗晚些,或下几场雨才下透,出苗有早有晚;那也没关系,反正大豆生长期较短,影响也不大。有些地块干土层在不超过15公分的,就将种子深播到湿土层上,同时起大垄覆盖压实。种子发芽开始扎根,立即将大垄刮去,留下三四公分,待苗出土四五公分后再起垄培土。如果作业前下了雨,草子发了芽,正好,一下子全消灭,这才叫“消灭在萌芽状态”。如果墒情好,就正常播种,这最省事,但这样的年头不多。机具是67团原农场改装的,开沟下种,起垄,镇压一台机组功能俱全,一气哈成。这种种法是原农的一种创造发明。种大豆是最难的。连队干部得天天下地去看,种子发芽扎根没有?苗出土没有?苗长够高了没有?发了,出了,够高了,立即作业。你别说67团这一套种豆方法,出了老天爷太不给面子,多数年头还是抓住了苗的。
    种完大豆种玉米。地块的前茬是大豆地,不翻耕,有底墒,如果播前有场雨就更好,一般正常播种。如果墒情太差,也不要紧,播下去等雨就是了,天总是要下雨的。就是芒种才出苗也不怕,到初霜时也能成熟。67团种的玉米很少不出苗的。玉米较抗旱,它的根那里湿润往哪里钻。
    能灌的地春播怕涝,机具下不了地干望起。兵团东部的团就经常发生,搞的大面积绝收,有的口粮都不够,还得兵团调。查哈阳历史上没听说过有这样的情况。
    二是田间管理。麦子化学除草,用2.4丁脂兑适量的水喷洒,九三那边是飞机喷洒,67团是自己改装的拖拉机进行喷洒,效果一样,成本低,不伤树。其后就等着麦收。大豆玉米要除草,玉米还要追一到两次尿素肥,都是用人工,同时要中耕两遍就行了,一般不会发生草荒。
    三是秋收。秋收主要是大豆和玉米。秋收时节天高气爽,又不抢季节,不用着急。玉米收获用人工,脱粒用机具,装袋用人工;大豆以机收为主,人工为铺。一般有一个月左右就可基本完成。
    四是场院管理。晾晒扬场装袋有少量扬场机具,主要用人工。除留下种子口粮外,其余全部作为商品粮上交外运。一般在大雪以前就可完成。
    上面这一套农业生产和管理,我们的青友们,在原农场干部职工的带领下,经过两三年实践,可以说是滚瓜烂熟。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