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栏 最 新
  值得一读的参谋长回忆录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发
  谭祖培:《芝麻官》42-
  谭祖培:《芝麻官》39-
  谭祖培:《芝麻官》36-
  谭祖培:《芝麻官》33-
  谭祖培:《芝麻官》30-
  谭祖培:《芝麻官》27-
  谭祖培:《芝麻官》24-
  谭祖培:《芝麻官》21-
  谭祖培:《芝麻官》18-
  谭祖培:《芝麻官》15-
  谭祖培:《芝麻官》12-
  谭祖培:《芝麻官》9——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故事之5——“宁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芝麻官亲历的故事
  谭祖培:《我的退休生活》
  第一章:带孙子,天伦之乐
  第二章:我的余热(上)
  第三章:我的余热(下)
  第四章:炒股的故事(上)
  第五章:炒股的故事(下)
  第六章:我爱我的电脑
  第七章:痴迷网络生活
  谭祖培:往事如烟,史海钩
  一,建立生产建设兵团呈一
  二,初到兵团,组建46团
  三,调任67团,去莫旗道
  四,“上访专家”成了电焊
  五,技术未创新,水田种稻
  六,农田基本建设“小打小
  七,木材不够用,上山去伐
  八,盖房和建小水泥厂,田
  九,太平湖的鱼,太平湖的
  十,农业学大寨,王小二过
  十一,平整土地,渠道清淤
  十二,18连蹲点,齐良洪
  十三,抓武装营建设,高炮
  十四,党政不分,政企不分
  十五,与原农场老干部成知
  十六,充满朝气与活力的知
  十七,尽心尽力的现役军人
  十八,上海行,看望因病伤
  十九,现役军人,各奔西东
  二十,知青大返城,天高任
 
 栏目导航  首页-参谋长的回忆录
七,木材不够用,上山去伐木
作者:谭祖培 加入日期:2011-10-18 录入:顾龙 点击:1937

                         七,木材不够用   上山去伐木

    原农场期间时期,与大庆一样,坚持的是先生产,后生活,盖的房子是土木结构简易房,除场部连部办公室是砖木结构的砖瓦房外,包阔场长在内的干部职工住的都是草房,非常简陋。大量知识青年来到这里,住房就成了大问题。国家给每个知青400元安置费,缺口很大,为此兵团颜副司令还去找了周总理,总理从他的经费里给了4000万。这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兵团各单位只得把自有资金除计划内设备更新外,全部用来盖房子。
    盖房子木料用量大,国家计划也安排了一些指标,但那时林场大都瘫痪不生产,有指标也拿不到,每年67团到货的也就千把立方米原木,只有需要的四分之一。为了解决燃眉之急,兵团首长去找了省里林业部门,经商量,省林业局同意兵团自己组织人上山去伐,所产木材三七分成,兵团30%,林场70%,所以才有兵团战士年年冬季上山伐木这样的事
    1971年冬季,67团经联系落实的是内蒙牙克石林管局所属的阿龙山林业局,在满归前一站。 它给我们安排的是采伐火烧迹地,即火烧过的林地。我们也不懂,根据团首长的安排,11月初我就组织了6台解放牌汽车,一台跃进牌牵引车,6台拖拉机,400多人上去了,机关里搞物资保障的,财务的,政治工作的也按需要去了十几个人,因为上去的大部是知青,赵伟是政治处组织干事,去作思想工作。一营的曹营长,二营的副营长,直工组的赵谦也去了。每营为一个单位,还是称营。
    到山上一看,那是什么林子啊!火烧过的不说,多是一些直径10公分以下的小树,也有一些较大的,最大的有直径二三十公分。树种主要是落叶松,有少量的樟子松和杂木。火烧过的面积很大,他也没有限制我们的采伐范围。要求皆伐,即推光头。运输的路倒是还可以,从公路进入伐区只有几百米,不用修;从伐区到林场的楞场有20多公里,也不太远。
    我到林业局去,想找哪里的领导商量一下,要求能不能给换一个好一点的伐区。到那里找遍了所有的办公室,一个人都没有。后来经过一个管物资仓库的工人将我领到原林业局党委书记家里。这位党委书记被造反派打伤在家躺着。我把来意向他说了后,他告诉我,这里抓“内人党”,领导干部死的死,伤的伤,全场瘫痪好久了。没有办法帮你。不过我只能通过私人的关系让物资库给你们解决一些伐木需要的工具,拖车,让楞场能给你们运来的木材卸下检尺堆楞,使你们能完成任务。我看到一个党的老干部被整成这样,掉泪了!我对他说:“我虽是军人,但与你们这里在领导上没有任何关系,对你当前的处境,只能深表同情,帮不了什么忙”。他点了点头。
    回来过了几天,我叫管物资的人带了一些我们带来的猪肉粉条去慰问他和有关系的单位,看能不能解决几台拖车和一些专用物资。结果还不错,他们借给我们四台双轴拖车和三台油锯,解决了一部分伐木用专用物质。
根据当前的情况,换伐区已不可能了,只能在这里干了。我把三个营的干部找来开会说明情况后,安排了每个营的砍伐区域,提出了一些要求。回去后对队伍进行了传达动员。我们通过关系,请来了林场的一个技术员和一个工人,请他们教我们的有关伐木的知识;请他们就住在这里。他们住了几天觉得这里的生活比在家里好,顿顿吃馒头,能吃上有油和肉的菜汤,表示不回家了,就住在这里了。知青们热情很高,在两位的传教帮助下,很快就学会了一些伐木的基本知识。如锉锯,手工伐木,油锯的操作,集材造材,装车运输,卸车归楞,注意安全等等。他帮助我们安排了每个营的造材装车场。经过一天的准备大家就按照分配的任务,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一天就干倒一大片,把能用的按技术员的要求加工成4米和6米两种规格的圆米(行话称件子),再装上汽车运到林场的儲木场卸了再回来,如此往返的运。储木场的工人很支持,我们的车一到,卸车很快,卸完就走。捡尺归他们负责,但我们有人与林场的人一起捡尺记账,办完交接就完事。
    伐木造材主要以人工弯把锯为主,三台油锯伐大树。运输有六台解放牌汽车,4台带林业局借的双轴拖车;汽车能装4立方米4米件子,拖车装6米件子能装6立方米左右,前后加在一起一趟可运9到10立方米,另两台单车每台能运4米件子4立方米左右。这样我们一趟能运送50立方米左右,一天可运4到5趟,能运200到250立方米。如果山上的货多,就晚上加2到3趟,人歇车不歇,每天可完成350到400立方米,有一天竟一天一夜拉了八趟,完成了500多立方米。但多数时间是货不够拉的,有的时候一天只完成100多到200多立方米。
    干到3月20日下山,共完成16000多立方米,我们应分成4900多立方米,林业局给了5000立方米。但我们也付出了血的代价,职工组牺牲了一名职工子弟,是在为集材拖拉机挂钩牺牲的。
    在财务上,林业局每立方米给我们10元采运费,有160000多元收入,去掉成本,盈利2万多元。我们分成的5000立方米木材按计划价结算.
    在这里4个多月,那位林业技术员一直陪伴着我,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和帮助;我向他学到了很多有关林业生产和管理知识。他是我的林业老师,我很感谢他。
    1972年冬季,我们被安排到牙克石乌奴耳林业局。6月中旬,我和杨全福副参谋长去落实任务,到哪里了解到:这是一个老局,属营林局,以育林为主,采伐任务不多。这时,场里的班子已搭起来了,但还未恢复生产。他们给我们安排了两个伐区让我们选。我们骑马去看了第一个伐区,那个伐区林相不太好(就是单位可采储量较少),又不通路。第二天我们乘车去看第二个伐区,走了80多公里,在距伐区还有两公里左右就没路了,只好步行进去看。据林业局陪我们的人介绍:这个伐区是48年正规伐过的,24年了,那时主要是伐落叶松做铁路枕木,留有母树,其它树种没有伐。因为全是人工作业,坡陡的和搬运困难的地方就没有采伐,现在再生树已长起来了,应该清伐了,就是除幼树外,其他的不管是母树还是其它的树一律皆伐。经调查,这个伐区每公顷可采50立方米左右,全伐区可采储量有25000立方米左右。凡坡缓的地方有一些母树,很大,多数胸高直径在1米以上,每公顷有七八颗,杂木未伐,主要是桦树,也有少量的杨树和其它的杂树。坡陡的山坡和山头能采的落叶松很茂密。以我们的装备把它搞下来不是问题。只是走原有的公路要绕80多公里才能运到储木场,但走小路直接到储木场也就20公里左右,中间还有一条小河,上游距伐区3公里的地方有4米多宽,下游距储木场2公里有10多米宽。我明白,从11月下旬到第二年3月上旬4个月封冻的冰层可达1米多厚,重载汽车通过根本不成问题;小路需扩宽,但全是土的,系平地,没有石头,凭我们的装备和经验也不是问题。觉得还可以就定下来了。
回团后,我把情况向团首长作了汇报。几个首长说:你都快成了专家了,你定就是了。
    根据在阿龙山的经验,有两个问题必须解决才能完成任务。一是拖车,这个林业局无拖车可借,计划无指标,拖车生产厂根本不会卖给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二是用什么办法去扩建那条小路。上人工不划算。对我来说:小菜一碟。主要是拖车。
    我将机修厂的孙玉石厂长和于技术员,汽车连长找来研究,我是坦克兵出身,机械知识有一些。经研究,拖车由汽车连改装,机修厂协助。决定搞一台双轴,五台单轴拖车。零部件有的外购,有的库里有,没有的由机修厂加工,总装由汽车连负责。有什么问题由我协调。我将需要的材料和部件表,把物资股长找来交给他;他有流动资金,也不敢向我要钱,痛快接受了,保证20天完成任务。气电焊量很大,前面提到的那个“上访专家”何龙可有了用场。后来汽车连长对我说,当他把任务交给他时,高兴的直蹦高。机修厂的设备和技术还可以,在孙厂长的领导下,全厂齐心协力,除保障全团农机具改装维修任务外,还为大庆和齐市的一些单位加工制造了老虎钳,机械千斤顶,小台钻等,受到用户的好评,再加上有于技术员负责,他们只两个月就完成了交给他们的加工任务,经验收合格,交付给了汽车连。外购的部件和材料早已到位。汽车连搞拖车装配手拿把掐,十天就完成了,经过试载试运,还可以。
    那条小路扩建问题,经研究,将废拖拉机链轨轴加工成30公分长的耙钉,用大方木固定上做成拖耙,在上冻前半个月提前上山两辆拖拉机去来回拖耙,结果七八天就将那条小路耙的4米多宽,又相当平整,运输车辆上去后,路面已上冻,司机们开车一跑,非常满意。
    11月初我将队伍拉了上去。营里去的是一营孙营长,二营曹营长(即原一营长),直工组赵谦。 我还调了政治处宣传股的新闻干事顾龙上山办《林海战报》,开展宣传思想工作。因为要求清林(将枝桠等清理净堆成小堆),也去了部分女知青。不久省林业局下文,规定一律停止清林。我们就将女知青撤了下去。这其实是一场大误会。当时由于林区瘫痪,很多地方乘机以清林的名义上山乱砍乱伐,破坏严重。省林业局文件指的是这种“清林”,与正规采伐清林是两回事,是林场在执行时的误会。为此我们还得了便宜。
    这里伐木的生产和管理与阿龙山一样,多了储木场归楞由我们负责。有了上年的经验,还挺顺利,到93年3月下山,共完成18000多立方米。分成5000多立方米,林场也多给了一些,具体数字也记不得了,大概有5500立方米左右吧,而且全给松木。价格按国家定价。林场给们的报酬与阿龙山一样每立方米10元,付给我们180000多元。我们一个油罐未检查就装了油,结果漏掉了10吨,损失五千多元。加上改装拖车的费用,又多了储木场归楞环节。结账保本。
    1974年冬季,67团安排的是小兴安岭红星林业局。由于《林海战报》在乌奴尔办得挺好,我又将顾龙带上山了。6月份我和杨副参谋长上去落实任务,到后一看,这里的局势稳定,已开始部分恢复正常生产。这里从伐区到储木场是轻轨小火车原条运输,储木场机械造材归楞装火车外运;通往伐区无公路。他们给我们的任务是按设计将林班的树伐倒拉到轻轨的两边归成原条大楞就没事了。他们派人领我们乘小火车去看他们给我们安排的伐区。到那一看,好家伙,漫山遍野的红松和杉树;在伐区转了转,满意。采伐数量,越多越好,多多益善。回到林业局后,这个归原条大楞可是个难题,一棵树二三十米长,怎么归?我们去看他们是怎么搞的,到他们现场一看,他们是用绞盘机高架归的,原条楞归高有20 多米,一堆有几千立方米。大开眼界。我在现场反复研究琢磨,心里有了数,除绞盘机外,其它的就照他们一样干。这难不倒我,我们的农用拖拉机与坦克的原理一样。不用改装,把履带卸掉,在两个驱动轮上装上卷筒就可以,而且马力比卷扬机大, 拖拉机有变速箱,动力和转速调整范围大,利用前进当上楞,后退当用另一边的卷筒将卸完的空钢丝绳拉回,保证比卷扬机好使。我们的拖拉机手不用教就会。回团后我到机修厂与于技术员如此这般一番,于技术员一听就明白,说了一个字:行。
    这年我们上了十台拖拉机。6台集材,3台归楞,一台备用 ,一台汽车也没有上。伐区是林业局设计好了的,按图纸干就是了。我们用农用拖拉机代替卷扬机归原条楞比林场归的还高,二营有一堆最高堆到25米,有四千多立方米。林业局的人看后也赞叹不已。原条捡尺记账由林业局派人到现场和我们的人一起进行,没有发生过争执和纠纷,和睦共处,数量准确。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这一年特别顺利,安全上无伤亡。共完成34600多立方米原条生产任务,按原条加工成圆木的平均出材率,我们应分成8800立方左右,林业局长说:“你们今年帮了我们大忙,不按出材率算帐,按原条数量分成圆木,你们比例30%,” 算帐结果应给我们10000多点立方米,林业局实际给了一万一千立方米。大量木材陆续发运回拉哈,可把55和50团羡慕死了。
    林业局给的报酬仍是每立方米10元,比前两个林业局划得来,因为这里不造材不运输不储木场归楞。结账下来盈利有十多万元,具体数字记不得了,徐大威不知记不记得,他是会计。
    修鹤年也去了,他精灵,很能干,又当出纳,又当统计,还给我当通讯员,交给他的任务从来没出过差错。在生活上他给了我很多照顾,很感谢他。
    三年的上三伐木,师里在当年的年终总结,67团都是受到了师首长的表扬的。这可每次都是倪副团长开会回来说的。
 
 


查哈阳知青网 V1.0   最后制作日期:2007年7月18日
制作:查哈阳知青工作室 (IE5.0以上 分辨率1024×768)